分享到:

中情局6200页酷刑报告将曝光 人权谎言不攻自破

作者:新华网记者 发布时间:2014-12-07 来源:新华网等 字体:   |    |  

  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下周初可能发布中央情报局酷刑情况调查报告,曝光更多中情局对恐怖嫌疑人施加酷刑的细节。国务卿约翰·克里5日劝说国会方面缓一缓,缘由是现阶段发布报告将给美国政府惹麻烦。

  201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基地”组织袭击后,时任共和党籍总统乔治·W·布什发动“反恐战争”。为获取情报,中情局对被抓获的恐怖和极端组织嫌疑人施加酷刑,包括禁止睡觉、囚禁在狭小空间和人身羞辱。最臭名昭著的是“水刑”,用布蒙住受刑人的脸并反复浇水,令其难以呼吸,感觉即将窒息而死,造成身心折磨。

  中情局酷刑报告总计6200页,预计下周将以摘要形式发布,即便是摘要,也长达480页。美联社以一些看过报告的官员为消息源报道,报告包含先前没有公诸于众的酷刑细节。报告还指出,酷刑并未使美方获得独一无二的情报,而且中情局就这一秘密计划“系统性”欺骗白宫、司法部和国会。

  带有党派色彩

  国务院发言人珍·普萨基5日说,克里当天给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黛安娜·范斯坦打电话,重申政府支持国会发布这份报告,同时呼吁范斯坦考虑美国对外政策后选择发布时间。

  路透社援引多名知情人的话报道,克里表达担心,一旦报告下周面世,将不利于美国对外关系,比如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可能处死美国人质、可能影响打击“伊斯兰国”的中东伙伴国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

  这份报告带有党派色彩。它由参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籍委员耗时6年调查并完成,而一些共和党议员则强烈反对这项调查。

  现任民主党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2009年上台后禁止中情局采用这些酷刑。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贝尔纳黛特·米汉说,奥巴马支持报告尽快发布。

  范斯坦3月在参院发言,指责中情局酷刑“令人毛骨悚然”“残酷”“非美国做法”。她还称,中情局向国会描述的审讯方式和关押条件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

  中情局当时分管这一项目的高官何塞·罗德里格斯5日在《华盛顿邮报》网站专栏发表文章,炮轰民主党议员翻脸不认人。他写道,“9·11”袭击后,“议员们敦促我们尽一切可能”防止美国再遭袭击。“中情局获得一切必要授权”以打击“基地”组织,而且向国会作了详细报告。“但是,随着我们越来越成功,一些议员记忆衰退,忘记他们曾经支持我们。”(惠晓霜)(新华社特稿)

  附文:中情局虐囚十大酷刑揭秘

  作者:寇立研 发布时间:2009-08-28 来源:乌有之乡

  【编者按】2004年,美军因为在伊拉克虐囚丑闻被曝光而名声一落千丈。也就在那年的5月,《纽约时报》披露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也参与了虐待反恐战争嫌犯的消息。如今,5年过去了,在美国社会的一再呼吁下,8月24日,美国司法部终于公开了一份中情局的内部报告,这份2004年成文的报告详细记录了中情局自反恐战争以来在海外“黑狱”虐待反恐战争嫌犯的细节,虽然近一半内容被用墨记盖住,但没盖住的部分已足够触目惊心。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寇立研发自北京 在阅读下面的文字前,请先做好准备:儿童不宜!

  当《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从网上下载并阅读翻译这份曾被列为绝密报告的文字时,只能以“触目惊心”来形容当时的感受。这份全长106页的美国司法部报告,虽然目前公开版被用墨记涂抹近一半,但没盖住的一页页白纸黑字,仍血淋淋地透露出中情局如何开始使用酷刑,哪些部门负责组织管理,使用怎样的刑讯手段,以及审讯原则、效果和法律风险等等……

  多个部门参与有组织虐囚

  在2004年曝光的虐囚事件中,人们认为是美军攻打下伊拉克后,军方才开始了对囚犯的虐待活动。但从这份新公布的报告看,早在伊拉克战争发动前一年,中情局已经开始建立海外监狱体系,并对囚犯进行严酷刑讯。

