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吟唱了30年的《理想之歌》

山丹 · 2007-03-10 · 来源:乌有之乡
知青运动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吟唱了30年的《理想之歌》  
2006-11-20 
山丹

    三十年前,有一首诗在中国青年中广为流传。上中学时,我在班上,在学校里都朗诵过它,照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放的样子,电台播送的诗朗诵里的配乐非常好听,比如引子的配乐就是管弦乐《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一段竹笛引出熟悉的旋律和极富深情的朗诵;中间还有一些进行曲也很有激情,我们做学生的找不到配乐,就用人声伴唱,居然也搏得满堂喝彩。
    这首诗就是我至今仍然十分喜爱的《理想之歌》。作者之一的高红十是作为知识青年被推荐上了大学的工农兵学员,完成诗作以后毕业,又回到了原来插队的延安,她在毕业务农申请书上写道:“《理想之歌》不光写在纸上,也要落实在行动上”。
    “38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今天再来看这首诗作,当然会有与当年不同的感觉,文中的一些提法也已不为我们所接受,但心中激起的热情仍然不减当年。《理想之歌》1976年出版时有8万多字,可惜早已遗失,现在也无法找到全文,仅凭记忆和在网上搜罗的只言片语,凑成了下面的文字,发到博客上(如果打开音响,还可以听到这首诗的部分朗诵),以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38周年。希望比我年长的老知青重读这首诗能勾起对火红年代的回忆,也希望后来者能理解并喜欢。顺便说一句,如果哪位博友收藏有全文,希望不吝相赐。

 
理想之歌(1974年版)

北京大学中文系72级创作班
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1974年 )

红日、
白雪、
蓝天……
乘东风
飞来报春的群雁。
从大阳升起的北京
启程,
飞翔到
宝塔山头,
落脚在
延河两岸。
欢迎你们呵 !
突击队的新战友,
欢迎你们呵 !
我们公社的新社员。
喝一碗
热腾腾的米酒吧!
延安人民的情意
酿在里边;
吃一把
红彤彤的大枣吧!
陕北的枣儿呵
蜜一般甘甜!
看你们白羊肚手巾
红袖章,
高原上
又开放一片山丹丹……
新来的战友呵,
你问我:
“什么是
革命青年的理想?”
一句话
包含着万语千言,
因为我们
要为了理想
并肩作战。
呵!理想
青年人心中
瑰丽的壮锦,
灿烂的诗篇。
然而,什么是
革命青年的理想?
怎样理解
又怎样实践?
这确是一张
十分严肃的考卷!
唢呐声、腰鼓点,
信天游一曲上云端 。
牵动我心中的
滚滚延河水呵,
让我告诉你
我是怎样
踏上眼前的康庄大道。
革命的理想呵,
又怎样激励我们
从昨天、今天
跨入明天……
   (一)
当我第一次
睁开眼晴,
祖国
正是朝霞满天的黎明。
双脚刚刚落地,
就踏上了
红色的甲板,
扑面而来的
是前进航程中
汹涌的浪峰。
阿姨讲起
包身工的希望,
伯伯掏出
儿童团的红缨。
“快点长大吧!
等待你的
是又一场伟大的革命。”
也有人送来
一只白鸽,
说它象征着
世界和平,
“你真幸福呵
再不会看到
阶级斗争的刀光剑影……”
---多少幅画卷
在跟前展开,
哪一幅是我
最好的远景?
理想的航帆
就这样
升起来了,
四方来风
就这样
将它吹动……
大跃进的炉火
烧毁了右派分子的迷梦,
炉膛里
有我捡来的
碎铁小钉;
叔叔们写批判稿
投入庐山的战斗,
我帮助
把墨研得
又黑又浓……
我虽没有赶上
战火纷飞的年代,
但当我抚摸着革命博物馆里
草鞋上的血斑,
军衣上的弹洞,
我懂得了
创业的道路
是先辈的
生命和鲜血铺成。
从《雷锋日记》的
字里行间,
从收音机里
广播的“九 评”,
我知道呵
为了巩固政权,
正进行着
更壮丽的万里长征!
先烈的目光
像在大声发问:
“我们的理想
怎样实现?
未竟的事业
谁来继承?”。。。
又过了七八年,
又过了七八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一声震憾世界的雷鸣!
第九次大搏斗
第十次大搏斗!

