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俄乌战争的产物:加快新冠疫情的真相浮出水面

欧洲金靴 · 2022-03-11 · 来源:金靴文化公众号
俄乌战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整理逻辑而论,美国百年来不断地“养蛊”,其目的自然是通过殖民扩张(硬则军事占领,软则颜色革命)来达到奴役下游民族、永葆美元金融吸血体系的安全。

   3月6日,俄罗斯联邦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军在执行特别军事行动过程中,发现了由美国资助的在乌克兰境内实施的生物武器计划,截获了鼠疫、炭疽、兔热病、霍乱和其他致命疾病等文件。

  这进一步佐证了美国在暗中资助乌克兰(包括一众环中国/俄罗斯周边国家带)进行生物试验的事实。

  两天后,卢比奥在美国国会上质询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乌克兰是否拥有生物或化学武器”,纽兰公开承认:“乌克兰拥有生物研究设施,我担心俄罗斯可能获得这些生化武器。”

  再两天后,俄罗斯跟进报道,俄国防部公开发表声明:根据截获的乌克兰机密文件显示,由美国建立和资助的位于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内已经进行了蝙蝠新冠病毒样本的相关试验。

  非常巧合的是,早前在俄罗斯2月24日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后,美国驻乌大使馆于第二天立刻删除了官方网站上有关美国在基辅和敖德萨等地开设生物实验室的相关文件。

  我再说一个事:早在两年前的俄军特种部队演习训练中,俄军所有军区三防部队都进行了系统化的特种演习,演练了医疗诊断和限制活动的制度措施,如对设施、场所和道路的消毒等。

  当时,俄军三防部队(防护核、化学、生物武器袭击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中将,向绍伊古汇报表示:“我们对危急情况下采取行动的能力进行了突击检查,结果表明部队已经做好了在生物感染的条件下执行军事任务的准备。”

  去年4月,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在接受俄罗斯《生意人报》采访时指出:“世界各地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美国控制下的生物实验室,并且奇怪而巧合的是,这些实验室多分布在中俄边境附近。”

  结合过去十年俄罗斯拒绝将黄金储备在美国、疯狂购买中国国债(将近700亿)、加速堆高人民币在俄外汇中占比、召唤境外俄罗斯资本回国………

  这场发生在2022年的对乌反击战,普京和俄军已经准备了许久,绝不是一时脑热拍板发的枪声。

  这其中,就包括对美帝国主义(法西斯)的环俄罗斯、环中国生物战的备战。

  1| 舆论战全面升级

  先说去年。

  去年进入5月中下旬后,拜登政府突然加快重启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的政治进攻,并再度勾结建制派媒体,对所谓新冠病毒“中国武汉实验室泄漏”伪论进行炒作、鼓噪对中国进行所谓调查。

  首先,拜登发出进攻姿态之后,先是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国际专家组成员、非营利性研究机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发声:“中国已成为这一阴谋论的受害者,美国情报部门关于溯源问题的报告是政治性的,而非科学性的”;他对所谓“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科研人员于2019年11月患病住院”的说法,也表示:“这构不成启动大规模调查的理由,因为没有住院证据,也不清楚他们染了什么病………在病毒起源问题上人们“误解了中国人和中国政府。”

  其次,我方外交团队当时也火速做出回应,矛头毫不掩饰:再指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

  我们去年的态度很明确:要求美方向世界公布德堡基地2019及之前的全部试验秘密。

  然而,国内舆论场马上被激起连锁波澜:针对德堡基地的质疑声音正在发酵之际,某家中国民间“科普机构”竟然立刻慌不择路地给在中国犯下血债累累的日本731部队洗地……

  这是生怕人们知道日本731部队与美国德堡基地在历史上的勾连秘密吗?

  只能说拜登的经费策略确实与“抠搜”的前任特朗普不一样。

  为什么祸害世界百年之久的法西斯美国,从2020年开始如此执着于就新冠溯源问题攻击中国?

  一切都遁于一条脉络清晰、因果环扣的法西斯历史链条。

  美军的德堡基地是注定绕不过的话题,哪怕美国人已经装死了两年。

  早在2021年年初拜登确定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前夕,中国外交部就曾突然点名新冠疫情溯源,这在当时显得很具指向性。

  很显然,外交部及背后的“有关部门”是掌握核心资料的,这不需要怀疑。

  其实早在2020年的三月底,央视就已经提到了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基地,那是官媒第一次讨论该基地。

  但是注意:官媒不代表官方,彼时仍然处于犹抱琵琶的阶段。

  而事实上,我在更早之前的2020年初、武汉刚刚封城时,就质疑过新冠疫情在武汉、尤其是华南海鲜市场爆发的诸多疑点(只不过全部被夹,微博真的太过分了)。

  当时我猜疑的对象就是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实验基地。

  只不过当时实在慑于舆情汹涌(被湖北武汉班子疫情初期应对不力给弄的),我也根本扭转不过来,整个互联网的节奏都是在“起义”,哪管什么抵御美帝国主义侵略……

  但对我来说,有疑点就是有疑点,不吐不快。

  2| 无辜的华南海鲜市场

  2020年时,中国武汉前期41例初始感染者,有14人并不具备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华南海鲜市场乃至中国,是否为疫情的「发源地」,我想无需多言。

  2021年6月发布的《世卫新冠溯源研究:中国部分》已经明晰:“2019年12月在更广泛社区内的传播可以解释与中国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病例,另外存在与该市场无关的早期病例,这可以表明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的发源地。”

