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将革命进行到底——贡萨罗主席访谈

刘继明 · 2021-09-16 · 来源:刘继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每日新闻》 一九八八年七月

  红色文献翻译&红砖厂青年报VOY 译

  译者注:《每日新闻》是秘鲁的一家进步报刊

  一 目标

  《每日新闻》:贡萨罗主席,什么促使你在一段长期沉默后接受了这次采访?而你又为什么选择了《每日新闻》?

  贡萨罗主席:首先,我们说,领导人民战争八年多的秘鲁共产党已经在一些不同文件里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们一直认为党本身的声明更重要得多,因为这样能够非常清楚地表明,敢于发动、领导并坚持了人民战争的是秘鲁共产党。

  我们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场合,以这种个人访谈的形式交流,而且特别是与你们交流,是由于党代表大会的关系,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这样做。通过召开党代会,我们的党已经完成了一个盼望已久的历史任务。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努力去实现这一目标,但只有人民战争才给了我们实际条件去完成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第一届党代会是伟大的党和伟大的人民战争两者共同孕育的果实。如官方文件所述,此次党代会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胜利,因为我们的党已经能够总结它走过的漫长道路,并建立了凝聚党的三个基本要素:由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贡萨罗思想组成的党的意识形态,党的纲领以及党的总政治路线。除此以外,这次党代会为推进将来夺取政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党的代表大会是一项伟大的胜利,也是我们进行这次访谈的主要原因之一。其他原因则与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的深刻危机、群众阶级斗争的不断发展壮大和国际形势及世界革命的主要趋势有关。

  至于为何我们要接受《每日新闻》的这次采访,原因很简单。《每日新闻》是战壕,并且它是唯一真正为人民服务的论坛报。我们认为,尽管我们可能会被包括外国人在内的其他人采访,但像《每日新闻》这种在艰苦条件下每天都为人民和革命服务的报刊采访我们是更好的,而且与我们的原则更能保持一致,这就是原因。

  《每日新闻》:贡萨罗主席,你可曾考虑过接受这次采访意味着什么?请问,难道你现在公开讲话不是在冒险?

  贡萨罗主席:作为共产主义者,我们无所畏惧。并且我们的党已经把我们锻造的敢于挑战死亡,敢于赴汤蹈火,以便我们可以随时在革命需要的时候牺牲。我们认为这次采访非常有必要:它有利于党,有利于革命,有利于我们的人民和阶级,除此以外——为何不说呢——它还对全球无产者、全世界人民和世界革命有利。无论什么风险都不值一提——我特地再说一遍,我们已被党锻造如钢铁一般。

  二 意识形态问题

  《每日新闻》:主席,我们谈谈秘鲁共产党的一个意识形态基础,毛主义。你为什么认为毛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第三阶段?

  贡萨罗主席:这点至关重要,意义无比重大。对我们来讲,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发展的过程,这个过程已把我们带到了新的、更高的、第三个阶段。为什么说我们处在这样一个阶段,一个毛主义的阶段?因为当我们考察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时,会毫无疑问地发现毛主席发展了它们。让我们一一列举: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中,没人能否定他对辩证法发展的巨大贡献,他以矛盾规律为中心,确立它是辩证法唯一的基本规律。而在政治经济领域,两点就足以证明。第一点是对我们有着迫切现实意义的官僚资本主义,而第二点是发展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综合地讲,我们可以说真正建立并发展了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是毛泽东。对于科学社会主义,仅指出人民战争就足够了,因为有了毛主席,全世界无产者获得了充分发展的军事理论,使我们无产阶级能够应用在各处。我们认为这三个问题有发展的普遍性。以此方式看,我们所处的是个新阶段,我们称它为第三阶段,因为马克思主义有两个先前阶段,即马克思的阶段和列宁的阶段,这就是我们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因。而更高的阶段,是有了毛主义后全球无产者的思想体系发展到了迄今为止的顶峰。但要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原谅我再重申一次——是个经历了几次跨越的辨证统一体,而且是这些跨越开辟了阶段。所以对我们说,现存于世界的是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我们认为今天要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必然要求成为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主要是毛主义者。否则我们就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我想强调一个少有人考虑但现今绝对值得细致研究的情况。我指毛泽东对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发展。这对于今天发展着的历史阶段有着重要意义。再次简要列出他的贡献,我们能指出如下:他发现了一条帝国主义的规律,即他所说的,帝国主义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到它灭亡为止。他还明确指出了帝国主义发展的一个时期,按我们的理解,他所说的绝无仅有的“接下来五十到一百年”,期间将出现在世界范围内彻底消灭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情况。他也指出了一些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不能忽视的情形。他曾说:“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之间的斗争开始了。”另外,我们都知道他的“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战略论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论断,我们必须牢记毛主席这样形容美帝国主义和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而我们都没有理由去害怕此二者。但是,我们也必须牢记他继列宁关于世界大战时代的表述之后对战争的发展的看法。毛主席教导我们,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无论它多么渺小,如果他们敢于武装斗争,是有能力打败世上最强大的剥削者和统治者的。此外,他教导我们对战争过程的认识以及永远不要屈从于核威慑。要了解毛泽东对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发展,我认为这些是我们必须记住的一些问题。为什么我要坚持这点?因为我们认识到正如列宁的贡献是基于马克思的工作那样,毛泽东所发展的是基于马克思和列宁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成果基础之上的。