同父兄一般高,
编制在
革命队伍的行列中。
曾记否?
《炮打司令部》
挟雷携电的
宣言;
曾记否?
毛主席的红卫兵
催枯拉朽的笔锋。
把横扫四旧的倡议张贴。
围攻吧!
革命后代
真理在胸旗在手;
收买吗?
名利地位
视如鸿毛轻。
红卫兵保卫毛主席
天坍也敢顶!
难忘的“八.一八” 呵,
鲜红的袖章
染上了
红太阳的光辉,
“我们支持你们!”
——伟大的声音
激起红浪千层!
支持我们呵
对反动派造反有理,
支持我们呵
把“解放全人类”
牢记心中。
毛主席挥手
我前进呵!
风雨中
多少海燕击长空。
逆流回旋
难阻大江滚滚东流去,
猿声悲啼
革命航船已过山万重……
在那时
我看到了
修正王义教育路线的
毒害,
旧日学校笼罩着
“克己复礼“的
阴影。
什么
“求名不得
抑郁而死”,
什么
“飞吧,未来的科学家
年轻的鹰…… ”
有个佃户的后代
不认自己的亲生父母,
有个矿工的儿子
不愿再去挖煤下井。
和平演变呵
-----潜移默化
这就是
阶级争夺呵
-----你死我生。
一月风暴里
我到过上海港
搬运工人
给我讲:
他曾怎样含着热泪
送我们自己的第一艘万吨轮
起锚登程。
长征路上
我到过红旗渠,
贫下中农
给我看:
为了重新安排林县山河,
一米长的钢钎
怎样磨剩了三寸……
呵,描绘理想的大笔
从来倾注着
阶级的深情;
文化大革命在我心中
埋下了理想的种子: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而走与工农结合的道路,
这才是通向
革命理想的
唯一途径!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毛主席
发出了进军号令!
百川归海呵
万马奔腾,
决心书下
签名排成
一列长龙,
接待站前
同学少年
待命出征!
呵,不可战胜的幼芽
在火红的年代
诞生!
离别北京的
前一天夜晚,
我和战友们
来到面对中南海的
团城,
深情眺望着
彻夜的灯光,
久久倾听着
澎湃的涛声,
挥笔写下一行誓言:
“上山下乡
彻底革命!”
一个字
用八张纸,
从傍晚
写到黎明。
为了让敬爱的
毛主席,
推开办公室的窗棂,
能在晨曦的辉映下,
看到我们的决心,
露出欣慰的笑容……
   (二)
排排窑洞
层层梯田
千里高原。
万里长川
怀揣着
毛主席给红卫兵的信,
我们从北京
来到延安。
这里
就是我
理想种子扎根的土壤,
这里
就是我们
战天斗地的营盘。
上工的晨钟
奏起了
理想之歌的
第一个音符。
烧荒的野火
映红了
理想诗篇的
第一行语言。
撅把
磨穿了掌心的血泡,
荆辣
划破了褪色的学生蓝。
锄地,
大娘教我分苗草;
扬场,
大爷教我把风向辨。
亲人们呵
用革命理想的雨露,
浇灌着
我的心田。
在一个
风雪的夜晚
我的卷刃的老镢,
忽然不见,
跟着一行脚印我来到后村,
哦,
炉火映红了一孔窑面。
老镢已被加钢,
老八路白发红颜,
坐在风箱前。
南泥湾大生产的
老模范呵,
上甘岭保卫战的
英雄汉!
把复员费全部交给了队里,
坚决抵制了
退社单干。
他手中的大锤
打出过多少
开荒造田的
铁撅,
锻造出多少
制服穷山恶水的钢钎!
呵!
锤声叮当,
为理想之歌加进了
继续革命的节奏,
火光熊熊,
把理想之歌的
每一个音符熔炼。
那是水电站
刚刚建成的时候,
我见到一位烈士的母亲
“老妇联”:
“给窖里山安电灯吧
看书写字有多方便。”
妈妈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先建个广播站吧,
把电线拉到山寨,
让毛主席的思想
照亮千家万户人的心坎。”
没有浮华的词藻,
没有奇丽的语言,
亲人们呵,
淳朴、憨厚的
贴心话
帮我校?
我同亲人一起,
扶犁耙,
甩响鞭,
救羊群,
趟险滩,
深耕土地
举起
三五九旅的镢头;
清理帐目
拨动
土改复查的算盘。
蘸着丰收的汗水
我把镰刀
磨得金光闪闪
迎来了上《纲要》的
第一个秋天。
冒着漫天飞雪
我们点起劈岭填沟的排炮,
开始了
跨长江的攻坚战!
呵,革命理想的画卷,
在我走过的道路上展现,
哪一步
没有斗争相伴?
哪一程
没有亲人在身边。
翻开队委会记录本
我把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写在上边,
砸烂孔庙里斗大的“仁”字
我们办起了
批林批孔的展览。
星夜里
挑灯巡视水库堤岸,
识阴睛
辨战友,
练就一双阶级的锐眼。
队部前,
戳穿富农翻案阴谋
