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竖琴螺点评2015年2月6日-2月9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发布时间:2015-02-1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2月6日

  《约旦战机轰炸叙利亚IS目标》,路透社安曼2月5日电,美联社安曼2月5日电,德新社开罗2月5日电,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月4日报道,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网站2月5日报道,埃菲社华盛顿2月4日电。

  我们在约旦身上又看到了侵略者的那套强盗逻辑。原本是约旦的飞机入侵“伊斯兰国”时因故坠落,结果飞行员被俘,前不久被处死。这本来就是作战双方正常的斗争方式。然而,西方及其走狗却谴责伊斯兰国在搞恐怖主义。这就非常滑稽了。难道处死作战人员的行为也是恐怖主义的表现吗?如果这也是恐怖主义的话,那么世界上还有什么战争方式不属于恐怖主义的呢?更为荒唐的是,约旦居然无耻地把它再次空袭伊斯兰国的行为定性为“报复”。如果这个逻辑也能成立的话,那么当年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中国时所找的借口也就能够成立了。反过来可知,美国、约旦和日本帝国主义一样信奉的都是强盗逻辑。所以,打击伊斯兰国的一方也谈不上任何正义性。

  《亚努科维奇总统头衔被废除》,塔斯社基辅2月4日电。乌克兰最高拉达(议会)废除了亚努科维奇的总统头衔,由于亚努科维奇是民选总统,因此,俄联邦委员会立宪和国家建设委员会主席安德烈•克利沙斯认为,乌克兰议会此举等于承认了违宪政变的事实。之前,奥巴马已经承认美国参与了颠覆亚努科维奇政权的政变活动。

  无论是迷信依宪治国的也好,还是迷信街头政治的也好,都禁不起乌克兰危机的检验。乌克兰危机一方面证明了,迷信依宪治国者在政变面前是无能为力的,另一方面又证明了迷信街头政治者在飞机大炮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事实反复证明,真理只有一条,就是毛主席讲的,枪杆子里面出一切。建议大家好好读读《毛泽东年谱》,不要以为自己比毛主席还高明。

  《美拟与北约盟国共享武器装备》,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月4日报道。一把枪是否能够同时让两个人使用呢?当然是不可能的。那么,美国所提出的这个共享武器装备的计划又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推行美国出枪,欧盟出人,联合去侵略他国的政策吗?有可能。但,更大的可能则是美国希望借北约之手让它的盟友替美国分担购买武器的资金。而且,既然已经将这些武器定性为“美国的武器”,那么这些武器必然是要保存在美国手里的,至于美国的盟友是否能够使用这些武器,则要看美国的心情,但这些盟友肯定是要向美国军火商支付一大笔钱的。

  《专家预测英半数人口将患癌》,美国每日科学网站2月3日报道。英国能够将人口规模控制得那么好,肯定是有什么秘诀的。让贱民们患病有两个好处,一个是增加医疗开支,从而养活医疗资本集团,另一个是增加保险费用,从而养活金融资本集团。如果需要,还能让贱民们得病早死,由此达到资产阶级消灭过剩人口的目的。转基因食品就是这么一个能够达到上述两种目的的新武器。

  《挪威拟立法禁止乞讨》,西班牙《世界报》2月4日报道。挪威不愧为最讲人权的国家,不仅整天在世界上扮演人权卫士,而且在国内也特别地讲人权,以至于要判处那些给乞讨者钱的人最高一年的刑期。既然挪威政府那么讲人权,那为何不直接出台法律禁止人们饿死呢?相信,只要这个“禁止人饿死”的法律一出台,那么挪威必然不会有人出来乞讨了。这就是依法治国的榜样。

  《中国整治互联网“账号乱象”》美联社北京2月4日电,英国《独立报》网站2月5日报道。有的网友对未来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对中国当下的性质认识不清的缘故,同时也是对一个资本主义私有制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的演变规律认识不清的缘故。其实,对这一点,可以从沙俄的历史,从列宁的经历里有所了解。你们认为中国究竟会经过什么样道路才能让工农翻身呢?是辩护士们所推崇的依法治国吗?