  2020年初时,管轶声称的中间宿主“马来穿山甲”,并非中国大陆境内特产,且那个时候的伊朗更是几乎就没有蝙蝠与穿山甲的存在,却也疫情蔓延。

  谭赛德毫不掩饰:“伊朗的新冠,与中国(武汉)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被人忽视的是,就在当时,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司令侯赛因·萨拉米,在伊朗南部克尔曼省的一场活动仪式上说:“今天,我们被卷入了一场生物战争中,而国家将以坚定、团结和稳定铺就这条艰难的道路……如果新冠病毒被证明是针对中国和伊朗的生物武器,那么这个阴谋将让策划者自食其果……即使是面对新冠病毒的战斗,这病毒有可能是美国生物战的产物,我们也将取得胜利。”

  据公开研究成果,新冠病毒与蝙蝠病毒RaTG13之间不存在时间进化关系,其时间进化信号呈负相关,倒是同CoVZC45、SARS冠毒存在着明显的正性时间进化信号——不过,新冠病毒与蝙蝠病毒CoVZC45之间,又仅有87.5%的相似度。

  这已经向世人告知:蝙蝠、华南海鲜市场、湖北武汉、中国……统统只是背锅,且是以受害者的身份。

  还记得2003年SARS(非典)和2012年MERS吗,它们从天然宿主到中间宿主再到人体的全套传播途径,至今没有权威公开,也可能永远不会公开。

  当然,以上仍属追踪已知病毒的发源和扩散,至于新冠病毒是否为“人为制造”,则不得而知。

  不论客观还是主观,中国大陆作为本次全球性新冠肺炎的全球第一个严重灾区,遭受伤害已是客观事实。

  很多问题都值得深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以蜱虫为传播媒介的莱姆病,是怎么来的?肆虐欧洲的口蹄疫病毒又是怎么来的?著名的“马尔堡出血热”的孪生兄弟“猴子病毒”又是从哪个实验室研发出来的?

  提到猴子病毒,也就是令非洲人民闻风丧胆的埃博拉疫情,不得不再说一件事:整整两年半前,华裔病毒专家邱香果博士与其夫程克定博士,被加拿大情报机构(注意,是情报机构而不是警方)从加拿大P4实验室带走软禁。

  并且的,二人抗击埃博拉病毒的工程被中断,其成果——中和所有埃博拉病毒的单克隆抗体FVM04和CA45——不出意外也被默克实验室(Merck)窃取,用以在非洲继续自导自演、赚取利润和控制非洲。

  说到埃博拉,给一些时间点:

  2018年3月21号,非洲自贸区协议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签署,定于2018年5月30号启动;

  2018年5月16日,就在启动前半个月,刚果金西南部城市姆班达卡发现首起埃博拉病例;

  2019年7月9号,第12届非洲联盟自由贸易区特别峰会正式宣布非洲大陆自贸区成立,然而8天后,世卫组织紧急宣布,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已成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病毒开始向邻国扩散……

  都是巧合吗?

  为什么是刚果金?因为这个国家是中国经略非洲、中非自贸区的中心国家,从刚果金出发,埃博拉病毒可以蔓延至整座非洲大陆。

  2014年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一个非洲大陆的民间卫生事件,为何我解放军会从头到尾的关注?

  人民英雄陈薇院士曾直言不讳:“别看非洲离我们远,埃博拉想传到中国来,也就一个航班的事儿。”

  有些人看不到,但我们的解放军看得很清楚:2014年美国向非洲派出的救援队伍根本不是什么“医疗人员”,而是货真价实的美国大兵。

  说回邱香果博士。

  其实从中国本土新冠疫情战争的角度看,比她更重要的或许是她的丈夫程克定博士,因为程博士的研究领域才是冠状病毒、SARS、大肠杆菌感染和艾滋感染。

  俘虏程克定、邱香果夫妇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切断其与国内武汉方面的研究交流。

  为什么2019年武汉会中招,除了地理位置比十六年前的广州更利于病毒辐射全中国(可看做刚果金在非洲的位置),更重要的攻击目标就是武汉P4实验室。

  当前除了武汉P4,其他国家的 P4全部受制于西方资本。

  就在2020年1月24日的除夕,外媒的舆论机器已经开动,宣称“中国特工从加拿大窃取冠状病毒、带回武汉、研制武器攻击西方”………

  舆论战的目标显而易见,兵锋直指武汉P4。墙内墙外新闻火炮配合进攻,前期造谣泄露病毒,后期鼓噪防治不力……

  再说一件事儿:2018年3月,印度爆发“尼巴”病毒,其致死率比1998年马来西亚的尼巴病毒提高了35%。

  其时,印度总理莫迪深夜访问武汉。之所以选择武汉,就是因为武汉刚刚落成P4实验室。

  尼巴是在生化实验室中提纯毒株毒性打造出的新病毒,拥有能够处理这种高危病毒的只有P4等级的实验室。1999年,美国农业部将普拉姆实验室级别提高到P4,其之一目的就是为了研究刚从马来西亚获取的尼巴。

  而1999年爆发尼巴病毒的马来西亚正好有一座五角大楼建立的生化实验室……感兴趣的可以再看一看,印度从那之后对某国的“印太战略”都多么的听话、主令仆从。

  包括前几年,俄罗斯国防部斩获的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建造卢加尔实验室、进行生物武器试验的行径,也将俄罗斯近些年饱受困扰的猪瘟疫情(嗯哼,猪瘟,你想到了啥?)揭开了盖子。

  总之,武汉P4实验室,无疑已经成了某些国家的眼中钉。

  3| 武汉军运会

  从历史和地缘的视角,不妨去看一看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纽约普拉姆岛实验室和里斯姆岛实验室——前者的启动数据来源,是日本法西斯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他用病毒报告,换取了麦克阿瑟的保命),后两者的启动数据来源,则是纳粹法西斯病毒头目埃里希·特劳布。

  而这其中,早在新冠病毒出现的半年前,2019年8月,美政府强制关闭了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当时该实验室发表声明称,某国CDC于7月份发布“关停命令”, 理由是该中心并没有“足够完善的系统对其最高安全等级实验室的废水进行净化”。

  德里特克堡实验室被暂停的研究涉及某些毒素,以及被称为“选择分子”(Select Agent)某种细菌,美国那时就已确定这些细菌“有可能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

  同时,美国已有研究者发现了美国病例里的新冠病毒“存在人工元素”,却没有就此给出解释。

  很多人不知的是,昔日纳粹的病毒实验资金来源,其实正是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甚至美国本就在二战爆发前是德国之外最大的纳粹活动国,“西格弗里德”俱乐部了解一下?