摆发展
分路线
铸造一副钢铁的肝胆。
幸福凝结着
创业的艰难,
胜利预示着
更严峻的考验。
是在这宝塔山下
延河岸边,
是在我们前辈
英勇战斗过的陕北高原,
我开始理解
从来就没有个人的理想之歌,
我们革命青年的理想,
只能是无产阶级的战歌!
它要由
整个无产阶级
谱写、高唱,
它要把
千百万人
召唤!
我们壮丽的
现实的理想,
是用革命战斗的红线
紧紧相连。
与天奋斗,
与地奋斗,
与人奋斗,
其乐无穷!
沿着青年运动的方向,
我们踢开顽石,
踏平艰险,
描绘最新最美的图画;
我们激扬文字,
指点江山,
用战斗和冲锋
揭开了
伟大时代的新篇!
谁说我们的生活
“周而复始”,
莫道“光阴似箭,
农村五年”。
我熟悉了
老区山庄的
亲人们呵,
亲人们
也熟悉了
我们。
我已成为山庄
普通而光荣的战斗员。
农村
需要我,
我,
更需要
农村。
为了共产主义事业,
我愿在这里
终身奋战;
为了实现阶级的理想,
我愿在这陕北的土地上
迎接十个、二十个
战斗春天!
这时,
正是在这时,
我才开始填写
“什么是革命青年的理想”
这张严肃的考卷。
我要做
我们鲜红的党旗上
一根永不褪色的
经纬线!
  (三)
亲爱的战友呵
新来的闯将!
这就是
我所理解的
关于革命青年的
理想。
它不是万花筒
可以随时变幻,
也不是雨后的长虹
那样神奇、渺茫。
它深刻地烙着
阶级的印章,
它像一座宏伟的大厦,
要奠定在
坚实的地基上。
理想的航道
并不那么宁静、坦荡,
山区也不都是
核桃、海棠。
骗子会装出
“同情”的腔调,
富农会端来
“关心”的米汤。
不敢扬帆的航船,
会在泥沙中搁浅;
躲在屋檐下的燕雀,
当心烟熏染黑了翅膀。
有人躲在阴暗角落
射出“变相劳改”的毒箭,
有人站在邪路上
贩卖“劳心者治人”的砒霜。
什么“人生”“青春“哪,
“前途”“理想”哪,
丑恶的个人主义
也常借这诱人的字眼,
打扮梳妆。
西伯利亚的冷风,
也吹来了
新沙皇的叫嚷,
在理想问题上,
修正王义
也在大做文章:
什么“中国青年离开了爹娘”,
什么”中国青年没有理想”,
好一副悲天悯人的伪装,
将祸心包藏。
不错,
是有入“离开了爹娘”,
事情正是发生在
列宁的故乡。
你们背离了
列宁走过的道路,
你们出卖了
布尔什维克党!
你们要的是
什么理想?
不过是伏特加中的
醉生梦死,
爵士乐中的
糜烂疯狂。
你们用吸血鬼的奢望,
“造就”了
垮掉的一代,
在无产阶级战士面前,
你们有几丝萤光?!
你们剥削阶级的梯子,
岂能够到
我们的心窗?
你们帝国王义的尺子,
怎能把
我们的襟怀度量?!
我们战斗的岗位
虽在这小小的山庄,
祖国的江河山川
皆在我望!
我们宽阔的胸怀
向着世界开敞,
五洲四海的风雷,
在我胸中装!
我们同工农兵结合的
隆隆脚步声,
震碎了你们的
一枕黄粱!
马蹄破冰川,
套杆劈风墙,
“宝贵青春属人民
誓将青春献人民”。
那是我们的张勇呵
舍生忘死
救群羊!
气盖双河浪,
壮歌震北疆,
“活着就要拼命干,
一生献给毛主席!”
那是我们的金训华呵,
化作雄鹰
云里翔!
“跟上来呵!”
英维在召唤:
“我们来了!“
回答声响彻
岭南、塞北
海岛、边疆。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战斗,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成长!
呵!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三五个骗子
抹煞不掉这铁的事实!
它写在大地,
写上长天,
写进这伟大时代的
“编年史”,
也写进亿万青年人
火热的心房。
这是历史上
一次伟大的反潮流呵,
这是一场
震撼世界的反修仗!
呵,让千年的铁树
作证吧!
只有在这里
花朵才和最美丽的青春
一齐开放;
让万丈的昆仑山
作证吧!
只有在这里
白雪才染上解放全人类的
理想之光!
让火炬烧得更旺,
把战鼓擂得更响!
我们宣战了,
向旧世界宣战!
向孔孟之道宣战!
党呵!
请检阅我们的队伍吧!
几百万
几千万!
呵,整整一代
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
千重峰峦,
万顷巨浪,
后继有人
大有希望!
前进,向前进!
我们有
马列主义的
开天巨斧,
我们有
毛泽东思想的
指路阳光!
前进,向前进呵!
“希望寄托在
你们身上。”
呵!
寄托在
我们身上! 
 

