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国有企业的路走得太艰难了

胡懋仁 · 2021-08-27 · 来源: 北航老胡之闲话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国有企业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化是一个极大的困难过程。这个困难根本怪不得企业。其中有客观因素,也有国家工业管理部门的问题。

  网络小说《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已经读到三百多章了。看了这部小说,让我得到了很多信息。在读小说的过程中,我发现作者不仅文笔不错,而且对航空工业以及所涉及的其他专业领域都有所了解。这就是说,如果不掌握具体的专业知识,这样的小说是写不出来的。我所受到的启发有以下几点:

  国有企业从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化是一个极大的困难过程。这个困难根本怪不得企业。其中有客观因素,也有国家工业管理部门的问题。客观地说,从计划体制转向市场体制,等于是一个在陆地上生活的物种,一下子就要让它到水里生存,而且还要生存得很好。这几乎就是强人所难。而面对这么大的困难,国家有关部门说撒手就撒手,没有任何事先的培训,也没有任何的警示,更没有任何政策上的托底和转圜。说老实话,这种管理部门完全不负责任,拿国家的企业当成小孩子玩腻了的玩具,想甩就甩,想扔就扔。老话说,这就叫崽卖爷田心不疼。

  当年国营企业的领导者,大多是技术干部出身。他们有知识,有技术,善于管理生产。所以对于企业的生产部门、技术部门、质量检验部门,甚至包括财务部门,他们都不陌生,至于供应与销售这两块,可能供应这一块让人头疼,毕竟当时原材料等方面相对短缺,但并没有什么太高的难度。而销售这块在卖方市场的环境下,基本就是坐等着收钱。

  而有关部门一下子就让企业从计划体制走进市场经济,这种让企业极不适应的强度实在太大了。原来的拨改贷和利改税,也没对企业说清楚,企业以为就跟过去一样,应当是改个名儿而已。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国家拨款对企业来说,基本不用承担什么太大的责任。企业能盈利,利润交给国家,企业没有盈利,国家都给兜起来。而一旦改为银行贷款,政府部门什么责任都没有了,而所有的负担都落到企业上,而企业还要给管理部门上交管理费。这就是说,管理部门不仅没有什么责任,还能得到不少钱财。这不仅是不公平,而且有点不像话。

  利改税也差不多。过去有利润就缴,没利润就不缴,企业没有什么压力。而一旦利改税,不管你企业是否盈利,最起码的企业税那是一分都不能少的。管理部门什么责任都没有,什么负担也没有,一切都让企业担着。前面说了,企业的领导就是搞生产、管生产都门儿清,而对市场经营,完全不入门。过去不需要研究市场,了解市场。现在不同了,不了解市场,不研究市场根本就一事无成。可是过去从来没有干过的事,一下子就要成为专家和高手,这怎么可能? 而市场给企业的时间几乎很少,所以很多企业就在之种不负责任的改革中垮掉了。结果,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们还反过来指责国有企业,指责公有制。说公有制就是不行,国有企业就是不行。这样的指责今天看起来,毫无道理。

  中国刚进入市场经济时,市场秩序极为混乱。那些私营企业不说,就是乡镇企业,也不是靠什么经营,就是一堆腐败手段。最经常用的就是给回扣。这样的做法,国有企业不敢干,也不能干。但是私营企业或者乡镇企业根本就没有任何顾虑,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胆大包天,也没人能管。

  在对外开放中,管理部门要求国有企业引进外资,引进先进设备。今天看起来,没有一个发达国家会把先进设备出口到中国,更不会把先进技术交给中国,即使你花钱买也不给你。我就想不明白了。我们过去接受的教育不都是资产阶级唯利是图吗?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管理干部会一下子把资产阶级当作大发善心的好人了? 我们总幻想着用市场换技术,结果,市场让出去了,技术一项都没弄进来。我们花了极昂贵的价格买了人家的设备,可是那些设备,要不就是二手的,要不就是准备淘汰的,完全没有所谓最先进的技术水平。这样的亏吃过一次也就算了。但是,我们有的人吃一次亏还不够,还要在同样的地方摔同样的跟头。如果这里没有什么拿了外国资产阶级的好处的事之外,没人相信这些人会这么笨。但就是这些蛀虫,白白浪费了国家大笔资金,为自己大捞好处,而让国家遭受到巨大的损失。那些借着所谓出国考察的名头,到国外旅游的做法,就更不用说得太多了。

