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毛主席的“防疫战”

耿来意 · 2023-01-14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主席对马尔萨斯人口论所持的态度是坚决反对,因此他对于瘟疫采取积极防疫,防止瘟疫对生命的剥夺,相信通过发展经济能够解决人的吃饭问题,而不是靠什么战争、瘟疫去削减人口。在毛主席的毕生领导和努力下,中国人民创造了一个惊天伟业,在中国建立起了一套覆盖城乡的防疫网络,一套成为世界发展中国家楷模的卫生防疫机制,在短短十几年里,基本消灭或控制了霍乱、天花、鼠疫、性病、血吸虫病、疟疾、结核病、麻风病、脑炎等主要

  疫病的流行曾经是威胁中国人民健康的大敌,在漫长的私利化社会,缺少有效的手段从根本上解除疫病的危害。

  毛主席被人称为伟大的“社会医生”,“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济救苍生是毛主席一生的愿望,把人民从疫病的痛苦中解救出来,是毛主席济世情怀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1919年7月28日,毛主席在创办的刊物《湘江评论》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死鼠”,内容只有几句话,却是关于疫病的,文章说:

  “鼠是瘟疫发生的一个原因,长沙城里到处看见死鼠。张眼望警察,警察却站在死鼠的旁边。早几年的长沙城,却没看见这个样子。警察先生们!还是请你们注点意。”

  在中华苏维埃时期,各级苏维埃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是防疫。1934年4月10日,毛主席在“乡苏怎样工作”一文中提出规定乡苏怎样工作的问题,例如对乡苏维埃主席的工作,他说:

  “应该注意那些经常的工作(如赤少队训练,赤色戒严,粮食,教育,卫生,优待红军家属等),还应该注意本乡发生的特殊问题(如饥荒,瘟疫,水灾,反革命活动等)。”

  1944年初,延安郊区突发伤寒、回归病等传染病,并迅速向周围蔓延,短短五个月里死亡七百多人,一时人心惶惶。陕甘宁边区政府召开紧急会议,成立防疫委员会,组织流动医疗队,分赴疫区救治患者,指导地方进行防疫。同时,发动军民开展防疫卫生工作;开始防疫文化宣传;创办“民办公助”综合性卫生合作社;边区医院增设床位,收容群众病人;拨专款炮制大宗药品,满足患者需要。边区政府调动一切资源,很快控制住了疫情蔓延,把大量患者从死亡线上挽救了下来。

  1944年5月24日,毛主席在延安大学开学典礼上发表讲话,谈到卫生工作,他说起了发生在延安的疫情,他说:

  “要开一个卫生班,学一点东西。每个乡要有一个小医务所,边区一共一千个乡,一百五十万人里头找出一千个人来学医,学他四个月、一年也好,然后到医务所当医生。近来延安疫病流行,我们共产党在这里管事,就应当看得见,想办法加以解决。我们边区政府的副主席李鼎铭同志是中医,还有些人学的是西医,这两种医生历来就不大讲统一战线。我们大家来研究一下,到底要不要讲统一战线?我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作用都是要治好病。治不好病还有医术问题,不能因为治不好病就不赞成中医或者不赞成西医。能把娃娃养大,把生病的人治好,中医我们奖励,西医我们也奖励。我们提出这样的口号:这两种医生要合作。”

  十九世纪,有个叫马尔萨斯的英国经济学家提出了一种“人口原理”理论,说“人口增长超越食物供应,会导致人均占有食物的减少。”因此必定发生人口过剩现象,只有贫困和罪恶等才能使人口恢复平衡,他提到的“罪恶”包括瘟疫,在他看来,瘟疫是实现人口平衡的自然手段之一。在美国败退中国大陆之际,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抛出了中国解决不了吃饭问题的谬论,还是继承了马尔萨斯那一套学说,对此,毛主席撰文“唯心历史观的破产”,对艾奇逊驳斥说:

  “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如像马尔萨斯者流所谓食物增加赶不上人口增加的一套谬论,不但被马克思主义者早已从理论上驳斥得干干净净,而且已被革命后的苏联和中国解放区的事实所完全驳倒。根据革命加生产即能解决吃饭问题的真理,中共中央已命令全国各地的共产党组织和人民解放军,对于国民党的旧工作人员,只要有一技之长而不是反动有据或劣迹昭著的分子,一概予以维持,不要裁减。十分困难时,饭匀着吃,房子挤着住。已被裁减而生活无着者,收回成命,给以饭吃。国民党军起义的或被俘的,按此原则,一律收留。凡非首要的反动分子,只要悔罪,亦须给以生活出路。”