《理想之歌》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二级创作班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理想之歌(1976年修改版)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二级创作班工农兵学员集体创作
  (人民日报 1976.01.25 第5、6版 战地专栏)

  人民日报编者按:《理想之歌》是北京大学中文系部分工农兵学员一九七四年集体创作的政治抒情诗。它反映了广大知识青年在上山下乡和教育革命中锻炼成长的精神风貌。在当前教育战线大辩论中,清华、北大等院校的同志一再朗诵、阅读这首朝气蓬勃、激情洋溢的诗。这说明,它符合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教育革命胜利成果这一斗争的需要。本报刊登这首诗,以供更多的同志阅读,并用以回击教育界右倾翻案风,批驳那种攻击工农兵学员“质量低”之类的奇谈怪论。

红日、
    白雪、
        蓝天……
乘东风
    飞来报春的群雁。
从太阳升起的北京
    启程,
飞翔到宝塔山头,
落脚在延河两岸。
欢迎你们呵!
    突击队的新战友,
欢迎你们呵!
    我们公社的新社员。
喝一碗
    热腾腾的米酒吧!
——延安人民的情意
    酿在里边;
吃一把
    红彤彤的大枣吧!
——陕北的枣儿呵
    蜜一般甘甜!
白羊肚手巾,
    红袖章,
——高原上
    又开放一片山丹丹……
新来的战友呵,
你问我:
      “什么是
        革命青年的理想?
怎样理解
    又怎样实践?”
——这确是一张
    十分严肃的考卷!
……唢呐声、腰鼓点,
    信天游一曲上云端。
牵动我心中的
    滚滚延河水呵——
让我告诉你——
革命的理想呵,
    怎样引导我,
        踏上眼前的康庄大道,
    又怎样激励我,
        跨入闪光的明天……