  二战之后也不过几年的光景,1952年6月,美国军方联合战略计划委员会就忍不住提交给参谋长联席会议《关于生物战争政策和指令的陈述》,特别强调该国应该利用生物武器、以秘密战争的方式对敌方平民进行隐秘伤害:“生物武器最有吸引力和最有效的方式可能是在秘密的军事行动方面。在敌人后方活动的特工人员或游击队,可以把少量的生物媒介准确地投放在能够产生最大效果的地方,这是一种极有杀伤力的方式。秘密使用的另一个好处是,以这种方式使用生物武器其结果很难与疾病的自然爆发相区别,因此可再正式军事行动之前使用,以削弱敌人实力。”

  从朝鲜战争开始,他们也一直是这么做的,细菌专家弗兰克·奥森“被自杀”的真相,FBI公开过吗?

  希望大家能记住,七十余年前我军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的抗美援朝,这场战争的的惨烈程度绝对是教科书上描写的十倍!

  直到2010年7月2日,美国白宫发布了由其时任总统签署的行政命令:“优化控制BSAT行动部署”,这是该国第二次生物国防计划。

  BSAT,即“Biological Select Agents and Toxins”,特定生物制剂和生物毒素。

  至2010-2011财政年,美国生物防御预算已逾六百亿美元,比前九年570亿美元的总和还要多。

  对了,就在二十二年前,相比于昔日尼克松在签署《日内瓦议定书》时的狡黠(反向迫使苏联等国停滞化武研发),小布什公开抵制《生物武器公约》、维护研制生物武器自由的狰狞,倒是显得豪横跋扈多了。

  说到这里,2019年的军运会就成了舆论主角。

  根据南医大的论文分析,以2020年1月23日作为0时间,以天为单位推算病毒最近共同祖先时间,发现病毒平均时间为73天前,即2019 年11月10日,95%置信区间为38.9-119.3 天。

  即病毒出现时间为2019年9月23日至2019年12月15日之间——武汉军运会的举办时间(10月18日-27日)恰好位于其中。

  事实证明,这场席卷全球的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共卫生灾难,美国逃脱不了干系,武汉军运会,更是疑点重重。

  就在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被掩人耳目关闭的三个月后,中国武汉,军运会开幕,从不参加军运会的美军竟然派出超过百人规模的庞大军人代表团来到武汉参赛。

  吊诡的是,美国代表团在武汉一块金牌都没有获得。

  且后据美国记者韦伯透露,美军女士官贝纳西(Maatja Benassi)曾在美军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工作过,后作为“自行车运动员”来到武汉参赛。

  比赛期间,有五名美军士兵“发热”,被送往武汉金银潭医院治疗,当时诊断为疟疾,又被运回美国。

  结果不久后,这五人被美方宣布死翘翘了!

  两个月后,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

  再两个月后,能治疗疟疾的氯喹被发现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4| 特朗普的阳谋

  2020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被拍到,他偷偷地将演讲稿上的新冠病毒私改成“中/国/病/毒”

  那时,美国尚未遭遇新冠强烈的反噬,而特朗普为什么会如此火急火燎、非要将自己其实心知肚明从哪里来的新冠病毒命名为“中/国/病/毒”呢?

  以及彼时前期,包括特朗普幕僚在内的多人也都使用所谓“武/汉/病/毒”的污蔑名称,原因何所?

  这条线是一直铺开的。

  从2020年1月初动用无人机恐怖袭击伊朗军魁卡西姆·苏莱曼尼(遭民主党弹劾后的反击)到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战时状态,直至在美股历史性震荡的关头、把近乎控制不住的疫情的矛头转向中国——特朗普2020年年初的一切动作都是为了大选。

  在那次近乎直接向伊朗政府、伊朗人民宣战之前,美国已经有三次在挑衅、激怒伊朗之举,目的就是要引爆火药桶,从而得以在油价、股市、美元杠杆、售卖军火、拖俄罗斯下水等多个方面,吸血利益。

  第一次是2019年6月13日,挪威船只Front Altair号和日本船只国华勇气号在阿曼海遇袭、爆炸,蓬佩奥在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的情况下,一口咬定伊朗应该对阿曼湾袭击负责(有没有点当年污蔑咱银河号的味道?)

