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旷为荣 旷新年:把顾准还给顾准

旷为荣 旷新年 · 2015-02-05 · 来源:水木新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原编者按:2015年是著名经济学家、思想家顾准诞辰100周年。不过,对顾准的纪念却从一场舆论风波开始。经济学家刘胜军将其师吴敬琏奉为顾准传人,却引来顾准之女顾秀林的批驳,后者痛斥当今思想界消费顾准成风。其实,对顾准的纪念最好还是回到他的思想,以辩证和历史的态度去对待他。

  顾准在《僭主政治与民主》一文中把李卜内克西和罗森堡所建立的“斯巴达克同盟”误作“斯巴达团”。李寒秋先生指出了顾准这一许多人没有发现的明显错讹,可惜李寒秋先生不是客观地指出这一错误,而是把这一错误加以美化和神化。李先生在《有容乃大无欲则刚——谈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政治文化意义》一文中说:“顾准先生在这里显然弄错了。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非常微妙与精彩的错误,倒是很值得细细体会研究一番。”李先生对此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想像力:“不知道顾准先生是有意弄错,借古讽今,还是出于疏忽大意,遗漏了‘斯巴达克’的最后一个‘克’字。不过,不管怎样,偏见、疏忽和遗漏,未必都是不能容忍的,相反往往都是有益的。从一条走错了的道路,照样可以攀上真理的顶峰。当年初读顾准先生的时候,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虽然在记忆中模模糊糊是觉得顾准先生不够准确,但是当时宁愿相信是自己弄错了。因为顾准先生的看法极为精辟,触及了共产主义革命的本质。自己也因为接受顾准先生的观点而形成了一些自认为独到的观点。归根结底,事物的本质不会因为形式上的差错和细节上的不准确而改变。”在李寒秋先生眼里,普通人的错误就是错误,而顾准的错误就错成了真理,顾准的“偏见、疏忽和遗漏” 也成了“有益的”,成了“非常微妙与精彩的错误”。顾准的错误不再是错误,成了句句是真理的谶纬和微言大义。

  顾准的这一误置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偶然的错误,倒确实像李寒秋先生所说的那样,触及了某种“本质”,或者直截了当地说,触及了顾准思想的本质。在顾准的思想中存在着这样一种二元对立的结构:“希腊政治史和希腊政治思想史一样有两大潮流汹涌其间:雅典民主的传统,和斯巴达民主集体主义,集体英雄主义……的传统。雅典民主是从原始王政经过寡头政体、僭主政体而发展起来的,斯巴达传统则始终停留在寡头政体的水平上。” 顾准实际上把对于希腊政治史和政治思想史的描述作为了现代政治史和政治思想史的隐喻。也就是说,他把古代希腊的这两大潮流比作当代相互对抗的两种政治制度和政治思想体系: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而顾准认为资本主义是民主政治,共产主义则是寡头政治。顾准的这种简化和隐喻在下文中有直接的表述:“如果说雅典民主引起了世世代代民主主义者的仰慕,那么,必须承认,斯巴达精神也是后代人仰慕的对象。它的尚武精神,它的平等人公社,它的看来是‘共产主义’的平等主义的生活方式,都使得它在古典希腊时代的政治生活中起重要的以至支配的作用。”顾准说:“斯巴达本身的历史表明,藉寡头政体、严酷纪律来长期维持的这种平等主义、尚武精神和集体主义,其结果必然是形式主义和伪善,是堂皇的外观和腐败的内容,是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顾准的思考有着明确的思想指向,这就是斯大林主义以及现实社会主义。顾准所说的斯巴达精神或斯巴达体系就是指现实社会主义的军事共产主义形式。

