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孙锡良: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巨变?

孙锡良 · 2019-03-30 · 来源:作者微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世界巨变体现在霸权向极权的过渡,单极霸权正在退化,多个极权国家的成长将不断弱化霸权,世界应该也一定会进入战国时代。

  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巨变?

  47年前,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尼克松偷偷飞到中国与毛泽东主席握手,让整个世界发生地震,巨变从此拉开序幕,两强争霸的格局突变为三足鼎立,西方各国趁美中还没有建交之前纷纷快速拉近与中国的距离。这次历史性接触开创的新局面也为毛泽东三个世界理论的形成准备了实践基础,中国发出了愿意与所有西方国家对话的强烈开放讯号。

  2016年,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其总统特朗普大胆突破了美国传统的外交风格和规矩,更加强调“美国优先”。为了达到目的,他选择了与世界各经济大国为对手,尤其是以中国为优先斗争对象,双方展开以贸易战为焦点的全方位博弈。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世界性站队成为变幻莫测的风景线,非敌即友,非敌非友,亦敌亦友,明争暗战,胜负交织。特朗普确实改变了世界,但是否更有利于美国尚难料定。

  现象是本质的反映,本质是现象的提炼,如果要搞清楚世界正在或将要发生的巨变,我们不妨先来归纳一下正在发生着的几种典型世界现象。

  新闻现象

  放在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美国主流媒体的新闻基调还是美俄关系,中国新闻只是偶尔出现。今天,情况已大不一样。中国媒体,每天至少可以看到三条以上与美国相关的各类新闻,多以竞争性批评为主,网友评论受各种原因影响显示不多,很难全面反映网民心态。美国媒体,每天也可见一至三条与中国相关的新闻,政治的,经贸的,人权的,网友评论分歧较大,有客观的,有傲慢的,也有极端的。

  中美媒体的国际部分当然不只有两国大事,还有俄国的,日本的,欧洲的,等等。不过,它们都不是高频率新闻聚焦。换句话讲,中美已经不约而同地将对方视为最重要的宣传战目标,宣传战最终都必须服务于经贸战、外交战和军事战。如果说俄国仍然是美国军事和外交层面的最高对手,那么,中国经济的影响力正在从全要素、全视角触动着美国神经,现实的和潜在的危机感正逼近美国人的心理防线。

  资本扩散现象

  中国资本,正在“一带一路”上快速流动,每增加一个节点,就要投入一块资本,现在,还只能讲是战略铺路,至于未来,留待未来去验证。

  中东资本,正在改变石油黑金的唯一性,阿联酋、卡塔尔、沙特的资金不只是在中东造形象工程,它正在流向欧洲、亚洲和美国,欧洲的制造业有中东资金,欧洲的体育运动和娱乐业也有中东资金,美国的硅谷有中东资金,南亚国家也在流入中东资金。印巴争端正热时,沙特王储萨勒曼携200亿美元来到巴基斯坦,正当人们以为沙特是力挺巴方时,萨勒曼后脚又踏进了印度,这次他带去了1000亿美元投资,堪称惊世手笔。

  日本资本。日本制造业正以每年翻倍的速度投资印度和东盟国家,日本的资本巨人孙正义以其独特高超的本领布局世界,他组建一个10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只花了45分钟,他对沙特王储萨勒曼讲:“你给我1000亿美元,我将还你1万亿美元的礼物。”萨勒曼只是简单地问了一下孙的打算便签了字。孙正义把钱主要用到哪儿了?收购ARM,投资美国硅谷,控股美国高科技公司。大家都知道沙特记者卡舒吉死得冤,但是,萨勒曼与硅谷的紧密性让所有冤屈都变得不值一提。

  美国资本。它不同于其它国家的资本运作,美国的新政策趋向是打开世界所有国家的金融门户,然后,让自己的资本去别的国家控制资本,它的制造业不再以资本投资为主体,反而以利用所在国资本为努力方向。综合起来看,它呈现两个新特征:用自己的金融资本控制它国金融资本;用它国的金融资本为本国的制造业服务。

