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郝贵生:看看蔡霞是如何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二)

郝贵生 · 2020-08-1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中央党校蔡霞教授不仅歪曲“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而且在执政党与国家意识形态关系问题上鼓吹如此错误荒谬的观点,说明中国当今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中部分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不仅低劣,而且自觉不自觉走上了反马克思主义的道路。

  看看蔡霞是如何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二)

  郝贵生

  笔者按:8月17日,中共中央党校网站发布《中央党校严肃处理退休教授蔡霞严重违纪问题》,对蔡霞做出开除党籍,取消退休相关待遇的决定。笔者坚决拥护中央党校的正确决定。蔡霞近些年确实发表大量有严重政治问题、歪曲和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言论。2015年9月24日,蔡霞教授在其微博中发表“左转倒退正是歪曲共产主义理想”一篇典型歪曲“共产主义”科学含义的文章。笔者针对其错误观点,当年发表了两篇文章即《评中央党校蔡霞教授对“共产主义”科学含义的歪曲》、《党的意识形态不同于国家意识形态吗?》。为了帮助网友同志们认清蔡霞错误的实质,笔者准备在网上重新发表这两篇文章。在18日发表第一篇文章基础上,现发表第二篇。

  2020年8月20日  

  党的意识形态不等同于国家意识形态吗?

  —评中央党校教授蔡霞的错误观点

  郝贵生

  中央党校蔡霞教授9月24日在其微博中发表了“左转倒退是对共产主义理想的歪曲”一文,笔者发表了《评中央党校蔡霞教授对“共产主义”科学含义的歪曲》的文章。蔡霞教授这篇文章还有一个极其错误的思想,就是反对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的等同性。其文中说:“共产主义是中国共产党的最高理想,按党章规定,要求全党8000多万党员坚持这个理想是完全应该的。但党和国家不能等同,不能把党的意识形态等同于国家意识形态,而要求全体国民必须坚守。国家意识形态是全体国民最普遍的基本价值追求的表达,应该是获得全社会最广泛的认同和接受。但开放环境中的社会、市场竞争中的社会意识形态,因为利益的多元分化,因为开放社会的思想活跃,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化是必然的。作为中国唯一的执政党,党的理想信念在国家生活中应该起主导作用,但决不能强制全社会都与党保持一致。”这段话的核心思想就是认为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不能等同。蔡霞教授文中没有对其展开和论述,但思想和观点是明确的,讲这段话的目的是为其“共产主义”科学含义不包括“消灭私有制”、“两个决裂”服务的。但就这段话本身的观点是完全偏离或背离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政党、国家学说的错误的观点。

  一、马克思主义关于意识形态、国家、政党及其相互关系的基本观点。

  依据唯物史观的理论,人类全部社会生活划分为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又划分为社会心理和社会意识形式。社会意识形式又划分为非上层建筑的社会意识形式和上层建筑的社会意识形式。非上层建筑的意识形式包括自然科学、逻辑学和语言学,它们不是特定经济基础的反映,其自身没有阶级性。上层建筑的意识形式包括政治法律思想、道德、哲学、宗教、艺术和绝大部分社会科学,它们是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从不同的侧面、以不同的方式反映特定的经济基础并为之服务,在阶级社会里有强烈的阶级性。这部分社会意识形式唯物史观也称之为社会意识形态或意识形态。在阶级社会中,生产关系都是私有制即生产资料大多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因此必然导致两种根本对立的社会群体即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表现在政治上就是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这两种根本对立的阶级不仅从其经济地位、作用、分配等不同导致根本利益的不同,而且也产生根本对立的社会意识形态即对立的政治法律思想、道德、哲学、宗教、艺术等等,这种对立是意识形态领域阶级斗争的具体表现。私有制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就是经济和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其已经基本建立了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经济基础和社会主义的上层建筑,其意识形态必然是代表劳动阶级和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社会主义社会意识形态。但依据社会意识相对独立性中不同步性、反作用性等基本原理。社会主义社会中的意识形态内容中依然存在旧社会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内容,其必然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发生消极和阻碍作用。与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仍然具有阶级性即代表根本对立的阶级利益。

  政党是阶级社会中一种特殊现象,阶级社会中的阶级斗争不仅表现在经济领域,也表现在政治领域,即一定的阶级为夺取政权或巩固政权,必然有意识地组织起来结成一定的有纲领、有章程、有较为严密组织形式和纪律的政治集团。如19世纪上半世纪英国存在的代表被推翻的封建贵族利益的辉格党、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托利党和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宪章派。无产阶级政党是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阶级斗争从不成熟的自在阶段发展到较为成熟的自为阶段的产物,理论基础和纲领就是马克思主义,就是代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消灭私有制”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政治组织。无产阶级政党的根本利益就是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用马克思的话说,它自身没有特殊的区别于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利益。无产阶级政党的意识形态就是共产主义理论,即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经济学、社会主义学说、政治法律思想、道德、艺术及宗教观等。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度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