  2月7日

  《法德寻求“全面解决”乌东冲突》,美联社莫斯科2月6日电,路透社柏林2月6日电,塔斯社莫斯科2月6日电,美联社基辅2月6日电,路透社布鲁塞尔2月6日电,俄罗斯《专家》周刊网站2月5日文章。

  奥朗德和默克尔亲自到莫斯科与普京谈判,但无论怎么谈,法德两国都不可能同意让乌克兰重新归入俄罗斯的势力范围之内,因此,法德所谓的“寻求”对俄罗斯而言则是“逼迫”。俄罗斯当然不可能接受一个亲西方的乌克兰出现在自己的西南部。因此,乌克兰的冲突是不可能解决的,更不要说“全面解决”了。

  既然如此,法德两国领导人为什么还要亲赴莫斯科呢?这当然不是在做无用功,而是在做一种政治姿态,是为了让欧盟内部的那群鸽派的和平希望彻底破灭。正所谓先礼后兵,法德两国领导人现在干的就是这件事。

  对俄罗斯而言,普京的为难之处在于俄罗斯内部的新自由主义派依然在散布和平幻想,俄罗斯国内依然有大量的迷信和平的人存在。因此,普京才要反复强调美欧雇佣军已经在乌克兰与俄国军人交上火了,只有如此讲,才能破灭俄国内民众对西方的和平幻想。反过来,西方当然要予以坚决的否认。可是,如果没有西方雇佣军的帮助,乌克兰伪政府的那些残兵败将又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呢?

  法德寻求“全面解决”乌东冲突的表态与韩国政府寻求解决朝鲜半岛统一问题的表态是如出一辙的,都是举着和平的旗帜为接下来的武装斗争在争取时间。当然,法德两国在谁来领导这场武装斗争的问题上依然存在尖锐的分歧。

  法国当然希望由它这个欧盟军事核心来领导。之前,我们已经指出,奥朗德取消富人税的举动证明了法国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同盟已经形成。昨天,奥朗德又宣布,法国将在3月底前组建一家出口银行,为法国企业在非洲及其他地区获取大项目合同提供融资支持。奥朗德表示,“法国企业在非洲发展面临瓶颈,产品质量和科技水平并非主要原因,主要原因在于金融支持力度不够。”为什么之前不干这事,现在却干了呢?就是因为资产阶级的两大集团已经结成了同盟。发展经济当然是它们联手发财所需的途径,但是在危机面前,对外发动侵略战争也是两大集团联手发财的途径。法国为什么要举办非洲和平与安全首脑会议呢?因为,对法国而言,如果非洲不愿意让法国资本家发财的话,那么法国就不会让非洲获得和平与安全。这对其他地区而言,也是一样的。

  但是,德国这个被美国军事半殖民的国家则企图借美国的力量来实现军事崛起。德国外长公开表态,德国要推行“有为外交”,并且还此地无银地表示说“德国已经做好准备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领导作用。德国所谓的‘领导’并非成为‘欧洲第一’,也不是将德国意志强加给其他国家,这不符合当今德国政治文化。”德国当今的政治文化自然不适合让德国来领导欧洲第一,因为德国依然是美国的奴仆,但是,凡事总是会变化的,对于深谙辩证法的日耳曼人来说,只要德国的军事实力重新崛起了,那么政治文化也就会发生相应的改变,不要说摆脱美国的军事半殖民统治,就是重新成为欧洲第一也是指日可待的。

  美国当然是欢迎欧盟增加军事开支的,不过,美国希望欧盟所增加的这些开始都能用到购买美国军火上面,所以就有了昨天的所谓共享美国武器的计划。另一方面,在美国的主导下,北约要组建一支以“矛尖部队”为核心的快速反应部队。根据2月5日在布鲁塞尔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决定,“矛尖部队”将主要由一支兵力多达5000人的陆战旅构成,并配备海、空军和特种部队等支援力量。“矛尖部队”的先头部队最快可在任务下达后48小时内奔赴前线,后续部队则最长可在1周时间内部署到位。而在重大危机发生时,“矛尖部队”将得到另外两支更大规模的混成旅的支援。根据计划,建成后的北约快速反应部队总兵力将达到3万人。