  宗教群体扩散现象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样讲的:女人的子宫是穆斯林征服世界的大杀器,远胜于核生化武器。它的含义是什么?主要指伊斯兰信仰群体的全球化扩散浪潮。包括在全球所有国家的扩散,其中也有中国。重灾区在哪里?在欧洲。截至2010年,俄罗斯有1400万穆斯林,占总人口的10%,绝对数量和占比都是欧洲最高的,德国的穆斯林有480万,占该国总人口的5.8%;法国有470万穆斯林,占人口总数7.5%。时至今日,欧洲穆斯林已占总人口约百分之十,在某些国家更高。但这还只是开始,与欧洲本土群体相比,穆斯林最大的优势是年轻化和高生育率,他们不贡献科技,只贡献人口,他们都有用伊斯兰教代替本地法律的内在动机,再过50年或100年,如果没有中途种族回迁,法国很可能成为重要的穆斯林国家,并且还会有其它国家步其后尘。基督文明在努力向亚洲扩张的同时,自己的地盘却要遭受来自伊斯兰文明的侵袭,这将是特别有意思的国际新变局,不是引起文明融合,就是触发文明战争。

  新势力崛起现象

  世界无论怎么变,始终是落后的地区变化最快,始终是被压迫的地方最具强烈愿望,正在发生着和将要发生的世界热点均在亚洲,在东亚和南亚,具体讲,就在日本、朝鲜半岛、越南和印度。

  日本。从世人的惯有思维看,毫无疑问,它是一个传统的发达国家,它的强大是持久而且有目共睹的。我为什么将其纳入到新势力崛起的范畴?这不是完全基于经济因素的归纳,而是基于独立极权国家成型的角度思考。自二战战败以后,日本就成了美国的附庸,外交不完全独立自主,军事更不能按自己的意志行动,手脚被严重束缚,未能有效释放日本的实力潜能。随着新世纪年轻人的逐步成长,脱离美国走向独立的情绪正变得日渐浓厚,将自己打造成国际独立一极的思想已经成为日本政治家和日本人民的共同愿望,“安倍思想”和“安倍经济学”的普遍被接受是最好的证明。

  朝鲜半岛。无论朝鲜往哪个方向前进,整个朝鲜半岛都将成为国际热点,一旦半岛能实现思想统一,朝鲜民族必将有一个动力十足的崛起过程。

  越南。一直在进步,只是被邻居忽视,美越矛盾将随着中越矛盾的增多而减少。

  印度。人口正在快速接近中国,市场吸引力在短期内将超越中国,GDP增长速度也将在较长时期内力压中国。中国人仍然还在用各种数据对比嘲笑印度,傲慢程度甚至比美欧国家轻视中国更甚。从印度近些年的发展模式看,它拥有两大长期优势:一是人口红利,55岁以下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接近90%,并且年轻人的生育率仍未现明显下降;二是民主制度红利,它维持的相对自由空间既带来混乱,更带来持久动力。印度的崛起不可阻挡,它能给世界秩序的变化带来重大影响。

  大家注意!国际新崛起势力在亚洲,亚洲新崛起势力在中国周边,这似乎有一种内在逻辑,似乎又是一次特殊安排,它所受到的内力和外力大小决定其成长的良性与恶性。

  伪竞争中立现象

  自特朗普任美国总统以来,世界贸易秩序发生了巨大变化,世界贸易组织也正在进行结构性改革,这里面包含发达国家一个特殊的要求——竞争中立。自由竞争和市场开放被“竞争中立”这一词汇替代,它的本意是要求国家政府从企业竞争中退出,尤其是要求仍有国企的社会主义性质经济成分逐步退出市场。

  与美欧要求相呼应的是国内专家提出的“所有制中立”,所有制中立就是竞争中立的另一种说法,它与多年前的佐立克模式中提到的长期导向是兼容的。从政策角度看,所有制中立不是一个概念,也不是一个设想,而是正在进行的操作,国内精英已经从整体上达成共识,它们不承认所有制形式决定姓资姓社,只承认经济指数决定社会形态。有不少朋友和同志还不愿意相信这种趋势,还处在质疑阶段,思想已经落后形势太远。