  报告称,2002年,中情局主管行动的副局长(DDO)向中情局巡视办公室(OIG)通报,他们成立了一个在海外关押恐怖嫌疑人的机制。但实际上,“基地”组织的三号人物祖贝达在2002年春天落网后就开始遭到审讯人员残酷虐待,审讯人员以图借此获得更多情报。据报告显示,中情局涉及海外黑狱和严刑审讯的高官与部门除DDO和OIG外,还包括中情局反恐中心(CTC)、反恐拘禁与审讯(CDI)行动组、中情局法律顾问办公室(OGC)、中情局医疗勤务公室(OMS)、中情局技术勤务办公室(OTS)等等。

  这些部门有的负责具体执行,有的负责研究“特种审讯”技术,有的负责研究和摆平法律风险,有的负责进行海外审讯的统一管理和审讯人员培训。如此有组织有规模的行动,表明虐囚绝非个别行为。

  虐囚手段有统一“规范”

  中情局对海外刑讯进行了标准化管理。为规范审讯用刑,中情局调集心理学专家和刑讯专家等,系统总结了所谓十种“强化审讯技术”(EIT),囊括从在警匪片中最常见的轻微动作到野蛮致命的刑罚。为防止用刑时失去活口,中情局“贴心”地限定了每种用刑的界限:

  第一种“抓紧注意力”,双手抓住囚犯衣领来回摇,使它贴近审讯人。

  第二种“墙壁技术”,把囚犯拉过来再猛推到墙上,让他的肩胛骨撞在墙上,为了防止囚犯脖颈受伤,要给他围上拧好的毛巾。

  第三种“控头技术”,单手把囚犯的头压向一边让他不能动,同时手指要避免碰到囚犯的眼睛。

  第四种“面部冒犯性扇击”,即打耳光,中情局明确规定了要打击囚犯的嘴唇至耳朵旁边侧颊部位。

  第五种“狭窄拘禁”,即关小号,把囚犯塞在狭小的黑暗空间里,让他伸展不开。中情局规定原则上关在小箱子里不准超过2小时,关在稍大的小房间里不准超过18小时。

  第六种“虫子拘禁”,在关小号的基础上往小箱子或小屋里放虫子,中情局规定不要放能危害性命的虫子。

  第七种“撑墙”,让囚犯离墙四五英尺远,两脚分开,手臂向前,只用手指支撑在墙上承担全身重量。审讯人绝不允许囚犯变换姿势。

  第八种“紧张姿态”,让囚犯伸直腿向前或跪着,双手向上,身体后仰45度,长时间不准动。

  第九种“剥夺睡眠”,以不让睡觉来折磨囚犯,但原则上不超过11天。

  第十种“水刑”,把囚犯绑在木凳上,脚高于头,不能移动,在嘴上蒙一块布,向上灌水,让囚犯又涨又憋气像要被淹死的感觉,每次换气时间不超过40秒。

  这些看似“文明”、“科学”的标准化EIT,实际上一个比一个凶残,而且执行起来会严重走样,让被囚者极度痛苦。

  审讯人压根不管“用刑原则”

  中情局也担心大规模用刑会影响情报人员名声,惹上国内外法律纠纷,因此出台了一些条文来约束海外监狱审讯行为。

  据报告显示,2002年11月起,中情局开始办审讯训练班。只要训练合格的人可以使用非常规的EIT手段进行审讯。合格学员还需要签字确认,表明他们了解审讯原则,并会“按原则”办事。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审讯原则中,中情局规定普通用刑适用标准程序,不准过度使用暴力,而要以合法行为进行审讯。中情局认为“合法”手段包括单独禁闭、饿饭、剥夺睡眠三天三夜以内,以及轻微的躯体压迫等。

  中情局培训既要求审讯人员使用暴力,又限定各种条件,根本自相矛盾。而实际在审讯中,许多审讯人员觉得培训“太教条”、“不实用”,于是变本加厉。据报告显示,中情局总部在2003年到2004年就察觉到一些过火行为,比如:用手枪、电钻顶着头;假装枪决吓唬囚犯;用烟熏、用水冻;使用水刑等时严重超过总部规定极限等。