  据悉,北约预计将在2016年基本完成“矛尖部队”的组建和部署,在此之前,则由德国、挪威和荷兰出兵建立一支北约“过渡部队”,暂时承担快速反应以及“矛尖部队”的筹备和训练任务。很明显,尽管“矛尖部队”的兵员最终要从法、德、意、西、波、英六国来抽调,但是,美国还是弄了一个以德国为首的“过渡部队”,这个部队的本质就是美国在欧盟的军事盟友,而德国就是企图在这个框架下来实现自己的军事崛起计划。

  当德、挪、荷三国军事同盟形成后,再加上英国的牵制,法国在欧盟内部的军事领导地位必然受到削弱。这个态势当然是有利于美国的。而且,由于是欧盟自费,所以美国还能从中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至于德、挪、荷三国军事同盟形成后所具有的战略意义就更大了,俄罗斯的西扩计划必然受到更大的助力,德国也会更有底气在欧盟和欧元区内与法国争权夺利。

  当然,要做到这些,都需要时间,所以,法德才有这个动力去莫斯科对普京施展缓兵之计。至于普京是否中计,那只能看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的表现了。

  2月8日

  《胡塞组织自组政权接管也门》,法新社萨那2月7日电,美联社萨那2月6日电,德新社萨那2月7日电,法新社慕尼黑2月6日电,路透社慕尼黑2月6日电。

  联合国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对媒体表示,安理会成员重申支持也门领土完整、统一及主权,对胡塞组织日前发表中止对话、解散议会、接管也门政府机构的声明表示严重关切,强烈呼吁也门各方特别是胡塞组织遵守海湾合作委员会倡议、全国对话会议成果文件及民族和平伙伴协议。刘结一说,安理会成员呼吁立即解除对总统哈迪、总理巴哈及内阁成员的软禁,支持联合国秘书长也门问题特别顾问贝努马尔的斡旋调解努力,如不能立即恢复联合国主导的对话谈判,安理会成员将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

  同样是政变,联合国对埃及、乌克兰和也门的政变持有完全不同的立场。埃及和乌克兰的政变都是把一个民选政府推翻了,联合国对此无动于衷,并且还承认了埃及军政府和乌克兰傀儡政府的合法性。美国白宫发言人称,美国“对这一单方面举动深感忧虑”,然而,美国在推翻埃及穆尔西政府和推翻乌克兰亚努科维奇政府这两个事件中却正是“单方面举动”的制造者。

  因此,那种推崇法治或奉行国际标准者,不仅对人对己是两套标准,而且,在对待他人的方面,也奉行两套标准,有利于自己的就支持,不利于自己的就反对。所谓的法治或讲规矩等等不过是为了遮掩愚民政治的丑陋本质,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为了让别人自觉接受供自己任意摆弄的命运罢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随着资本主义历史性大危机的加重,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转嫁危机的强度也在不断增加,由此导致的无产阶级的反抗力度也会不断加强。阶级斗争的加剧总的来说是不利于愚民政治的,因为斗争越是激烈,斗争本身对人们的普遍作用也会日益显著,由此,人们在各种危机的不断冲击中自然而然地就会发现很多原本被资产阶级精心遮蔽起来的矛盾,而人们发现的矛盾越多,人们进行反思的概率就会越高,进而人们对现存的资产阶级专政的认识就会越清晰,最后,人们对资产阶级专政的反抗意愿就会越强烈。只要条件成熟,这种反抗的意愿就会转化为行动。因此,虽然资产阶级自己总是不惜脸面地使用暴力来镇压无产阶级的任何反抗,但是,资产阶级总是告诫无产阶级要用和平手段来解决任何问题。

  不过,阶级斗争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而且,历史已经反复证明,资产阶级越是严防死守,无产阶级的起义行动就会来得越快。中东自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已经打了二十多年的仗了,战争在当地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这是久疏战事的中国人民很难理解的一种状态。因此,联合国的表态实际上只会对长久处于和平状态的中国人有些作用,但是,对生长在战争环境下的中东人民来说,那等于是在放屁。