  新中国成立以后,进行了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的“防疫战”,向肆虐中国的各种“疫敌”发起了围歼,打破了马尔萨斯所谓瘟疫使人口平衡的谬论。

  1949年10月28日,针对张家口以北地区发生肺鼠疫情的状况,毛主席致电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请求给予帮助,电称:

  “请你考虑是否可以空运生菌疫苗四百万人份,血清十万人份至北京应用,所需代价,当令中国政府以物物交换办法照付。再则,前次苏联政府派来以马意斯基同志为领队的三十多人的防疫队,在东北进行防治鼠疫的工作,成绩甚大,东北人民及中同卫生工作者极为感谢,现他们正在返苏途中。如可能,请你考虑,苏联政府是否可以再派一同样的防疫队来北京转往张家口帮助我们进行防治鼠疫工作。”

  1950年8月,全国第一届卫生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毛主席为大会题词:

  “团结新老中西医各部分医药卫生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

  1951年9月9日,毛主席就全国防疫工作为各中央局,并转分局、省市区党委、地委及县委起草指示,指示说:

  “中央认为各级党委对于卫生、防疫和一般医疗工作的缺乏注意是党的工作中的一项重大缺点,必须加以改正。今后必须把卫生、防疫和一般医疗工作看作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极力发展这项工作。”

  1952年1月,美军在朝鲜战场上大面积空投毒虫病菌,发起细菌战。为应对美国的细菌战,志愿军成立了总防疫委员会,邓华任主任委员,统一领导志愿军反细菌战防疫工作;国内也采取紧急防疫措施,成立中央防疫委员会,领导和组织反对细菌战的工作,主任周恩来,副主任郭沫若、聂荣臻,办公室主任贺诚。

  1952年3月17日,毛主席就华北疫病防治情况批示:

  “似宜通令全国各地普遍注意疫情,有疫者治疫,无疫者防疫!”

  1952年12月,第二次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毛主席为大会题词:

  “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

  1955年12月21日,毛主席就“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致电上海局、各省委自治区党委,其中要求说:

  “在七年内,基本上消灭若干种危害人民和牲畜最严重的疾病,例如血吸虫病、血丝虫病、鼠疫、脑炎、牛瘟、猪瘟等。请你们研究各省、区的地方病,哪些是七年内可以基本上消灭的,哪些是要延长时间才能消灭的,哪些是目前无法消灭的。”

  1958年7月1日,毛主席从《人民日报》上阅知江西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的消息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遥望南天,欣然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其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位无奈小虫何!千村薛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其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在诗的后记中,毛主席写道:

  “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十二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近来的招贴画,聊为一臂之助。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任何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疫的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华佗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1958年10月17日,毛主席在天津干部俱乐部召开会议,谈到河北徐水县的供给制时说:

  “供给制是可靠的保证,还是比较的可靠,天有不测风云,你遇到大水、大早、连旱三年怎么办?遇到瘟疫怎么办? ”

  1958年11月14日,毛主席阅新华社电讯稿《邯郸专区伤寒疫病普遍流行》,将题目改为《邯郸专区伤寒疫病普遍流行,原因是抓了工作,忘了生活》,他批示说:

  “(这)是一个带全国性的问题,注意工作,忽视生活,必须立即引起全党各级负责同志,首先是省、地、县三级的负责同志的注意,方针是:工作生活同时并重。”

  1958年春夏之交,云南省爆发肿病、痢疾、小儿麻疹等传染病,造成严重的死人情况。中共云南省委向毛主席、中央写出检查报告,表示工作中存在强迫命令和不关心群众生活 的倾向,要严肃处理死人事件中的违法乱纪和失职问题,立即执行毛主席关于作息时间的规定, 检查和改善矿山、水利工地等各个战线上民工的衣、食、住和劳动安全问题,从各方面调节群众的劳逸和生活。

  针对云南省委的检查报告,毛主席写了一篇《一个教训》的批语,批语说:

  “在我们对于人民生活这样一个重大问题缺少关心,注意不足,照顾不周(这在现时几乎普遍存在)的时候,不能专门责怪别人,同我们对于工作任务提得太重,密切有关,千钧重担压下去,县乡干部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干,少干一点就被叫做‘右倾',把人们的心思引到片面性上去了,顾了生产,忘了生活。解决办法: (一)任务不要提得太重,不要超过群众精力负担的可能性,要为群众留点余地; (二)生产、生活同时抓,两条腿走路,不要片面性。"

