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我们与方方的战争为什么如此漫长?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01-29 · 来源: 热风2019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 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

  目次

  01方方并未“惶惶”

  ——汪芳之流仍在顽强继续其充当内外资本走狗的事业

  02方方骗局的破产

  ——汪芳之流是如何在中国人民心目中臭掉的

  03方方等右翼公知的自由化纲领

  ——汪芳问题的性质

  04中国人民是要社会主义的

  ——汪芳之流指出的道路决非出路  

  

1.jpg

  

  01方方并未“惶惶”

  ——汪芳之流仍在顽强继续其充当内外资本走狗的事业

  恶虎当道,狐狸必假其威!

  在武汉“封城”一周年纪念日——2021年1月23日前后,著名作家、2020年度网红、资产阶级自由化煽动家汪芳女士,洒脱依旧。她非但没有什么反悔和改变,即非但没有转到人民立场和思想这边来的哪怕一丁点表现,反倒仍在顽强继续着充当内外资本走狗的事业。

  最近,她忙于向国际上做伪证,又据说接受了那么几家西方“主流”大媒体的专访。同时,她在微博上再次“诈尸”,怼了司马南怼张颐武,挂了IT男郑勇刚挂“实名”大V“章北海”,以及不忘再次转文炮轰爱国青年“明德先生”——总之,劳人一个,上蹿下跳,忙得不可开交就是了(以上参见方方微博,不过似乎关注了也不能评论)。  

2.jpg

  最近的最近,她更接受了臭名昭著的、被网友称作“毒果日报”的《苹果日报》的专访;法国吉美博物馆也宣布,将2020年度“爱弥尔·吉美亚洲文学奖”授予她,获奖作品则是前几年发表的,否定土改、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否定新中国合法性的砍旗之作《软埋》。

  这正是:“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  

3.jpg

  哈哈!谁说汪芳之流不懂得“阶级斗争”呢?

  谁说他们表面上“文明地”否定掉阶级斗争,就是在实际上不搞“野蛮的”阶级斗争了呢?

  不,他们决不是的。

  在事实上,他们一刻也没有忘记,代表资产阶级方面,向占我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作坚决而不妥协的阶级斗争!

  其目的,是什么呢?无非,就是叫我们“打工人”既不乱说,也不乱动,规规矩矩地接受剥削(包括在精神上接受公知思想,受公知们摆布),接受当被剥削者的“宿命”,然后他们好躺在无产者血汗乃至生命堆积起的金山银山上,高枕无忧,安做“人上人”。  

4.jpg

  你敢相信吗?特朗普都给禁言了,汪芳却还没有(当然,这并不等于主张对汪芳就该一举禁言了事)。

  这反映出的一个问题,就是:汪芳之流,虽然在人民群众当中,已经很不讨喜,其言论也已经没有前些年那么猖獗,但他们迄今为止所遭受到的,只是社会影响力的相对削弱,只是不能像以前那样顺利地欺骗人民了而已。其实际的社会地位,和实际享有的某些社会特权,恐怕,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实质性的削弱。他们的代理人,或说同路人,更遍布“衙门”上下,特别是掌握了“翰林院”系统,霸占着话语权。

  可见,这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对汪芳之流及其言论的包容,达到了怎样的程度!!现在没有社会主义“铁拳”,只有社会主义“小拳拳”。

  西方势力,包括西方媒体,更对他们大捧特捧。公知圈内部,则向来互捧,自恋至极。

  形势,就是这么个形势。

  因此,我们不能同意有的爱国左翼人士较早前所认为的:汪芳已经“慌慌”,或者“惶惶”,甚至已经“凉凉”。没有那么回事。

  我们与汪芳之流的斗争,是一场人民群众,特别是网民群众、青年群众广泛参与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的新型人民战争,更是一场事关思想、事关文化、事关政治的严肃而重要的阶级斗争。

  这样一场阶级斗争,还没有完结;这种形态的阶级斗争,更没有完结。没有这个汪芳,也会有别的什么公知,冲到前面,欲与人民试比高(事实上,其他公知也一直没闲着,只不过动静没有汪芳那么大,也没有汪芳那么受人注意)。

  没错:长期共存,相互斗争。

  正如1964年7月,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一文所指出的:

  “单有在经济战线上(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

  当然,我们同他们斗争的目的,不是粗暴取消他们的发言权,好比美国有些人对特朗普做的那样;更不是对他们搞什么肉体消灭。目的,是什么呢?是最大限度抑制住他们思想和言论的消极作用,使社会上相信他们的人变得少少的(或几乎没有),使马列毛主义(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牢牢占据意识形态领域主导地位和整个上层建筑,使相信他们的人不得或很难掌握实际的领导权。  

5.jpg

  02  方方骗局的破产

  ——汪芳之流是如何在中国人民心目中臭掉的

  大疫发忧思,国人渐醒矣!

  中国人民一年来,在思想上进步了的表现之一,就是对汪芳和自由派公知们的识破能力,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

  其原因,除了中国的自由派公知们其术不精,故而骗术并不高超以外,主要还是抗疫实践的展开,和国内外抗疫形势的对比。

  实践出真知,比较了才能鉴别。

  如果说,汪芳在一年前武汉大疫汹汹,抗疫遭遇战前途未卜之际,闭门坐家,不忘对外撒播政治和文化病毒,还带有某种“为民请命”的欺骗色彩的话;那么,今天,当此中国人民在毛泽东留下的社会主义制度遗产和精神遗产的庇佑下,已经在病毒面前打了一场极漂亮的翻身仗,基本控制住了一个超大规模国家疫情,对汪芳之类自由派公知的阻击战也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而汪芳之流的精神母国美利坚又陷于“全球抗疫主战场”中不得自拔之际,汪芳的有关表演,就不但使人觉得无聊,而且使人觉得好笑了。  