  至于联合国是否承认胡塞组织组建的也门政府,那是不重要的,重要的只是胡塞组织自己是否能够保住这一政权。这就和新中国成立后长期得不到联合国的承认一样,新中国也没有因为联合国的不承认而选择向联合国让步或投降,相反,新中国以自己的实力和坚决斗争的态度迫使联合国不得不承认新中国的合法地位。地位或权力总是靠自己的斗争获得的,不是靠别人恩赐的,如果指望别人发善心来获得地位或权力,那是愚蠢的表现,如果不管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硬要赤手空拳地与全副武装的敌人动手,那也是愚蠢的表现。

  老子说,曲则全。要懂得在敌人势大的时候退避,保存实力,而不是蛮干。左派阵营里混入了一些貌似极左分子的敌特人员,他们总是要求现在手无寸铁的左派群众蛮干硬拼,这是需要高度警惕的事情。左派群众应该客观分析现在的国内外形势,尤其不要将某些人的言辞作为评判形势消长的依据,而是要根据客观力量此消彼长的运动来评判形势的变化。既然有关方面已经将反对私有化的左派言论定性为需要反对的非主流言论,那么就不要再对有关方面抱有任何幻想。

  什么叫积重难返?A股在上证指数3000点至3400点之间囤积了几十万亿的成交量,这是说上就能上的吗?好不容易把散户们忽悠进去高位套住了,哪有那么快拉升股价让散户解套的道理呢?即便要这样做,那岂不是要用比之前更大的成交量才能做到此事?!现在有这么多钱吗?没有。如果不能通过洗盘把散户大都洗得割肉了,如果筹码不能在低位重新集中到主力的手里,主力是根本不会拉升的。所谓的用时间换空间,那也是表象,本质是要散户割肉交出筹码。所以,那些前期大涨过的股票是绝不能碰的,要买也只能去买牛市以来并没怎么涨过的而且是趴在历史低位的且有业绩支撑、有题材炒作潜力的股票。好股票在底下趴着,是因为看中的人太多了,筹码过于分散,所以主力还要洗筹,因此,除非你经得起折腾,否则就只好空仓等待主力洗筹完毕后拉升时再进入吃中段,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同样的道理,中国这个盘子难道能不经过长期洗盘而迅速拉升起来吗?发动多少群众就等于投入多少成交量,既然群众根本没有发动起来,相反还特别害怕搞群众运动,那么凭什么相信整个局势能够迅速好转呢?真是做梦了吧!

  2月9日

  《哈梅内伊称将批准“任何核协议”》,路透社迪拜2月8日电。反动派总是喜欢搞些断章取义的把戏来误导别人。如果只看标题,读者就会以为哈梅内伊准备向西方投降了,但是,如果看了相关报道的话,就会知道,这个标题不过是汉奸编辑玩弄的标题党鬼把戏。即便是路透社的报道也写得很清楚,哈梅内伊只会批准不违背伊朗国家利益的核协议。哈梅内伊认为,如果协议违背了伊朗国家利益,那比没有协议还要糟糕。

  现在,主流媒体在干一件什么事情呢?就是在将哈梅内伊的话断章取义后在受众面前制造一个虚假的哈梅内伊形象。由于现在的鲁哈尼政府与之前的内贾德政府完全不同,它是一个亲西方的卖国政府,由于它的汉奸卖国立场使得伊朗国内的爱国势力对其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因此,受西方资本控制的国际主流媒体极力歪曲事实,用断章取义的手法将哈梅内伊歪曲成支持伊朗现政权的领导人,然而,很明显,哈梅内伊如果真是支持鲁哈尼政府的卖国立场的话,那就不会强调核协议必须不违背伊朗的国家利益这种话了,否则,如果哈梅内伊讲话是为了批评所谓的保守派的话,那么就不应该再重复保守派所坚持的原则。

  当然,哈梅内伊的立场不是靠他的讲话来表现的,而是要靠他的行动来证明的。如果最后他还是签署了损害伊朗国家利益的协议,那么他此前的这番讲话就等于是在糊弄伊朗的爱国势力了。中国有句老话,叫“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句话现在看来依然普遍适用于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