  我为什么要说是伪竞争中立?因为真正的中立永远不可能,它只是为了实现所有制国际性私有化。

  所有的现象都是内在动力的外显,外显结果又会加深公众对现象的认同,从而为更加深入的改革做准备。从国际和国内现象,我们至少可以判断出未来将要呈现大家的必然结果。

  一极主导和多极协商的格局将长期并存

  美国,仍然很强大,并将长期强大,这主要取决于其制度优势,它能吸引世界最优秀的人才,它还能让自己的国民永远保持自由开放的精神,而不只是自由的形式。但是,美国在叙利亚、伊朗、朝鲜和委内瑞拉身上都表现偏软,并不能体出往日的雄风,美国也开始害怕卷入战争,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都无法维持霸主的尊严,欧洲盟友的不济又加深了这一趋势。

  对多极趋势的认同分歧不大,分歧较大的在于多极的认定,我个人比较倾向于“G6”的格局,即未来世界的领导者是美、中,俄、欧、日、印六个主体。美国仍是领头羊,其它五国是六极委员会成员,它比联合国五常将更能体现世界权力指数,可以近似把“G6体制”看成为“国际政协”。

  “市场货币”将取代“石油货币”

  当今世界,已经从生产力不足转向生产力全面过剩,极少数落后国家的生产力不足不影响世界生产力的整体。世界性过剩前提下,为何还有如此多的饥饿与贫穷?饥饿与贫穷,已经不是由生产力决定,而是由分配制度决定。中国生产力可以让15亿以上人口过上物质充足的生活,但中国仍然有几千万非常贫困的群体,一方面大量物质被浪费和销毁,另一方面大量人口仍表现为物质紧缺。

  当生产力整体过剩时,供给端的影响力将会慢慢被需求端的影响力所取代,石油与美元的搭配在过去几十年是成功的,从而也决定了美元的普遍性价值。然而,未来可不一定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石油消费在人类不断增长的消费总额中比重会越来越低,市场控制货币的趋势将会体现得更加充分。国际交易的结算,既要考虑货币的稳定性,又要考虑货物的流动性,稳定性取决于货币背后的经济与军事实力,而流动性则取决于市场吞吐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元仍将是主体国际货币,但中印两国货币的影响力必定会与日俱增,过程可能漫长,方向不可逆转。

  中印两大国的人口红利将转化为市场红利和货币红利,并依此形成对各国的影响,市场工具将更优越于制裁工具。

  资本主义将迎来高潮

  时隔五年后,本人再次重复这一观点,可能会让部分同志不满意,但我必须坚持。无论是走向世界还是相互开放,一个清晰的讯号是各大国都接受了发达国家理念,而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具有制度一致性,“竞争中立”的提出正是基于这一背景。只要接受这一理念,就自动包含了所有制形式上的认同和靠拢,尽管从政治概念上讲还可以保留原说法,究其实质,则不可避免地陷入到同一阵营,中不中立其实已经不是重点了。我并不认为委内瑞拉和朝鲜还能坚持太久,尤其是委内瑞拉,能坚持十年社会主义就是奇迹,朝鲜能再坚持二十年也是奇迹。再过三十年,资本主义将迎来它真正意义上的最高潮,之后才可能有拐点。

  资本主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简单讲,它是最能满足强者欲望的东西。只要弱者不能持久保持对强者的革命斗志和革命实践,资本主义就不可能灭亡。

