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那些年,来自高密的两股土匪可把我们家乡祸害惨了

耿来意 · 2021-09-06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小时候,爷爷常跟我们诉说那些往事,说的比较多的是家乡那些土匪祸害乡里的事。

  记得爷爷挂在嘴边的是“六支队那些杂碎”、“二师那些杂碎”。

  “六支队”是当时盘踞在我们家乡的一支土匪队伍,全称为“国民党苏鲁战区游击队第二纵队第六支队”,头子叫李永平。

  “二师”是另一支土匪队伍,全称为“山东省保安第二师”,头子叫张步云。

  这两个土匪头子都来自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县:高密。“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说一说这李永平。

  李永平又名李子瑞,听爷爷讲故事的时候有时会叫李子瑞,其实跟李永平是一个人。他出生于高密县后秦家庄,九岁的时候去了东北,投奔自己的伯父。“九一八”事变后,东北被日本人占了,他就回到了老家高密,这时候他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他想的不是走正道,而是占山为王。他联络高密当地一些土匪、流寇,组成了一支武装队伍,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七七事变”之后,日本很快占领了山东,国民党军政大员纷纷望风而逃,地方群“雄”四起,纷纷以抗日之名扩充实力。李永平看准了时机,与山东诸城的土匪李鸿升合股,组成了游击队,共三百多人,被编入国民党序列,授名“第五纵队特务大队”,李鸿升为大队长,李永平为中队长。1938年3月,厉文礼出任国民党鲁八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李鸿升率部归顺,授号为国民党山东第八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第十二团,李鸿升为团长,李永平为一营营长。不久,李鸿升在与人火拼时被打死,李永平接任团长。1940年春,国民党苏鲁战区司令于学忠进驻山东,李永平部被改编为国民党苏鲁战区游击队第二纵队第六支队,李永平为支队长,盘距在我们家乡,匪性不改,绑架、勒索、抢劫,好事不干。

  1943年3月8日,李永平向驻青日军第五混成旅团长内田投降,改编为滨海地区警备军,辖三个团,6000人,战斗兵力4000人,李永平被委任为少将司令。当地老百姓对这支公开投敌的汉奸队伍仍然习惯地称为“六支队”。1944年7月,中共滨海区党委、八路军滨海军区根据山东军区的指示,发动了“讨李战役”,在青岛治病的李永平心急如焚,这年冬天便告不治,病死了。

  张步云出生于高密县大双庙村,自幼顽劣不化,不务正业,读私塾的时候就因为记恨老师的管教,设计陷害,让自己的老师坐了一年半大牢,可见心有多狠,手有多辣。十七岁的时候,张步云加入了本村的土匪团伙,成了一个无恶不做的土匪,搅得周边不得安生。后来,张步云搭上了另一个当地有名的土匪头子宋焕金,组织“联庄会”,自任会长。随着实力的增长,一些小的土匪团伙、地痞流氓、恶霸纷纷投到张步云门下,羽翼初丰,野心也随之膨胀。1931年夏天,张步云设计除掉了宋焕金,割下人头,向上邀功,被山东省长韩复榘委任为少校剿匪副官,摇身一变,由匪变官,一路升至少校第二路游击(剿匪)司令。“七七”事变后,韩复榘因抗战不力被法办,张步云失去靠山,率部驻防诸城、高密、平度一带,以抗日为名,征粮逼捐,招兵买马,为非作歹,滋扰地方。1938年秋天,张步云投靠日军,被编为“山东自治联军”张宗援部。之后又脱离日军投奔国军,1940年被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委任为“山东省保安第二师”师长。1942年春,张步云再次公开投日,被编为“山东建国军第三方面军暂编第一军”,任军长。1945年9月日本投降后,被国民党收编为“东省胶高诸海防军”。后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穷追猛打,兵力消耗殆尽,狼狈地逃亡青岛,被国民党政府任命为青岛警备区司令部少校高参。因张步云多恶多端,罪行累累,在国民党内也得罪了不少人,视之如仇敌,这些人纷纷向国民政府控告张步云叛国投敌,国民政府也害怕收留这样一个恶人会激起民愤,不得不拿下收监,于1948年农历正月初三在青岛五号炮台被正法。

  李永平、张步云这些土匪出身的乱世魔王,丝毫没有一点民族气节与民族大义,在国难面前,有奶便是娘,朝三暮四,首鼠两端,为了一己之私,彼此之间也会大打出手,毫无顾忌这块土地上老百姓的死活。