  国家也是阶级社会的产物,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的由政治法律设施和政治法律制度组成的政治上层建筑,政治上层建筑与思想上层建筑即社会意识形态相辅相成、须臾不可离开。没有离开阶级性的国家政权,更没有离开一定阶级的意识形态的国家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政权,表明社会主义的国家权力是代表无产阶级和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权力机构,同时也是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指导下的国家权力运行过程。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极其重要的任务就是消灭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因此绝对没有离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

  从上述唯物史观关于意识形态、政党、国家本质的分析中可以看出,政党和国家同属于政治上层建筑,执政党是国家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权力的领导核心。意识形态、执政党、国家尽管其含义有所区别,但它们共同点是阶级的根本利益是完全一致的,政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的属性是根本一致的。因此,蔡霞教授做出的执政党的意识形态不同于国家的意识形态的观点是违背或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荒谬的观点。

  二、蔡霞教授错误观点的认识论根源。

  任何错误都有认识论根源。蔡教授错误观点的认识论有这样几点。

  1、夸大政党和国家的不同含义。

  政党确实与国家的含义不同:一个是政治组织,一个是社会的权力机构。如果政党没有掌握国家权力,其政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的意识形态可能就是不同的,甚至是对立的,但掌握国家权力的执政党的意识形态必定与国家的意识形态是统一的。蔡霞教授看到这两个概念的不同,也看到党章的具体内容与国家宪法的具体内容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如党章不允许党员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党员必须信仰共产主义,而宪法允许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有不信共产主义的自由等等。但这是由于党组织自身先锋队性质所决定的,国家虽然不强制公民信仰共产主义和为人民服务宗旨,但可以而且必须在公民中进行共产主义和为人民服务的教育,批判反对共产主义和为人民服务的形形色色的剥削阶级思潮。也就是以党的意识形态去主导和统帅国家意识形态。但不能因为政党与国家概念的不同,或具体内容的某些不同,而否认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主导内容的等同性。任何执政党掌握国家权力后必定要求国家意识形态与党自身意识形态的统一性,否则就无法行使对国家权力的掌控与运行。

  2、把国家概念与社会概念混为一谈。

  国家与社会概念有联系也有区别,社会包括经济、文化、政治等多种因素。国家只是社会生活中的政治因素。作为社会经济基础的反映的国家权力机构意识形态就是占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但一个社会生活中,除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之外,还有非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如资本主义社会中除存在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外,还存在封建意识形态的残余,也存在反映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而社会主义社会除存在占统治地位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之外,也必然存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意识形态的残余。固然,封建社会的意识形态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有可能影响到社会主义国家权力机构的部分人员,甚至也可能影响到执政党的部分成员中,但绝对不能把社会主义社会客观存在的这三种意识形态等同于国家的意识形态,更不能等同于政党的意识形态。蔡霞教授的文章实际是把国家意识形态与社会客观存在的几种意识形态混为一谈,借口政党意识形态不同于社会客观存在的意识形态的不同,做出执政党意识形态不能等同于国家意识形态的错误结论来。

  3、否认国家和意识形态的阶级属性。

  蔡霞文章认为,国家意识形态是全体国民最普遍的基本价值追求的表达,应该是获得全社会最广泛的认同和接受。这种观点实质是用根本否定阶级斗争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的普世价值理论解读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否认意识形态的阶级属性,同时也就根本否认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是阶级斗争工具的观点,否认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属性。马克思、恩格斯一再讲,国家的意识形态就是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就是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国家即无产阶级专政绝对没有改变其代表无产阶级和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属性。离开阶级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不可能正确认识国家与意识形态的本质及其相互关系。

  坚持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的统一性最重要的现实意义就是不仅坚持马克思主义对党的建设的指导,更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对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军队、外交等各项具体工作的指导意义。

  三、蔡霞教授鼓吹错误观点的实质与目的。

  马克思1845年《关于费尔巴哈提纲》中就说,凡是把理论导致神秘主义的神秘的东西都能够在实践中得到说明和解决。蔡霞之所以鼓吹该错误观点,其实质与目的可以从中国当代错误的改革实践中得到说明和解释。

