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父亲是本历史书(下)--“割资本主义尾巴”真相

郑敬东 · 2010-06-29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说明:接文章上半部分,讲述“割资本主义尾巴”等有趣真相,同时说明,毛泽东时代,农民是可以勤劳致富的,而且,劳动致富是在保障给集体做贡献的前提下进行的。】 

六、勤劳致富
       1961年秋后,“政策”作了调整,规定我父母每天给生产队交2元钱(评20分工分,而生产队核算时,10分工仅仅价值0.20元多点,实际上是以副补农),剩余的就是自己的,带有承包的味道,这在当时是“资本主义性质”。父母亲熬更守夜多创收,下半年,每天晚上12点才睡觉,凌晨4点过就起床,只睡4小时,一般人很难想象。父亲受着职业病的威胁,每天令人揪心地咳嗽。
       1965年,我到北京上大学。下半年开始,搞“社教”即“四清”,每天晚上喊开会,生产队长总是首先来叫我父亲去。背着“资本主义自发势力”名声的父亲到会场一看,空无一人;等得心里发慌,悄悄又“摸”回家,关起门争分夺秒弹他的花。不一会儿,队长赶来发火了:“叫你在那里等着,咋个又偷跑回来弹资本主义?”
       社教来,社教去,我父亲“顽固”坚持说他凭劳动挣血汗钱养家糊口,满足群众生活需要,还向集体“进贡”,就是社会主义;什么资本主义,没有见过,也干不来。所以,我行我素,你批你的,我干我的。工作队也受到感动,运动后期终于宣布:“贫苦农民凭劳动挣点油盐钱,是可以允许的。”
       人民公社时期,生产小组的水稻田,几乎年年由他当放水员。因为他瞌睡少,可以没日没夜地在田野跑,而且,责任心强。秋收以后,就开始集中精力搞副业——弹棉花,加工棉絮。“郑弹花匠”,方圆几十里,远近闻名。  

70年代,我父母(当然还有家人适当协助)一天能挣10元钱,交2元评20分参与生产队分粮食。其余8元(一个月则240元,秋后四五个月时间)改善家庭生活,还努力养猪。“一头猪就是一座化肥厂”,肥料作为投资,也参与分配粮食。1974年前后,我家3个猪圈,一年出肥猪八九头。国家返给部分肉票,奖励粮票、布票等。我父亲的“经济学理论”是,多吃肉就少吃饭,宁肯把许多粮食拿来喂肥猪。所以,我家基本上是,吃肉隔顿不隔天;基本上不吃剩饭、剩菜,因为剩饭剩菜都喂猪了。而许多农民,却不得不把国家返给的肉票、布票、粮票等,拿到自由市场去卖,换钱花。  

我们家一天能够挣多少钱,有人在观察、估算,当然也眼红。1975年秋后,农村里以“农业学大寨”名义,“割资本主义尾巴”,于是,工具收缴集体,弹花作业迁到公房;人员“掺沙子”,再增加开票的;敲钟“上下班”,这不就是“社会主义企业”了吗?可是,老爷子不买帐,暗地里再制作了一套工具,放到离家较远的朋友家,利用“下班”时间,像电影里的“地下党”,偷偷到朋友家取出工具去“业余兼职”。
      “割”了一年,干部们算了“政治帐”再算“经济帐”,一合计,“尾巴”还是复辟吧——交够集体的,就是自己的。一直到父亲超过了60周岁,1982年“分田到户”后,才没有向集体交钱。
      “文革”期间,无论外面怎么个“轰轰烈烈”,他一概不参与。仍然有人口口声声说他“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不争论”,坚持干他的活。“清理阶级队伍”时,有人“打小报告”,说他解放前在外面“帮人”——当船工时可能抢过人,理由是他曾经戴着“瓜耳皮帽”和好布料的长衫子回家“探亲”。其实,我父亲说,那是为着面子给别人借的,这也能成为证据?让人家去说吧。仍然一声不响埋头苦干。
        殊不知,我父亲还有过鲜为人知的功劳。四川乐山解放时,他冒着枪林弹雨用船送解放军强渡府河,子弹穿透他的棉衣,吓得他差点魂魄出窍……他说,经历过那个场面,还怕什么!解放军首长写给他一张字条,遗憾的是,后来这张宝贵的字条弄丢了!
       七、住房条件不断改善
       前面说过, 1961年8月9日 花80元买下一个光腔腔的街房,接着就培补,并且,之后逐年培补。应该说,1965年我上大学后,不花家里钱,家庭经济情况进一步好转。1966年9月,我回家看见使用许多年的竹编凉席换成了床单。1970 年我工作后,情况更加好些。后来听人们议论,我们家是全公社首屈一指的富裕人家。当然,那是当时水平的“富裕”。后来,逐步改善居住条件,在祖传老屋基又修建了房屋,基本满足了八九口人居住需要。
       八、晚年幸福
       大约是1980年,乡政府发给父亲一张“劳动致富光荣”的奖状。据父亲说,县、乡广播大喇叭里面,还宣传过我们家劳动致富的事迹。1982年,推行“大包干”,重新刺激了各家各户“独立种田”的积极性。怎么种田,除了看农业技术员的宣传材料,大量的细节问题,人们还得请教他。各家各户白天争水灌田,他可以让,因为他可以在晚上放水。白天晒粮食争地盘,他不让,天没亮明,他就起来看天,放晒垫。父亲仍然上半年主要种田,下半年主要弹棉花,仍然乐于忙碌。“大包干”后,上交国家的少了,农民手里粮食多了,“卖粮难”,甚至连公粮也按照市场价折算成现金上交。市场粮食价格低,许多农民不愿种田,父亲仍然“忠于职守”,赔钱也坚持种。1986年有了“农转非”政策机遇,父母的户口一起转到了我的单位。
     由于晚辈孝敬,父母晚年衣食无忧,应有尽有。长期的体力劳动,锻炼了身体,但是,弹棉花的职业危害,也严重影响了他的身体健康,特别是肺受到了伤害;过度的劳累,也影响了他的体质。2006年4月开始,父亲肠胃功能紊乱,身体非常虚弱,出现过险情。6月,我们以为他病情稳定了,哪知道, 6月11日 中午,老人家突然病情恶化,送县医院抢救无效,于17时55分,心肺功能衰竭而仙逝。我们大家都万分悲痛!忍着悲痛,我们给父亲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修建了体面的坟墓。墓碑上刻着儿女们对父亲平凡而伟大一生的评价——勤劳执着铺盖万家温暖,艰苦奋斗堪称后代楷模。
        但愿父亲的灵魂在天堂自由、体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3. “洋垃圾”外教
  4.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5.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6.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人民怀念毛泽东!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