  1941年冬,张步云联手胶县国民党保安第七旅旅长姜黎川,夜袭李永平司令部,李永平不敌,退守海西重镇泊里,与张步云、姜黎川对峙,后来张步云、姜黎川又产生了矛盾,话不投机,各自退兵。这次混战,李永平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以泊里为大本营,四处扩张,控制了日照、诸城、胶县大片土地及沿海重要港口和盐场。我的家乡,几乎都成了李永平的天下,过去张步云的势力还能染指一些,可以派兵来课捐逼税,捞点油水,现在是鞭长莫及了。

  自打李永平向青岛日军投降后,为表达效忠之意,对老百姓变本加厉,压榨达到了极限。在投降的头一个月,就推行“治安强化运动”,推行“五家连坐法”,一家有事,四家举发,否则五家连坐。每个村设“公正”人两名,如被“公正”人发现三人以上在一起说话、议论,就有被“种地”(即活埋)危险。村里人外出讨饭,必须托保长到司令部领牌子,牌子存在保长手里,早晨外出讨饭,到保长处领牌,晚上回来仍交存保长,早晨如拿不到牌子,饿死也不准外出讨饭,否则以“共匪”密探论处。每个村还设“特务班”,重要的村设“剿共委员会”、“勤务服务部”等各种名堂的特务机关,由特务分子和地痞流氓组成,以小学教师、账先生、郎中等公开身份,隐蔽在各个角落,刺探情报,抓捕可疑人员,一旦落在他们手里,定是凶多吉少,不死也得扒层皮。

  为了满足驻青日军的军需和战备,李永平部强征劳役和捐税,各据点的伪军充当打手,动辙下村暴力催征抢掠,稍有怠慢,动刀动枪,草菅人命。每年夏、秋是两大征收“公粮”季节,是老百姓最受难的时候。1943年至1945年间,李永平部共征收粮食1200多万斤,征款800多万元(伪钞);修据点42处,炮楼300多座,强征民夫70多万人次,据点炮楼所需材料全部由老百姓摊派,抽丁服役都是自带干粮,一点理都不讲。向青岛日军驻地运送公粮,遇到被盟军炸沉的船只,捞出的霉变粮还要强行摊派给老百姓,拿好粮顶替。

  在李永平的野蛮统治和横征暴敛之下,被“种地”的,被残杀的,被打伤的,被逼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我的老爷爷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因纳捐不及时被打断了腿,还不准医生给医冶,落下了一个老瘸腿。我的爷爷因为躲避进村的伪兵,被疯狂射击,子弹躲穿了小腿,留下了一辈子疤痕。我奶奶娘家有一个晚辈,十几岁,给八路军当通信员,骑一匹快马,还去村里看过奶奶,被据点里的伪军抓获,在泊里伪司令部西边的空地上被活活喂了狼狗,奶奶说那天晚上周围村子里的人都能听到那孩子被狗撕咬的惨叫声。这是我们家被折磨的样子,到底还有多少人身受其害,恐怕不计其数了。

  “讨李战役”之后,泊里的李永平日伪军进行了疯狂地报复,李永平病死后,接任的李贤斋狠毒程度有过之无不及,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进步群众,用香火触、豁肉搓盐、坐老虎凳、铁锨烙、割舌、拔牙、针扎指顶脚心、割跟腱、猪鬃毛扎生殖器、火燎、灌辣椒水、灌汽油、抽筋等骇人听闻和惨无人道的刑罚,害死了三百多人,还不包括夜里活埋的,这里面就有著名的丁笑秋、丁荣桂、丁荣姣等“丁氏三姐弟”,制造了惨绝的“泊里惨案”。

  另一个土匪头子张步云,虽然大部分时期的势力范围不在我的家乡,只是间或侵袭一下,但他势力范围内的高密及临近高密的诸城则被他祸害的不轻,他也是杀人如麻,手上也是沾满了人民的鲜血。1945年9月,八路军山东军区第一师在师长梁兴初的带领下,将张步云围在诸城县城,张步云扬言:就是杀老百姓吃,也要死守诸城。可见其毫无人性的狰狞嘴脸。

