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何雪飞:颠倒错位的祝华新及其网络舆情报告

何雪飞 · 2015-01-1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将2009年以来反共大V进行的颠覆活动包装成正能量,否定2013年习近平819讲话,否定2013年有关部门对网络大V的整治工作,是祝华新编造劣质报告的一个主要意图。

  (注:本文综合了之前网络上发表的部分学者的研究成果。)

  本文目录:

  一、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编造“2013年舆论对政府认同度下降”的真实意图

  二、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编造“绝大多数的意见领袖意识形态倾向中立”的意图

  三、“指鹿为马”是祝华新及其舆情报告的一贯策略

  四、祝华新刻意干扰及否定习近平819讲话及整治反共大V的工作

  1、祝华新与众多反共大V的铁杆关系

  A、祝华新与袁腾飞

  B、祝华新与赵楚、王霄、笑蜀

  C、祝华新与作业本

  D、祝华新与苹果公司

  E、祝华新与薛蛮子

  2、祝华新对反共大V整治工作的刻骨仇恨

  A、将对反共大V们的打压,等同于对网络舆论的打压,对现代化的打压

  B、替网络反华反共水军张目

  C、继续替薛蛮子等倒掉的反共大V洗地,并替那些未倒的反共大V们鼓吹

 

  《光明日报》(2015年01月16日 05版)刊登了一篇题为《2014年:两个舆论场共识度明显提高》的文章,署名是“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5-01/16/nw.D110000gmrb_20150116_1-05.htm

  经查,此文是对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2014:“两个舆论场”共识度增强》的节选。

  当前中国的网络意识形态危机仍然极为严重。《光明日报》发表的这份报告,本身就是这种危机的反映。为了应对和解决这类危机,本文以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为目的,以《宪法》、《党章》为依据和标准,对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及其之前的历次报告进行了初步的、系统的、客观的分析和评估。

  据各大媒体报道:【2014年12月2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互联网新闻研究中心主持召开2014年度网上舆情形势分析发布会。人民网副总编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在会上发布《2014:两个舆论场共识度增强》分析报告。】

  http://china.huanqiu.com/hot/2014-12/5296350.html

  http://www.law-tv.cn/a/a/zhuanjiaguandian/2014/1230/3263.html

  《2014:“两个舆论场”共识度增强》全文为: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14-12/25/c_1113781054.htm

  、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编造“2013年舆论对政府认同度下降”的真实意图

  在光明日报的节选版及祝华新发在人民网、新华网的报告全文中,有如下图表和文字内容:

  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5-01/16/nw.D110000gmrb_20150116_1-05.htm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14-12/25/c_1113781054.htm

  【

  2007-2014典型舆情热点事件政府认同度

    发生时间

    热点事件

    政府认同度

    2007

    华南虎真伪事件

    1.87

    山西黑砖窑事件

    1.80

    重庆最牛钉子户

    2.00

    2008

    三鹿毒奶粉事件

    1.53

    上海杨佳袭警案

    1.73

    2009

    湖北巴东县邓玉娇案

    1.40

    云南晋宁县“躲猫猫”事件

    2.27

    上海交通管理部门“钓鱼执法”

    1.87

    杭州市飙车案

    1.60

    2010

    李刚之子校园撞人致死

    2.20

    宜黄强拆自焚事件

    1.33

    2011

    7·23动车追尾

    1.47

    郭美美事件

    1.53

    药家鑫案

    2.40

    钱云会案

    1.93

    2012

    钓鱼岛与反日游行

    4.27

    广东乌坎事件

    2.67

    2013

    薛蛮子涉嫌嫖娼被拘事件

    3.60

    李某某案

    3.33

    薄熙来案

    3.80

    2014

    马航航班失联事件

    4.00

    中央对周永康涉嫌违纪问题立案审查

    4.60

    香港“占领中环”非法集会事件

    3.53

    云南鲁甸发生6.5级地震

    4.67

    内蒙呼格吉勒图案再审

    3.33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

    4.93

 

  (认同度分值是在1-5区间)

  2007年—2014年网络舆论场共识度走势图(共识度分值区间为1~5)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于2007年—2014年间160个热点舆情事件的评估表明:

  主流媒体、意见领袖和网民这三大舆论场域,已经走出2009年共识度的最低值,在2011年达到最高值。三大舆论场域对政府在热点事件中表现的认同度,也从2009年开始整体逐渐上升,2013年略有下降,2014年达到最大值。

  2009年,湖北邓玉娇案、云南“躲猫猫”事件、杭州“70码事件”等一系列负面舆情事件中,互联网民间舆论场与主流媒体舆论场共识度很低,但网民和意见领袖舆论场内部各自的共识度高,批判质疑的声音非常一致,三大舆论场相互之间的认同度非常低。可以说,2009年社会舆论处于各说各话的状态,撕裂严重。

  2009年至2011年,微博舆论场的影响力不断增大,政府部门、体制内媒体、市场化媒体、“意见领袖”、普通网民逐渐被纳入同一个舆论平台之中,出现彼此融合的趋势,媒体、网民与意见领袖话语逐渐趋同,这使得2011年出现舆论场间共识度的极大值。】

  祝华新的这个舆情分析报告认为,2009年是微博意见领袖和网民在政府认同度问题上的最低点,随着2009年微博影响力的扩大,微博意见领袖和网民对政府认同度逐年增高,至2012年微博意见领袖和网民对政府认同度达到最高点,2013年却下降,随后2014年又上升。祝华新这个结论的主要意图,就是认为微博的出现,及时提高了民间舆论对党和政府的认同度。

  实际情况是什么,任何一个有网络经验的人都是众所周知的:2009年之前,爱国的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红色网站和自由派反共网站平分秋色。然而,随着2009-2010年左右中国版推特及微博的出现,在反华势力的秘密操作下,以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任志强、潘石屹、封新城、李承鹏、作业本、五岳散人、十年砍柴、于建嵘、赵士林、笑蜀、高会民等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反共大V迅速垄断和主导了微博和网络舆论。由于党和政府对微博及网络的监管不利,使自由主义反共思潮(如新自由主义、宪政民主、历史虚无主义等等)迅速通过微博发展壮大。大量中间群众被反共大V们误导。而本来爱国的支持四项基本原则民众,也误认为党和政府里的有关部门与网络反共大V们秉持同样的立场,从而产生极大的不信任。总之,微博的出现及监管不利,撕裂了群众,将群众推向左右两极,实际上极大了降低了群众对党和政府的认同程度。

