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老田:从人大刘院长“亩产十万元”的高产卫星说起——兼谈杜润生门下论证的“积极性多打粮食”靠谱不

老田 · 2021-02-0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农业生产没有多少奥秘,劳动及其效果都是目视可见的,不要说老农民,老田这种只有很短职业农民经历的资浅农民,也是清楚的,还在1970年代亲眼目睹过故乡的水稻如何增产的。就因为有这么点经验底子,阅读那些杜门高手的权威文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信服过。

  从人大刘院长“亩产十万元”的高产卫星说起——兼谈杜润生门下论证的“积极性多打粮食”靠谱不

  老田

  农业增产本来没有多少奥秘,但是这么个简单问题,被杜润生领导的正部级意识形态机构诸专家,说的云里雾里,后人在回顾这一段历史和问题时,往往依据杜门创作成果去演绎,这就变得跟“说传奇”一般了,而且,还真的是越传越奇了。

  

临1(1).jpg

  有人在网络上,以亲见亲闻者身份,再一次讲述“原理性”的传奇故事。这个人说,集体时代年人均布票只有三尺三,还能够做一件衣服;这个完全是胡编,当时市面供应的,可都是窄幅布。直到1970年代气流纺出来之后,棉布才改为宽幅布,此前成年人需要六尺布才能够做一件衣服的,人均一丈二布票仅够一年做一套新衣服的。同样也是在1970年代,合成纤维大量进入市场,的确良、涤卡等也是宽幅布,一米可以做一件衣服,这些高档布倒是一开始就不要布票。

  这个人从他所学习的杜门弟子讲述的增产原理出发,评价了一番人民公社与集体农业的管理不成功问题;此人还从农村妇女文化水平低的想象力出发,推导出她们不会当家过日子的“家计管理”失败,甚至还活灵活现地说,总是要等待月末米缸里的米所剩无多时,才会感到紧张。也许这个人学专家理论,真的学得好,所以整个头脑就完全束缚于这样的想象力,还有着巨大的积极性去创作历史,但他的见闻局限还是极为明显的,大约他从来没有见过农家煮饭使用的量具——升斗等。这样的热情的故事创作者,真的很不少,他们硬是把饱含杜门弟子“学术含量”的那种历史想象力,包装为亲见亲闻的故事去讲述,但过来人一看就完全露底了——毕竟他设计的故事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基础可言。

  【文章地址: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459269】

  其实集体农业增产课题,并没有多少高学术含量的。中国晚清时期开始出现全局性人地关系紧张,单位土地面积和单位劳动力的年产出,均陷入边际报酬递减趋势,这个是集体农业的前提和起点——现在只剩下以“过密化”方式来解套——以单位投入密度大幅度增加的方式实现单产增加。

  过密化的实现路径有二:一是集体的过密化,二是家庭的过密化。而1958年毛教员总结的八字方针“水肥土种密保管工”这些过密化程序中间,除了田间管理一项家庭作业与集体差别不大之外,其他七项都依赖于集体的有组织努力,个体或者家庭基本上无从着手。在农民的经验视野里,各种过密化耕作程序,主要体现为“三治五改”——治山治水治土、高改矮、稀改密、单改双、坡改梯、旱改水等,这些多依赖集体过密化路径去实现,家庭能够做的不多。此外,光照和积温等自然的气候条件,也影响光合作用效率,但除了少量用温室育秧和贵重作物栽培之外,那些方面人力还无法控制,可以存而不论。

  各种过密化耕作程序的增产效果,都是以人力预备好农作物生长所需的水土肥条件,据以促进光合作用效率的提高。农作物生长可是受到物质不灭定律和能量守恒定律严格制约的领域,难道还能就此玩出什么新花样来吗?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杜门弟子当然也不可能例外。

  而从光合作用效率提升看,矮杆水稻品种比杂交水稻,对增产目标实现的作用更大些,这个品种对光合作用效果的提升作用,体现在多个方面:密植(亩均植株比高杆水稻品种多出五倍半,叶绿素接受太阳光辐射面积同比提高),缩短生长周期并为后季作物留足足够生长期(双季稻的年均接受光辐射时间加长),同时还提高净产量中间粮食对秸秆的比例。

