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大锅饭,养懒汉?

申鹏 · 2021-09-02 · 来源:平原公子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分田到户”拆散了集体资产、水利设施和大型生产工具,从集体的大片耕地划分成个体小块承包地致使大型机械设备无法利用……大型机械就被当做“包袱”甩掉了,对外说这是“负资产”,但经手这些“负资产”的,都发财了。

  前几年一直有一种论调,说“大锅饭,养懒汉”。

  他们讨论的是“大锅饭”吗?不是,他们攻击的是公有制。

  那么我要问,私有制不养懒汉吗?

  你看看那些坐地收租的房东们,那些靠资本获利的金融资本家们,那些靠着垄断平台吸血的互联网“新地主”们,哪个努力干活了?

  赚得盘满钵满,吃的脑满肠肥了,也没见他们搞点真正的科技创新,提高一下生产力啊?为什么“懒汉”这个词,总是扣在普通劳动者头上?

  合着只有劳动者才有“懒汉”,食利者就没有“懒汉”了?

 

  一个社会,形成正确的“共同记忆”是很难的。

  大家回想一下,“大锅饭,养懒汉”这个话是哪里来的?我们家刚好有很多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报刊、小说、报告文学……虽然每个时代的叙述立场不同,但“大锅饭、养懒汉”这个说法,不会早于2000年,而且从未出现在官方的文件上。

  我生于80年代,在我小的时候,集体主义的余温还在,大型农田水利还在修,父辈们还经常去挖人工河、修电灌站……没有工资,只有“工分”,从来也没见什么“懒汉”。

  大家动脑筋想一想,在当时生产力普遍低下的中国农村,在1949年建国后几乎没有任何农田水利、公路铁路、基础设施的中国农村,在从一穷二白的民国手里接过的中国农村……是农民个人单干生产效率高?还是大家一起团结互助、规模化生产效率高?

 

 

 

  农村人民公社是1958年从群众中产生的一种农村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组织形式。它在新中国历史上存在了25年之久,完成了中国农业落后生产条件的大规模改造,初步实现了水利化、机械化等历史任务。那时候集体主义的农民们,肩挑人扛小车推,用20年时间修建了八万座水库,补全了数千年农业水利的欠债,这些才是中国搞现代农业的基础。

  大家今天可以去农村看看,那些今天还在使用的水库、人工河、灌溉渠道,其实都是人民公社时期靠集体修建的,大家至今还在吃60、70年代的红利。

 

 

  1969年竣工的江都水利枢纽工程,由三座大型抽水机站、五座中型节制水闸、三座船闸和疏竣河道等十多项工程组成,它把长江、淮南、大运河和里下河联结起来,利用这些河流的不同水位,通过自流和机动引水相结合进行排涝和抗旱,可灌溉农田250多万亩。

  1972年竣工的辽河治理工程,上游和支流共修建水库220座,共修筑堤防4500公里,流域共建电力排灌站920处,可灌溉农田1100多万亩。

  1973年完成的海河治理工程,前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共修筑防洪大堤4300多公里,开控、疏浚河道270多条,新建涵洞、桥、闸六万多座。修建大中型水库80多座(总库容达130多亿立方米)。其中有岳城、岗南、黄壁庄、密云等18座大型水库和60多座中型水库。建蓄滞洪区20多处。对洪、旱、涝、碱等灾害进行了全面治理,使海河的排洪能力比历史上提高了十倍多,在流域内实现了每人一亩水浇地,1973年粮食总产量比1963年增长了一倍。

  横跨皖豫两省的淠史杭水利工程,是一座以防洪,灌溉为主,结合发电、航运、水产养殖等大型水利水电枢纽工程。该工程始建于1958年,七十年代初竣功。建成了包括龙门口水库等五大水库在内的新灌溉区,使安徽西北部10个县的耕地得到灌溉,可灌溉农田900万亩。

  1974年完成了黄河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的改建工程,以及刘家峡、盐锅峡、青铜峡等水库和水电站的建设。扩大灌溉面积800多万亩。由此黄河完全被人所征服,变水害为水利。

  另外,现代农业的粮食产力,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化肥等工业产品的产量,我国开始大规模引进、修建化肥生产线,也是在70年代。