  可以说,自2009年来,群众对党和政府的认同程度逐年降低。例如,自2003年来,党和政府针对南方系的反共反华行为且与西方敌对势力相勾结的动向,进行了多轮整治。然而,只有在2013年初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事件中,南方系通过微博及动员微博上的反共大V,制造了一场史无前例、声势浩大的示威和准动乱。这场事件在2009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实际上,直到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习近平819讲话、以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为代表的反共大V群体得到初步的整治后,爱国民众对党和政府的认同度才得到明显的提升,很多之前被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等所欺骗和裹挟的普通网民也逐渐看清了反共大V们的丑恶面目。总之,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习近平819讲话及秦火火薛蛮子案的处理,极大地提升了广大网民和群众对党和政府的认同程度。

  而在祝华新的舆情报告中,一切与现实和实际情况都是反着的。在其舆情报告中,故意将2013年网民对政府认同程度的分值降低,让其低于2012年,以发泄其对习近平819讲话及党和政府整治反共大V行动的不满。

  祝华新在报告中指出,政府认可度的数值曲线是依据【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于2007年—2014年间160个热点舆情事件的评估】所作出的。然而,在其报告中却没有给出他选择了哪些160个热点舆情事件。在其给出的《2007-2014典型舆情热点事件政府认同度》的图表中,只给了20几个案例,而且其选择明显带有目的性和选择性,比如为了证明2009年微博出现后网民对政府认同度上升,为了拉高2009年后各年份的分值,祝华新在其图表中选择了2012年的反日游行、2014年的反腐及云南鲁甸发生6.5级地震,却对2009年之前相对应的反藏独护圣火四月爱国运动、汶川地震及反腐事件没有选择,这不是在明显地欺骗党,侮辱人民是脑残吗?

  在祝华新的图表中,2012年的典型舆情热点事件及政府认同度分值分别是:钓鱼岛与反日游行,4.27;广东乌坎事件,2.67。其平均值是3.4。

  2013年典型舆情热点事件及政府认同度分值分别是:薛蛮子涉嫌嫖娼被拘事件,3.60;李某某案,3.33;薄熙来案3.80。平均值为3.5。分明高于2012年。

  然而,祝华新给出的2013年的政府认同度分值约为3.1,2012年政府认可度分值约为3.25。祝华新给出的2007-2014典型舆情热点事件案例,完全无法证明其【对政府在热点事件中表现的认同度,也从2009年开始整体逐渐上升,2013年略有下降】的结论。

  真相只有一个:祝华新所选的网民在160个热点舆情事件中对政府的认可度,在整个真实的网络舆情生态中不具有代表性。而祝华新在其报告中罗列的20多个2007-2014典型舆情热点事件,在其160个热点舆情事件中,也不具有代表性。

  报告表明上出现如此重大的纰漏,其中必然大有隐情。例如,祝华新给出的典型舆情热点事件图表中,竟然没有2013年的南周事件及秦火火案。我们推测,祝华新【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对于2007年—2014年间160个热点舆情事件的评估】中,很可能涉及这两个事件,否则祝华新及其人民网舆情检测室的智力和神经则大有问题。由于祝华新的评估分析对象主要是那些反共网络大V,因此在这两个事件中,所谓的“网民”“舆论”对政府认同度的分值肯定是非常低的,这就是其结论为【对政府在热点事件中表现的认同度,也从2009年开始整体逐渐上升,2013年略有下降】的原因。

  总之,祝华新试图通过这个报告告诉中国党及人民主要结论就是:2009年微博出现以来,网络民间舆论对政府认同度逐年上升,而2013年对大V的整治活动,则使本来上升的势头遭受了打压,使网络民间舆论对政府认可程度降低。

  显而易见,将2009年以来反共大V通过微博等自媒体进行的颠覆活动包装成正能量,否定2013年习近平819讲话,否定2013年有关部门对网络大V的整治工作,是祝华新编造此劣质报告的一个主要意图。祝华新这类粗制滥造、别有用心的舆情报告能够大行其道,值得党和政府反思。

  、祝华新2014舆情报告编造“绝大多数的意见领袖意识形态倾向中立”的意图

  为了把至今仍在互联网上活跃并垄断微博舆论的的反共大V如@老榕、@任志强、@潘石屹、@封新城、@徐昕、@于建嵘、@作家崔成浩、@迟夙生律师、@章诒和、@袁莉wsj、@赵晓……等包装成正能量,祝华新在其2014舆情报告《2014:“两个舆论场”共识度增强》中强调,意见领袖大部分都是中立的:

  http://news.xinhuanet.com/newmedia/2014-12/25/c_1113781054_2.htm

  【对于“意见领袖”,我们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精神为中线,研究发现现阶段网络舆论场上,各种价值取向的“意见领袖”的大致分布如下:

  图4:“意见领袖”左中右分布图

  最终的统计结果如图所示:①绝大多数(四分之三)的“意见领袖”意识形态倾向中立。②右翼“意见领袖”数量远多于左翼。③温和“意见领袖”数量多于极端“意见领袖”。随着全面深化改革的推进,政治激进派正在中国失去市场。

  各倾向“意见领袖”影响力分析:

  图5:各倾向所有意见领袖微博月均收到转评数

  如果综合考虑每一类意见领袖微博收到的总转评数,我们发现:中性“意见领袖”整体上具有最大的微博影响力。扶持温和中性、理性务实的网络社群,制衡左翼和右翼的极端意见,形成正能量引导、温和派声音为主、纺锤式的舆论格局,对喜欢“吐槽”的微博舆论场十分关键。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在研究中发现,网友和“意见领袖”越是边缘化,越是激进化。加强对“意见领袖”的政治引领、政治吸纳,多创造网友、“意见领袖”与政府有关部门沟通对话的机会,有利于营造互联网上客观理性讨论问题的氛围。2014年,中央和地方政府先后组织了“网络名人故宫行”、“丝绸之路万里行”、“粤来粤好——2014网络名人看广东”等活动,起到了密切关系、消弭分歧、共同传播正能量的作用。一些民间“大V”下基层、接地气,有利于他们客观地把握国情和主流民意,理解政府公共治理的复杂性。“大V”们平时相对超然的地位,较少的预设立场,对公众的说服力更大,属于一种有待开发的新媒体资源。】

