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没禁止的都许去干”要干什么?

苏杜 · 2008-06-27 · 来源:乌有之乡
解放思想与图穷匕见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干的观察:“没禁止的都许去干”要干什么?

 

作者  苏杜  

时间  2008-06-25  

(本文大意:“没禁止的都许去干”,是人们单凭常识就能断定的荒谬之言。它使“会议”的“成文之令”归零,它为“文件”的“未禁不当”开道。它的“理论基础”是“猫论”。它的强力支撑是“不争论”。唯物主义者对新情况新问题的态度是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如果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就要视党的政策与策略为生命。“没禁止的都许去干”又与“千秋万代最多两届”的“政绩观”不无相关。高级干部倡导它对中共、对社会的危害极大。“号召的可以不干,禁止的照样明干,没禁止的抢着干”是一种乱相。 中共宜从政治大局出发彻底治理它。)  

   

   

“没禁止的都许去干”,是人们单凭常识就能断定的荒谬之言,用于治家家败,用于理国国乱的。夫妻之间,父子之间,能“没禁止的都许去干”吗?邻里之间,村社之间,掌柜与店员之间,大夫与患者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士兵与官长之间,上级与下属之间,能“没禁止的都许去干” 吗?今年山东官员、教师联袂,移考与替考并举,真令人仰天长叹,如果来年的考官对考生说,“汲取教训,没禁止的都许去干”,那我相信,即便是举全国之力,发海陆空三军,再射三颗侦察卫星,也无法制止千万考生的“破禁创举”的。如果再加上全国千万计的厂家、商家对产品价、商品价都来一个“没禁止的就涨”,那不天下大乱吗?  

   

倡导者会说,“没禁止的都许去干” 这是解放思想的原则,你不能这样到处乱套。我说,为什么不能呢?并没有什么明令禁止我这样去套,按照你们倡导的解放思想原则,没禁止的都许去套!  

   

“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之荒谬,由此可见一斑。  

   

但倡导者辩解说,推进科学发展必然会遇到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各地情况又千差万别,指望一个文件把一切情况都考虑周全,一切条件都提供妥当,指望一次会议、一个文件就能解决各地各部门面临的所有问题,那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因而,要“没禁止的都许去干”。我说,正因为一次会议、一个文件难以周全,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才决不能“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会议、文件,总是含着两个基本方面的,一是“解决问题”,是所谓“令行”,二是“防止问题”,是所谓“禁止”。“令行” 难以考虑周全而解决所有问题,“禁止” 也是难以考虑周全而禁止所有不当的。“没禁止的都许去干”,就是为那些“未禁不当”大开方便之门的。会议、文件当前,不是一个声音、一股力量地贯彻成令,而是大张旗鼓、多头并举地号召“破禁”、“行禁”,这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分散主义,任何一个执政党也不能允许的。  

   

新情况新问题当然是层出不穷的,一个声音、一股力量地贯彻成令、严守禁止,并不是要大家去做“驯服工具”,但是,“破禁”是在贯彻成令中的“破禁”,是在贯彻成令中的创新,是在贯彻成令中发现新的经验,而不是破解成令之禁,大行“未禁不当”。如果成令成了“破禁”的目标,“未禁不当” 成了追逐的奇货,那会议、文件只有一个结果:在哪儿开的会再回到那儿去,在哪一级发的文件,再发回那一级去,让一切归零。  

   

 指望一个文件把一切情况都考虑周全,一切条件都提供妥当,指望一次会议、一个文件就能解决各地各部门面临的所有问题,那当然不是唯物主义者的态度,但唯物主义者的态度是什么态度呢?我不是唯物主义者,连在二十四节气的小组长也没有当过,当然说不上来,但“旁观者清”,我以为,在新情况新问题面前,毛泽东所倡导的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就是唯物主义者的态度。“环境恶化”、“产业结构不合理”、“人口素质结构不合理”,这些大约都是新情况、新问题,那么,就去解剖麻雀般地解剖一两地环境、一两处产业、一两部分人群,看一看“恶化”怎样酿成,“不合理”如何造就,与以前的“创新”有没有关系,今后“破禁”能不能奏效,从群众中来,集中统一,再到群众中去,如是,才有可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也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如果不愿下这番苦功夫,环境之恶不知恶从何来,产业结构之理不知道理在何处,只会豪气冲天地高喊“没禁止的都许去干”,那无异于不用心诊察、只会要病人 “吃药!凡是不犯君臣佐使的药都吃!动手术,凡是不犯禁忌的手术都做!”的医生一个样,人闻其术,莫不避之唯恐不及,为其叫好者,不是卖药的,就是卖手术刀的。  