  1959年9月8日,毛主席会见阿富汗副首相纳伊姆,谈到中印关系时说:

  “我们的党是共产党,我们反对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人口多了是否就必须打仗解决?请问,中国人能不能自己解决粮食和其他问题?中国再增加几亿人口,也还能够解决问题的。西方帝国主义说中国人口多了,将会侵略和统治别的国家,这是故意降低我们的影响,企图在我们的脸上抹黑。”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曾经把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当成发动战争以及消极抗疫的借口,直到今天,仍然存在马尔萨斯的推崇者,流传于世的消灭“垃圾人  口 ” 阴谋,对新冠病毒流行采取消极的防疫态度,其理论依据便可看到马尔萨斯的影子。

  毛主席对马尔萨斯人口论所持的态度是坚决反对,因此他对于瘟疫采取积极防疫,防止瘟疫对生命的剥夺,相信通过发展经济能够解决人的吃饭问题,而不是靠什么战争、瘟疫去削减人口。在毛主席的毕生领导和努力下,中国人民创造了一个惊天伟业,在中国建立起了一套覆盖城乡的防疫网络,一套成为世界发展中国家楷模的卫生防疫机制,在短短十几年里,基本消灭或控制了霍乱、天花、鼠疫、性病、血吸虫病、疟疾、结核病、麻风病、脑炎等主要流行性疾病,完成了中国第一次卫生保健革命。

  毛主席打了一场漂亮的“防疫战”,他用傲人的成绩让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归于失效,他把中国从瘟疫肆虐的泥潭中拯救出来,他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他让无数的中国人来到人世间而且比历史上任何时候活得更长久。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我这回强烈建议专家早点移民越南
  2. 元宵节里枪声响,两大贪官饮弹亡,贪官后人非常感激毛主席
  3. 这一路走来,为什么许多人却越走越困惑?
  4. 朝鲜出兵支持俄罗斯,美国为什么害怕?
  5. 《狂飙》的万恶之源,是哪里?
  6. 美军击落流浪气球的几个事实、将对世界格局产生的影响
  7. 正月十五再一次狂欢!多少人的生活状态,是狂欢后明天便负债前行
  8. 2023年展望之十:“公知”在中国仍有足够的活动空间
  9. 司马平邦:又一核武国军援普京?俄乌战争会升级为世界大战吗?
  10. 美国武力袭击!中国国防部发声!有人建议让一万个“流浪气球”飘到美国去!
  1. 为什么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是错误的
  2. 宋平同志在2023年就106岁了
  3. 国内意识形态混乱的主要原因
  4. 美国为何要炒作“中国无人气球”误入美国事件?背后原因是什么?
  5. 冬雷|谁能告诉我,事情真像是什么?利害关系又如何
  6. 为什么大众质疑胡鑫宇自杀的结论?
  7. 动不动以“外逃”相威胁,行为太卑劣!
  8. 那个男人,他回来了!
  9. 世界最敏感地区发生惊天大事,来个乱炖分析
  10. “高启强”们,是怎么诞生的?
  1. 最近一些人和怪现象,令人忧虑
  2. 要高度警惕中国版的戈尔巴乔夫执掌大权
  3. 赵磊|毛刘的差距为啥这么大(之一)
  4. 美德,美法与秩序——谈谈“当代武训”,基督教改良主义者钟祺翔那披着后现代皮的前现代游戏作品《明日方舟》
  5. 司马南:应当听取T女士的教导,大疫当下,敬请嘴下留情!
  6. 这么多领导干部有哈佛经历,实在令人忧虑!
  7. 近期意识形态斗争更加激烈了!
  8. 陈先义:必须坚决质疑“莫谈政治”
  9. 鼓吹私有制,就是否定党的革命斗争史
  10. 我军10万将士被围,彭老总束手无策,毛主席:放弃救援,由防转攻
  1. 民间中医武汉地铁急救心梗老人,他的话让谁蒙羞?
  2. “气象气球”失控了,但任务完成得很圆满!
  3. 为什么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指导思想是错误的
  4. 宋平同志在2023年就106岁了
  5. 毛派老同志林伯野逝世
  6. 舆论背后:中医徐文兵、罗大伦直播间连续被禁!黑心媒体刻意屏蔽,这是有多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