  第二次是该事发生三个月后,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设施遭到7枚巡航导弹和18架无人机袭击,一度引发沙特和伊朗这对中东双雄的直接战争(这仗绝对打不得,什叶派之弧的搭建不容易,一旦受损后患无穷)。

  第三次是再一个月后,2019年10月11日,伊朗一艘油轮在沙特港口城市吉达附近爆炸,伊朗石油部官方表示爆炸原因是遭到了“恐怖袭击”,两枚来自沙特方向的导弹直接命中了船体。

  特朗普那三次对伊朗方面赤裸裸的挑衅,就是为了把伊朗拖进战争泥潭。

  可惜,统视大局的伊朗人压根没搭理老川,不接茬。

  但是局势在老川遭到民主党弹劾后发生了剧变,这也是他当时不得不硬着头皮向伊朗宣战、以转移国内矛盾视线的最根本原因。

  哪怕特朗普在弹劾危机中还有参议院可以抱,但是连任危机其实已经肉眼可见。

  那个时候通过发动一场对外的精确打击,结合之前对巴格达迪的暗杀(抄2011奥巴马杀本拉登助力大选的作业),川皇的民调貌似还有回升可能。

  然而,让老川想不到的是,一场势如破竹的新冠疫情彻底毁了他所有的政治梦想。

  5| 为什么是赵立坚

  当中国的赵立坚——这个东方外交新锐势力主动在外域正面向美国开火之后,其实除了硬着头皮地迎战、厚着脸皮地污蔑“中/国/病/毒”,特朗普2020年也别无他路。

  那个时候中俄双方领袖刚刚通完话、公开明示要共同作战、共同寻找毒源,目标所指很清晰。

  回想四年前,俄罗斯国防部追寻到俄境内猪瘟的源头——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建造的卢加尔实验室,那次就有中国的帮忙。

  2020年中国的武汉相似地被伤,俄罗斯自然没理由不相助。

  所以你说特朗谱能不急吗?这病毒必须姓中国,恶人必须先告状。

  这是在当时美国防疫压力越来越大、社会各阶层内压逐渐饱和爆炸的情况下,唯一一个可以倾斜压力的方向。

  以上是短期的特朗普个人利益。

  而从过去的历史和未来的长远来看,这种全球性卫生灾难的爆发,对于领导级别(至少是区域领袖)的大国而言也是机遇。

  因为,这将是对灾难置罪权和灾源解释权的争夺——说白了,讨论争辩“谁才是全人类救世主”和“谁才是全人类公敌”的话语权问题。

  这东西对无意争霸的中国而言也许没所谓,但对于美国则是命根子的存在。

  因为,这将直接关系到美国领导世界、奴役世界的「合法性」,是其霸权主义合法化、沙文主义正义化最为重要的精神支撑和利益底线。

  以文化层面为例,美军和五角大楼从上世纪就源源不断资助好莱坞拍摄“美式超级英雄保卫地球、拯救人类”的大片、甚至不惜直接拨款、借出军事基地用于拍摄,目的只有一个:在舆论上打造“美国是人类大家长、地球保护者”的政治形象,配合其全球化行动,进而使他将航母舰群和各种美式文化、美式价值观开赴全球各个地缘要地,提供法理支持。

  由此,其也得以将世界各地“人权”的定义无限制地拔高,以致高于几乎所有“敌对国家”的主权:苏联,中国,古巴,伊朗,伊拉克,南斯拉夫,阿富汗,朝鲜,越南、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委内瑞拉……

  因而这一次,一向温良恭俭让的我们,从2020年到现在也会对病毒命名和毒源问题极度的在意、敏感。

  很多东西都能“忍一时风平浪静”,但新冠病毒溯源绝对不容许任何偏差,这直接涉及中国人以如何姿态站立在国际舞台。

  过往美方谣责我们各类“人权”问题,其实中国是不在意的,因为只需将事实搬出即可,从所谓“新疆ji中营”到“武汉方舱ji中营”,几个视频一拍,美谣即破。

  但是这次不同,病毒溯源工作的周期漫长且难度颇巨,在事实上是存在一定“扯皮不清”风险的。

  所以此时,舆论战就显得格外重要。

  如若放纵美方开动其国内和遍布各国亲美派手中的舆论机器、将病毒源头指向中国、甚至直接在病毒名称上绑架中国,那么对于中国在灾后重建的国际社会中的立足形象,会造成深远破坏。

  不论我们国内压制疫情蔓延工作做得多么出色,乃至还友善好心地援助了多少个国家、输出了多少先进有效的抗疫经验——统统都会被美方污蔑成“赎罪”!

  这就会让我们在各个领域的国际交流、交锋中,处在天然的原罪化地位,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如是历史当口,2020年赵立坚横空出世,被推上了前台。一改往日中国外交的风格。

  赵发言人曾驻巴基斯坦受到美国的“批评”,属于美国佬记在小本本上的人物。

  结果从2020年新冠疫情的舆论战开始,赵立坚于国家的支持下对美帝国主义火力全开,震动四方。

  赵同志的上台可看做是国家决意参战的标志结合去年夏天的中央就外宣工作的集体学习会议,很多改变,你我心均了然。

  6| 盖子该揭开了

  2019年7月,美国东部飓风造成了著名的普拉姆岛实验室病毒泄漏,已经让外界猜想:是否间接促使新冠病毒在2019年下半年的变异和扩散?

  事实证明,在美国疫情大爆炸之中,纽约早已经成为超级暴风眼,其毗邻的新泽西州阳性率也一度达到恐怖的86%,这还是在无法做到大面积检测的情况下。

  此番疑局,从特朗普到拜登,和白宫方面根本不敢回应,他们能做的只有不厌其烦地甩锅“武/汉/病/毒”、“中国实验室泄露”……

  但是日本筑波大学博士福岛淳早在Facebook发布消息,他从2019年8月患病的患者血清中发现新冠病毒抗体,新冠病毒早于2019年8月就进入日本,并于2019年秋天在日本蔓延。

  同时,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的研究也表明,在2019年夏季时,新冠病毒就已经在意大利境内发生传播。

  而法国《世界报》网站也报道:新冠病毒可能从2019年11月起就已在法国传播(以皮埃尔-路易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研究所所长法布里斯·卡拉教授为首的研究人员开展的特别研究)。