   

“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之所以一说再说,嗓门越来越高,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猫论”还没有真正受到触动,这是它的“理论基础”。现在,“猫论”虽然不那么天天挂在嘴上了,但其不讲无产阶级政治,不讲社会主义道路,不讲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不讲依靠党与群众的本质并没有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得到清理,还在为一些人所宝爱,甚至被一些人“包括”在主流指导思想与理论中。表面看起来,“没禁止的都许去干”比“猫论”进步了,给“禁止”还留了一点面子,不像“猫论”那样横扫一切了,但正如倡导者所说,会议、文件总是难以周全的,一旦“未禁不当”成了追逐的奇货,“禁止”那点面子,也就只是面子上的小摆设,在实际上没有什么作用了。违规违纪的层出不穷,假公济私的变本加厉,贪污腐败的愈演愈烈,是很利益于“没禁止的都许去干”的。  

   

“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之所以一说再说,嗓门越来越高,又是以“不争论”为其支撑的。其实,天下只有过道路以目,哪来的什么“不争论”?倡导者倡导“没禁止的都许去干” 本身,不就是在与“会议”、“文件” 进行争论吗?据我所知,“又好又快”是在科学发展观提出的基础上中共中央提出的一个重要口号,但是,倡导“没禁止的都许去干”的人却说:“强调科学发展,就是要在过去‘快’的基础上,汲取经验教训,研究怎样能够发展得更好。强调‘好’,并不是不要‘快’,而是为了创造可持续‘快’的条件;强调‘好’的发展,同样也能实现‘快’的发展。只要是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和统筹兼顾的‘快’,能搞多快就搞多快,我们要反对的是那种违背科学发展要求的‘快’。我们必须突破‘好’与‘坏’非此即彼的误区,真正认识到科学发展就是‘好’与‘快’的统一。”这不是明明白白地在争论吗?“又好又快”什么时候说过“不要快”了呢?“又好又快”怎么就成了“‘好’与‘坏’非此即彼的误区”了呢?对“会议”“文件”中的“又好又快”,怎么不“尽快付诸实施,在实践中进一步完善。认识不一致的,可以先放一放”,而是字斟句酌地争论起来了呢?  

   

又据我所知,马克思主义者是不害怕争论、不压制争论的,是主张从统一认识的目的出发,通过争论,甚至是激烈的争论,而达到新的基础上的更高层次的统一。这就是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再据我所知,这一条还保留在中共的党章中,这是一个根本的工作方法,也是一个不允许“不争论”这样的主张在党内横行的根本原则。没有民主,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什么叫集中? 首先是要集中正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叫做集中统一。如果大家对问题还不了解,有意见还没有发表,有气还没有出,你这个集中统一怎么建立得起来呢?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正确地总结经验。没有民主,意见不是从群众中来,就不可能制定出好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办法。如果一个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干部,参加了省委的会议,参与了省文件的制定,甚至参加了政治局的会议,参与了中央文件的制定,转过头来就号召自己的下属、自己的辖地“没禁止的都许去干”,这是不是严肃的呢?对中共的集中统一是有利还是有害呢?我看是有害的,不严肃的。如果在一个省委出面撤消了一位高级干部的“无明文禁止的都能想都能干”之后,如果在中共中央6月13日召开了非常重要的干部会议之后,另一位高级干部再出来这样宣示,那就更是有害的,不严肃的。  

   

这样的倡导者又会说,我们是站在以人为本、科学发展的立场上提倡“没禁止的都许去干”的,“没禁止”是极言其广,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还是个取舍标准与原则。我以为这样说也是站不住脚的。以人为本是什么?无非就是为人民的利益而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这个唯一目的下,就要为人民利益坚持正确的,改正错误的,而不能是什么“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中共一直宣示,人民利益就是党的利益,除了人民利益,中共本身并无其它利益要追求,人民利益至上,人民利益至大。关乎人民利益无小事,再小的事,乘以13亿也成了大事。因而,政策与策略是党的生命,来不得半点儿戏。现在,有的人专门挑“没禁止的”去干,有的人还美其名曰“试错”,有的人还对“试错”立法免责,有的人还对立法免责极尽辩护之能事,说什么“错是大家的错,不能由试错的人负责”。实际证明,“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就是南辕北辙,背道而驰的。至于科学发展,“没禁止的都许去干”连常识关都过不了,更与科学发展沾不上边了。  

   