  我们认为这些事情在今天非常重要,并对我们而言从理论和实践上理解毛主义作为一个新的、更高的、第三阶段是有决定性意义的。

  《每日新闻》:贡萨罗主席,你认为假如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吉还活着的话,他会支持毛主席的理论和贡献吗?

  贡萨罗主席:综合来说,马里亚特吉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除此之外,我们发现我们党的创始人马里亚特吉的论断和毛主席的那些普遍论断是类似的。这样,如我所见,马里亚特吉在今天会成为一个马克思列宁毛主义者。这不是猜测,而是在对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吉的生活和工作有所了解后自然得出的结论。

  《每日新闻》:再说另一个问题,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是什么?它又在当今世界的社会进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经典理论、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对秘鲁共产党意味着什么?

  贡萨罗主席:今天,明天以及我们生活的这暴风雨般的几十年里,我们能看到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具有巨大的压倒一切的重要性。首先,虽然我在强调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情,但它是历史上最后一个阶级的理论和实践。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是国际无产阶级斗争的产物。它同样综合了对历史上发生在无产阶级之前的阶级斗争的研究和认识,特别是农民开展的,英雄般伟大的斗争——它代表了科学研究和认识的最高水平。总之,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既是马克思的伟大创造,也是迄今已知的或在未来的最高级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科学的思想体系第一次为人类,主要是我们的阶级和人民,提供了用于改造世界的理论的和实践的工具。我们已经看到了他所预言的一切是如何发生的。马克思主义一直在发展,它已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今天的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我们也看到了这是唯一能够改造世界,进行革命以及指引我们走向共产主义必然目标的意识形态。它是极其重要的。

  我想强调一些事情:它是意识形态,但它是科学的。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清楚明白我们无法对资产阶级想要将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改造成简单方法论的立场作出任何让步。这种做法是在瓦解和否定它。请原谅我的坚持,但正如毛主席所说:“讲一次不够,那就讲一百次;对一些人讲是不够的,那就对很多人讲。”基于此,我认为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即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当今的毛主义,是唯一战无不胜的意识形态,因为它是真理,经过了历史的证明。真理与历史表明,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是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特别是毛泽东,这些杰出人物们著作的共同成果。但在他们之中,我们突出此三者:马克思、列宁和毛主席,我再重复一次,把他们作为三面旗帜体现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主要是毛主义中。准确的说,我们今天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就是举起我们意识形态的旗帜,保卫并运用它,去积极地斗争,这样它才能领导、指引世界gm。没有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就没有革命。没有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我们阶级和人民就没有希望。没有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就没有共产主义。

  【刘继明按:由于审核原因,贡萨罗主席访谈的第三至第七部分均未能发出,这里发出的是“结语”部分。特此说明。】

  《每日新闻》:主席,我们的采访快结束了。我们已经和你谈了12个多小时了。现在我们想谈谈你本人,关于阿维马埃尔·古斯曼·雷诺索博士本人。你的家人或朋友中有人影响了你政治生涯和政治能力的发展?