6.jpg

  人们不禁要问:汪芳等自由派公知,在过去几十年间,拼了老命向中国人民兜售的“自由民主”灵丹妙药,这回,(在美欧)怎么不灵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是这个药本来就没有那么灵,还是美欧其实并无“自由民主”?反正,不管怎么解释,都很难对自由派公知有利。

  当然,事情不止这一个方面——自由派公知及其思想言论衰微的方面。

  一方面,汪芳之流效忠资本势力,欺骗人民,向外部帝国主义递刀子的事业,愈发不好做了;另一方面,中国人民当中爱国主义和马列毛主义的阵地得到了扩大,特别是“青年人读《毛选》”,本质上即无产者阶级意识再觉醒,开始寻找和学习属于自己的解放理论的新潮流的出现和初具气势——这两方面,加起来,就是当前,我国思想舆论上的主要动态和基本形势。

  在蓬蓬勃勃的爱国左翼思潮面前,汪芳之流的自由化思想,犹如臭气弥漫的朽物,人人见而厌弃,更难以在人民当中扩散了。  

7.jpg

  03方方等右翼公知的自由化纲领

  ——汪芳问题的性质

  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前述我国思想舆论场上东风日盛,甚至呈现出某种压倒西风之势的情况,是“好”,还是“糟”?

  不同立场的人,一定会有截然相反的回答。

  汪芳说:“糟得很”!

  她对BBC说,“……像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这些wg专用语也都再次出现。这也说明中国的改革正在朝着失败的路上走,在后退。”

  她对法广说,“从1982年我开始发表作品始,从未有过这样的事。也让我想到极左势力在中国盘根错节,尤其在官员中非常有市场。”

  哈!好一个“从未有过”!

  怕了,她有点怕了。

  对于汪芳女士的“极左”指控,我们已经厌烦了,不愿再辩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够右,看谁都是左。

  从严谨的角度出发,我们当然不能排除在今天中国有激进的极左分子和思想的存在;但是,同样严谨地说:中国目前正在复兴的,不是极左,而是中间偏左以及真左的观念和力量。批评方方的,主要是中间偏左的普通爱国者,以及真左的马列毛主义者。

  批评方方的人,是不是有缺点,有错误呢?我们说,有的,不可能没有;但那一是不可避免的,二是决不能抵消她汪芳的,严重了一万倍的缺点和错误的。

  汪芳问题的性质,早已超出了一般的文学创作上的争议的范畴,甚至也已经超出了思想文化领域争鸣的范畴。

  她的要害,在于她根本掩盖不住的政治倾向性——大骂“极左”“极左”,动辄“wg复辟”,口口声声“改革倒退”——这,难道可以说,没有丝毫的政治倾向性吗?

  稍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不难看出:她的诉求,就是自由派公知的诉求,就是要把美国西方那一套搬到中国来,那才算“改革不倒退”。

  汪芳,至少从《软埋》开始,到《武汉日记》,都不过是在以她的“天才”的文学形式,表达自由派公知和他们背后资本集团的自由化诉求罢了。

  通过小说和别的什么文学体裁搞政治斗争(思想斗争也是一种政治斗争),可能不是他们的发明,但一定是他们的专长。虽然他们可能竭力装作“远离政治”的清新无辜状。《软埋》是政治小说,《武汉日记》则是“四不像”的政治性非虚构作品。从影响力和知名度看,汪芳此人,俨然已成为当今中国自由派“政治文学”的第一人。

  04中国人民是要社会主义的

  ——汪芳之流指出的道路决非出路

  走我们的路,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

  可以说,正是在“中国向何处去”性质的问题上,我们与汪芳和她的公知朋友,以及各种类型资本势力,有着重大而根本的分歧——根本反了过来!

  汪芳说“左”了,我们则说右了——再右下去,中国,就要跟美国一样,一个新冠也对付不了,要准备损失掉一个大国相当于经历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口,中国人民就要遭受到绝大的灾难。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新冠疫情下的美欧社会,现在每时每日正在发生的人道惨剧,免费给中国人民上着极为深刻的一课。  

8.jpg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才是出路,汪芳等公知想哄骗中国人民走的,全面的、彻底的资产阶级自由化道路则是一条死路。当然,外国帝国主义者,也想哄我们走这条路的。

  伟大的、要社会主义的中国人民,现在,不但不需要汪芳之类的公知,和他们背后的资本家势力来充当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也不需要国际上的帝国主义者来充当这种鸟导师。

  当然,像刚刚卸下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职务的唐纳德·特朗普先生那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可爱的反面教员,我们还是欢迎的,现在看来还要多出几个,才能再把群众里面的“公知粉”给争取一批过来,成为我们的同路人。

  中国人民积四十年的全部经验,都叫我们实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这两件恰为汪芳女士所不喜,甚至深恶痛绝的东西。她说不能要的,我们偏就要——这就对了,这才对了,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甚至好办得多了。  

9.jpg

  停顿是不行的,倒退是不行的,什么巧妙而省事的“第三条道路”也是没有的。而如果像现在“先进”的美欧国家那样,允许资本家和权贵对内草菅人命,对外侵略屠杀,更是万万不行的。

  就是说,只有真社会主义的道路,才能造福中国的绝大多数的人民,也才能解救世界的绝大多数的人民。

  对内,实行马列毛主义的真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并准备过渡到共产主义;对外,推翻美帝国主义及其全球霸权体系,实现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的全球化——这些,就是,也才应该是中国人民在本世纪内的基本纲领和基本任务。(完)  

10.jpg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5.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6.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7.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8.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9. 被贱卖的稀土
  10. 刘子厚:回忆毛主席在河北的几个片断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