  不管是合理密植,还是提高复种指数,都会带来土地利用率的大幅度提高,其派生问题就是直接触摸到土壤营养赤字的“硬瓶颈”——这个瓶颈对于全国大多数农村地区来说,需要等待化肥供应充足之后,才能够逆转。中国人多地少,大多数地区人烟稠密,缺乏山区或者湖区这样的“闲置”地域,供人们采集“外来资源”制作有机肥,大寨作为先进典型率先增产的原因在于——因为是山区且有小煤窑供应燃料,故很早就能够做到秸秆沤肥还田,依靠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的“海绵田”增产,故提前逆转了土壤营养赤字,在1970年代就实现了单季亩产“过长江”。其他地区农民还得依赖秸秆作燃料烧菜做饭,土壤营养赤字就无法超越,其增产就要等待工业化进步足以支持农业那个临界点。也就是说,集体农业的增产效果,对于多数地区而言,在依靠集体完成耕作程序过密化改进之后,一时还不会取得大的效果,需要等到1970年代后期化肥供应大量增加那个时期。

  在集体农业时期,彼时因为化肥供应严重不足,积肥多依赖集体组织的共同努力——例如安排农家逐年换灶或者挖淤泥等,这一类增加农家肥供应量的事儿,家庭都是无能为力的。而且,由于土壤营养赤字问题,是最后一个增产短板,故粮食作物增产往往依赖于工业供应能力的提升,与农业生产单位内临界点之上的活劳动投入关系疏远。因是之故,粮食供应方面的“温饱缺口”在集体农业时期继续存在了很长时间,填补温饱缺口的巨大效果,最后集中体现在化肥供应快速增加的那几年之内,这不是集体农业管理不佳的原因,而是增产的硬瓶颈长期存在于农业之外——工业的化肥产能不足方面——的缘故。

  换言之,由于土壤营养赤字的硬瓶颈存在,在集体农业增产目标的最后阶段,增产要素外在于农业自身的努力过程。就形式逻辑而言,各种耕作程序的过密化努力,只是增产的必要条件,而增产的充分条件则是农业之外的化肥供应充足;改土改水和增加农家肥能够实现的增产潜力,也只能实现光合作用潜能的一小部分;在化肥供应充足,逆转土壤营养赤字之后,农作物的光合作用效率才能够大幅度逼近潜力值。当然,总的光合作用潜力,还是有其上限的,据科学院院士黄秉维先生的计算结果,农作物光合作用潜力最高可接近太阳光总辐射量的12.4%。

  杜润生领导的正部级意识形态机构中间,林毅夫、周其仁等人想要论证“包产到户”政策的优越性,总是“不得不”甩开光合作用效率所需诸种条件这个“说明中介”,各专家都不得不选择“积极性多打粮食”这个“头脑短路”方式,完成论证。当然也就相应地存在着说服力严重不足的逻辑缺口,因是之故,相对严谨的论证,就只能够停留在“假设——检验”层次(这是林毅夫著名论文的题目)。说家庭的过密化路径能够增产,也不是找不到案例,但需要前提条件——田间管理的活劳动投入严重不足、还成为增产的第一瓶颈这个前提条件,如果满足这个前提条件,其论述还是有可能成立的。

  但是,在人多地少的中国,田间管理方面活劳动投入严重不足的状况,到底是多还是少?杜门弟子的学术方法,往往需要寻找极端案例去支持论证,这个困境由来已久,于今尤烈,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刘守英教授也是最著名的杜门弟子之一,他前不久在清华宣传的“亩产十万元”,就是这一方法的应用和发扬光大。他们多年来的努力,教学成效还是杠杠的,这不,有人完全没有见过集体农业,甚至完全不熟悉那个时代的一切,还怀着巨大的热情,依据杜门弟子论证的原理,去编写和讲述各种“完全基于理论想象力的亲历者故事”。