  贡萨罗主席:我想说,影响我投身政治最深的是人民的斗争。我看到了1950年阿雷基帕起义期间人民的斗争精神,看到群众怎样用无法抑制的愤怒进行斗争以回应针对青年的野蛮屠杀。我看到他们如何与军队作战,迫使他们撤回兵营,也看到政府从别处抽调部队镇压人民。我想说,这件事在我的记忆中刻骨铭心。因为在逐渐了解了列宁后,我明白了当人民和我们的阶级到大街上去游行时是怎样令反动派们颤抖的。另一件是1956年的斗争,人民在进行斗争,而有些人背叛了他们——机会主义者和反动派就是这样做的——但是人民坚持斗争并取得了胜利,群众运动强大有力。这些事件帮我理解了群众的力量,是他们创造了历史。

  我也有机会,再往前更早一点,看见1948年卡亚俄的起义,亲眼看到人民的勇气,看到人民充满了英雄主义气概,以及领导者是如何背叛他们的。在我更早的记忆里,我认为二战深刻地影响了我。是的,我记得,如果可能的话,但不是很清晰,就像在梦里一样,当1939年9月战争开始时,老收音机里的新闻和喧闹声。我记得那些轰炸,那些重要的新闻。我还记得战争结束的时候,人们庆祝的样子。船上的喇叭、扩音器、巨大的喧闹,那些轰鸣声和人们愉快的模样,因为二战已经结束了。

  我有机会在报纸上看到所谓的五巨头,斯大林同志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想说,这些事件在我身上留下了印记,以一种重要而复杂的方式,把对权力、群众和战争改变事物的能力,此三者的概念,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所有这些都对我产生了影响。我认为,和每一个共产党员一样,我也是阶级斗争和党的产物。

  《每日新闻》: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是你上中学,还是在上大学时?

  贡萨罗主席:基于1950年的事件,我在高中毕业时开始对政治产生兴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记得我和同学组成了一个学习政治思想的小组。我们非常渴望学习各种政治思想。你也许能理解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那是我的起点。然后在大学里,在大学的斗争中,我亲身经历了一些大罢工、美洲人民革命联盟和共产主义者之间的对抗及辩论。所以我对书的兴趣被激发了。有人认为有必要借给我书,我记得那是《进一步,退两步》。我喜欢读书,我开始学习马克思主义书籍。然后斯大林同志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个时候,那些被共产主义吸引和那些成为党员的人都接受过列宁主义问题的训练。它是我们的支柱,鉴于它的重要性,我认真地研究了它。斯大林的生活使我感兴趣。对我们来说,他是革命的榜样。我很难进入共产党。他们的政策很荒唐。要成为党员,你必须是工人的儿子或女儿,而我不是。但其他人有不同的标准,所以我能够加入这个党。我参加了捍卫斯大林的工作。那时候,把他从我们身边带走就像把我们的灵魂带走一样。在那些日子里,斯大林的著作比列宁的著作传播得更广。这就是当时的情况。

  后来,由于工作原因,我去了一趟阿亚库乔。我原以为这只是短暂的停留,但却持续了好几年。我以为只有一年,因为安排是这样的。我有我的计划,无产阶级有别的计划。群众和人民在许多方面改变了我们;阿亚库乔帮助我了解了农民。当时,阿亚库乔是一个非常小的镇子,主要是乡村。如果你去贫困地区,即使是今天,你会发现那里有农民居住,如果你朝郊区走,十五分钟后你就到农村了。也是在那,我开始了解毛主席,我进一步了解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与修正主义的冲突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某个不幸的人借给我那封著名的中国通讯——《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他把它借给我,条件是我必须归还。显然,偷窃它是可以理解的。这封信使我对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伟大斗争有了更深的认识。

  我投入党内工作,投入清除修正主义的工作,我认为,在和其他同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做到了。我们放弃了一两个走得太远的人,他们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者。阿亚库乔对我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跟革命路线和毛主席的教导有关。因此我认为,通过整个过程,我坚定而耐心地逐渐成为了一名马克思主义者,而党也逐渐塑造了我。

  《每日新闻》:许多人都知道你去过中国。你见过毛主席吗?

  贡萨罗主席:我没那么幸运。我只能从远处看到他。但我看到了人民对一位伟大领袖,一位非凡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位马克思主义顶峰的承认和深厚爱戴。如我所说,我没能有幸受他接见。我所在的代表团犯了很多错误,表现出一些愚蠢的傲慢。我认为这让他们没有给我们这种特殊待遇。

