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从“卞仲耘事件”说起谈谈文革

愿世随缘 · 2014-02-09 · 来源:乌有之乡

2014年2月6日

  《道德经》里面有句话: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有时候,我们习惯于注重现实的结果,却往往忽视了“细节”对于整个事物的发展所产生的影响和价值。辽沈战役,共产党打下锦州就等于关闭了东北的大门。但胜利的关键不仅仅是拿下锦州,四纵在那个小小的塔山能不能阻挡住国民党东进兵团11个精锐师的增援,也成为了决定辽沈战役胜负的一个关键节点,乃至影响到全国解放的整体进程。①

  再次谈到文革,应该归功于宋彬彬的文革道歉⑴。她也将文革中发生的“卞仲耘事件”再次推到风口浪尖。笔者通过对此案线索的梳理当中,发现了一些较为混乱的逻辑问题,下面将这些材料整理出来以供大家参考。

  据百度、维基百科显示⑵:卞仲耘在过世之前的1966年6月23日,“工作组”主持召开对卞仲耘的“揭发批判大会”。

  据宋彬彬回忆:1966年6月21-22日,“工作组”在大操场主持召开了两个半天的揭发批判会,主要是批判以卞仲耘为首的校领导所谓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6月底,“工作组”在全校公布了“卞仲耘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⑶

  由于几处资料中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工作组”,那就让我们通过一篇批评文革的官方报道中了解一下这个“工作组”的来龙去脉:

  1966年“文化大革命”发动之初,在中共中央第一线主持日常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派遣工作组为契机,进行了一场艰难抗争。

  刘少奇于6月3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邓小平等参加,听取中共北京市委关于“文化大革命”情况的汇报,同意北京市委在汇报中提出的关于运动的八条要求。刘少奇认为,社会主义文化革命已是高潮,因此,要使北京市大中学校有良好秩序,要把学生很快地组织起来,走上轨道。邓小平则明确地说:中央的八条传达要快,开个10万人大会,一杆子插到底!鉴于北京市委领导提出:“有的学校领导瘫痪了,领导不起来,就派工作组进去领导,希望团中央、中组部组织人力帮助。”会议同意这个建议,决定向北京市一些大学、中学派出工作组,成员分别由中组部从各部委和团中央从机关干部中抽调。⑷

  1966年6月4日,由团中央干部组成的工作组正式进入北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⑸

  1966年7月11日下午,刘少奇听取了进驻北师大一附中工作组的汇报后又指出:对于犯错误的青年学生,“只要改正错误,交待清楚。改正错误,我们还欢迎嘛,如果有错误不改,就跟他辩论,摆事实,讲道理嘛。”你们要注意,不要打人,不要骂人,对于老教师,“批评一下,改一些,还可以用。”

  1966年7月19日,陈伯达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讲:“工作组不会比学生高明,工作组都自称是党中央、毛主席派去的。有的工作组整学生。”邓小平说:“对工作组要正确估计。我们对这样运动没有经验,他们也没有经验。坏的工作组可以先撤,好的工作组可以留,代理党委工作。”主持会议的刘少奇也说:“工作组有好的,有坏的,他们在第一线,有他们的辛苦,要求不能过高;多数工作组是好的,还是帮助教育,改正错误。赶工作组,有的不应该赶。⑹

  刘少奇为什么要强调告诫工作组“你们要注意,不要打人,不要骂人”?与“工作组”揪斗卞仲耘等人有多大关系?

  下面是取消工作组的一些情况:

  毛泽东于1966年7月24日、25日连续同中央政治局常委、各中央局书记和中央文革小组负责人谈话,严厉地批评了工作组:最近一个月,工作组是阻碍群众运动,阻碍革命势必帮助反革命,帮助黑帮。工作组捣了很多乱,要它干什么?