 

  1980年9月中央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文件中明确说:“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农村集体经济在多数地方已经得到巩固,农业集体化方向已为广大农民接受。在农业集体化的基础上,农业的生产力有了较大的提高……”

  看一组数据:从1965年至1978年,全国粮食产量就由19452万吨增至30475万吨,13年的时间内增长了56.7%,年均增幅达3.5%,尤其是1975年以后这种增长更出现加快的趋势。以1978年为例,就比1977年增长7.8%,1979年又比1978年增长了9%。人民公社期间,粮食产量是逐年增长的,并不存在“阻碍生产力发展”。

  粮食产量大幅下滑,反而是在1985年,人民公社撤销一年后。

 

  在集体经济时代,有人干活不积极、偷奸耍滑……也是存在的,但这种人都是被大家编成段子嘲笑的,村里们都叫他们“二流子”。

  如果公社时期都是懒汉,那你就无法解释红旗渠,无法解释大寨了。

 

 

  我记忆中,老一辈去乡里办事情,不说去乡政府,都说去“公社”,去村里办事,不说去村委会,说去“生产大队”,那个时候“老支书”还是有很高的动员能力的,村民开会、修桥、铺路、捐款、救灾,喇叭一喊人就齐了。领导干部带头干,就没有那么多“懒汉”。

  懒人绝对不是集体经济的特有产物,而是每个时代都有。

  “大锅饭,养懒汉”这种舆论,其实是在为“自私”找借口,为个人损公肥私、侵吞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找理由,迫不及待想要“全盘私有化”。

  1984年人民公社撤销,“分田到户”一定程度上确实提高了某些“农户”的生产积极性,因为土地是他自己的了,粮食也是他自己的了。有意思的是,在公社撤销前,干部都是要下地一起劳动的,少有贪污腐败;在公社撤销后,村长、村主任们往往就成了农村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

 

  更重要的是,“分田到户”拆散了集体资产、水利设施和大型生产工具,从集体的大片耕地划分成个体小块承包地致使大型机械设备无法利用……大型机械就被当做“包袱”甩掉了,对外说这是“负资产”,但经手这些“负资产”的,都发财了。

  我老家农村人口密度大,人均耕地少,长辈跟我讲过,当年我们村里集体经济搞得很好,是规模化的农场,大面积种植核桃、棉花等经济作物……但在“分田到户”之后,这些集体资产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村办集体企业被分割承包甩卖,分给农民的只有人均三四亩地,各自只能种粮食,一年收入少得可怜……养家糊口都很艰难。

  农民日子什么时候好过的?不是80年代,也不是90年代。而是2000年以后,工业大规模反哺农业,农村新一轮基建之后的事情。

  最后给一张图,告诉大家啥叫“正确的共同记忆”,这个村什么时候脱贫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青年人现在越来越左?
  2. 中国真的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工业体系的国家吗?
  3. 叶方青:读李光满《深刻的变革》一文感想
  4. 李毅评余智说美国抓孟晚舟有理
  5. 吕永岩:为什么突然咬定“不是”和“共存”不放?
  6. 隐藏极深,难道是间谍?
  7. 变局前夕,广大无产者该如何应对?
  8. 高某某,你可以闭嘴了!
  9. 又一个公知的谎言破产了!
  10. 看啊,“公知”又在阿富汗问题上给中国“挖坑”
  1.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2.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3.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4. 滚蛋吧,高晓松
  5. 查腐败的人自己搞起了腐败,4.6亿打了谁的脸?
  6. 李光满: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
  7. 突发!赵薇,被全网封杀!
  8.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9. 迎春:“饭碗子”要端在工农自己手里——论我国社会的主要问题
  10. 赵薇不倒,这里不会好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3.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4.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5.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6.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9.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10.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1. 毛远志:怀念伯伯毛泽东
  2. 局势生变!喀布尔机场发生爆炸,拜登骑虎难下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把英语踢出高考”? 这恰恰掩盖了真正恶化的问题
  5. 讣告 | 毛主席的好战士纤夫同志因病逝世,享年86岁
  6. 查腐败的人自己搞起了腐败,4.6亿打了谁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