  祝华新的报告认为,意见领袖中,左翼的深左、左温总共占4%,右翼的深右、右温总共占21%,中性的则占75%。

  的确,在祝华新所选定的300个所谓的意见领袖中,爱国的、拥护四项基本原则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学者和网民,的确是少数或者极少数,其大部分是右翼的甚至极右翼的反共大V。然而,为了替这些人进行包装及合法化,祝华新竟然将这些人认定为中性。然而,祝华新究竟将哪些人规定成了深左、左温,将哪些人规定成了深右、右温,又将哪些人规定成中性,报告全文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显然又是对党和政府进行的欺骗和误导。

  相比而言,祝华新2014年发布的《2013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反而更客观。

  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3/1230/c210118-23974929.html

  在这份报告中,祝华新这样写道:

  【8.政治与经济观念

  据观察分析,300名“意见领袖”中,政治价值观属于自由派、对政府和现行体制有较多批评、偏右翼的人数较多有162人,约占54%;偏左翼的为53人,约占18%;属中性的有85人,约占28 %。而在经济理念上(更看重公平、对市场经济抱有疑虑的为左翼,更看重效率、反对改革前的计划经济的为右翼,主张公平与效率并举的为中性),偏右翼的人数有111人,约占37%;偏左翼的有98人,约占33%;较为中性的91人,约占30%,基本呈现三角格局。

  耐人寻味的是,经济理念上重视效率的“市场派”比政治理念上的“自由派”低了17个百分点,提示在呼吁深化改革的“意见领袖”中,也意识到三十几年经济改革带来社会分配不公、官场寻租等弊端,市场至上的主张影响下降。】

  总而言之,祝华新曾明确指出,在其所选定的300名“意见领袖”中,政治上的右翼反共群体至少占54%。

  那么,在祝华新2014及之前的舆情报告中,所谓的中间群体、中性群体都是些什么人呢?

  这一点,在2013年10月祝华新等人发布的舆情监测报告——《政务微博群体与网络舆论生态研究报告》中,有一些具体披露:

  http://yuqing.people.com.cn/NMediaFile/2013/1206/MAIN201312060923000079386456437.doc

  其中有如下内容:

  【@袁裕来律师 基本保持了日常的活跃度,微博数量基本持平,关注的话题也基本相符合;@封新城 与 @潘石屹 相对中立的人士发博量则有一定下滑,分别下降30%与17%。@孔庆东 的发博量呈现大量增长,几乎翻了一倍,表现十分活跃,其有关“意识形态”话题明显增多。】

  【随机抽取较活跃的10家思想倾向偏左的意见领袖微博,如司马南、方舟子、吴法天、孔庆东等,此类微博自8月10日至10月19日以来,共发布微博9352条,平均每家每天发布13.17条。其中两极分化现象较明显,活跃度较高的如孔庆东,微博内容关键词主要为“汉奸、布庶、人民、和尚、鲁迅、中国老师问题、毛主席、土耳其”等】

  原来,祝华新把把@封新城与 @潘石屹 这种极右反共人物当成中立人士,而把方舟子、吴法天等当做左翼人士,这岂不是指鹿为马?

  来看潘石屹的几条微博:

  潘石屹鼓吹宪政

  潘石屹鼓吹土地私有化

  潘石屹鼓吹司法独立

 

  再看《新周刊》主笔及创办人@封新城的几条微博:

  封新城鼓出多党制和宪政

  http://weibo.com/1182389073/zrHP4D4IT

  封新城恶毒攻击毛泽东

  http://weibo.com/1496850204/BigTfeQWX

  封新城鼓吹宪政

  http://weibo.com/1496850204/A4GBd8SrQ

  封新城和吴祚来等一起恶毒攻击共产党为国贼:

  http://weibo.com/1496850204/zkDr27sWP

  原来,祝华新2014年舆情报告,认定其选择的300个意见领袖中75%都是属于所谓的中间群体、中性群体。而在祝华新看来,其所谓的中间群体、中性群体就是潘石屹、封新城这类人。

  在2013年10月,祝华新等人发布《政务微博群体与网络舆论生态研究报告》中,还有类似这样的抽样分析:

  五岳散人、十年砍柴、罗永浩、王克勤、雷颐等极端反共人物竟然在祝华新看来是专业型网络人士的代表,而中青报曹林这样的人物竟然还是体制内意见领袖的代表。所以说,人民舆情监测报告的抽样分析基本上都以右翼反共公知为主,所有的这些人,都被祝华新包装成了中性群体。

  众所周知,虽然2013年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李承鹏等相继被整肃,但其体制内的后台和保护伞并没有得到清除。因此,自2014年以来,反共公知、反共大V的反共颠覆活动在互联网上又开始活跃。同反腐尚未取得决定性、压倒性的胜利(习近平语)一样,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工作也没取得决定性压倒性胜利,与反共网络大V的颠覆活动进行斗争的工作仍然任重而道远。在这个时候,祝华新炮制、编造的报告中,将其以反共大V占主体的意见领袖,包装成中性中间色彩,其用意是显而易见的。

  、“指鹿为马”、“颠倒错位”,是祝华新及其舆情报告的一贯特色

  祝华新常年累月的一个策略,就是将@吴法天这类真正的中间人物污蔑为左派,将孔庆东这样的爱国学者污蔑为文革余孽,将那些极端反共反华势力如潘石屹、封新城、李承鹏、作业本乃至五岳散人等包装成中间、中性专业理性人物和民意代表。

  2014年9月22日,人民网副总编辑、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传播研究中心首届论坛发表演讲,其内容却是这样的:

  http://opinion.caixin.com/2014-10-06/100735375_2.html

  【网上左翼的声音略占上风

  在各种网络社群中,有这么几类值得深入研究:

