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质问陈小鲁们:文革矛头向上你们为何矛头向下

天下第九 · 2013-11-08 · 来源:乌有之乡

  主席发动的文革是矛头向上整党内走资派,坚持文斗不要武斗,反对血统论。你们保皇派联动东纠西纠海纠这些太子党为何不矛头向上,整官僚主义、修正主义,对 准党内走资派?你们为何总是矛头向下整人民群众​?你们为何要武斗,大搞打砸抢烧杀,不坚持文斗?你们为何大谈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你 们为何在文革初的3个月犯下浩天罪行,改革后却一一平反在爹妈的庇护下继续当大官发大财?为什么文革初的这些坏事后来都移花接目安到了文革造反派的头上? 你们说这些坏事是文革的问题,但为什么广大群众叁加文革都是坚持文斗反对武斗,这到底是文革的问题还是你们个人的品质问题?你们的目的是不是将矛头向下, 对准党外,将水搅混,制造混乱,转移斗争方向让文革失败以保爹保妈?​主席认为苏联走上了修正主义(即官僚资本主义)必然卫星上天红旗落地走向灭亡,且不 论资好还是社好,请问主席的预言和担忧成为现实没有?主席认为社会主义阶段仍存在阶级矛盾,否认刘邓说的资产阶级作一个阶级在社会主义阶段已经消灭了的说 法,而且主席认为社会主义阶段,资产阶级就在党内,看看全国上下的现实,你们认为是毛主席是危言耸听吗?你们真的知道最广大群众对目前党和国家前后30年 的真实看法吗?

  不明历史真相的网友请参见文革十六条​等文献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为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于1966年8月8日通过的一项决定。该决定标志着无产阶级文化 大革命从刘少奇、邓小平等领导下由派驻各单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工作组具体领导的阶段进入到毛泽东等支持的群众造反阶段。

附1:老田回应计三猛为陈小鲁洗白:造谣一定要打草稿

附2:最该道歉的那些人:从文革极左到改革极右

附3:黎阳再评“陈小鲁文革道歉”:两张照片,两种感觉

附4:黎阳:陈小鲁的道歉、表演、大功一件

附5:陈小鲁必须道歉:为了保爹保妈就能不顾群众死活?

附6:资料:陈小鲁、秦晓发起西纠组织是老舍先生自尽的元凶

附7:陈小鲁文革道歉的本意:建立一种比如西方两党制的宽松机制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
  2. 孙锡良|提三个严肃的抗疫大问题
  3. 企图和平演变中国?毛主席这道坎你们跨不过去!
  4. 这家核酸检测公司惹怒了北京
  5. 为何说上山下乡,是伟大的决策?现在终于体会到毛主席用心良苦!
  6. 对中医“太抠门”:张伯礼凯旋归来,上海媒体却一片寂静,党性何在?!
  7. 当胡锡进遭遇网络义勇军
  8. 时代尖兵:不能将一些老干部被打倒的责任甩锅给毛主席
  9. 战争铁律
  10. 俄罗斯的铁饭碗还能吃多久?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4.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2.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3.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4. 这个“内奸”,暴露了!
  5.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6.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7.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8.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9. 上海的“大扫除”要开始了!
  10. 白岩松为何对当今中国经济感到恐惧?
  1. 红旗渠历时十年投资近亿,却零贪污的真正原因!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疫情之下,打工人的生存越来越艰难……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