  去年3月,德国媒体根据研究结果发了一篇新闻:《新型冠状病毒:进一步证据表明病毒源自美国》,当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也承认这事实:“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尤其值得作为案据的,2019年7月美国弗吉尼亚州一个叫“绿色春天”的退休人员社区里,爆发了一种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致命性疾病。

  当时有病症的人多达五十四人,其中两人死亡。具体患者的病症表现,从剧烈咳嗽到肺炎都有——病症与新冠肺炎高度相似,是关于德特里克堡病毒泄露的直接证据。

  且就在德特里克堡基地关闭不久后,附近地区还暴发了莫名其妙的“电子烟疾病”,其患者的肺部CT与新冠肺炎的CT高度一致。

  紧随其后的就是2019年11月美国军方突然下令临时关闭了德特里克堡的美军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

  更加无法掩藏的,是2019年美国政府连续两次举行的病毒大演习,其设置与中国武汉突发疫情高度相似。

  第一次为2019年1月至8月,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进行的名为“赤色传染”(Crimson Contagion)的病毒推演;

  第二次是2019年10月18日,约翰·霍普金斯卫生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和比尔盖茨基金会合作,于纽约举办了代号为“Event 201”的大流行演习。

  更诡异的,美国情报部门竟然对中国武汉爆发疫情未卜先知!

  早在2019年11月时,美国医学情报中心就向五角大楼和白宫发布了警告:“中国武汉将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流行!”

  而那个时间,武汉军运会热度正憨。

  一切都在指向美国法西斯,中国武汉正在脱离镁光灯。

  7| 历史上的斑斑劣迹

  其实回看历史,脉络与逻辑就能浮出水面。

  1948年4月,美国国会通过48-496公共法案,这一法案成为建立普拉姆岛实验室的大纲。

  其指导意见如下:在美国国内进行口蹄疫和其他动物疾病研究,该实验室必须满足以下条件:使得活性口蹄疫病毒无法进入美国大陆,实验室必须建立在离岸岛屿上,与大陆有深水域隔离,水域不得有任何隧道与大陆相连。

  1952年,美国根据该法案将生化实验室选址在普拉姆岛。

  同时,普拉姆岛生物武器实验的五个绝密计划得以通过,分别是4-11-02-051— 4-11-02-055,涉及口蹄疫、裂谷热以及各种外国疾病,其中的4-11-02-053研究的就是HHV-6A病毒。

  普拉姆岛病毒实验室的创始人之一,就是昔日纳粹德国的病毒专家、在欧洲至少杀害超过百万人的埃里希·特劳布

  这个之前写过,美国财阀的招募法理性,本就来源于他们对纳粹政权的培育孵化、妄图利用纳粹来毁灭人类。

  特劳布在战后被美国人请去马里兰州,配合日本法西斯病毒头目、731部队部长石井四郎,共同为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服务、直接逃脱了纽伦堡大审判。

  这就引出了为什么去年中国国内会有汉奸替日本731部队洗地!

  那帮汉奸所洗的真的仅仅是731部队吗?他效忠的真正主子、也是日本人的真正主子真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吗?

  是美帝国主义!

  以石井四郎的人体研究为数据基础,美国军方在战后开发了昆虫作战设施,并最初制定了用昆虫生物武器攻击苏联的计划。

  不过由于国际舆论优势和外交霸权,这则丑闻并未在世界蔓延。

  早在1956年的《美国陆军操作手册》中就已指出:“生武和化武是美国军事战略不可或缺的部分,没有任何限制,且国会已授予军事‘第一打击’使用权”。

  1959年,美国国会试图取消“先发制人权”,但被白宫成功阻止。

  阻止的当然不是白宫,而是白宫背后的“深层政府”,之前写过的。

  特别是在那一时期,苏联已开发出原子弹,且化学武器同样位于世界精尖,因而美国核武和化武的威慑力大大下降。

  此时生物武器的重要性开始凸显。

  60年代,美国研发生武的预算从7500万美元一路飞驰到3.5亿美元,这完全是不计成本的做派。

  纳粹法西斯和日本法西斯的病毒余孽,协助美帝建立了普拉姆岛细菌战动物疾病实验室、谋求在亚非拉推行人种灭绝。

  但由于冷战中苏联和中国维持着强力均势,同时国际人道主义运动、人权运动兴起,美国在20世纪后期逐渐由第一代生物武器过渡到第二代生物武器(即基因武器),开始用隐性的疫苗取代病毒。

  推行人口灭绝的计划,从未停止过。想想,肯尼迪是怎么死的。

  当年不知死活的肯尼迪上台后,对美国生物武器灭绝计划进行了限制和压制。他甫一上任就联大讲话中说,“人类的职责是铲除核武器”。

  1963年10月,美军备控制和裁军机构主任威廉·福斯特,向肯尼迪建议进行“跨机构的生物武器政策审查”,这一提议得到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乔治·邦迪的同意。

  然而,仅仅十天后,正当这个对美国生武计划进行控制削减的组织呼之欲出时,肯尼迪竟然在达拉斯遇刺身亡……

  财阀扶持的新代理人,林登·约翰逊,旋即就任第36任美国总统。

  到1974年,基辛格被正式授权,起草了《美国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NSSM-200》)

  在基辛格发布秘密报告一年后,1975年,美国携苏联等国正式加入《禁止生物武器公约》。

  现在回过头看,这个公约本身就是个陷阱:从一开始公约内容中就没有(直到今天仍没有)禁止遗传工程技术、基因工程技术研究开发的限制款目——这等于是从缔约伊始,美国就在给别国捆绑手脚的同时,却给自己留了一个口子。

  在那之前,核武和化武两个领域,美国在上世纪60、70年代本就已不占霸主地位,苏联的存在让美国甚至恨不得核武器这种玩意在地球上消失!