  张步云在投靠日军之前,驻防诸(城)、高(密)、平(度)期间,就火烧南戈庄,活埋曹仲芳,枪杀了十多个农民,还捏以“共党罪”交将霞岗赵方文之子交给日军杀害,将赵母活埋。投靠日军之后,甘当鹰犬,先后制造血洗刘家庄、小岳戈庄两起惨案,共杀害干部群众四百多人。1941年10月,张步云兽性大发,一次就烧毁银家庄民房200多间,并惨无人道地把数十名妇女、儿童赶到房子里活活烧死。1945年3月,张步云配合日军突袭诸(城)莒(县)边县抗日模范村刘家庄,村民男女老幼奋起自卫,终因寡不敌众被攻破,村民被屠杀130多人。这年5月下旬,张步云部又与日寇联合清剿马尔山区,残杀干部群众150多人。这年7月,张步云部配合日军袭击了诸莒边县贾悦区委驻地小岳戈庄,二百八十多名抗日军民被杀害。

  张步云杀人之随意,往往令人瞪目结舌,有一次听他的八姨太说,邻居说过“八路怎么还不快来”的话,张步去二话不说,当晚就把邻居父子一并杀害,一时间诸城县城闻之色变,毛骨悚然。

  还有一年夏天,张步云带着两个卫兵去青岛避署,卫兵在路上与巡逻的三个日本兵起了争端,结果开枪把日本兵打死了,逃回了高密老家,这两个卫兵都是张步云的本族,一个村的,张步云为了讨好日本人,派人回去把这个卫兵双双打死。

  张步云有三好:好枪,好马,好女人。每到一处,凡是看上的女人,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弄到手,常逼得人家寻死觅活,欲哭无泪。他大大小小八个老婆,大都是霸占强娶,妻妾成群,好不风光。

  从高密来的那两个坏蛋,无论是李永平,还是张步云,在我们家乡人的眼里,凡是通晓一点历史的人,都认为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是杀人如麻的恶魔,不管他们是不是打过鬼子,是不是曾经披了一件合法的外衣,都改变不了他们“匪”的本性,从他们身上是找不到人性的踪影的,有的只是兽性,他们就是我爷爷嘴里骂的那种“杂碎”。

  现在好象有一种怪现象,有那么一些文艺工作者,有一种颇奇怪的论调,偏要从土匪身上找出那么一些“英雄气”来,找出那么一些“人性”的闪光来,企图抹掉一些土匪的“匪气”,甚或把坏人当好人写,当好人演,当好人唱,一个个曾经无恶不做的土匪也好像光鲜起来了,高大起来了,好像如果不这样,文艺作品就不伟大了似的。

  我是想不通的,这样一来,土匪是高兴了,那土匪祸害的那些老百姓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2.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3. 报告毛主席:2022年,正义与邪恶仍在殊死斗争一一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4. “窑洞对”能否完整准确表达毛主席的意思?
  5. 毛主席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值得我们深思
  6. 对“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所有制形式改制”的看法
  7. 【激励人心】最高领导提“窑洞对”,让我们重温毛主席“人民万岁”的实践!
  8. 《不要抬头》,扒下了美国底裤?
  9. 贾 勇、贾可宽 | 中国军人的元旦铁血头条——最强大的美军可以击败的!
  10. 牛逼吹到火星上去了
  1.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2. 这才是最让人恐怖的地方!
  3. 媒体狂吹,钟南山站台,张伯礼却“说不”
  4.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5. 西安资本家哄抬菜价,一斤20元,没人管吗?
  6. 性奴与奴性
  7. “眯眯眼”争议事件集中出现,人民日报评论发声!
  8. 2022年第一天,台湾当局感受到了恐惧!
  9. 元旦寄语:让“毛泽东热”来得更凶猛些吧!
  10.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1. 辽宁王忠新:“九问”亿万富豪共产党员柳传志同志
  2. 晨明:也谈苏共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
  3. 毛主席的教导,以前不懂的现在都懂了
  4. 谁的盛世?如谁所愿?
  5. 与其卑微地和资本家医保谈判,还不如……
  6. 对这样的党员干部不处理我们还是共产党吗?
  7. 政治局智囊万字雄文: 中国工人阶级长成了什么模样?
  8. 韶山下了雪,胡锡进还是跳了出来——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纪念伟大导师128周年诞辰)
  9. 联想查不查?恒大救不救?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是怎么说的?
  10. 突发!许家印放弃自救,彻底认输!
  1. 1957年毛主席去看望儿子,闲聊间毛岸青想到一事:爸爸你说怪不怪
  2. 贩毒、抢劫,要交税?
  3. 张勤德:抓好“联想风波”等实际斗争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纪念
  4. 习主席的新年贺词,你听出了什么?
  5. 范景刚:沉痛悼念人民作家曹征路先生
  6. 愤怒:你们不能暴打一个热爱毛主席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