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 · 2020-09-1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此刻,现在,2020,不为民族主义者,枉为中国人!

  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

  大约2000年前后,我在价值观念上还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者,相信西方普世价值,相信西方制度模式终将一统全球。实际上,曾受顾准思想熏陶、经历中国改革开放、苏东冷战失败的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很难不接受自由主义、并视共产主义为空想。

  但是,我的自由主义信仰有点不够“纯粹”,因为我同时认为,自由民主的实现还需讲条件、顾现实,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不顾客观条件急于求成;也不能说,只要有了自由民主,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一切好东西都会水到渠成。我当时认为,宪政民主确实是最好的政治制度,中国最终也要走到那一步,但这种制度的有效运行,须以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为前提,即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国民收入普遍增加导致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由金字塔型变为橄榄型,中产阶级成为主导性力量,社会矛盾大为缓和;不具备这种条件而拔苗助长,很易淮橘成枳;同时,不发达国家在走向中产阶级社会的过程中,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权威和中央政府——就是因为这种思想的不“纯粹”,我与不少“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发生争论。在多次争论过程中,思想逐渐变化。现在自我审视,从那时到现在,大的思想调整有三次。

  第一次是2004年顾郎之争前后,看了黄纪苏先生的文章《高高低低话平等》,很受触动,发现原来嗤之以鼻、视之“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社会主义,也是存在合理性的,于是思想开始有所左转。黄文的主要意思是:确实,社会主义平等理想就现状而言是难以实现的“空想”,但平等毕竟是一种好的价值,本身是可欲的,而现状又已如此不平等,那么现在,我们不要求马上达到多么平等,只要求比现状相对平等一些,这个要求总是合理的吧?如果说社会主义经典意义上的平等现在不可能实现,那么,一万年之后总是有可能的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努力,也是可以的吧?——这种承认现实、立足现实的论证方式,具有一种特殊的说服力。更重要的是,黄文中提出了两个重要概念:“比较意识”和“比较性竞争”,可以说是解读人类历史奥秘的一把钥匙,其要旨大约为:人始终处于与他人的比较之中,一是希望自己比他人更好,二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当与其他人差距过大时,就会心生不平,希望抹平差距;所以,一个人与其他人时刻处于“比较性竞争”的漩涡中。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左翼理论,我认为,它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变化的最大心理动因。

  这一次思想调整,并没有使我否定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只是让我在原来右的价值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左的价值因素,对自由主义有了更多的反思能力。

  第二次是2008年发生的西方危机,使我开始怀疑西方普世价值及其社会模式的“最终性”:今天世界各国,是不是都必须走向西方式宪政民主?历史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出口?因为与马克思主义一样,西方的普世价值理论同样宣称自己的绝对性,所以,它同样必须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作为其自证前提;一旦在实践中遭遇挫折,其理论本身就面临危机。结合中国以不同方式、不同路径,保持长达30年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不断进步的事实,显然,西方模式已相形见绌。在这种经验事实面前,有理性能力的人不得不进行反思:是不是必须不顾眼前事实和客观趋势,先验地将西方模式设定为未来唯一的正确出口?虽然上一次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现在看来只是昙花一现,但难道因为如此,就必须判定这一次的“中国模式”也一定是昙花一现?毕竟,人们对西方模式的信任,最大原因还不是自由主义理论家的舌绽莲花,而是近代以来西方世界一直高歌猛进的事实。然而现在,西方的这种进步势头似乎正在发生逆转。

  进一步思考可发现,历史经常变向,而不是奔向原来以为已经确定的出口。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盛唐时期中西交流很充分,相对落后的中世纪欧洲认为,盛唐的发展代表了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并从中提炼出一些普世价值,以之改造自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那么很可能,工业革命不会在西欧发生,人类今天的历史也会截然不同。

  所谓理论的适应性,不仅包括对现在国情的适应,也包括对未来可能变化的适应。既然历史经常变向,那么,谁也不可能真正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因此,就没有任何一种理论所描述的前景是必然发生的,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所以,中国完全可能从自身的优势和经验出发,走出一条新路,为人类历史找到新的出口。说到底,自由主义也只是西方局部经验的产物。如果说,自由、民主、人权等都是好东西,在价值和感情上不愿舍弃,那么,可以把它们整合到新的价值体系中,但是,不一定还让其占据优先、核心的位置。毕竟,自由、民主、人权的优先性,是由西方话语体系所论证和赋予的,它既非与生俱来,也非天赋、神授,所以,绝不是不可改变的。

  如果说第一次思想调整只是量变,第二次堪称质变,它彻底动摇了我原来的价值根基。但与中国学派一样,我对于新价值的深度构建,还有待时日,只能说自己是个完整意义上的邓小平主义者。

  第三次调整始于2016年特朗普当选。自由主义思潮在西方模式强势扩张时期,为了将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推向全球,曾极力贬低民族主义,称之为“坏蛋和无赖的最后庇护所”。受自由主义思潮影响,我一直认为民族主义格调不高,觉得中国民族主义代表人物如王小东先生等,虽不乏真知灼见,但其观念难免狭隘,效果难以普世。