(一)
当我第一次
    睁开眼睛,
祖国
    正是朝霞满天的黎明
双脚刚刚落地,
    就踏上了
        红色的甲板,
扑面而来的
    是前进航程中,
        汹涌的浪峰。
阿姨讲起
    包身工的希望,
伯伯掏出
    儿童团的红缨。
“快点长大吧!
    等待你的
        是又一场伟大的革命。”
也有人送来
    一只白鸽,
说它象征着
    永久的和平。
“你真幸运呵
    再不会看到
    阶级斗争的刀光剑影……”
——多少幅画卷
    在眼前展开,
哪一幅
    是最好的远景?
理想的航帆
    就这样升起来了,
八面来风
    就这样将它吹动……
大跃进的炉火
    烧毁了右派分子的迷梦,
炉膛里有我捡来的
        碎铁小钉;
叔叔们写批判稿
    投入庐山上的战斗,
我帮助把墨研得
          又黑又浓……
虽没有赶上
    战火纷飞的年代,
身边仍然是
    暴雨急风!
凝视着
    红军草鞋上的血斑,
抚摸着
    八角帽上的弹洞,
我懂得了
创业的道路,
    是革命先辈
        用生命和鲜血铺成。
从《雷锋日记》的
    字里行间,
从收音机里
    广播的“九评”,
我知道了
为了巩固政权,
    正进行着
        更壮丽的万里长征!
先烈的目光,
象在大声发问:
    “我们的理想
        怎样实现?
    未竟的事业
        谁来继承?”
又过了七八年,
    又过了七八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一声震撼世界的雷鸣!
第九次大搏斗,
    第十次大搏斗!
我,同父兄一般高,
编制在
    革命大军的行列中——
曾记否?
    《炮打司令部》
        挟雷携电的宣言;
曾记否?
    毛主席的红卫兵
        摧枯拉朽的笔锋。
把横扫四旧的倡议,
    一夜之间
        贴满全城;
让大串连的脚步,
    山南海北
        遍撒北京的火种。
难忘的“八·一八”呵,
鲜红的袖章
    染上了
        红太阳的光辉,
  “我们支持你们!”
    ——伟大的声音
          激浪千层!
支持我们呵,
    对反动派造反有理;
支持我们呵,
    为“解放全人类”
        奋斗终生。
毛主席挥手
    我前进呵!
风雨中
    多少海燕击长空。
逆流回旋,
    难阻大江滚滚东流去;
猿声悲啼,
    革命航船已过山万重……
迅猛的风暴,
    横扫着
      “克己复礼”的阴云。
愤怒的声讨,
    宣判了
        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
              死刑!
什么“求名不得
    抑郁而死”,
什么“飞吧,未来的科学家
    年青的鹰……”
有个佃户的后代
    不认自己的亲生父母,
有个矿工的儿子
    不愿再挖煤下井。
这就是
    和平演变呵
    ——潜移默化,
这就是
    阶级争夺呵
      ——你死我生。
一月风暴里
    我到过上海港,
造船工人
      给我讲:
他怎样含着热泪
    送我国第一艘万吨轮
        启锚登程。
长征串连路上
    我到过红旗渠,
贫下中农
    给我看:
为了重新安排林县河山,
一米长的钢钎
    怎样磨剩了三寸……
呵,描绘理想的大笔,
    从来倾注着
        阶级的深情;
只有与工农相结合,
才是通向
    革命理想的
          唯一途径!……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毛主席
    发出了进军号令!
百川归海呵
    万马奔腾,
决心书下,
    签名排成
        一列长龙,
接待站前,
    同学少年
        待命出征!
呵,不可战胜的幼芽,
    在火红的年代
        诞生!
离别北京的
    前一天夜晚,
我和战友们
    来到中南海外,
        眺望着
            彻夜的灯光,
        倾听着
            拍岸的波声。
挥笔写下一行誓言:
    “上山下乡
        彻底革命!”
一个字
    用八张纸,
从傍晚
    写到黎明。
为了让敬爱的
毛主席,
    推开办公室的窗棂,
能在晨曦的辉映下,
    看到我们的决心,
        露出欣慰的笑容……