  一类是草根民粹。近日播出的电视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研究舆情反馈如果只限于微博采样,结果是非常不乐观的,我注意到对改革开放批评的意见居多,这与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从新闻传播学的角度看,有一个“沉默的大多数”,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觉得没有必要再为这个事儿说些什么。在微博上更为活跃的是左翼网友,特别是政府加大互联网治理力度以来,右翼的声音受到削弱,左翼网友的声音超过一半。在微博帖文中,很多下岗工人认为自己在改革中经济利益受损,贪官和外国资本家受益,因而把“改开”(改革开放)妖魔化了。

  ……

  再如围绕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与周边国家的摩擦,如果我们只从互联网上采样,会发现主张开战的声音居多,但我不相信这是中国社会的主流民意。

  ……

  草根民粹的社会影响力,据我个人判断,至少显性的部分超过了自由派。对他们能不能做一个概括,他们主要是市场经济的失败者,在改革中利益受损,而不彻底的市场改革导致社会收入差距过大,让他们耿耿于怀,愤愤不平。以下岗工人为主体,抵制市场改革,怀念计划经济,怀念“文革”。他们也激烈地反对官员贪腐,同时质疑“公知”卖国;有较强的行动欲望,有较高的组织能力,更多的是一种利益驱动、情绪表达,缺乏理性的思考,缺少系统的政治诉求。更多的是借用“老路”的计划经济、“文革”时期的语言,很容易被左翼网友蛊惑。

  第二大网络社群,是今天的左翼网友。他们对市场经济持否定态度,高举公平的旗帜,对百姓的感召力要远远强于自由派网友。他们主张整顿吏治和肃贪,但是又有很强的人治情结,怀念“文革”、怀念毛主席,理论底色是“文革”教科书。专业化程度极低,但是政治嗅觉极高,斗争意识强烈,否定“公知”,排斥文化层面的对外开放,相当程度上是利用了中国百姓对国外情况的信息不对称,所以能够蛊惑公众。另一方面,我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很多左翼网友实际上也处于社会边缘状态,他们与政府部门的对话渠道很少,内心极为期待被政府所重视和吸纳。

  右翼网友的智商优越感徒增民众反感

  再一类就是右翼(不一定含褒贬),对现实社会政治状况的批评与左翼网友略同,但开出的药方不一样。他们对公共权力与公共机构有深深的不信任,信奉个人自由,呼吁激进政改,但是缺少可操作的途径,建设性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在话语策略上,一些网络上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不适应互联网带来的话语权均等化,对民众有过强的智商优越感和道德洁癖,因此激起了民众、民粹强烈的疑虑甚至反感。

  再一个类别是体制内网友。今天行政官员的知识化、专业化程度很高,体制内网友有较好的文化素养、专业素养。在政务微博中,很多体制内网友诚恳地与网友对话,有当年电影《天云山传奇》《泪痕》中“文革”后官员体察民瘼的那份诚挚。他们从十年浩劫中大彻大悟,像《天云山传奇》中罗群妻子最后一封信的呼吁:“我只希望你不要做一个阻挠历史前进的人。”体制内网友大多具有这样的道德反省和良知。当然他们在体制内外有可能都显得比较另类,也比较尴尬。

  消除职业网友,从边缘回归主流

  对意见领袖的治理,提几个建议:

  1. 经济上给出路,消除“职业网友”。有的活跃网友,一边开餐馆、开网店,一边在网上发表公共事务的看法。我觉得这是“网络意见领袖”非常好的生存之道。如果他没有一个稳定的职业,纯粹成为一个职业网友,心态可能不会是很健全的。我觉得网友首先应该是市场经济、市民社会环境中一个生活有尊严、有安全感的人,这样在网上容易理性发言。我对网友的一个基本观感:越是边缘化,越是激进化。

  2.引导网友从“自媒体”回归职业媒体,为他们在报纸上写文章、在电视台亮相提供机会。这样,即便是比较激进的网友,也会较为理性的发言。我们尝试过把一些激进的自由派网友拉到《人民日报》写文章,发现只要他意识到是在给执政党中央机关报写作,全局观、大局观表现得不在党报记者之下。】

  祝华新在2014年9月份的演讲中还认为,“网上左翼的声音略占上风”。仅仅3个月过去了,到了2014年12月份发表的报告中,则变成了【左翼声音占4%,右翼占21%,中间占75%】,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网络舆情在其手里完全成了其任意篡改和揉捏的工具。唯一不变的是祝华新的政治立场。

  在这篇9月份演讲中,祝华新提出要加强对网上的新型知识分子的“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经济上给出路”, “为网友提供与政府对话的机会,用体制和主流政治生活来吸附边缘”。即主张党和政府在经济上资助反共公知,在政治上吸纳反共公知。

  关键是怎样的人算是祝华新眼中的“新型知识分子”?祝华新在演讲中将下岗工人、左翼爱国网友和学者称为为民粹和文革余孽,并称这些人“缺乏理性的思考”、“专业化程度极低”;相反,祝华新大力称赞右翼网友“智商优越”、“知识化、专业化程度很高”、“诚恳”、“具有道德反省和良知”。显然,那些高智商、高情商、具有“道德”和“良知”的右翼公知,将会成为祝华新首先试图“政治引领”和“政治吸纳”的人。

  祝华新在这里所讲的“右翼网友”,指的是以李开复、薛蛮子、李承鹏、袁腾飞、作业本、封新城、潘石屹等人为代表的反共右翼公知。

  祝华新多次在其舆情报告中宣传这种理念。例如他在2013年2月的《从网络舆论场看“后十八大”》的舆情报告中这样写道: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qmq/article_2013020576644_2.html

  【服膺理性,停止妖魔化“公知”

  ……

  近年来,“左翼”思潮在网上抬头,面对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对改革开放政策得出否定性的评价。但“左翼”人士不方便直接和全面地否定改革路线,就把市场化改革的积极鼓吹者知识分子当作攻击对象。有些当政者在无意或无力破解权贵市场经济“利益固化的藩篱”时,对于主张激进改革的知识分子鼓噪感到厌烦,也乐见“左翼”势力对其呼声形成遏制。然而,这是饮鸩止渴。

  部分民众对改革以来的两极分化极度不满,出于弱者的本能,不敢正面叫板官商“特殊利益集团”,接受“左翼”网友的暗示,一腔愤恨抛洒给市场格局中适应性稍强但本质上仍处于打工者地位的知识分子.而一些生吞活剥西方“后现代主义”话语的学者,一些都市类媒体的记者,对于匍匐在传统体制下不敢或不能“说不”的底层民众,“怒其不争”超过“哀其不幸”,具有过强的智商优越感,更加激起了底层民众的反感.因此,知识界每次呼唤深化改革,都容易被底层百姓理解为加深贫富分化的掠夺企图,虽然知识界基本上与那些不正义的掠夺不搭边.