  但历史总是吊诡,曾几何时,作为自由主义圣地、大本营的美国,突然奏响了民族主义大乐章,而且迅速得到大多数美国人认同(不如此,主张“美国第一”的特朗普不可能当选)。对照这种诡异的事实,中国那些“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现实抽了一记耳光,但像我这种早已不“纯粹”、甚至与自由主义“脱钩”的人,不可能不感觉到这一点:原来西方的意识形态完全是根据现实需要而变化的,当它需要扩张时,就说全球化是历史潮流;当它害怕被全球化浪潮冲走时,又说民族主义是个好东西、美国优先。而且,西方意识形态的盟主美国,不但根据一己需要一会这样说,一会又那样说;而且在同一时间内,它可以在国内这样说(“美国第一”大旗飘飘),在国外又那样说(普世价值彩旗不倒);甚至它还可以对别人这样说(不许行政干预),自己却那样干(现在美国政府大幅增强了对国内多个行业、企业的行政干预)。奇怪的是,中国那些脑袋被洗得干干净净的自由主义信徒们,却觉得人家怎么说怎么有理,永远代表了真相、真理与历史潮流。

  事实证明,民族主义所谓“原罪”,其实是“莫须有”,是自由主义对其的“欲加之罪”。民族主义是中国最深厚的历史传承之一。所谓中华文化,无非“家国”二字。有人说,中国人缺少西方宗教信徒那种对信仰全身心给予的精神,中国人信佛、道,更多是索取,就像买彩票。但在“家国”问题上,中国人却更多是给予和奉献,所以,中国才能强大,才能延续,才能一直走到今天。可以说,中国没有宗教,“家国”就是其宗教。而“家国”既不是单纯的国,也不是单纯的家,更不是个人,她很大程度上就是民族,家、国都在其中。

  自2018年以来,随着美国逐渐加强对中国打压,中美冲突已成为全球所有事务、进程中最重要的背景因素,更是中国社会七十年未有之最大危机和挑战——第一次,中国终于要直接与世界霸主“单挑”。此前的几十年,中国不是个子小、不显眼,就是可以借力于左右,总之无需单独面对。现在,中国自己已成“全球老二”,身高再也藏不住,也难以从旁借力,只能靠自己硬杠。当此之时,身为中国人,如果真正把自身的利益荣辱与国家联结在一起,不可能不倾向民族主义。作为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危机当前,既不需要你扛枪打仗,也不期待你攻克科研难关,只需要你管理好自己的嘴和笔,利用自己仅有的优势——话语能力,为中美冲突尽话语上一份力,这应该是基本之责吧?知识分子原来面对国内诸多问题时,可能因观念、立场的分歧而经常相互争论、彼此攻击,但现在,在全中国都要面对、应对前所未有最大对手——美国,集中力量抗美的大前提下,其他分歧又有什么不能暂时放下的呢?即使放不下,在对美发声这一件事上,中国的知识分子总应该能够发出目标相对一致的声音吧?要知道,刚刚捡起民族主义不久的美国,其声音可是高度一致的。

  此刻,现在,2020,不为民族主义者,枉为中国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方不圆连发数条微博火力全开 底气十足还是心态炸了?
  2. 毛主席:美国人想卖“伞”给我们,我们说非常感谢,我们不要
  3. 我们为什么要执着地纪念毛主席!!
  4. 《中 流丛刊》创刊遭外媒恶意歪解,该刊负责人严正驳斥
  5. 毛主席说:“孔学名高实秕糠”───纪念毛主席逝世44周年
  6. 美国日记169:为了法律公正,明德先生和方不圆,必须要处理一个
  7. 明德先生的遭遇让人心疼!
  8. 为何我们总是被割韭菜?
  9. “困在系统”是表象,“剥削”才是本质
  10. 台历史教科书大幅删改,宝岛“回家”的日程又提前了
  1. 对毛主席泄私愤的时代基本结束了
  2. 毛泽东一生最大的敌人
  3. 毛泽东的终生遗憾:没有打破历史周期律
  4. 澄清关于毛主席的几个谣言
  5. 9月9日,看看这几个媒体暗戳戳的心思
  6. 为什么那么仇恨人民群众?
  7. 边红军:如何看待当前中美斗争——写在毛主席逝世44周年之际
  8. 教师节设立在9月10日这一天,合适吗?
  9. 秋收起义是谁指挥的?
  10. 方不圆连发数条微博火力全开 底气十足还是心态炸了?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3.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4.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5.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6.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7. 对毛主席泄私愤的时代基本结束了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0. 左大培:说说这个“为什么”
  1. 毛主席对人民的爱通过它传递给了新一代青年……
  2. 《北京日报》:北京科技奖励大会获奖人胡伟武:为人民造“芯”
  3. 对毛主席泄私愤的时代基本结束了
  4. 对毛主席泄私愤的时代基本结束了
  5. 毛泽东的终生遗憾:没有打破历史周期律
  6. 金融全方位开放再加码 外资加速布局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