  这和他二十年前在广岛长崎向斯大林耀武扬威的凛凛雄姿,已是云泥之别。

  从《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生效后开始,苏联的第二代生物武器(即基因武器)就发展缓慢,八十年代后期由于苏共高层西化,更是基本处于停滞。

  但美国则始终马不停蹄地在发展基因武器!

  1973年,赫伯特·博耶等人创立了DNA重组技术;1976年,美国基因工程进入技术开发阶段,并生产了人工胰岛素、生长激素和干扰素等一批特效新药。

  曾经逃脱克格勃追捕、叛逃英国的苏联生武专家凯恩·阿里贝科曾作证:“苏共并不相信尼克松在1975年的缔约说辞,哪怕美国下令销毁其庞大的生武库,但苏共高层依然认为美国只是为了掩藏其他活动。”

  当然了,能迸发出阴谋、能留出口子、能先人一步开发杀伤力更大的武器,根本原因还是美国在二战后吸纳了几乎全欧洲最顶尖的专家,甚至包括中国与日本的。

  这也使得美国战后各领域的技术革命进程,飞速领先世界,其中当然也包括化武、生武领域。

  8| 基因窃取与生物战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哈克斯索尔上校,曾在上世纪80年代放过风:“由于有了基因工程技术,实际上已几乎不可能判定某个国家是否遵守或违反《禁止生物公约》。”

  更不要提美国在2001年直接退出了《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宣布启动“布萨林计划”,以防御的名义公开研发化学、病毒细菌和基因武器。

  奥巴马时期则公开启动“布萨林2”,投入更多资金开发生物基因武器。

  直到川皇当选、后在2018年9月18日发布首份国家生物系统性战略指导文件《国家生物防御战略》,名义是防御,实则更大规模开发基因武器。

  这种境况造成的最严重的全球性危局,就是美国开始肆无忌惮地在世界各地窃取不同国家、人种的基因血样。

  1998年以前,中国对古人骨的基因研究还未开始,美国一些机构就已通过各种渠道、采取资助合作方式,将一些中国境内出土的古人骨运往美国进行DNA提取、扩增、测序、对比研究,以此来研究中国古人类基因与现代人基因的一致性和差异性。

  1996年7月,美国《科学》杂志报道,哈佛大学的“群体遗传研究计划”当时在中国的血样采集就已达到2亿人次规模。

  六年后,2002年的3月,哈佛大学公布的在中国安徽省境内总共进行的基因研究项目达到15个,包括哮喘病、高血压、肥胖症、糖尿病、骨殖疏松等。

  这其中有多少血样到了美国,至今未知。

  美国军事力量是服务于美国“深宫”金融洗劫的,因而弑人效率和控制力度远超核武器的生物武器,又嵌入于美国的军事工程。

  当前,美国是全球拥有生物安全最高等级BSL-4实验室最多的国家,占全球比例是48.15%——这并不奇怪,根据今年斯德哥尔摩研究所公布的2019年全球军费数据:全球1.9173万亿美元,美国7320亿美元,美占比达到38%。

  就这,中国某些愣货还阴阳怪气“中国穷兵黩武”。

  眼下,仅美国疾控中心(CDC)就拥有1700多名科学家,在美国200多个尖端实验室中工作,从亚特兰大到斯波坎,科林斯堡,辛辛那提,匹兹堡,摩根敦,安克雷奇和圣胡安。

  美国国土安全部(DHS)、科学技术局(S&T)、国家实验室办公室(ONL)管理着六个DHS实验室,其中有四个正是与生物武器开放相关:位于马里兰州阿伯丁试验场的化学安全分析中心、位于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的国家生物防御分析与对策中心、位于纽约州的梅花岛动物疾病中心、位于堪萨斯州曼哈顿的美国国家生物和农业防御设施。

  9| 看不见的黑影

  有一点需要在最后说明,我们以及这个世界的敌人,看似是“美国”,但是这个“美国”指的是所有美国的要素吗?

  当然不,而是美国背后的财阀深宫,即影子政府。

  至于美国人民,那是需要被解放、被争取、被启智的。

  除了1941年小罗斯福自导自演珍珠港、致3000名太平洋舰队官兵性命于不顾(见C· A·比尔德在《罗斯福总统与 1941 年战争的来临》 一书),财阀视美国人民生命为蝼蚁,历史上何止一次两次?

  所谓911事件的小布什,演技如何?

  所谓“反恐”、“手刃本拉登”的奥观海,演技如何?

  拉登在美国的待遇可是英雄般的海葬。

  包括普拉姆岛在内的美国各大实验室病毒泄露又有多少次了?

  仅1991年的普拉姆岛病毒外泄事件,就让上百名参与抢险的员工饱受终身病痛折磨(然而他们竟然在抢救后被美国农业部解雇!)

  分析世界,一定要从阶级的角度,切莫陷入种族论。

  下图,美国海外部分军事基地布局。

  下图,美国海外部分实验基地布局。

  再说一个国家:哈萨克斯坦。

  2019年4月时,《病毒》杂志(2019, 11, 356, doi:10.3390v1140356)曾公布过美国和哈萨克斯坦两国专家团队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毒株的成果,其宿主是当地蝙蝠。

  美国国防部当时在阿拉木图专项实验室的KZ-33项目框架内,完成了研究工作(《热带医学与传染病》,2019,4,136,doi:10.3390/《热带医学》 4040136),项目由来自美国久克大学的斯米特教授领导,他与美国卫生部疾控中心和国家卫生研究所关系密切。