  是的,我去过中国。在中国,我有机会——我希望许多人也有机会——进入一所教授政治的学校,从国际问题到马克思主义哲学。它们是久经考验、能力卓越的革命者,优秀的教师所讲授的精彩课程。在他们中间,我还记得那个教我们做公开和秘密工作的老师,那个把毕生献给党,而且多年来只献给党的人,是一个活生生的榜样,一个优秀的老师。他教了我们很多东西,他想教我们更多,但有些人接受不了——毕竟,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人。后来,他们教我们军事问题。但在这部分,他们也是从政治、人民战争讲起,然后是军队的塑造、战略和战术。之后是实践部分,比如伏击、袭击、军事行动以及如何装配爆炸装置。当我们在处理精细的化学品时,他们向我们强调时刻要先保持我们的意识形态,因为这使我们能够做任何事情,并把它做好。我们学习制做了我们的第一个炸药包。对我来说,这是个令人难忘的例子和经历,是一套重要的课程,也是我成长中的一大步——接受了来自世上马克思主义最高学府的教育。

  好吧,这有一件轶闻如果你想听的话。当我们有关爆炸物的课程要结课时,他们告诉我们任何东西都可能爆炸。所以,在课程的结尾,我们拿起一支笔,它爆炸了,当我们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时,它也爆炸了。这是种常规的火药示范。这些都是经过完美计算的例子,告诉我们如果算出来方法,任何东西都能制造爆炸。我们一直问,“这是怎么做到的?”“那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会告诉我们,别担心,别担心,你们学的够多了。记住群众能做什么,他们有不竭的才能,我们教给你们的,群众都能做到,而且都会再教给你们。这就是他们告诉我们的。这所学校对我成长有很大的帮助,使我开始赞赏起毛泽东主席来。

  后来,我又学习了一些,并尝试着去应用它。我想我还能从毛泽东主席,从毛主义,从毛的实践中学习很多东西。这并不是要拿自己和他作比较,这只是为达到我们的目标而用顶点作为参考。我在中国的时光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还有一次,我也在中国,当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我们请他们解释当时所谓的毛泽东思想。他们教了我们更多,这帮助我理解更多了。有件出乎意料的事是,我对毛泽东的理解越多,我就越欣赏和重视马里亚特吉。因为毛主席鼓励我们创造性地运用,所以我又回去研究马里亚特吉,发现他是一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对我们的社会进行了全面的分析。这似乎有些讽刺,但却是事实。

  《每日新闻》:成为政府的最高通缉犯是什么感觉?

  贡萨罗主席:感觉就像你在工作,而且很努力。剩下的是,为了我们的阶级、人民和群众,而肩负更多关于革命、党和马克思列宁毛主义的责任。要永远明白我们的生活像在指尖跳舞。如果不这样,我们就不可能是共产主义者。所以他们有他们的理由。我的生活是党安排的事务,我希望我的生活对党越来越忠实和有价值,因为在这条路上,生活可能在任何地方变的混乱,而且它有开始就有结束,只不过时间或多或少罢了。

  《每日新闻》:你有恐惧的东西吗?

  贡萨罗主席:恐惧?我认为恐惧和缺乏恐惧是一对矛盾。关键是要树立我们的意识形态,释放我们内心的勇气。正是我们的意识形态让我们勇敢,给予我们勇气。在我看来,没有人生来就是勇敢的。是社会,是阶级斗争市人民和共产主义者有勇气——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党和我们的意识形态。最大的恐惧是什么?死亡吗?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我知道生命总有一天会结束。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做一个乐观主义者,坚信其他人将接过我所致力于的工作,并将继续下去,直到他们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共产主义。本来,我恐惧的是我们后继无人,但是当人们对群众有信念时,这种恐惧就会消失。我认为,归根到底,最可怕的恐惧就是不相信群众反而相信你自己是不可或缺的,是世界的中心。我认为这是最恐惧的。如果你是由党在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中,主要是在毛主义中锻造的,你就会明白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党发动革命,历史的前进是必然的,革命是主要趋势,然后你的恐惧就会消失。剩下的就是与人们一起打基础,让共产主义有一天照耀整个地球的满足感。

  《每日新闻》:当你不忙于政治和战争的时候,你会做什么?你读什么书?

  贡萨罗主席:很多时候我没时间读我想读的东西。我喜欢读什么书?我读了很多传记。我认为文学是一种伟大的艺术表现形式。例如,我喜欢读莎士比亚,是的,也喜欢研究他。当你研究莎士比亚时,你会发现政治问题。例如,在《凯撒大帝》和《麦克白》中有非常清楚的教训。我喜欢文学,但是政治总会更胜一筹,引导我去寻找它背后的政治意义。毕竟,在每一位伟大艺术家的背后,都有一位政治领袖,有一位同时代的人在进行阶级斗争。我也读过秘鲁小说,有时还会重读。