  竞赛结果决定极权指数

  从国际现象看,主要有四大竞赛:一是军备竞赛,一是投资竞赛,一是科技竞赛,一是文化竞赛。科技竞赛可以近似为决定其它所有竞赛的成败,美国毫无疑问仍是领先者,甚至还会是赢家。不过,美国与其它五个经济体的差距正在缩小。即使有了科技优势,未必保证能赢,因为大国竞争过多消耗在军备和对外投资上面。美国推动世界性的军备竞赛,本身就包含有削弱对方经济发展的设计在内,进退都很艰难,因为它制造了一个不太平的世界。投资竞赛是不是很良性呢?未必。美国不断增加利用外国的钱,它的竞争对手却是用自己的钱到世界寻找伙伴,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所有战略性投资都有风险,一是坏账风险,二是战争风险,三是宗教风险。所有对外的投资都需要有内部债务的增高做前置,绝对没有巨额闲置存量资金等着去投资,日本在跟中国争夺市场的过程中也存在同样的冒险行为。

  与中日思维完全不同的是美国,它用打压新兴市场的强力手段逼迫你成为它的投资做风险替代者,特斯拉落户上海就最典型最成功的事例。美国企业,完全自主经营,用中国银行的钱在中国建厂,生产的商品在中国销售,赚得的利润归美国所有,再用赚得的钱进行扩张以赚取更大的利润,不承担一丁点风险,即使破产,也不消耗美国内力。

  投资竞赛,既要看过程,更要评估结果,若收益明显小于风险,竞赛的节奏就需要严格控制,不能为竞赛而竞赛,竞赛的失败往往意味着对手力量的成倍膨胀,它不只是消耗经济,更消耗信心。历史经验表明,很多势如破竹的进攻胜利节奏中都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在未来的六大极权主体中,谁的实力保存得最完整,谁将有更大的发言权和决定权。

  文化竞赛,是最被大多数中国人误读的部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部分国人从文化自信快速走向了文化自大,有两个典型的“共识”:一讲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个从未间断的文明;一讲中华文化的同化能力最强。过去,没有这种所谓的共识,是近些年中国学者写论文归纳出来的结论。很显然,这两个结论都不是国际共识。本文不打算从细节上进行反证,以免让部分人从自恋转向失落。但我很想简单地做一下提醒,判断文化的先进性、优越性和世界影响力,最简单的指标是国际覆盖面,不是论文。从大的方面分类,整个世界都离不开基督教文化、伊斯兰文化和广义东方文化这三大系统,广义东方文化既包括中国诸子百家文化,还有印度教文化、佛教文化和混合信仰的少数族文化。所谓文化同化力,最有说服力的指标是文化分布广域性,目前,在接近二百个国家中,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文化占据了绝大部分,而中国诸子文化只在几个国家有影响,且在不断弱化中,佛教文化源于印度,影响面也大于诸子文化,印度文化主要集中在南亚。无论怎么看,也看不出中华文化的同化能力优于其它文化。为什么那么多人认同了专家的自信观点?我们的视野较为狭窄,表现为把中华文化对外敌入侵者的同化能力看得很重,而不是观察中华文化主动外向的同化能力,只能同化侵略者,不能主动扩张。所谓“中华文明是唯一不间断文明”的说法只能是孤芳自赏的中国观点,决不可有成为国际共识。学者的一篇文章就能成为十几亿国人的一种文化自豪,这本身就包含有不科学性和非严肃性,这类自信,唯一的作用就是扩散文化自大。中华文化很伟大,但其局限性是明显的,其影响力有限的,用中华文化构建世界价值同盟的可行性是极低的,这就是中华文化的致命缺陷。我过去曾讲过:与其满世界建孔子学院,还不如满世界建毛泽东思想学院。

  结束语:世界巨变体现在霸权向极权的过渡,单极霸权正在退化,多个极权国家的成长将不断弱化霸权,世界应该也一定会进入战国时代。中国人最自豪的是中华文化,但在我眼里,中国未来最大的软肋就在文化,儒家文化不是基督文化和伊斯兰文化的对手

  附言:最近,朋友推荐我一篇文章,讲国民党军二战中在欧洲战场取得巨大成就,为中国军队赢回了声望。我也就笑笑,全文看下来,图文并茂,好象是真的。然而,自始至终看不到文章的资料来源出处,他不敢注明,他没法注明,人造的。图文可以嫁接,有图,未必有真相。只有不动脑筋的读者容易被图文洗脑。

  写于2019年3月30日星期六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