  知名网友李承鹏的一段话,道出了今天知识分子的尴尬处境:“你找了块空地,喊一声:反腐败。每个人都崇敬地看着你。你又大喊:抓贪官。人们恨不得立马找砖头行动。你继续说:首先找出贪腐的根源。大家眼神开始迷离。你再说“用民主来监督权力”。下面就有人骂“公知”。你说:这是先进国家的经验。原本伺候贪官的砖头砸来,骂“肯定拿了美分!”

  的确,自由知识分子中有些人脱离国情和主流民意,主张激进的变革,是在火星上谈论中国政治。但抗衡极右翼力量,恐怕主要不能靠那些迷信国家主义的“左翼”,更多地需要借助温和理性的认知。包容知识界的批评性话语,以温和派对冲激进派,鼓励理性中道的声音占上风,能否成为互联网时期知识分子政策的基本考量?

  中国需要民主,但不是民粹泛滥的劣质民主,更不是“左翼”人士恋恋不舍的“唱红打黑”。当前,尤其需要政府与知识界良性互动,形成默契,达成政治共识,打造有序参与、渐进改革的主流民意和社会平滑转型的主导性力量。

  对网络“意见领袖”,能否采取分类管理政策?包容本地网友,包容有产者,警惕游民;包容体制内批评者和书斋型的学者;创造条件,鼓励“意见领袖”与政府部门对话,接触主流媒介。“意见领袖”失去在大众传媒发声的机会,容易剑走偏锋,越是边缘化越是激进化。】

  祝华新在其舆情报告里,对@袁腾飞、@作业本、@李开复、@李承鹏等反毛、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国家、反人民的五反分子们极力赞美,大力传播其观点,却不断妖魔化和打击左翼的爱国主义力量,称权力部门允许互联网上存在左翼爱国主义声音,是“饮鸩止渴”,祝华新是在呼吁全面封杀和压制左翼爱国力量。祝华新还阴谋论式地认定左翼爱国网民对五反分子的批评的目的是批判改革开放。如果此逻辑成立,那么在他看来,五反分子的思想和观点,就是代表改革开放的观点,因此批评五反分子,就是批评改革开放。正如邓小平所指出的,祝华新等五反分子们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他们‘改革’的中心是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

  看看祝华新是如何全面美化知识界的五反分子的:【主张激进改革的知识分子】、【知识界基本上与那些不正义的掠夺不搭边】、【都市类媒体的记者,对于匍匐在传统体制下不敢或不能“说不”的底层民众,“怒其不争”超过“哀其不幸”】……国企私有化、工人下岗、教育医疗住房市场化产业化形成三座大山、土地矿产等国家资源被资产阶级掠夺……这一系列恶果,真的跟知识界的五反分子们具体如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没有关系吗?

  五反分子们一直在极力推动中国走苏联亡党亡国的老路,而祝华新舆情报告中却这样描述这些人:“自由知识分子中有些人脱离国情和主流民意,主张激进的变革”。原来,在大方向上祝华新和五反分子是一样的。只是部分极右翼太激进,而祝华新们是要稳妥地推动同样的变革。如此而已!

  、祝华新刻意干扰及否定习近平819讲话及整治反共大V的工作

  1、祝华新与众多反共大V的铁杆关系

  A、祝华新与袁腾飞

  长期以来,祝华新一直充当反共公知、反共大V的饲养员和保护伞的角色。例如,2010年的袁腾飞事件中,祝华新就曾和反共学者张鸣等一起力挺袁腾飞。在祝华新为高层和公开媒体提供的舆情报告中却极力替袁腾飞辩护,认为袁腾飞是一个启蒙者:

  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05/24/content_3245166.htm

  【袁腾飞一改历史课的枯燥无味,其老北京快人快语的草根风格,在网上广为传播,录像累计播放至少3800万次。年轻网友称赞,袁老师“一节课能把人乐得 抽筋N次,改变了我上课睡觉的坏习惯”。学者张鸣力挺袁腾飞:我们的教育是标准答案教育,到了大学还扳不过来。对于袁腾飞的出名,应该反思的是教育本身的问题,“而不是把学术争议上升到意识形态”。活跃网友“四一”说:袁腾飞“谈论历史的广度达到960万平方公里,深度却只有一厘米”,但即使叙述硬伤累累,毕竟构成了对历史教学的挑战。就此意义上,可以说袁腾飞是一个启蒙者。】

  袁腾飞赤裸裸的反共言论极多,比如:“达赖1989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反抗中共对西藏的武装侵略”、“中华民族是猪一样的民族”、“二十世纪三大暴君、三大法西斯恶魔是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98年水灾,长江、漱江、松花江,江江泽民”、“毛泽东领袖素质先摆在一边,作为一个人,后边加个字渣,人渣,战友情人情夫妻情父子情什么都没有,眼里只有一种东西,什么——权力……”、“要不是美国飞行员把毛太子变成了挂炉烤鸭,今天中国就跟北朝鲜金家王朝似的,电视上整天就是大胖二胖三胖”、“天安门广场我是从来不去,我开车从那里经过,我都鸡皮疙瘩,四千多万冤魂索命啊,太可怕了,那个地方就应该改成大屠杀纪念馆,纪念碑也是,把那碑文铲了,改为:死于1949到1978政治恐怖的人们永垂不朽,应该有这个殉难者纪念碑。”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赤裸裸的反共反华的造谣颠覆分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的秘书长祝华新却极力替其辩护,还主张袁腾飞是一个启蒙者。