  1966年7月26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撤销工作组;27日,中央文革小组起草了撤销工作组决定;28日,中共北京市委发出了邓小平代为起草、周恩来审定的《关于撤销各大专学校工作组的决定》。

  在7月29日召开的北京市大专院校和中等学校师生文化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上,刘少奇一方面对派工作组问题代表党中央承担了责任,同时又说:“工作队员过去这一段时间的工作是在你们学校里作的,他们犯了错误或者作了好事,是在你们学校里作的,成千上万的人看到了,你们都清楚。当然,各学校工作组的工作不会是一样的,或不完全一样的。”周恩来在会上说:工作组“绝大多数同志是好同志,经过这次接触,你们了解他们,他们也了解你们,建立了革命的联系,革命的友谊。”邓小平在这次会上也说:“(工)作组有好的;有的是比较好的,但是也犯过这样那样错误的。”“工作组的大多数同志在主观上,是想把事情搞好的。领导上对他们的帮助也不够。”……这次会议上,宣布撤销所有的工作组。

  7月30日下午女附中工作组宣布撤出学校。⑺

  在撤销“工作组”后,毛泽东继续对“工作组”提出严厉的批评:

  1966年8月4日,毛泽东当着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的面讲:“在前清时代,以后是北洋军阀,后来是国民党,都是镇压学生运动的。现在共产党也镇压学生运动。……明明白白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这是镇压,是恐怖,这个恐怖来自中央。”

  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篇大字报》: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这一篇大字报和这篇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省的吗?⑻

  1966年8月5日,卞仲耘死于北师大女附中……

  这里有些问题令人不解:

  1966年6月21-22日(或23日),“工作组”召开批判卞仲耘的大会;

  毛泽东7月24-25日批评工作组捣了很多乱;7月26日,中央决定撤销工作组;7月30日女附中工作组宣布撤出学校。

  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发表《炮打司令部——我的一篇大字报》矛头直指曾经支持“工作组”的两位领导;同一天,卞仲耘在撤销北师大女附中“工作组”后“死因不明”。……

  疑问之一:按照指示精神,“工作组”是作为“有序地开展文化革命,不要搞过激行为”而成立的⑼,但为什么却又是死者卞仲耘被批斗时的始作俑者?

  疑问之二:按理说支持“工作组”的那几位领导子女在工作组离开后,即便失去了“维稳”底气,至少也应该保有反对暴力的目的。但这几个人为什么偏偏与卞仲耘事件扯上关系?

  ??????

  笔者不希望以上几点疑问是有人利用网络谣言攻击国家领导人,进而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将这些资料整理出来,以供大家辨别、思考。真理,往往是由于外部压力所促成的结果。既然那段历史不断的被人提起,那么当中的细节部分就会被人不断的挖掘下去。

  我们可以在这里把文革的开始和结束简单的梳理一下:《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⑽这篇文章中所批评的官僚主义、精英思维,是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直接导火索……文革后总结经验教训时给四人帮定的罪行之一是:“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⑾可是后来又有人将文革定义为“严重错误”、“一场灾难”,甚至被称为“一场浩劫”……既然四人帮“破坏文革”,那说明文革本身是正确的啊!有点乱是么?其实,把文革中出现的一些细节问题弄清楚,就不难辨别这些混乱的逻辑是否合情合理。

  文革的初衷是“斗私、批修”。所谓的批修也就是指提防“修正主义”将社会主义演变为资本主义。

  看看当今中国的主流声音在宣扬资本主义文化方面的所作所为⑿,就可以感受到当年发动文革的一些现实意义。这种近似于病毒式的蔓延使一些人在骨子里摒弃“和谐共生”的东方文化,崇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价值观。“宁要穷的共产主义,不要富的资本主义。”⒀的历史声音直接影响到了一些现代人的价值观,他们认为:“社会主义国家都穷,资本主义国家都富……资本主义发展了那么多年,人类社会也没有走向灭亡。所谓的资本主义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的说法不过是危言耸听……中国只有成为美国那种资本主义国家,才是民主、自由、开放的国度……”