  良有兴味的是,激励创造性努力向来成本不低,江湖传说W某人被杜润生短期内连升四级提拔到副部级的励志故事,而杜门弟子宣传“积极性多打粮食”就属于这样的官方雇佣劳动和命题作文,这些工作多由正部级意识形态宣传机构——杜润生领导下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内省部级、厅局级研究员们,写出权威论文发表在权威期刊完成宣传,这是意识形态生产领域的“一传手”状况;而这位热情的故事创作者,则纯属民间的自干五行为,自发充当意识形态生产的“二传手”角色,这种自干五二传手的大量存在,显然能够节约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经营成本并提高效率。

  其实,说“积极性多打粮食”的意识形态宣传,早在1958年就有人干过——著名的亩产十万斤卫星,就是论证“为公的积极性”无边无际;现在,亩产十万元的论证,以及早前分田到户提高积极性多打粮食的论证,也是基于同一个原理——不过这一次强调的是“为私的积极性”更管用罢了。有趣的倒是,因为有一百八十度转弯的超浓缩历史,杜门著名的正部级研究员吴象先生,两者都宣传过,他1958年曾经在报章发文说:山西某位名叫温四才的老汉坚不相信小麦亩产3000斤,最后如何被事实所彻底折服的动人故事。而人大刘守英院长最近在清华讲座中间放的“亩产十万元”卫星,则是同一个逻辑下的创新性努力的最新发展:从强调为私的积极性巨大可以多打粮食,到今日开始强调私有产权威力无穷,能够毫无上限地支持高产卫星。

  农业生产没有多少奥秘,劳动及其效果都是目视可见的,不要说老农民,老田这种只有很短职业农民经历的资浅农民,也是清楚的,还在1970年代亲眼目睹过故乡的水稻如何增产的。就因为有这么点经验底子,阅读那些杜门高手的权威文章,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信服过——读完他们的名作之后的感想也只是——啊,原来文章可以这么写,推理逻辑可以这么玩。

  二〇二一年二月五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世袭和特权,才是世界的真相
  2. “澄清”出来的真相
  3. ​如果拿笔的人都不顾廉耻,那社会还有希望吗?
  4. 陈永贵成为国务院副总理之前
  5. 失德艺人必须凉凉,那失德文人呢?
  6. 倘若假浅浅们成为青年偶像。。。
  7. 我们都应该愤怒,但愤怒这措辞都不够强烈
  8. 与读者闲聊(20210205)
  9. 漫说“经济”
  10. 它们急了!英国吊销CGTN在英广播执照
  1.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2. 这也叫诗?现实版的“我的区长父亲”!
  3. 卓娅依旧光辉,但是俄罗斯没有党委(了)
  4. 当代中国又一鲁迅笔下的乏走狗诞生记
  5. 中国基层权力的“异化”与失控
  6. 世袭和特权,才是世界的真相
  7. 缅甸突变,有内味了
  8. 赖小民死于谁人之手?
  9. “澄清”出来的真相
  10. 中国老百姓总结的对毛主席的十六个客观评价
  1. 张志坤:美国扶植台湾所造成的威胁有多大
  2. 关于将9月25日定为教师节的建议
  3. 孔庆东:名目乱了,国家就乱了
  4. 真是一副奴才相
  5. 晨明:中国主流精英的三大愚蠢
  6. 【愤怒】这么多画家都在侮辱毛主席,是可忍,孰不可忍?!
  7. 张志坤:建党百年之际,中国是该卷旗还是该亮旗
  8. 删除《谁是最可爱的人》的王旭明发文甩锅,到底是谁干的?
  9. ​为什么伟人变成了罪人?毛主席的身后世界
  10. 不推翻私有制,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墨茶Official”
  1. 董必武:天灾面前,有共产党领导,就不许饿死一个人!
  2. 跌幅超21%!澳大利亚的好运,正慢慢走向尽头!
  3.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4. 习仲勋与张秀山:“革命生涯将我们紧紧地联系到了一起”
  5. 卓娅依旧光辉,但是俄罗斯没有党委(了)
  6. 人民群众“喜迎”物价温和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