  《美德公开争吵是否向乌供武》,西班牙《国家报》网站2月7日报道,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2月8日报道,德国《世界报》网站2月7日报道。公开争吵当然是矛盾的外在表现,但是,美德之间的矛盾会严重到德国倒向俄罗斯吗?当然不会。因此,美德的这种公开争吵就是个噱头,就是用来给俄罗斯制造幻想的,是用来麻痹俄罗斯的缓兵之计的一部分。俄罗斯国内的反战势力很大,这些人很害怕打仗,但是,如果俄罗斯不打仗,他们这些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就是危机时期所必然显现的非此即彼的两难问题。

  《人质事件提升安倍内阁支持率》,日本《读卖新闻》2月8日报道,共同社东京2月8日电。与中国国内的那帮脑残爱国者所臆想的安倍内阁在人质事件之后的支持率会下跌相反,主流民意反而支持安倍内阁的做法。实际上,只要多看一些日本的热门电视连续剧,也能从中看出日本的主流民意究竟是怎么样的,问题是你会不会看。什么是主流民意?不是指大多数人的意见,而是指能够主导社会实践的意见。人再多,如果不组织起来,那也是乌合之众。人再少,如果构成严密的组织,那也能主导整个社会实践过程。

  《中国“稀土新政“未震动全球市场》,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2月7日文章。这种客观事实是汉奸国贼的辩护士们最希望回避的东西。无论怎么辩解,都无法改变这一汉奸卖国行径本身。之前,广大爱国者为保护中国稀土资源尽心竭力,但是,怎奈汉奸卖国贼们为了一己私利就向帝国主义投降了。经过此役,以后还让爱国者们如何来替中国政府的政策进行辩护呢?辩护者被中国政府的新政狠抽耳光,当然,不要脸的五毛肯定是有的,但是,是否有不要脸的自干五呢?恐怕不会有。自干五爱的是祖国和人民,而五毛爱的则是政府,两者完全不同。只有当政府本身也持有爱祖国和爱人民的立场时,五毛和自干五才能处于同一个阵营里。

  《被妖魔化的欧洲民粹主义》,西班牙《起义报》2月7日文章。在今后若干年内,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这样的文章。资本只能在增殖过程中存活的规律决定了资本运动必然表现为资本的扩张运动,因此,资本主义国家必然要对外进行扩张,这种扩张可以是经济文化扩张,也可以是政治军事扩张,而帝国主义则是实现这些扩张运动的终极手段。

  问题在于,资本总是表现为物的形态而与表现为人的形态的资本家相对立,但资本总是人的资本,如果脱离开了人的属性,那么物就不可能成为资本。因此,由于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物与物之间的相互关系是不同的,于是,由人际关系、人类组织之间的关系产生的矛盾就会反映到物与物之间,就会表现为不同资本割据势力之间的对立。个人和社会虽然受资本运动规律的支配,但是,资本运动的结果最终依然要体现在个人和社会的身上。资本在运动中的确增殖了,那么究竟是谁占有了这一实现增殖的资本呢?这就是斗争的焦点所在。

  正因为归属不同人的资本割据势力之间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斗争,所以,同一个资本扩张运动,对扩张一方而言是所谓的全球化运动,对被挤压一方而言则是殖民主义侵略。因此,受挤压一方必然要举起反殖民主义的大旗,并且要给自己披上爱国主义的外衣。

  此时,侵略者就会反过来将被侵略者的这一运动贴上民粹主义的标签。由于作为侵略者的美国垄断资本控制着国际舆论,因此,被侵略者——在非此即彼的形而上学观念主导下——进而开始用侵略者贴给他们的标签来思考问题,由此,被侵略者反而开始为民粹主义进行辩护,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篇文章。

  于是,爱国主义与民粹主义被混为一谈了。进而,侵略者表面上反对民粹主义,实际上反对爱国主义。在反复的斗争中,相反相成的运动使得侵略者和被侵略者都在强化自己的立场以及对自己立场加以掩饰的各种观念。最后,由于民粹主义和爱国主义被彻底的混为一谈,那么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就会成为各个资本主义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法西斯需要的就是把爱祖国与爱政府混为一谈。

  《香港法官称不敢吃国产奶粉是“国耻”》,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月7日报道。让中国人吃转基因食品也是“国耻”。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ping/2015/02/338595.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