  在某种意义上,在顾准的脑子里,不仅已经把民主和资产阶级的议会民主等同了起来,而且已经把民主和资本主义等同了起来,同时把共产主义等同于军事共产主义。很显然,顾准把当代共产主义思想体系等同于斯巴达体系包含了他明显的思想偏见,说明了顾准对于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崇拜和对当代共产主义思想的片面理解和无知。事实上,顾准把“斯巴达克同盟”当作“斯巴达团”,包含了对于“斯巴达克同盟”的严重曲解和对于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的思想的极大侮辱。斯巴达是古希腊奴隶主的残暴统治,而与此相反,斯巴达克则是古罗马奴隶起义的领袖,马克思曾经热情赞颂过斯巴达克是“古代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因此把它作为自己的革命组织的名称。顾准把斯巴达精神理解为集中主义和纪律,而把“斯巴达克同盟”以及李卜克内西与卢森堡的思想理解为这种集中主义和纪律的最典型的代表,这是完全背离了历史事实的主观臆断。实质上,恰恰相反,卢森堡正好是这种斯巴达精神以及集中主义和纪律的最早的、最有名的,同时也是最杰出的持续不断的批判者,并且正是在这一问题上与列宁发生了著名的论战。早在一九★四年,卢森堡在《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一文中就民主集中制问题和列宁发生了激烈的思想交锋:“无产阶级要培养新的纪律,即社会民主党的自愿的自觉纪律,不能受资产阶级国家为无产阶级培植起来的纪律的束缚,不能简单地使指挥棒从资产阶级手中转到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手中,而只能打破和铲除这种奴役性的纪律精神。”卢森堡临死前在资产阶级监狱里写下的《论俄国革命》中既赞扬和肯定列宁和托洛茨基所领导的十月革命,“不仅从实际上挽救了俄国革命,而且也挽救了国际社会主义的荣誉”, 同时她又一以贯之地对列宁的集中主义和反民主的倾向提出了批评,高度强调民主的意义:“在任何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形式实际上关系到社会主义政策的最有价值的、甚至是不可缺少的基础”;“没有自由的、不受限制的报刊,没有不受阻碍的结社和集会活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统治恰恰是完全不能设想的”。卢森堡在《再论群众与领袖》中指出:“所谓工人阶级绝不是一个七人或哪怕是十二人的党执行委员会, 而是有觉悟的无产阶级群众本身。工人阶级在解放斗争中每前进一步必须同时意味着它的群众的独立思考、独立活动、自主权和首创精神的增长。”她宣布:“无产阶级不需要资产阶级意义上的‘领袖’,它本身就是自己的领袖。”

  那么资产阶级的民主又是怎样对待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这两位不论在任何时候都坚决地捍卫民主的革命者的呢? 资产阶级不敢公开审判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 而是用卑鄙可耻的手段秘密地谋杀了这两位无产阶级的领袖。对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的卑鄙的谋杀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暴露了资产阶级民主的阶级性,即民主是阶级的民主和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的本质。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自由主义浮出水面”以后,一堆“自由主义大师”,以庸俗的自由主义时尚自作顾准的解人,甚至自居为顾准的正宗嫡传;然而,实际上他们却不过盗用了顾准的名字,然后明目张胆地塞进他们自己的“思想”垃圾。他们把顾准思想中的某些错误发展到极端荒谬的地步,由此完全走到了顾准思想的反面。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或者说,顾准的“失踪”是中国当代思想史上的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顾准在上个世纪末声名蔽日的时候成为了一个“思想史上的失踪者”。顾准把当代共产主义运动简化为“斯巴达体系”的确包含了简单化的片面的看法,包含了严重的歪曲;但是,即使如此,他对斯巴达体系仍然保持了一种复杂的看法,并没有以一种轻薄的态度加以妖魔化。他说:“我对斯巴达体系怀有复杂矛盾的感情。”