  后据哈萨克斯坦媒体报道,大约半年之后,美国人向实验室运来了携带冠状病毒的生物样本——“在分子水平上它们与两年前实验室研究的毒株完全一致,据观察,这段时间并未离开中央专项实验室。这是美国疾控中心专家培训哈萨克斯坦流行病医生最后阶段框架内的联合工作”。

  根据公开的来源(《病毒》,2019年第2页),2017年4-5月,美国就已经进行了上述冠状病毒研究,2017年研究的病毒类型和COVID-19,均属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

  2020年5月底,哈萨克斯坦Ehonews.kz网站还报道,美国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生物实验室进行了“不透明的研究”,而经费来自于五角大楼。

  该实验室的研究项目是在美国国防部下属国防威胁降低局(Defense Threat Reduction Agency)的KZ-33项目资助框架下进行的。

  报道还指出,位于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的生态安全问题研究所还注意到,根据官方出版物和科研论文的发表内容,该研究所从2017年就开始对某些类型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

  同时,该实验室的“透明性”存在严重问题。如2019年6月在阿拉木图举行的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外长会议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正式询问是否允许俄罗斯作为观察员、了解该美国军事生物实验室的活动,但他至今未收到美国方面的答复。

  然后,2020年7月初,哈萨克斯坦出现不明原因肺炎……

  有人问:哈萨克斯坦难道没有对美帝进行过反抗吗?特别是他毗邻中国和俄罗斯……

  当然有!哈萨克斯坦前国防部副部长托古索夫,就是最早反对美国生物实验室的人之一。他在2020年夏天向俄罗斯提供了美军进行致命病毒实验的材料,并表示:“我们就像实验用的猴子,我们的领土成为五角大楼测试新病毒的天然试验场。”

  结果,他死了!………

  来看一眼哈萨克斯坦的地缘位置,你就懂了。

  请注意,在“环中国/俄罗斯带”上现在又多了一个美帝国主义的仆从国:刚刚加入MCC协议的尼泊尔

  未来,我们可能需要密切关注尼泊尔境内的生物实验动向了。

  10| 养蛊的目的

  美国人为制造「公敌」、再引诱「公敌」进攻自己、进而让自己大摇大摆地出场剿灭「公敌」、以致成为“拯救人类的灯塔”——不得不提德国和日本。

  这两个经济大国、特别是德国在历史上还同时是一个思想大国,但为什么他俩死活进入不了现代国际政治的最高圈层、成不了“五大流氓”的流氓圈?

  就是因为他们曾经成为过「人类公敌」:法西斯。

  二战后,德第三帝国和日军国主义的被覆灭、被瓜分、被阉解,从心理上宣告了德日两国作为文明国家的死亡,这是现在“美属德国”、“美属日本”不得不反华的深层原因。

  发动世界大战继而战败,让德日天然以政治小国、负罪巨人的姿态,跪行在世界政治舞台。

  这两个国家,是被政治阉割的巨兽,法统性的层面几乎与韩国(南朝鲜)等同。

  可以说,新冠肺炎是继纳粹和恐怖主义(以基地、ISIS为代表)之后,又一次出现的“全人类公敌”、“星球灾难”式的世界性危机。

  那么,既然是全人类的敌人,谁能站出来抵御且胜之,谁就是人类老大。

  同时,谁若是被证明为毒源始者,谁就是人类罪人——中美双方在毒源问题上较上劲,实际就是对各自生存脸面的捍卫。

  由此可会,舆论战啊舆论战,它是多么的重要。

  七十五年前的全体性世界战役,即二战,美国悠悠然摘了桃子、并在现实利益和精神洗脑两个层面,双双成为战后大赢家,抢夺了“反法西斯领导者”的王冠。

  他依靠的,就是舆论席卷。

  然而在光伟正和舆论胜利的背后,美国人及其在各国收买的美狗带路党,不会告诉你:

  昔日德国纳粹的病毒实验资金来源,正是美国的洛克菲勒基金会,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约瑟夫·门格勒早先就效力于洛克菲勒的优生项目;

  德国纳粹的种族优生学说,如1935年的《纽伦堡法案》,其法理依据就是照抄美国弗吉尼亚1924年颁布的《种族完整法》;

  在二战爆发前,美国是德国之外最大的纳粹活动国,“西格弗里德”俱乐部、纽约“新德国之友”和弗里兹·库恩的“德美同盟” 了解一下;

  早在1920年,美国影子总统摩根,指派美国战略情报局(OSS)创始人多诺凡,前往德国面见希特勒,为此后通过摩根财团、洛克菲勒、福特、曼哈顿银行集团等向希特勒贡献3200万美金政治献金,埋下基础;

  1924年,以美国银行的查尔斯道斯为首的委员会推出“道斯计划”,1924-1928四年内总计8亿美元贷款流向德国,助其偿还凡尔赛条约赔款;至1933年,通过华尔街财团经手流入德国的贷款总额为330亿马克,直接推动纳粹的壮大;

  1933到1939年,即纳粹的战争筹备期,美国杜邦财团、洛克菲勒、美孚石油、摩根财团、福特公司争先恐后与希特勒签下巨额战略原料和军工项目订单。仅飞机一项,1934年美对德的出口就比1933年增加不止5倍;1933到1939年间,在纳粹军事机构中营业的美国公司超过60家;

  战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纽约普拉姆岛实验室和里斯姆岛实验室瞬而崛起的秘密,前文已述了。

  除了欧洲战场的纳粹,东亚战场的日本法西斯也享受着美国的资金援助。

  从1931年到1932年底,美国向日本出售了达1.81亿美元的军火。

  到1936年,日本陆军提出应付未来对苏、对华战争的耗资巨大的“六年作战准备计划(1937-1942)”,美国认为该计划是针对苏联,于是福特为日本提供现代化冶金技术,洛克菲勒帮助日本建立新式电气工业,梅隆财团帮助日本飞机制造业的进一步现代化……