  1、为“改革”实践中暴富起来的群体利益服务。

  社会主义改革的本意是社会主义经济和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调整,但中国几十年的所谓改革实践实质是在“改革”的名义之下进行的社会主义改制,是把社会主义公有制逐步改为私有制的过程,是把计划经济体制改为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某些人在“市场经济”前面加上“社会主义”概念,就以为“市场经济”就属于社会主义性质的了,其实完全不可能,市场经济的本质无论罩上多么漂亮的社会主义外衣,也改变不了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本质。正是这种私有制、市场化的所谓改革实践造就了几十万个亿万富翁,造成了贫富差距的拉大,不仅是存在一般的不同的利益群体,而且造成了根本对立的利益群体,造成了一个依靠各种非法手段攫取国家和人民财富的迅速暴富起来的利益群体。他们的利益观和人民群众的利益观能相同吗?能有最普遍的、共同的价值追求吗?也许有人说,社会所有阶层人员都希望社会“和谐”,这不就是共同价值追求吗?但利益根本对立的阶层所希望的“和谐”一样吗?暴富起来的那些人的“和谐”观是希望维护这种状况,不许利益受损的人民群众上访、反抗。而后者则认为只有改变不公平的状况才是“和谐”。周秀云与欠农民工工资的资本集团的利益观、和谐观能够一样吗?国家的阶级属性决定了要么是为多数人的群体利益服务,要么是为少数人的群体利益服务。而这种所谓“改革”实践本身就说明国家不是在为多数人服务,而是为少数人服务,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性质变质变色的具体表现。是非非常清晰的周秀云案件迟迟不宣判,就表明法庭已经自觉不自觉地站在了资本一方。而蔡霞教授的这种否认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的统一性的实质就是以现实的“改革”实践过程中形成的多元化的利益群体为名,掩盖现实的利益群体的根本对立,以国家服务于所有国民利益的意识形态为名实质是服务于少数人的根本利益。 正如她自己所说:“开放环境中的社会、市场竞争中的社会意识形态,因为利益的多元分化,因为开放社会的思想活跃,社会意识形态的多元化是必然的。”

  2、为取消马克思主义对国家的指导地位制造舆论准备工作

  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就是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依据党的意识形态与国家意识形态的统一性,必然要求国家的意识形态也就是指导思想也必然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毛泽东1954年一届人大而不是党代会上的开幕词中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自1954年制定第一部宪法开始,六十多年修改了多次,但国家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始终没有改变。蔡霞教授鼓吹党的意识形态不同于国家意识形态,实际就是说,党的指导思想可以是马克思主义,国家指导思想就可以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西方的普世价值或者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所以,目前中国主流媒体甚至包括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等评论国内国际一系列社会现实问题时,很少或不用马克思主义科学概念、理论分析之,而大量使用或是西方普世价值或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与术语。这就是蔡霞的这种理论导致的必然结果。

  3、为改变无产阶级专政性质的所谓“政治体制改革”提供理论依据。

  中国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实际上已经偏离或背离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自觉不自觉地把新老自由主义理论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中国的政治体制也确实需要改革,但这种改革必须是以马克思主义指导思想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群众史观理论、民主理论、政治理论、自由平等等理论为其指导。但如果以蔡教授的党与国家意识形态的非一致性理论为依据,那么国家政治体制改革就可以抛弃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而把西方根本否定阶级性的所谓普世价值理论为理论依据。以刘晓波为代表的中国极右势力2008年抛出的08宪章完完全全就是以西方的所谓宪政理论指导下形成的所谓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的方案。近些年来,国家掌握实权的某些人口口声声喊的政治体制改革,实质就是按照普世价值理论指导下的政治体制改革,实际就是彻底改变国家的无产阶级专政性质为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4、最终导致变无产阶级性质的执政党为资产阶级政党。

  蔡霞教授提出党的意识形态不能等同于国家意识形态,实际是说,不能把党的为共产主义目标而奋斗、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等意识形态及其无产阶级性质强加于国家的意识形态,否认国家及其意识形态的阶级属性,但实质是根本做不到的。当蔡霞教授最终否认国家及其意识形态的阶级属性时,反过来自觉不自觉地最终就会导致否认执政党及其意识形态的阶级属性,把为大多数人根本利益服务的执政党及其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会变为为少数人根本利益服务的执政党及其意识形态,也就是不仅国家要变质变色,执政党也最终会变质变色。蔡霞教授可能不承认这一观点,但同为中央党校的党建部主任王长江教授鼓吹的党也有自身的特殊利益的观点实际就是否认共产党人与无产阶级属性的一致性,否认共产党为大多数人服务的根本宗旨,否认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和信仰。蔡霞教授不敢直说的观点,王长江说出来了。因此,蔡霞教授鼓吹党的意识形态不同于国家意识形态目的的第一步是改变国家的阶级属性,改变国家的指导思想,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变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为私有制的经济基础,为少数暴富起来的利益集团服务,第二步就是最终还要改变党的无产阶级属性和“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变无产阶级政党为资产阶级政党,为在中国彻底复辟资本主义服务。

  中央党校蔡霞教授不仅歪曲“共产主义”的科学含义,而且在执政党与国家意识形态关系问题上鼓吹如此错误荒谬的观点,说明中国当今马克思主义理论队伍中部分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不仅低劣,而且自觉不自觉走上了反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如果蔡霞教授将这种荒谬观点灌输给身居党和国家各级要职的中央党校的学员,其危害性甚至比一个具体的贪官更为严重。蔡霞教授竭力鼓吹“共产主义”的唯一本质内涵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而身为共产党员,又是中央最高干部学府的大教授为什么不自觉改造和发展自己呢,为什么如此歪曲和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呢?

  2015年10月8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