  B、祝华新与赵楚、王霄、笑蜀

  祝华新在2010年10月11日曾发表这样一篇舆情报告:《一周舆情综述 大家都来担起时代重任》

  http://zqb.cyol.com/content/2010-10/11/content_3423726.htm

  http://news.xinhuanet.com/society/2010-10/11/c_12646839.htm

  其关键内容如下:

  【《解放日报》日前发表评论《变与不变》,透露温家宝总理在接受CNN专访时坦率谈论了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另据国家发改委旗下的中国改革网披露,温总 理归纳了自己的四点“政治理念”:让人有尊严地、幸福地生活,让人感到安全可靠,让社会充满公正,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尽管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阻挠,我仍然要坚定不移在我能力范围内,贯彻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对于近来中央领导人频频的政治宣示,广大网民普遍抱以热切的期待。网友“神花子”惊叹:自己“被老茧子包裹的心,也怦怦地跳了几下”。在凯迪社区,温总理谈话的讨论帖在40个小时内点击数达74万,跟帖2万,多达862页,网友看帖跟不上页面更新的速度。网友“贾张可”认为:政治体制改革是很艰难的事情,如果冒进会给民族造成不可想像的灾难,但“关键是现在应该向前跨出第一步,而不是禁行”。网友赵楚在微博中感叹:真正的改革需要最广泛的社会动员和社会共识作为基础。网友王霄建议:在力所能及的事情上迅速行动,例如在某些民生问题上解民于倒悬,哪怕稍稍纾缓一些民困。知名网友笑蜀在微博中也建议,普通人“能关注,有声音,即为尽责”。】

  祝华新这里选择向上汇报的网络舆情,是著名的反共反华网站凯迪社区,祝华新重点引用的网友言论,是赵楚、王霄、笑蜀等反共反华的领袖人物,这些人一贯的言论和立场,就是要积极推翻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者制度,而祝华新舆情报告经常将这些人包装成健康力量和民意代表,向领导人反映其声音。

  C、祝华新与作业本

  2012年8月,网络著名反共大v作业本在被封杀几天后,突然又起死回生。祝华新在《发展“网上群众路线”》的一篇舆情报告中要求党这政府支持作业本。

  《祝华新:发展“网上群众路线”》

  2012年08月27日 中国青年报

  http://news.sina.com.cn/pl/2012-08-27/033925040761.shtml

  【包容草根的微博更和谐

  8月24日晚上10时许,知名草根网友“作业本”重返新浪微博,在网民中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第一个帖子“想跟300万人拥抱”,在一天时间内,转发23.8万,评论14.9万。其粉丝从停博前的292万,暴增至330万。

  “作业本”,曾被疑为通俗小说作家王朔,其实是青岛“80后”市民孙杰,着有微博体《精神病学院毕业生》,文字与王朔有几分相像,却更接“网络世代”的“地气”。企业家李开复发帖称:“作业本”是一个有思想才华,充满黑色幽默,我行我素的“屌丝”、“愤青”。他骂过很多人,也骂过我,但是我还是欣赏他。我觉得他是一个天生就该写微博的人,也是一个可以知道分寸的人。】

  作业本是互联网上典型的反共极右势力代表人物。他曾发表这样的微博造谣污蔑邱少云、赖宁等烈士:【由于邱少云趴在火堆里一动不动最终食客们拒绝为半面熟买单,他们纷纷表示还是赖宁的烤肉较好】。作业本就是一个袁腾飞式的人物。对于这样的人物,当然会遭受相关部门的封杀。但是作业本每次被封杀后,总是在有些官员的干预下起死回生,而祝华新的这篇舆情报告,就是替作业本的“回归”擂鼓助威的。祝华新在这篇文章中拼命赞美作业本,并引用李开复的言论肉麻地吹捧他:【“作业本”是一个有思想才华,充满黑色幽默,我行我素的“屌丝”、“愤青”。他骂过很多人,也骂过我,但是我还是欣赏他。】

  此后,祝华新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反复赞美作业本:

  http://weibo.com/1662764887/zvh1E827K

  【对@作业本虽然见仁见智,但常吃烧烤的他时常流露出的家国襟怀,让我们对这个时代不会失望。】

  http://weibo.com/1662764887/zau4Z6T1C

  【草根百姓如@作业本 以率真又桀骜不驯的个性,代表民意庞大底盘,也跻身意见领袖行列。】

  D、祝华新与苹果公司

  2013年初,鉴于苹果公司在华恶迹斑斑,除了侵犯消费者权益外,还充当美国情报机构工具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因此,中国大量的网民和以央视为代表中央媒体质疑苹果公司。而在关键时刻,祝华新则在其舆情报告及其它媒体刊文认为:

  http://zqb.cyol.com/html/2013-04/02/nw.D110000zgqnb_20130402_7-03.htm

  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3/0402/c212785-21004316.html

  【媒体对苹果的批评愈演愈烈,但更多中国人关注的是空气、饮用水、奶粉、药品、饮料、白酒这样一些日常生活起居的消费质量。如果媒体把与苹果较劲的热情,同样用到整治奶粉、地沟油、水污染、空气污染、食品安全上,该有多好?二者孰轻孰重,不言自明。有网友自嘲:“你买苹果四代,我买四袋苹果。”“有人通宵排队受冻,为的是一个叫iPhone4s的玩意儿,还微博直播;更多的人通宵排队受冻,为一张回家的火车票,泪自流,这就是中国。”

  以苹果公司为代表的外国垄断财团,他们的一些不法行为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国家利益的损害,一点也不亚于食品安全和环境方面某些公司的危害。当中国的民众和媒体对美国垄断财团产生质疑时,祝华新则利用手中独特的话语资源,力图将矛盾转移到国内其它问题上,替美国垄断财团庇护,极力攻击中国现状、否定党和政府。这显然不是一种正常的客观态度。人们不得不怀疑,祝华新究竟是站在中国人民一边,还是站在美国垄断财团一边。