  据美国政府统计,至1937年,日本进口的战略物资中,有54.4%来自美国:92.9%的铜、91.2%的汽车及零件、60.5%的油料、59.7%的废钢铁、48.5%的各种机械和发动机、41.6%的铸铁全部进口美国。

  1938年5月4日,在洛杉矶五千人集会上,美国议员司克脱说:“请大家注意,日本目前在中国杀死一百万人的时候,有五十四万四千是美国资本作为帮凶而杀死的。”

  百年轮回,从孵化法西斯,到孵化ISIS,再到孵化新冠病毒疫情,美国的资本不停地在制造着“人类公敌”,继而再油头粉面地登场、去打败这个敌人,最后籍此成为“人类大救星”………

  他们一直是这么玩的。

  2015年,美国无党派组织judicial watch曝光文件,指出2012年9月美国中情局、五角大楼就已经获悉ISIS将会于两年之内扩张到伊拉克、叙利亚,建立坐拥大片石油资源和军工基地的所谓哈里发国。

  然而,美国方面无动于衷,他正巴不得借助ISIS之手灭掉叙利亚、将触手插入俄罗斯的势力腹地。

  并且,麦凯恩偷偷会见ISIS头目巴格达迪和ISIS著名刽子手哈立德·哈马德的铁证也早就让美帝暗中扶持恐怖组织于全世界人民眼皮底下坐实。

  整理逻辑而论,美国百年来不断地“养蛊”,其目的自然是通过殖民扩张(硬则军事占领,软则颜色革命)来达到奴役下游民族、永葆美元金融吸血体系的安全。

  同时,掩盖其立国不正、建国法统性存疑(杀戮印第安人)的历史污点。

  很多人都知道“天赋人权”,但少有人知道美国在建国初期、在杀光印第安人攫取土地之后,仍感到领土不足而发明的“天赋疆土”信念,路易斯安那等大批土地无不循此夺来。

  这背后的实质是美国建国立权「法理性」的缺失。

  因而,能够拿来遮掩的就只有军事威慑和彰功洗脑。

  只不过这一场在互联网大发展下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美国还能否继续欺骗全世界,已是难说。

  除却今天信息发达的因素,中国本身在抗疫作战中的制度优势、以及后续的援助行为,根本不是美方仅凭舆论攻击便能抹煞、便能离间中日/中韩/中欧之间纽带的了。

  正如二战真正的人类领导者、盟军攻坚者,究竟是谁,我想“饮弹自尽”的希特勒最有资格给出答案。

  为啥打双引号,嗯哼,因为严谨。

  不论美国如何粉饰自己,也不论一帮老欧洲在诺曼底纪念日上如何恶心俄罗斯(不邀请普京),全世界的历史教科书上都没法回避1945年伊斯梅洛夫将苏联红旗插上德国国会大厦的那张图片——是苏联红军以牺牲2700万人的代价领导欧洲打败了纳粹,不是你丢盔卸甲的敦刻尔克,也不是你摘桃子的诺曼底。

  哪怕您电影拍得再好看、再悲壮,历史就是历史,谎言遮蔽不了阳光。

  今天的西方舆论集团不断地洗刷、更新、扭曲二战史观,将敦刻尔克大撤退和诺曼底登陆——这俩一个是丢盔卸甲的怂逃、一个是在苏军于东线孤立支撑三年的情况下在西线的摘桃子,捧吹得无尚光荣。

  目的只有一个:恨不得把苏联逐出二战历史,将整个欧洲战场的胜利归结为西欧那帮老牌菜鸡的“功劳”。

  2019年在英国朴茨茅斯的诺曼底登陆战75周年纪念,德国人都能参加,普京却被拒之门外;且就在纪念会议召开3天前,朱可夫元帅的雕像在乌克兰被一帮亲纳粹分子砸毁,欧洲媒体集体沉默,仿佛朱可夫与基辅解放、乌克兰解放毫无关系。

  当年孵化纳粹,既是为了打击红色苏联,也为了打击欧洲老牌资国(英法);

  当年孵化基地和ISIS,既是为了捅苏联(俄罗斯)的腚眼(阿富汗、叙利亚、伊拉克),也是为了大卖军火、制造难民西流、搅乱欧洲;

  今天孵化新冠疫情,目的同样无需多言。

  2019年爆发的新冠肺炎,等待历史揭开盖子吧。

  三次制造人类公敌,第一次让美国一跃成为地球霸主,那是登基的钟声;第二次让美国开始走向衰落,并给了中俄伊三国十年之久的黄金发展期。

  第三次即今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确实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英国在脱欧、分裂西欧,德国在欧洲抢劫、拦物资,法国和西班牙在琢磨资本国有化……

  欧洲撕裂的背后,是美欧分离、是特朗普此前一而再再而三减卸欧洲防务责任的结果,这种与二战后美国待欧洲如己出的水浓于血,已为天翻地覆。

  

  想起一则前年的新闻,必须提一下。

  2020年2月8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朝鲁吐镇居民满某,在短视频平台发表名“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是美国向中国使用病毒基因武器造成的”的言论,然后……然后他被抓了!

  科左后旗公安局当时给予该男子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

  这也新闻当时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让一帮公知和美分陷入狂欢,对一切质疑美帝国主义的声音大加挞伐、疯狂嘲讽。

  然而,如今回看,内蒙警方是不是应该重新审视一番两年前那则案件的事实判断与惩处量级?“美帝武器说”,真的可以那么轻易地就被定为“谣言”吗?

  文章最后,赠这个潮起潮落的世界两句诗吧: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7. 罕见警告!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