  美国真的是世界民主的楷模吗?对“美式民主”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查阅一下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如果美国是真正的人民民主体制,时任美国参议员的希拉里也不会在公开场合呼吁“取消选举人团、改为直选总统”。②资本主义国家的精英们给世界输出的“普世价值”,真的会使全世界的人民都过上富裕的幸福生活吗?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如果超过10亿的中国居民现在过着和美国人一样的生活模式,那我们将会陷入十分悲惨的状况。这个地球无法承受”⒁。人类共存的地球在西方精英的眼里,是他们的私有乐园。

  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是弱肉强食。蚕食弱者(穷人)掠夺资源是保护资本(富人)利益的最有效方式。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资本特性所决定。“财富”是侵略所得,并不能证明资本主义的真理性。近代以来,西方国家所发动的各类战争已经足以证明资本主义对于人类和平发展所带来的破坏性。现代社会之所以还没有被资本主义带入死路,是由于各种制衡使资本主义还没有发展到全球化、绝对化。物极必反。任何事物的“绝对化”都会产生极具毁灭性的破坏力。别忘了,两次世界大战都是由资本主义国家所发动。

  当今中国的一些精英在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下极端仇恨文革,极端敌视社会主义制度。可是他们却又矛盾的回避一个历史事实:文革时期恰恰是民主自由发展到极致的年代。

  SOHO中国首席执行官张欣,这位“从中国共产主义的一潭死水中走出来的代表人物”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采访时主持人问她“你在寻找机会回到中国吗(在英国遭受的挫折时)”?张欣:“我只是怀念伴随我长大的那种理想主义,在共产主义的社会主义中国,每个人都是受理想主义教育长大的,可能那时候我是在怀念从小伴我长大的那种东西”。但她随后又说:“我知道在美国很多人都对政治制度有所抱怨。但是别忘了,在八千英里之外,中国人渴望得到民主”。主持人在结尾处问道:“你认为中国会实现民主吗?20年?”张欣自信的说:“更快”!⒂如果还不太明白精英们所谓的“民主”是希望在“自由”中获得私利,还是出于别的什么目的,我们可以在他们的言行中寻找答案。

  有人认为:文革中的“斗私”会阻碍社会发展,满足了个人的私利才能更好的推动国家进步。我们都知道,核武器对一个国家的和平安定有着深远的影响⒃。核武器是私人利益的产物么?如果仅凭“唯利是图”就可以推动一个国家技术进步的话,那么掌握核技术的科学家完全可以谁给的钱多就为谁工作……

  有些当年在文革中参与武斗的人员说:文革中之所以出现的打人事件,毛泽东是发起那场运动的“罪魁祸首”,老百姓被“大环境”所裹。即便按照他们这个逻辑去推理,毛泽东让你打人你就动手;毛泽东让你去死,你去不去死?中国有句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不管是成年人还是学校中尚未成年的孩子,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自保,而让你打别人时又“乐在其中”?只能说明这种推卸责任的说辞是在为个人的错误找借口!

  亦或是,看待问题的角度决定了衡量整个事物的标准。我认识一位在超市工作的朋友,到了年底,他把厂家发给消费者的赠品私运回家,装了足有十几个大箱子……我们可以假设这件事发生在文革时期:如果我把这个朋友举报了,站在公理来讲,我的做法是正义的;但是站在朋友私交的角度去衡量,我就属于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人。很多人反感这场运动,有没有私心在作祟?

  在一个已经“腐败”到根的社会里,文革或许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的处理问题的方式,但可能确是最为行之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有些具体的方式方法还值得探讨。

