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赵磊:把荣誉戴在赵磊头上,他受不起——价值与异化岂能无缘(之七)

赵磊 · 2021-09-04 · 来源:政经茶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但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一、引 言

  在上一集《“免费自然力”,科幻还是现实?——价值与异化岂能无缘(之六)》,我回复了孔陆泉、朱木斌对“自然力取代人力”的质疑,接下来的这一集讨论孔、朱二位提出的另一个问题:在未来社会,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是什么?

  针对马克思提出的 “(未来社会)劳动不再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的预言,孔文说:

  ——“劳动能不再是财富创造的决定因素吗?我们的回答是否定的。赵文引用的马克思几段论述,并不构成对他观点的支持。”

  在孔陆泉、朱木斌看来,“劳动不再是财富创造的决定因素”,这个观点的发明者是赵磊(即所谓“他观点”)。

  不仅如此,孔、朱二位还特别强调:“赵文引用的马克思几段论述,并不构成对他观点的支持”——这个“他”,不是“马克思”,而是“赵磊”。

  对于孔文这个说法,我有必要指出两个明显的谬误。

  二、不要“马冠赵戴”

  我首先要明确告诉孔陆泉、朱木斌,未来社会“劳动不再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这个观点并不是我赵磊的发明,而是马克思的预言。

  ——这里插一句。对于“劳动不再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这个观点,尽管孔文不屑地说“赵先生似乎也是借助马克思才得出这一结论的”,但他们仍然执着地将马克思的这个观点归在了我的名下。

  我要提醒孔陆泉、朱木斌,您二位把马克思的这个观点归于我的名下,不仅给予我不该拥有的荣誉,也是对马克思的不尊重。

  为了让读者对马克思的观点有一个完整的了解,同时也让孔、朱二位看懂马克思的话,下面我再重温一下马克思对未来社会的这段预言:

  (1)马克思认为,在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社会,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马克思的原文如下:

  ——“社会劳动确立为资本和雇佣劳动对立的形式,是价值关系和以价值为基础的生产的最后发展。这种发展的前提现在是而且始终是,直接劳动时间的量,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

  我解读一下,所谓“已耗费的劳动量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即“劳动决定价值”,指的就是商品生产的情形。

  (2)马克思认为,生产力的发展使得财富创造越来越少地取决于劳动耗费。马克思的原文如下:

  “但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

  我解释一下,“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相反地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这个过程其实就是自然力逐渐取代人力的必然趋势。

  (3)马克思认为,“劳动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并不是永恒不变的法则。马克思的原文如下:

  ——“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

  我解释一下,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并非如孔文所认为的那样,是人类社会“永恒不变”的法则。因为,“以劳动时间作为财富的尺度,这表明财富本身是建立在贫困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劳动决定价值”意味着财富生产是建立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基础之上的。

  (4)马克思认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劳动将不再是财富的决定因素。马克思的原文如下:

  ——在未来社会“财富尺度决不再是劳动时间,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

  我解释一下,所谓“财富尺度决不再是劳动时间”,意味着“劳动不再是财富生产的决定因素”;所谓“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指的就是从事乐生活动的“闲暇时间”。

  不知孔陆泉、朱木斌二位看明白没有?

  如果孔、朱二位此时真的看明白了,会不会把扣在我头上的荣誉收回去?

  三、应当尊重原意

  或许孔文作者并不在意是“马冠”还是“赵冠”,不论“马冠赵戴”还是“赵冠马戴”,恐怕都改变不了他们执着的信念:在未来社会“劳动依然是财富的决定因素”。

  我很想弄明白,支撑孔文执着下去的依据究竟是什么?

  让我深感失望的是,在重复引用了“赵文引用的马克思的几段论述”之后,孔文莫名其妙地拿“赵文引用的马克思的几段论述”中的一段话,来作为未来社会“劳动依然是财富的决定因素”的依据。孔文引用马克思的这段话是:

  ——在未来社会,“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

  对于孔文给出的依据,我有两个问题要请教一下孔文作者:

  问题一,请问孔陆泉、朱木斌:马克思说“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这是什么意思?

  ——赵按:但凡没有理解障碍的人都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了。

  问题二,请问孔陆泉、朱木斌:马克思说“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这又是什么意思?

  ——赵按:但凡没有理解障碍的人都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劳动时间不再是衡量财富的尺度”了。

  我真就奇了怪:

  难道马克思所说的“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就是孔文用来证明“劳动依然是财富的决定因素”的依据?

  难道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就是孔文用来否定马克思“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决定因素”的证据?

  我真的很纳闷,并求高人指点:

  从马克思的这段话中,孔文究竟是怎么得出“劳动依然是财富的决定因素”的?

  四、逻辑一旦混乱

  孔陆泉、朱木斌给出的依据别说能不能说服别人了,恐怕连二位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吧?

  恕我直言,孔陆泉们若想在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中找到“劳动依然是财富的决定因素”,恐怕还得继续努力厘清自己的逻辑。

  逻辑一旦混乱了,即便信念再执着,也只能“自欺欺人”。

  另外,关于“直接形式”劳动与“间接形式”劳动的区别,以及劳动究竟是不是历史范畴,孔文也存在不少理解上的混乱。这里就不讨论了。

  ——“直接形式”的劳动与“间接形式”的劳动的区别,我已经有专文分析(参:赵磊《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使命》,《学术月刊》2005年第4期,第31页)。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高某某,你可以闭嘴了!
  3. 隐藏极深,难道是间谍?
  4. 实锤:日本风情街已被停业休整
  5. “革命”二字吓坏了谁?
  6. 尸体堆到天花板
  7. 有关方面应积极、明确回应人民群众对日本风情街的质疑
  8. 兰州交通大学,你到底要沉默多久
  9. 九九纪念毛主席:天下英雄谁敌手,只敬韶山第一人
  10. 这才是塔利班的真面目
  1.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2.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3. 李光满: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
  4.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5.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6. 超级整顿风暴,来了!
  7.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丑闻!
  8. 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上的讲话
  9. 刘继明再谈与方方之争:“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像魏巍一样战斗!”
  10. 54年前,毛主席对“娱乐圈”的严厉警告,实在英明!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3.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4.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5.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6.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9.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10.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 毛远志:怀念伯伯毛泽东
  2. 尸体堆到天花板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狭隘民族主义渐成舆论公害
  5. 印度受毛主义影响的地区首次减少至70个
  6. 说说日本风情街,哪来的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