  E、祝华新与薛蛮子

  薛蛮子是秦火火等反共网络水军的头领,长期在微博上从事反毛反共、颠覆社会主义中国的活动,其政治主张有开放党禁,鼓吹多党轮流执政,取消共产党领导,鼓吹三权分立,鼓吹司法独立,鼓吹军队国家化,“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反对公有制,鼓吹土地私有化等。同时,薛蛮子及其水军极其善于制造、传播政治谣言:消解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史,称一切都是假的;篡改毛岸英去世真相,泼污毛岸英;伪造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历史,抹黑共产党的领导;造谣称联合国没有为周总理降半旗;否定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运动的正义性;攻击中共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制度;引用中共叛徒言论,攻击共产党革命历史;歪曲解放长春的历史,攻击解放军、共产党;污蔑、攻击开国领袖毛泽东,不惜造谣诽谤;借张志新案,放大文革错误,抹黑共产党历史;称列宁、斯大林独裁,吹捧戈尔巴乔夫,攻击苏联体制和历史;攻击朝鲜领导人、挑拨中朝关系、替美帝发动朝鲜战争辩护等等。

  对于这样的人,祝华新却亲切地称之为“蛮子兄”,并高度赞赏他是“智者无忧,仁者无敌。”祝华新还称赞薛蛮子为“对国事的坦诚,对弱势群体的热心,成为微博上一道犀利而温馨的风景”,并将其捧成人民网年度公益人物!!

  http://weibo.com/1662764887/zaPiIE2sT

  http://weibo.com/1662764887/yooOQaYYd

  2、祝华新对反共大V整治工作的刻骨仇恨

  2013年8月份,习近平819讲话及秦火火、薛蛮子案后,祝华新于2013年10月11日发表了《打击谣言背景下的网络舆论新格局》的舆情分析报告:

  http://yuqing.people.com.cn/n/2013/1011/c210118-23160786.html

  其中的要点有:

  A、将对反共大V们的打压,等同于对网络舆论的打压,对现代化的打压

  【8月份以来互联网的变化,把那些长年在舆论风口浪尖上弄潮的网友高高举起,狠狠地摔在地面上。曾经以为我们已经修建了巴比伦的通天塔,蓦然回首却发现,我们还在现代化的山坳上艰难地爬坡。

  ……

  公权力要善管互联网,也要善待互联网。虽然活跃网民并不能代表全体国民的意志,但因为擅长表达,而成为社情民意的某种风向标。

  善待互联网,就是爱护社会的“植被”。没有植被的荒原,人心容易沙化,空气中能闻到火药味。在互联网上包容不同社会群体的不同利益诉求,在多元杂音中凝聚共识,就是为中国社会活血化瘀,为民族肌体固本培元。学者笑蜀分析:微博时代,每一个普通人,都能对公共事务进行力所能及的最大关注和最大参与,通过自治与合作,倡导有品质的公民生活,有助于增进整个社会的公共理性,形成社会共识,形成坚实的社会底盘。】

  2013年8月份受到压制的,主要是以秦火火、薛蛮子等为代表的通过网络进行造谣、传播错误思潮、进行颠覆社会主义制度活动的反共大V们。然而,祝华新把这一过程形容为【8月份以来互联网的变化,把那些长年在舆论风口浪尖上弄潮的网友高高举起,狠狠地摔在地面上】,即概括成对【在舆论风口浪尖上弄潮的网友】的打压,进而等同于对网络及网络舆论的打压,这显然是错误的。祝华新着重强调,【虽然活跃网民并不能代表全体国民的意志,但因为擅长表达,而成为社情民意的某种风向标。】这很明显是在认定2013年8月份对网络反共大V的打压就是对活跃网民的打压,对社情民意的打压。

  【在舆论风口浪尖上弄潮的网友】即活跃网民中,只有一小部分约300名大V是类似秦火火、薛蛮子之类的反共颠覆分子,虽然他们把持了网络舆论,但绝大部分积极网友是爱国的、拥护四项基本原则的。祝华新的报告把对秦火火、薛蛮子的打压,形容成对网络舆论积极网友、活跃网民及社情民意的打压,是别有用心的。是在替反共颠覆分子张目,抹黑习近平的819讲话及相关方面的网络整治工作。

  祝华新还对他经历的这个过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曾经以为我们已经修建了巴比伦的通天塔,蓦然回首却发现,我们还在现代化的山坳上艰难地爬坡。】在这里,祝华新显然把自己和那些遭受打压的网络反共大V们视为同一类的“我们”,认为【曾经以为我们已经修建了巴比伦的通天塔】,即他们本来认为通过网络、通过微博舆论,可以像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所说的里应外合“扳倒中国”,然而经过2013年8月份,祝华新们才【蓦然回首却发现,我们还在现代化的山坳上艰难地爬坡。】祝华新及反共大V们的现代化,其实就是资本主义化、美国化。

  这段话,表露了祝华新在2013年习近平819讲话及秦火火-薛蛮子团伙覆灭后的真实心境。

  更有意思的是,在这篇报告中,祝华新继续将极端反华反共并积极在中国推动颜色革命的笑蜀,包装成正面健康的学者进行大肆鼓吹和推荐,以证明自己的观点,究竟是何居心?

  B、替网络反华反共水军张目

  【我们不能因此把借助网络社区的互动营销,包括人物营销、故事营销、话题营销,一棍子打死。

  营销公司注册大量马甲,联络大V转发帖文,与名人广告一样,能快速提升产品的知名度,促进产品的销售,只要不涉及虚假广告,即使不招人待见,也并不违法。】

  众所周知,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等利用大量网络水军,控制了大批虚假账号和僵尸账号,使自己和反共大V们的粉丝高达几百万上千万,一方面进行广告宣传和虚假商业营销积累资本资金,另一方面又将这些资金投入反共大业,这既是对正常市场秩序的干扰,也是对国家政治安全的高度威胁。

  而祝华新则强词夺理地认为,【营销公司注册大量马甲,联络大V转发帖文】的网络营销完全是合法的。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的网络水军公司中,一个人就可以控制数万乃至数十万数百万虚假的马甲、账号,冒充正常的网民对某个商品(或者政治观念)进行表态、推介,这难道不等于虚假广告(政治洗脑)、诈骗广告(政治欺骗)吗?