  左派的聊天群内,有位朋友在大年三十给群友拜年的时候说:“希望大家过好一个充满革命色彩的春节”。吓了我一跳!后来和这位朋友开了个玩笑:要是反对大过年的还谈“革命”,在文革时期是不是挨组织的批斗……还有位朋友主张将“毛泽东思想”与党分割开来,并声称一百年后“毛泽东思想一定是全世界知道的道德标准”。我告诉他:你这种要将“毛泽东思想”与党的历史进行分割,本身就是“毛泽东思想”所反对的唯心主义、文革中所反对的唯精英主义。比如“为人民服务”这个执政理念即是在共产党员张思德同志牺牲后,毛泽东结合历史事件为党所制定的执政信条。即便一亿年后“毛泽东思想”仍然存在,那也是历史和人民对这个理论信服的结果,而不是取决于“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喊得多么的响亮……有时候群内的某位朋友发表一个长篇观点时,即便你对他的这个观点提出讨论的意向,原作者通常也不会加以理睬,继续自言自语式的言传身教……有一次我在群内发了一个各国名人的漫画网址②,③顺口问了句:要是在文革时期有人敢这么画毛主席,这个人肯定摊事了吗?没人理会!

  右派活在现实的世界里,左派活在理想的梦境里。

  个人认为:今天看文革,有些地方我们自己也应该反思,结合实际改正一些不符合现实情况的教条化思维。比如前面提到的那个漫画问题,如果什么事都被人为的上纲上线,就会在侧面打压群众的先天创造性,这对社会发展的积极因素会起到扼杀作用。毛主席当年挨骂的故事④,对今天的我们也许有着启示作用。说教,即是说“服”教育。让别人认同自己的看法首先要让人信服,只有信服才会延伸到征服。潜移默化、循序渐进式的引导好过家长式的说教。如果只是以自己主观的想法作为出发点,不顾客观事实的去强制性教育别人,会让人产生反感。我母亲曾经讲过一件文革时期的亲身经历:文革中的某一天,她和同学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载着红卫兵的卡车截停。车上的人说她:“你怎么还留长发扎辫子呢?这是资本主义尾巴……”吓得她赶紧跑回家拿剪刀把辫子剪了。这件事虽然可能仅是文革中的一些特殊案例,但是却可以反应出当年出现的一些潜在问题。

  1966年8月21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曾说:“我们不干涉,乱他几个月。我们坚决相信多数人是好人,坏人只占百分之几。”⒄

  但是,任何伟大的构想,也都会由于人为的因素而使他偏离预定的轨道……⒅

  我曾经与朋友聊到文革时他认为:毛泽东作为国家领袖,自己都不知道发起这场运动后可能达到无法控制的混乱局面,应该承担责任。我说,你可能不了解毛泽东的思维方式。我给他讲了两个故事:有一次,毛主席的保健医生王鹤滨带着儿子去陪他吃饭。小孩看见饭桌上的一小碟红辣椒很感兴趣。毛主席夹起一块辣椒逗他:“小朋友尝尝吧,很好吃的。”王鹤滨连忙制止,怕辣到孩子影响整个饭局。毛主席有点生气的说:“哪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不要让孩子认为大人都是好的,大人也有坏的嘛”!⒆我们北方的家里都有暖气。有一次我的小侄子淘气把手放在暖气上面被烫到了。以后再把他的手往暖气上面放,他就往后躲。为什么?因为疼过。

  毛泽东曾说过:“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⒇证明他已经考虑到发动文革后所将要暴露出来的问题以及由此所导致的各种后果,所以他将文革称作是“一场全国性的演习”。痛定思过。如果这个国家还存在“纯粹正义”的社会道德体系,那么就可以在“天下大乱”中辩证的发现问题并加以纠正,在过滤错误的基础上达到“天下大治”的设想。

  可是,我们真的理解那场“全国性的演习”所带来的现实启迪吗?人民在下一次历史的拐点能不能获得胜利,取决于我们是否将演习的经验收入囊中。

  纵观文革,有句流行口号让人印象深刻:“群众在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群众到底有没有教育明白自己?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认真思考!

