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评胡大人自封“建制派”:直接点儿吧,舔狗派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09-17 · 来源: 热风2021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那你到底维护的什么呢?

  胡锡进自封“建制派”,暴露的,是此人根深蒂固的“身份焦虑”。

  又是奇事一桩!

  看来,一向以和稀泥、把事情搅浑而著称于世的胡叼盘,终于搅到自己头上来了。

  今天,他突然想到:

  “咦,我算什么呢?”  

1.jpg

  谢天谢地,亏得他还知道:

  “‘左派’‘右派’这些词在互联网上很常见,但它们的历史涵义比较强。”

  正因为“历史涵义比较强”,胡锡进现在,既不敢自封右派,更不敢自封左派!

  懂的都懂:

  右派,有“自由化”的历史涵义;

  左派,有所谓“极左”的历史涵义。

  嗯,不能说我们胡大人的脑子完全生锈,或完全是浆糊。

  他“聪明”地意识到:

  不管“左派”还是“右派”,都容易引起“不当联想”,引起那些与他的小市民调和心理完全无法相容的、涉及原则性的争论。  

2.jpg

  于是,他“天才”地从香港(或许还有别的什么地方?),买回来“建制派”这顶帽子,并毫不犹豫地给自己戴上。

  沐猴而冠,沾沾自得。

  虽然,据他说,他是不喜欢“帽子”或“标签”的。

  “叼盘派”或“舔狗派”终于给自己想了个漂亮的新名号,读书人的事不能算“偷”——都一样,只是把话说得好听点,给自己心理安慰,没有实质意义。

  胡锡进似乎对划分左、右颇为不屑,并摆出一副“实事求是”的面孔,大秀实用主义者的庸俗优越感。  

3.jpg

  实际上,左中右,一万年都会有。

  你跟两个朋友走在路上。一个走在前面,一个走在后面——这就叫左派和右派。

  至于夹在他们之间的你,不妨叫做“中间派”。

  如果走在前面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几个人,其中有的根本不看路,横冲直撞——这叫左倾;有的则相反,总是回过头去看后面的人,走得相对慢了些,甚至要跟走得最慢的右派走到一起去了——这叫右倾。

  社会的发展,也是走路。

  总有人走得快一些。他们的方向,符合社会发展进步的方向——他们叫左派。

  左派不会只有一个人。其中,有的急了,有的慢了。急了的,叫左倾分子,虽然他们是要革命的,但由于性急,很可能在前头惹出事故、阻塞道路,这样反倒拖慢了人们前进的步伐;慢了的,叫右倾分子,他们甚至可能跟走得最慢最慢的右派前后策应、暗中合流,打着“革命”的旗号反对革命,堕落为叛徒。  

4.jpg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很奇怪吗?

  抽象地、脱离实际地谈左中右是狭隘的,必须联系社会实际,必须先搞清楚社会在一定时期内发展进步的要求是什么。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辨别到底谁走在前面、谁走在后面。

  比方说,近代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是推翻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

  那么,谁在推翻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进程中走在最前面,谁就是革命左派、共产党人;谁阻碍这个进程,尽力维护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下的既存秩序,谁就是反动右派、蒋记国民党。

  当然,还会有一批人,他们虽没有走在前面,但总是在走着;他们虽不至于往回走,但有的时候会停下观望。这部分,就叫中间派,需要走在前面的革命左派即共产党人加以带动。  

5.jpg

  再比如说,今天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要求,是什么呢?

  是反对各种类型的资本势力,主要是盗用红色旗帜的假共产主义者、私人垄断资产阶级、外国(又主要是西方)垄断资产阶级,深入实践人民当家作主和无产阶级专政,组织建设比较完整的社会主义,走向共产主义。

  不但我国,全人类都要走这个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

  谁在推动这个进程,谁就是革命左派;谁反对这个进程,竭力维护资本主导的现实秩序,把这个秩序说成是“永恒不变”的贵物,模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目标,谁就是反动右派。

  在左、右之间,还有相当一部分中间派。他们同样身受大资本的压迫,并日益认识到这种压迫,但由于种种原因(经济地位、认识水平等等)不愿意走得很快;有时候停下来,对反资本斗争取观望态度。

  胡锡进处在什么位置上?

  他好像是中间派,其实是右派。

  我们倒很乐意为胡大人“造”一个新词:

  “形中实右”

  什么“骑墙”,也是假的。

  他实际上开不出任何药方;他所谓的富人低调不炫富、避免刺激穷人的“精神共富”方案,很不幸,连改良主义的意义都没有,有的只是无耻。他是以大资本家巧走狗的姿态,在向主子们表现忠诚,同时麻痹广大穷人。  

6.jpg

  近期,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监管政策出现某种强硬化趋势,自命“建制派”的胡锡进表面上不得不拥护;但,作为搅动舆论场的老手,他有意无意地接过海外极右翼反动媒体的话茬,把共同富裕跟“平均主义大锅饭”联系起来,又指责李光满文章太刺激了——所有这些,都是在把强硬化监管政策跟他心目中的所谓“极左”混淆起来,把水搅浑,加入谴责“CR2.0”的海内外右翼大合唱,阻止他的一部分“同行”试图进行的局部改良,至少是为改良划线,更恶毒攻击和反对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性质的真正变革。

  “建制派”不是不能有——维护什么?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

  ——请问,对于维护这个最根本的建制,难道能有什么好商量的吗?  

7.jpg

  你胡锡进维护的,是这个建制吗?

  如果这个最根本建制,不幸被破坏了,难道我们要做的竟不是维护和重建它吗?

  如若不是,那你到底维护的什么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尴尬:钟南山“莆田抗疫”被迫辟谣, 张忠德“八次出征”再上前线
  2. 别让许夫人跑了!
  3. 恒大盖不住了,各种抢跑已经掏空了恒大
  4. 老孙微评(回避问题)
  5. 为女检察官“炫富”收尾?官方把自己搭进去了…
  6. 匪夷所思的共同富裕批判
  7. 第一财经终于改口:承认喵喵无法根除病毒以及存在ADE效应
  8. 老百姓苦物价久矣:从“蒜”你狠到房价不许降!
  9. 我所亲历的《扫黑风暴》里的“黑”
  10. 假如没有主席
  1.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2. 司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儿了?
  3.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
  4. 赵薇仅是只小蚂蚁,围歼大老虎的资本大戏开始了
  5. 莆田疫情,一次诡异的舆情报道
  6. 毛主席的人生低谷:40多岁仍被人叫“小毛”
  7. 公知的心态崩了!
  8. 环球时报小编侮辱毛主席,9月9日0时10分竟发这样的微博
  9. 这位“父母官”,你可真敢讲啊
  10.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模糊了什么?
  1. 图穷匕见之胡锡进“怒怼”李光满:他甚至不是师爷,是黄四郎家的恶犬
  2. 张志坤:毛泽东至今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3.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4.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5. 赵薇为什么被封杀?今天给出答案!
  6. 关于七千人大会和“变局”问题的考证
  7.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8.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9.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10.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1. 黄克诚:临终前不想浪费国家的钱财,拒绝治疗和用药,遗言令人泪目
  2. 毛主义仍然是印度国内最大的安全威胁
  3. 张文茂:关于百年大变局的若干认识问题——纪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4. 拜登撑不住跑来通话,意味着什么?
  5. 辽宁王忠新:从“95后夫妻卖淫还贷”想到《月牙》弯弯
  6. 如此恶毒侮辱开国领袖,岂能一封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