(二)
排排窑洞,
    层层梯田,
千里高原,
    万里长川。
怀揣着
    毛主席给红卫兵的信,
我们从北京
    来到延安。
这里就是我
        理想种子扎根的土壤,
这里就是我们
        战天斗地的营盘。
上工的晨钟,
    奏起了
        理想之歌的
            第一个音符。
烧荒的野火,
    映红了
        理想诗篇的
            第一行语言。
镢把
    磨穿了掌心的血泡,
荆棘
    划破了褪色的学生蓝。
锄地,
    大娘教我分苗草;
扬场,
    大爷教我把风向辨。
前进道路上,
哪一步
    没有斗争相伴?
哪一程
    没有阶级亲人在身边?
一个风雪的夜晚,
    卷刃的镢头
        忽然不见,
循着脚印我来到后村,
哦,炉火映红了一孔窑面。
镢头已被加钢,
    “老八路”白发红颜
        坐在风箱前。
南泥湾大生产的
    老模范呵,
上甘岭保卫战的
    英雄汉!
把复员费全部交给队里,
    坚决抵制了
        退社单干。
他手中的大锤,
    锻造出多少
        制服穷山恶水的钢钎?
呵——锤声叮当,
    为理想之歌加进了
        继续革命的节奏,
火光熊熊,
    把理想之歌的
        每一个音符熔炼。
那是水电站
刚刚建成的时候,
我找到一位烈士的母亲
    ——“老妇联”:
  “给窑里安上电灯吧,
    您缝缝连连有多方便。”
老妈妈笑着摇了摇头:
  “还是先建个广播站吧,
把电线拉到
    整个山川。
让大伙都能听见,
    北京的声音,
让毛主席的思想,
    照亮千家万户人的
      心坎。”
没有浮华的词藻,
    没有绮丽的语言,
阶级亲人们呵,
帮我校正着
    理想的航线。
翻开队委会记录本,
我把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写在上边,
砸烂孔庙里斗大的“仁”字,
我们办起了
    批林批孔的展览。
星夜里,
    挑灯巡视水库堤岸,
    识阴晴、
          辨敌友,
    练就一双阶级的锐眼。
岔路口,
    拦住弃农经商的大车,
    顶逆流,
          分路线,
    铸造一副钢铁的肝胆!
穿上第一双陕北鞋,
我同亲人一起,
    扶犁耙;
      爬大山。
深翻土地,
      举起
        三五九旅的镢头;
清理账目,
      拨动
        土改复查的算盘。
蘸着丰收的汗水,
    我把镰刀
        磨得银光闪闪,
迎来了学大寨的
    又一个金色的秋天。
冒着漫天飞雪,
    我们点起劈岭填沟的排炮,
开始了
    跨长江的攻坚战!
幸福凝结着
    创业的艰难,
胜利预示着
    更严峻的考验。
是在这宝塔山下,
    延河岸边,
我开始理解:
    从来就没有什么
        个人理想的诗篇;
我们革命青年的理想,
    要由整个无产阶级谱写,
        要把千百万人召唤!
我们壮丽的
    现实和理想,
是用革命战斗的红线
    紧紧相连。
与天奋斗,
    与地奋斗,
        与人奋斗,
            其乐无穷!
我们沿着与工农相结合的方向,
    冲锋陷阵,
        一往无前!
谁说我们的生活
      “平平淡淡”,
我们的事业,
    风光无限!
谁说“农村落后,
    难以改变?”
世上无难事,
    只要肯登攀!
农村
    需要我,
我,
    更需要农村。
贫下中农的希望,
    就是我的志愿。
为了实现无产阶级的理想,
    我愿在这光荣的陕北高原,
        迎接十个、几十个
            战斗的春天!
亲爱的战友呵!
    新来的伙伴!
这时,
    只是在这时,
我才开始填写
      “什么是革命青年的理想”
        这张严肃的考卷!


(三)