  顾准和卢森堡在对于民主的认识上确实有着很大的差距,他们主要的区别在于, 顾准对于资产阶级的形式主义民主近乎无条件的崇拜,而卢森堡则从来不是简单地满足于资产阶级的形式主义民主,“从来不是形式民主的偶像崇拜者”,“我们始终把资产阶级民主制的社会内核同它的政治形式区别开来,我们始终揭露形式上的平等和自由的甜蜜外壳所掩盖着的社会不平等和不自由的酸涩内核——不是为了抛弃这个外壳,而是为了激励工人阶级,叫他们不要满足于外壳,却去夺取政权, 以便用新的社会内容去充实这一外壳。”(《论俄国革命》)我们认为,指出顾准的这一错误意义非常重大, 它实质上澄清了顾准对于社会主义的误解, 它清洗了对于共产主义运动的恶劣的污蔑,它也将人们从对于社会主义的普遍的误解中解放出来,它在某种意义上也拯救了社会主义的历史,实际上因此重新勾划了共产主义思想的地图,以至于重新勾画了当代思想的地图,把民主重新还给了无产阶级和共产主义运动,从而使福山那种“历史终结”的粗俗的意识形态舞蹈沦为了可笑的滑稽表演。

  卢森堡在《论俄国革命》中说:“当然我们不是形式民主的偶像崇拜者。我们也从来不是社会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的偶像崇拜者。”我们不崇拜和神化任何思想和意识形态,当然更不崇拜和神化任何人物,不论他是思想家还是政治领袖。对马克思和毛泽东不要神化,对顾准也同样不要神化。神化和崇拜必然导致思想的僵化和精神的愚昧。顾准作为批判的知识分子,他的价值就在于他的独立思想,而对于顾准的任何神化因此就是对于顾准思想的背离。我们不要跪倒在任何人面前。如果顾准思考的结果是使后来的人跪倒在他的面前,甚至完全放弃自己的思想权利,那么这就是顾准最大的和最彻底的失败,他的思想也就丧失了任何意义。顾准是一个在个人崇拜的时代而没有放弃自己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的人,是一个具有批判的性格和独立的人格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具有巨大的思想勇气和思想能力的勤奋的思想者。但是顾准毕竟生活在几十年以前,顾准的思想必然有他自己时代的历史针对性和历史局限性。今天,思想的历史条件和历史环境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一个富有勇气的知识分子,如果顾准能够活到今天,他无疑不会停止他的思考,他的思想必然会随着历史条件的变化而发生改变。今天如果顾准对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的话,恰恰不是要神化他和无条件地盲目崇拜他,而是要把他从那些食尸兽那里拯救出来,把顾准还给顾准。所谓把顾准还给顾准,就是把民主的思想还给民主主义者顾准,同时,把顾准的思想还给顾准的时代,并且勇敢地面对新的历史和现实重新开始思想。

  注:斯巴达克派是德国左派社会民主党人的革命组织。它原称“国际派”,因该派曾创办《国际》杂志而得名。1916年1月1日,在“国际派”会议上,以古罗马奴隶起义领袖斯巴达克斯的名字发表了政治通信,称“斯巴达克信札”,后改称斯巴达克团。斯巴达克团在群众中进行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宣传,揭露德国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社会民主党右翼领导人的叛变行为。1918年斯巴达克团号召了十一月革命,同年11月改组为斯巴达克同盟,12月正式建立德国共产党。

  本文原载于《读书》杂志2003年第4期。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3.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4. 方方和它的朋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5. 孙锡良:对自由空间的浅层思考
  6. 余涅|方方女士的特权观
  7.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8. 宪之:反霸就要理直气壮,应对必须针锋相对 ——为央视怒怼蓬佩奥点赞
  9. 秋石:文学不是荒谬——评《人鸟低飞》兼致王小妮女士
  10. 银幕上的“胡汉三”刘江千古,警惕现实中的胡汉三!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4.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5.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6.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7.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8.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9.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0. 清除亲美内奸是当前中国政治的首要任务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5.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6.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7.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8. FF的“朋友圈”
  9.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10. 方方大别墅秘密曝光!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甩锅中国:一个文火慢炖华裔美国人的大阴谋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