倡导“没禁止的都许去干”,除了认识上的糊涂与理论上的蹩脚之外,还与一些官员的“政绩观”不无联系。“利益是人民的,政绩是个人的”,“千秋万代,最多两届”,“宁扫新大街千遍,不擦旧屁股一回”,是某些官员深谙的“官段子”。“环境恶化”、“产业结构不合理”、“人口素质结构不合理”这些所谓“新问题新情况”,其实没有什么“新”处可言,这些“问题与情况”,大都是“改革开放初期、中期、近期”“大胆闯大胆干”闯出来、干出来的祸,曾经的“辉煌政绩”。曾几何时,在“见了红灯绕着走,见了绿灯抢着走”的乱走一气中,高污染、高能耗、低科技的“外企”“民企”遍地开花,那管它水黑、山秃、气黄、雨酸。现在是大叫“产业结构不合理”了,当年可是“神话奇迹”、“长袖善舞”。要解决这些“吃祖宗本造祖孙孽”的“神话奇迹”,非得下持久的苦功夫不可。三年两年就可将一条河污染得生灵彻底灭绝,但要它恢复原貌,三十年二十年也未必能奏效。然而,现在是“民顾个人,官管当届”的时代,谁会为飞黄腾达、渐行渐远的“老书记” 年复一年地擦屁股呢?以前是“见了红灯绕着走”,现在是“见了烂屁股、麻烦屁股绕着走”,任期如川,不舍昼夜,宝爱尚且不及,怎么能浪费在“擦”别人“屁股”上?但“烂屁股”“麻烦屁股”多多,总有绕也绕不开、拖也无可拖的时候,别无他法,只好“没禁止的都许去干”了。这“干事”的最新成果之一、二,便有“以经济手段引导新莞人回乡创业”的“损招”,“拟对自杀秀嫌疑人予以劳教”的“法规” 。污染企业一搬迁,“低素质人群”一驱逐,“自杀秀”一进班房,自己任期之内“新情况”没有了,自己治下“新问题”解决了,政绩再创辉煌,长袖更加善舞,不知坐镇哪处关山去了。然而,再过一届两届呢?再过三十年呢?历史还对中国这样慷慨吗?  

   

我以为通过“没禁止的都许去干”反映出来的一些官员政治上、思想上、认识上、立场上的若干问题应当引起中共高端的足够重视,它对中共在政治上思想上的损害是很严重的,对社会各层面的影响也是不好的。现在社会上奇谈怪论盛行,愈是歪理愈说得头头是道,有中学教师对中学生大讲“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大受吹捧的,有大学教授对大学生大谈“老虎当前,你只要比第二个人跑得快就行了” 坐领泰斗的,有经济学家对公众灌输“牺牲自己帮助别人想法愚蠢”主流弄潮的,还有“本质”地宣示中国是“在道德面具包裹下的无形的古拉格群岛” 要做中国的索尔仁尼琴的,更有《中青报》这样经常与中共基本立场唱旁调而不计“共产主义”招牌的,更莫明其妙的是央视竟然播出“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是为了会情人”的“一家之言”,实在令人无法猜透对中国的颠覆还要上溯到何朝何代!这些还说的是言,如果再看一看东莞的童工市场,汶川地震以来天天都有的工难矿难,真是呈现出“号召的可以不干,禁止的照样明干,没禁止的抢着干”的万千气象。而这种景象,不直是一种“朝纲不振”的乱相吗?如此下去,若大一个中国,怎么得了?  

  

中共是一个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政党,已经有了70多年革命建设的经验积累。中共的党员,绝大多数是正义、正直、勤恳、勤俭的优秀中华儿女。面对这样那样的政党与阶层,国人还是将中华振兴的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我也是其中一个。我真的热望中共加强自身建设,切实统一自己的路线,统一全党的步调,带领全体国民,克服当前种种困难,去夺取更大的胜利。让国内外企图在乱中取利的一切势力的美梦彻底破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2.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3. 从流氓到大师——揭秘文怀沙的幕后推手
  4. 辱华被扒!华裔女导演获美国奖项,中国人有啥好“高潮”的?
  5. 餐桌上的危机:鸡肉还能不能吃?
  6. 历史周期律批判
  7. 老田:关于遇罗克事件及其再包装问题——兼谈四十年来自由派造神努力的“反智特征”
  8. 可怜!19岁缅甸少女被推上了祭坛!但疑点多多
  9. 没有中医的春晚,是对“救命恩人”的集体冷淡
  10. 赵磊:我支持“取消英语主科地位”的建议
  1.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4.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5.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6. 取消英语主科地位,动了谁的利益
  7.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8.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9.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10. 老田: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潘家干净吗?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3. 没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国人懂得了什么?
  4. 形势异常严峻,事关生死存亡,中国的全局研判和战略选择!
  5. 沉痛悼念毛主席女婿王景清:永远革命的老革命,永垂不朽!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