  为了保证反华反共的水军公司的收入能够维持下去,祝华新可谓绞尽脑汁。

  C、继续替薛蛮子等倒掉的反共大V洗地,并替那些未倒的反共大V们鼓吹

  祝华新在这篇报告中说:

  【观察评估近一个月来集中打击网络谣言的进展和效果,可以得出这样几个结论:

  一是时政类大V将集体退场,专业背景的中V崛起。

  除文艺体育类明星,微博客时政类大V中,杂家居多,越界发言的居多。像薛蛮子,风险投资专家,帖文内容广泛,甚少原创,以转发为主。这类大V可能不失人文关怀,比如薛蛮子参与发起了对白血病女孩鲁若晴的救助,但对公共事务的看法更多是直抒胸臆,或信口开河。而社会转型期很多复杂问题和矛盾纠结,需要专业判断,理性考量,利益均衡。不能像“方韩大战”中的“方黑”“韩黑”那样好勇斗狠。

  时政类大V作为一个群体退场,从一个角度看,未尝不是强行挤掉“舆论泡沫”,虽然手法有些粗糙。少数沉湎于浪漫情怀、躁动而偏激的知识分子网友,也需要思考如何能够推动社会实现平滑转型,否则,裹挟网络民意和政府决策,是很危险的。日前,知名网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于建嵘主动奔赴贵州担任乡长助理,体验基层治理的苦衷。这类行动有助于知识分子更为准确地把脉国情,到时再上微博议政,会带来泥土的朴实和坚韧。

  今后,有专业背景的中V将崛起。像新闻传播学领域里的@展江、@杜骏飞、@张志安、@武大沈阳;经济学领域的@易鹏;政法类账户的@广东政法、@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恩施州中级人民法院;青少年研究专家类的@孙云晓;人文地理和民族学领域的@单之蔷、@蒋兆勇,等等,将以扎实的专业背景和学理分析,赢得网民的理性认同,而不是像先前的大V一样单单“吸引眼球”。建议公权力对于“专家论政”给予更多包容。守住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所奠定的知识分子政策底线。“文革”后,邓小平提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胡耀邦倡导“充分信任,放手使用”。要搞现代化,必须尊重知识分子,爱护知识分子,而不是站在其对立面。这也是我们的一项基本国策啊。】

  对于薛蛮子的反共颠覆活动及丑恶嘴脸,祝华新的舆情报告完全回避,却极力美化薛蛮子:【像薛蛮子,风险投资专家,帖文内容广泛,甚少原创,以转发为主。这类大V可能不失人文关怀,比如薛蛮子参与发起了对白血病女孩鲁若晴的救助】。此时薛蛮子已经因为嫖娼及造谣颠覆活动锒铛入狱,但在祝华新的笔下,薛蛮子仍然是一个不失人文关怀的风险投资家形象,完全是一副正能量的面孔。薛蛮子有什么问题呢?祝华新认为:【对公共事务的看法更多是直抒胸臆,或信口开河。而社会转型期很多复杂问题和矛盾纠结,需要专业判断,理性考量,利益均衡。】原来,祝华新认为薛蛮子的问题不是积极反毛反共、有意造谣传谣和颠覆活动,而是直抒胸臆地、不专业地表达了对公共事务的看法。这不是完全在替薛蛮子洗白吗?

  祝华新把那些妄图一夜间颠覆掉中国共产党的极右反共分子和网络大V,称之为【少数沉湎于浪漫情怀、躁动而偏激的知识分子网友】。原来,在祝华新看来,他们不切实际的颠覆主张,竟然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浪漫情怀,祝华新认为他们应该【思考如何能够推动社会实现平滑转型】,即脚踏实地地平滑地推翻共产党的领导。为此,祝华新还举例【日前,知名网友、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于建嵘主动奔赴贵州……】,把反共颠覆分子代表人物于建嵘视为代表人物进行推荐表扬。

  祝华新还说:【今后,有专业背景的中V将崛起。像新闻传播学领域里的@展江、@杜骏飞、@张志安、@武大沈阳;经济学领域的@易鹏……将以扎实的专业背景和学理分析,赢得网民的理性认同……建议公权力对于“专家论政”给予更多包容。守住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所奠定的知识分子政策底线。“文革”后,邓小平提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胡耀邦倡导“充分信任,放手使用”。要搞现代化,必须尊重知识分子,爱护知识分子,而不是站在其对立面。这也是我们的一项基本国策啊。】

  爱护专家和知识分子当然是对的,对于爱党、爱国、拥护社会主义的知识分子,毛泽东也一直主张保护。对于与西方反华势力勾结,试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知识分子,例如秦火火、薛蛮子之流,邓小平也主张对其实行专政。那么祝华新推荐的于建嵘、展江、易鹏这些所谓的专家、知识分子都是些什么人呢?他们和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李承鹏等人的政治倾向一样,都是支持西方宪政民主、经济彻底私有化、资本主义新闻自由(即资本控制媒体),主张推翻或者废除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

  例如:

  展江微博:

  http://weibo.com/1896697435/AjhvvBYZa

  http://weibo.com/1896697435/B3evt3ek8

  http://weibo.com/1896697435/zltFP1GdD

  杜骏飞微博:

  http://weibo.com/1497642751/yCHB4iY8t

  张志安微博:

  http://weibo.com/1665826811/A8bWzgeVE

  易鹏微博:

 

  http://weibo.com/1578818417/eyStepSvXJT

  可见,祝华新极力推荐的于建嵘、展江、易鹏这些所谓的专家、知识分子,和秦火火、薛蛮子、李开复、李承鹏等人的政治倾向一样,都支持西方宪政民主、经济彻底私有化、资本主义新闻自由(即资本控制媒体),主张推翻或者废除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

  分析祝华新每一年、每一篇报告中的每一个细节,其政治倾向都是如此。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2.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3.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4. “钱学森之问”与“杨振宁之问”,“为人民卖命”与“为钱卖命”
  5.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6. 有一本书,写满了真理,太多人看不懂,可惜了
  7. 印度出尔反尔,真以为中国不会打它?
  8. 普通人的疑惑:为何发达国家都是美国的盟友?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当代青年要跪拜毛爷爷吗?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蔡莉因何被免职?
  6.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7.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8.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9.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0.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4. 美U-2擅闯禁飞区,C-135S逼近南海演习区,可否击落?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