  西方资产阶级拿捏中国的做法多了。他们为了掌控中国的生产技术,不使其超越发达国家,尽很大力量来卡住最关键的技术而绝不会给中国。西方还总拿所谓先进的设备向你招摇,以吸引中国对这些设备的兴趣。这些拿出来招摇的所谓先进设备,如果了解实情的话,完全都是一堆破烂。从这个角度说,盎格鲁撒克逊的混球们,跟东洋混球差不多,还真不如当年的苏联来得实诚。中国今天的工业化,如果没有苏联援助打的底子,要走到今天的程度恐怕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当然,苏联人也有自私的一面,他们所有的援助,都不是无偿的。中国人当然不是要图他们那点小便宜,但比起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来说,苏联人要小器得多。

  从小说里,我看到,中国要想发展,要想在技术上进入世界最先进的行列,就只能自己干。当然,这种所谓自己干,不是凭空下手就能干出来的。一切可能的现有的条件,都要加以充分地利用。只要不违法,任何手段都可以采用。然而,这样的做法仍然有可能导致对国外技术的依赖,所以归根到底,我们还是在这些借鉴工作的基础上,开发我们自主的先进技术。这是事情的根本。

  要自己干,确实很不容易。但越是不容易的事,越是要自己干。不容易,不等于干不成。什么叫百折不挠? 什么叫千锤百炼? 中国人最是不怕这样的磨练。

  今天中国的国有企业,对于市场的了解比起当年来可要强出不少了。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不能因为今天我们适应这个市场了,当年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曾经具有的优良的传统就可以扔掉了,就可以被看作一钱不值了。我们总要根据当前的现实的具体的情况,要进行深入广泛的分析和研究,那些优良的传统和作风,那些非常好的做法和措施,都依然是我们的宝贝,绝不能弃之如弊屐。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陈先义:说说南昌八一大桥的两只蹩脚猫
  2. 郭松民:谈谈“莫言日记”
  3. 一场新的战斗,正在酝酿!
  4. 中央机关初进中南海,江青田家英任秘书组正副组长,毛主席一次因亲笔信被拆而动怒
  5. 郑永年先生对美国的告诫,怎么看都像是对着中国的
  6. 当大连开起了日本风情街
  7. 为什么要重提共同富裕?分配问题再不解决,发展也不可持续了
  8. 陈先义:我们今天应该怎么“过河”?
  9. 跟着蔡英文打“高端疫苗”很荣幸,第二天死得很安详
  10. 请做一支让人尊重的疫苗!
  1.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2. 阿塔,还是上当了!
  3. 藏族同胞的嘱托:“像拥护爱戴毛主席一样……”
  4. 81岁河南首富,包养情妇、暗通美国?
  5. 邋遢道人:清零还是共存
  6. 毛主席“共同富裕”首倡者的历史地位不容撼动,警惕有人将共富概念“去社化”
  7. 深圳中学生:“我想让天底下痛苦的人都得到幸福!”
  8. 叶方青:认识跟不上,共富战役是打不好的
  9. 回过头看,惊出一身冷汗!
  10. 郭松民:被称为富人的”巧走狗“的胡锡进又在诋毁社会主义了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4.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龙芯 ——董事长胡伟武解读龙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5.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6. 赵磊:为“共同富裕”正名
  7.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8.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9.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10.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1. 毛泽建:毛泽东第一位牺牲的亲人
  2. 澳大利亚,损失不小!
  3.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4. 学习笔记:总书记带领我们再认识社会主义本质
  5. 那位看不起病的原子弹功勋工人,还是走了
  6. 当大连开起了日本风情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