  2014年1月16日

  2014年2月6日修改

  ⑴

  新京报:《再不道歉就没机会了》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1/13/content_489916.htm

  ⑵

  百度百科:《卞仲耘》

  http://baike.baidu.com/view/2095829.htm

  维基百科:《卞仲耘》

  http://zh.wikipedia.org/wiki/卞仲耘

  ⑶

  三农网:《宋彬彬:我在文革中没有打人和暴力行为》

  http://culture.gdcct.gov.cn/secre/201202/t20120221_661003_1.html#text

  ⑷

  中国共产党新闻:《艰难曲折的抗争》

  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3583/73600/5039897.html

  ⑸

  三农网:《宋彬彬:我在文革中没有打人和暴力行为》

  http://culture.gdcct.gov.cn/secre/201202/t20120221_661003_1.html#text

  ⑹

  中国共产党新闻:《艰难曲折的抗争》

  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3583/73600/5039897.html

  ⑺

  三农网:《宋彬彬:我在文革中没有打人和暴力行为》

  http://culture.gdcct.gov.cn/secre/201202/t20120221_661003_1.html#text

  ⑻

  中国共产党新闻:《艰难曲折的抗争》

  http://cpc.people.com.cn/GB/69112/73583/73600/5039897.html

  ⑼

  三农网:《宋彬彬:我在文革中没有打人和暴力行为》

  http://culture.gdcct.gov.cn/secre/201202/t20120221_661003_1.html#text

  ⑽

  《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http://www.todayonhistory.com/11/10/PingXinBianLiShiJu-HaiRuiBaGuan-YuanWen.html

  ⑾

  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报

  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64562/65368/4429440.html

  ⑿

  沈阳中街某商场内现奇葩人物雕塑

  http://ln.qq.com/a/20140125/007888.htm

  ⒀

  1986年9月2日邓小平答美国记者迈克·华莱士问

  http://book.sina.com.cn/dengxiaopindesanluosanqi/excerpt/sz/2008-06-03/1220237769.shtml

  ⒁

  奥巴马

  承认中国发展

  但不要拿中国跟美国比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ZVcIZGHXgS0

  ⒂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SOHO中国CEO张欣

  http://video.weibo.com/v/weishipin/t_zYRLVGT.htm

  ⒃

  俄媒:中美若爆发核战争

  中国坚持不了一小时

  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4-01/4778484.html

  ⒄

  毛泽东为何搞“文革”

  http://history.people.com.cn/GB/205396/14305549.html

  ⒅

  黎阳:真实的文革

  http://zlk.wyzxsx.com/Article/lishi/2009/12/116240.html

  红贵族“联动”覆灭记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3/08/305181.html

  ⒆

  王鹤滨:毛泽东教育孩子的特殊方法

  http://v.ifeng.com/his/200808/765ba37f-0033-4b72-ace4-e8f8c067b97d.shtml

  ⒇

  文革初期:毛泽东为何给江青写信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1071539691.html

  ①

  塔山阻击战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MxNDA3MTE2.html

  ②

  希拉里呼吁直选总统取消选举人制度

  http://www.chinanews.com/2000-11-11/26/55429.html

  ③

  一组名人漫画肖像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117/19/13335548_346037335.shtml

  ④

  毛泽东延安“挨骂”:为什么不被响雷劈死?

  http://www.people.com.cn/GB/198221/198305/198865/12608945.html

  提示:相关报道的截图已放在博客相册内

  http://photo.blog.sina.com.cn/u/1260894201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2. 评方方系列3:我们为何要那么警惕方方和她的日记?
  3. 给美国抗疫献爱心?先想想自己能不能吃得起官司
  4. 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5. “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不能随便说
  6. 何学者穿帮了
  7. 金融开放迈出一大步!美国两大金融大鳄获得中国券商控制权
  8.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尼仁琴
  9. 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谈当代中国“良心”戏
  10. 一出狱就打死人,9次减刑的郭文思比孙小果还嚣张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3.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4.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5.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6. 老田:武汉疫情亲历记 美国的习惯性反华及其惨烈恶果
  7. 比亚迪发工资不到300元,看看公司是真穷假穷
  8. WHO权威专家艾尔沃德: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9. 朝鲜“零感染”背后的惊人真相
  10.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6.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9.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10. 宪之:方方现象——为什么吃着“体制”又标榜“江湖”?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疫情冲击东南亚,菲律宾华人求援:偷渡下南洋也没像现在这样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