  以囚犯孩子相威胁

  报告以“基地”组织几名重要领导人在中情局黑狱的境遇为例描述了用刑情况。这些人无疑是最被集中虐待的。比如“基地”组织原三号人物祖贝达。中情局知道“基地”组织的重要人物往往有反审讯知识,一般手段难以撬开他们的嘴。于是,审讯部门与技术勤务室一起想办法,决定采取肉刑。根据报告,中情局最早的虐囚行径就是从祖贝达开始的,仅2002年8月,对他有记录的使用水刑就有83次之多。

  另一个受虐对象为基地组织海湾地区原领导人纳希里。此人涉嫌制造了1998年美驻非洲部分使馆的爆炸案等一系列恐怖事件,2002年被捕。报告显示,对纳希里用刑至少持续两周。他曾被以“压力姿态”踢倒在地,还曾被单手吊起,审讯组有一次报告称纳希里的胳膊有可能断掉,一度惊动医生,可见用刑之残酷。为了让他招供,2002年12月到2003的1月,审讯人员还曾使用没上子弹的半自动手枪威吓纳希里。还有一次审讯人员把电钻拿到囚室,是为了让纳希里“清醒清醒”。中情局曾不无得意地表示,在被捕用刑初期纳希里就提供了非常有用的情报。

  而在审讯“9·11”袭击案主谋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的过程中,中情局人员称,如果美国再受到袭击,他们会杀死他的孩子。

  虐囚者百般抵赖

  其实,中情局也承认这些作法与美国法律中尊重人权部分有抵触,而且美国公开也一直强调反对暴力审讯。据报告显示,亲身参与审讯者常常觉得有矛盾,有人担心将来会不会在美国或者国外因为虐囚而被送上法庭。

  但他们并没有收手,反而打起了“不留证据”的主意。例如报告显示,中情局巡视室等内部执法部门搜集到的一些刑讯录像是空白的,或者被损坏,其中情节无法得知。

  不过仍有一些录像可以看到用刑时的情景。有录像显示,海外监狱真正用到水刑时,往往没有按总部专家们论证的规程来,水是超量灌,手段更加凶狠。

  对于录像里掩盖不了的行为,中情局在报告中解释称是由于语言专家不足,事先对“基地”组织及其领导人了解太少,审讯者常常凭经验判断这些被捕者“应该知道”哪些内容,囚犯不说就用刑,普通刑不能使他们招供,就申请总部批准使用EIT,最终导致滥用刑罚。

  为了替自己开脱,具体审讯人员也百般狡辩。比如审讯人员在审讯囚犯时会大量吸雪茄。把烟点燃后放到不吸烟的囚犯鼻下四五分钟,让囚犯被熏得极度难忍,只好招认。而审讯者事后解释说审讯室太臭,需要用烟味压一压,有的说这样做是为了让囚犯在夜晚审讯时保持清醒。

  审讯人员曾经使用硬刷子增加囚犯的伤口痛苦,还曾经站在脚镣上,让囚犯苦不堪言。还有一些审讯人员有特别办法,有的会“点穴”,用重手法按压囚犯膝盖压力点,让囚犯特别疼痛。有的还会用“冻”的办法:在气温低时把囚犯扔到塑料布上,向他身上泼水,持续10-15分钟。审讯人员在事后辩解称:“什么是冷,怎么样算冷,没有客观标准”。

  奥巴马准备秋后算账

  报告在披露大量非人道的审讯手段同时,还不忘强调,对囚犯的用刑是有效的,使美国取得了大量情报,从而让美国及全世界多次免遭恐怖袭击。这和整篇报告用黑墨水涂上许多敏感和机密内容的目的一致,无非是想方设法为中情局开脱。

  但无论怎么辩解,中情局的虐囚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甚至因此失去了奥巴马政府的信任。美国政府8月24日宣布,将成立一个新机构(设立在联邦调查局下面),负责有关审讯恐怖分子嫌疑人的事务。美国媒体认为,白宫此举显示出,奥巴马政府试图在审讯恐怖分子嫌疑人政策上进一步与布什政府及中情局拉开距离,以便结束美国长时间以来有关虐囚问题的争议。

  据信,公布这份报告是奥巴马政府着手整治反恐战争中侵犯人权现象,意图挽回美国形象的重要措施。在报告发布的同时,美国司法部长霍德尔已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准备调查中央情报局相关情况,颇有些“秋后算账”的意味。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红土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