  我曾经读过托马斯·曼关于摩西的一篇短文。后来,我们用它来帮助我们在政治上解释我们当时所参与的一场斗争。这部作品有一部分说,一个人可以违法,但不能否定它。我是怎么解释的?违法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就是偏离道路,就是有错误思想。这是允许的,但是不能否定马克思主义。我认为学习很多东西是可能的。我读过《广漠的世界》,以及《所有的种族》(Todas las Sangres——西语翻译),我也研究过它们。我喜欢文学和音乐。以前我更喜欢音乐,现在我不那么喜欢了。其他的爱好?我喜欢科学,关于科学的书。在大学的早期,因为我必须有一个专业,所以我学了法律。但我喜欢哲学,我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我通过哲学发现了科学。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数学和物理问题。在我看来,物理是一门非凡的科学。把它叫做“思维的历险”是很合适的。科学的问题在于,以唯物主义为出发点的科学家,只要他们在科学的领域内,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当他们开始进入哲学或其他领域时,如果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他们会陷入唯心主义。这甚至发生在爱因斯坦身上。我喜欢科学,我认为它是非凡的。这种对科学的倾向可以从我的哲学学位论文中看出。它是根据康德,从马克思主义观点,使用数学和物理对时间和空间进行的分析。我想再读一遍它,因为现在没时间再回去学习了。但我连一份复印本都没有。

  《每日新闻》:你也喜欢诗歌吗?

  贡萨罗主席:是的。有一次,我在一本诗集里考察世界诗歌。我以前也学过——大学图书馆里有一些我有机会看的书。我喜欢诗歌。这是我钦佩毛主席的另一件事,他是一位杰出的诗人。至于秘鲁诗歌,我喜欢巴列霍。是的,他是我们秘鲁人,而且他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每日新闻》:有人说,你的演讲——《旗帜》、《一九八零年发动武装斗争》是关于战争的优美政治诗篇。主席,你对此有何看法?

  贡萨罗主席:我想说的是,有时候在政治上,你必须放开自己,这样激情和深厚的感情才能增强我们的决心。在这种时候,人们常说,心灵在说话,而且我认为,对战争来说不可缺少的革命激情表现了它自己。它究竟有什么文学价值,我说不上来。

  《每日新闻》:你曾沮丧过吗?

  贡萨罗主席:没有。我相信我有一种几乎与生俱来的乐观精神。占据我的更多是理解和主张的问题,而不是感情或沮丧的问题。所以与之相反,我认为我很乐观。正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主席,使我们懂得,人民,特别是共产党员,是乐观主义者。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努力寻找困难的积极面,寻找其中可能存在的发展潜力,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完全是黑色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完全是红色的。即使会面临一次大的失败,尽管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它也总有积极的一面。关键是吸取教训,继续在积极的方面做好工作。你总会发现有人支持你,对斗争给你热情和帮助,因为共产主义把人们团结在一起。

  《每日新闻》:你有朋友吗?

  贡萨罗主席:不,我没有。我有同志。而且拥有我的同志让我感到很自豪。

  《每日新闻》:主席,我们该结束这次采访了。

  贡萨罗主席:我们非常努力的工作,我感谢你们的努力。我非常感谢你们为了与我会面和发表这篇首次采访所经历的困难,这篇采访将通过《每日新闻》传达给人民。《每日新闻》一直在顽强地为人民服务。非常感谢。

  《每日新闻》:谢谢你,主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2.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3. 这位“父母官”,你可真敢讲啊
  4.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模糊了什么?
  5. 尴尬:钟南山“莆田抗疫”被迫辟谣, 张忠德“八次出征”再上前线
  6. 匪夷所思的共同富裕批判
  7. 第一财经终于改口:承认喵喵无法根除病毒以及存在ADE效应
  8. 顶级富豪的逃跑计划
  9. 平山县政法委书记霸气回复一个“滚”字,真牛!
  10. 我所亲历的《扫黑风暴》里的“黑”
  1.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3.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4.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5.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6.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7. 毛主席的人生低谷:40多岁仍被人叫“小毛”
  8. 公知的心态崩了!
  9. 环球时报小编侮辱毛主席,9月9日0时10分竟发这样的微博
  10. 对毛主席忌日与教师节的 一点看法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5.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6.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7. 关于七千人大会和“变局”问题的考证
  8.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9.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10.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 《不朽的9月9——写给毛泽东主席逝世纪念日》
  2. 毛主义仍然是印度国内最大的安全威胁
  3. 吴铭:究竟是判断还是动员——与孙老师商榷
  4. 拜登撑不住跑来通话,意味着什么?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