但是,理想的航道
    并不是那么宁静、坦荡,
丰饶的山区
    也不都长着核桃、海棠。
骗子会装出
      “同情”的腔调,
地富会端来
      “关心”的米汤。
不敢扬帆的航船,
    会在泥沙中搁浅;
躲进屋檐下的燕雀,
    当心煤烟熏黑了翅膀。
有人躲在阴暗角落
    射出“变相劳改”的毒箭,
有人站在邪路上
    贩卖“劳心者治人”的砒霜。
什么“人生”“青春”哪,
    “前途”“理想”,
丑恶的个人主义,
    常借这诱人的字眼,
        打扮梳妆。
西伯利亚的冷风,
    也吹来了
        新沙皇的叫嚷,
在“理想”问题上,
    修正主义者
        也在大做文章:
什么“中国青年没有理想”,
    ——好一副悲天悯人的伪装,
          将祸心包藏。
正是你们背离了
    十月革命的道路,
正是你们出卖了
    布尔什维克党!
你们的“理想”
    究竟是什么货色?
不过是伏特加中的
    醉生梦死,
爵士乐中的
    糜烂疯狂。
你们那臭名昭著的“土豆烧牛肉”
    “造就”了垮掉的一代。
在无产阶级战士面前,
    你们有几丝萤光?
你们剥削阶级的梯子,
    岂能够到
        我们的心窗?
你们帝国主义的尺子,
    怎能把
        我们的襟怀度量?!
我们战斗的岗位,
    虽在这小小村庄,
祖国的江河山川
    皆在我望!
孔孟之道的几丝蛛网,
    遮不住《共产党宣言》的
        光芒;
我们宽阔的胸膛
    向着五洲风云开敞。
我们同工农结合的
    隆隆脚步声,
震碎了
    你们这些蓬间小雀的
          一枕黄粱!
……马蹄破冰川,
    套杆打豺狼,
  “宝贵青春属人民,
    誓将青春献人民。”
——那是我们的张勇呵,
    舍生忘死
          救群羊!
气盖双河浪,
    壮歌震北疆,
  “活着就要拚命干,
    一生献给毛主席!”
——那是我们的金训华呵,
    化作雄鹰
          云里翔!
  “跟上来呵!”
    ——英雄在召唤;
  “我们来了!”
    ——回声响彻
        岭南、塞北、
              海岛、边疆。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战斗,
千万个金训华、张勇
    在成长!
呵——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几个骗子
    抹煞不了这铁的事实!
它写在大地,
    写上长天,
写进这伟大时代的
    《编年史》,
也写进亿万青年人
    火热的心房。
这是历史上
    一次伟大的反潮流呵,
这是一场
    震撼世界的反修仗!
让火炬烧得更旺,
    把战鼓擂得更响!
我们宣战了,
    向旧世界宣战!
    向帝修反宣战!
我们要冲决
    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罗网,
我们要摧毁
    旧传统观念的牢墙。
看呵,
    八亿人旌旗奋举,
听啊,
    九万里风雷激荡。
国家要独立,
    人民要革命,
        民族要解放!
我们用宽厚的肩膀,
    挑起了革命的重担;
我们用带茧的双手,
    接过了先辈的刀枪。
党呵!
    请检阅我们的队伍吧!
几百万
    几千万!
呵,整整一代
    有志气有抱负的中国青年,
        前途无量。
千重险峰,
    万顷巨浪,
后继有人,
    大有希望!
我们有
    马列主义的
        开天巨斧,
我们有
    毛泽东思想的
        指路阳光!
前进,向前进!
“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呵!
    寄托在我们身上!
前进,向前进呵!
    迎着风暴,
        迎着火光,
    迎着雷霆,
        迎着激浪,
    迎着共产主义
        鲜红的
            太阳!
    〔原载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四年出版的诗集《理想之歌》,本
报此次发表,作者又作了修改。〕


录音下载(理想之歌:配乐诗朗诵 历史版):


http://maobo.7x.com.cn/yinyue/zhiqinglaoge/1.MP3


http://maobo.7x.com.cn/yinyue/zhiqinglaoge/1.MP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shijian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2.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3.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4. 辱华被扒!华裔女导演获美国奖项,中国人有啥好“高潮”的?
  5. 辽宁王忠新:靠练字能当官绝对是荒唐的“特色”
  6. 可怜!19岁缅甸少女被推上了祭坛!但疑点多多
  7. 巴基斯坦真的是“巴铁”吗?
  8. 关于摇摇欲坠的美国,多说几句
  9. 迎春:漫谈生产发展——再批国内生产总值指标
  10. 麦克多蒙德和赵婷把《无依之地》改编成了谎言之地
  1.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2.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3.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4.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5.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6.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7.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8.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9.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10. 辱华被扒!华裔女导演获美国奖项,中国人有啥好“高潮”的?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潘家干净吗?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5. 沉痛悼念毛主席女婿王景清:永远革命的老革命,永垂不朽!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