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马云并不是问题

李栩然 · 2020-12-24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我们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归根结底是要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1

  最近的风向是真的变了啊。

  我看到,许多自媒体、媒体、视频都开始狠批马云了,怼得都很酣畅淋漓,好像骂了一个马云,就把情绪和问题都发泄解决了一样。

  我想了想,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深入地来和栩然说的读者们聊一聊这件事。

  因为在我看来,马云并不是问题。

  先别急着喷我,或者换个说法,马云不是问题的根本。

  为什么这样说?

  还得从近段时间来的几件事说起。

  分别是,蚂蚁上市叫停、蛋壳爆雷、社区团购大战。

  综合而来,这几件事情不管表象是什么,背后都是一种东西。

  这是一个教员他们那一辈人高度警惕、竭力遏制,但从八十年代起开始萌芽,历经四十年发展终于在思想、社会、现实、权力等各个层面扎根,并且逐渐显现出其巨大威力和可怕之处的东西:

  资本。

  这个东西的复杂性,要具体说起来,一本《资本论》都不能完全讲清楚,所以这里,就以我的理解,将其归纳为三个要点:

  第一,发展离不开资本。

  资本是经济发展的催化剂、助燃剂,在社会发展的某个阶段(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有了它才会有经济的迅速发展。

  看过的一本书里曾经分析过,任何一个现代化国家要想实现经济腾飞和工业化,只有三条路:

  城乡剪刀差,用农产品来养工业发展;掠夺,这个就不用说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家的必由之路;利用外国资本,典型的,当年亚洲四小龙都是靠大力引进外资拉动经济增长。

  所以说,资本的原始积累,都是没法深谈的。这就像任何一个富豪的发家史,都是需要美化的一样。

  唯有现代中国的崛起,是完全没有通过掠夺,反而是在被侵略得一穷二白、一片瓦砾上建起来的。

  其路径,一方面是通过建国初期压低农产品价格,控制农村户籍流动,以及全民省吃俭用、一心一意搞建设,积累起来的雄厚、扎实、全门类的工业基础,一句话“勒紧裤腰带,集中力量办大事”;另一方面,是改革开放后,大力引进外资,同时释放国有资本和部分民间资本,一下子搞活了经济。

  先讲这一点,是因为我们必须要清楚,虽然我们现在觉得资本可怕,但也必须要承认其在经济建设中的巨大推动促进作用。

  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四十年,也不能用后四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

  第二,扩张是资本的本能。  

  资本就像基因,繁衍、复制、壮大,几乎是其原始本能的唯一目的。

  自然界的生物,一旦没有天敌,到最后就是泛滥成灾,就像美国大鲤鱼。

  资本一旦缺乏竞争和管控,一定是走向大规模的垄断,全领域的垄断。

  刘慈欣在科幻小说里,设想过资本的终极阶段,叫“终产者”,这个人最后垄断了星球上的一切东西,包括土地、空气和水,每个人连呼吸空气都要向他交税。

  这种设想,是基于现实认知的。

  资本主义社会周期出现的经济危机,从其本质上说不就是资本扩张到极致,同时压缩雇工成本到极致,导致最后产能远大于社会需求吗?

  这还是在生产领域,因为周期较长,所以危机产生的周期也会长;而现在,之所以,我们会感觉资本主义隔几年就会陷入“危机”。

  是因为,现阶段,资本扩张的极致就是金融资本,加速了整个资本从疯狂扩张到最终爆雷的进程。

  因为当资本发现进入实业,需要经历投入、生产、销售、再投入等的漫长周期,对于增值来说还是太慢了。

  于是,就有了金融资本,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金融杠杆、工具、产品,最后达到钱生钱的目的。

  我一个搞金融的朋友告诉我,你一旦玩上了金融,并且取得了一些成绩,你就再也不想干别的事儿了,因为别的东西来钱太慢了。

  某种程度上,这都有点像dupin,人类之所以觉得快乐、愉悦,一般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事情,大脑为了奖励这种行为,分泌的多巴胺之类的化学物质。

  而dupin的可怕之处在于,他绕过了这套奖励系统,直接用化学物质刺激脑部产生快感。

  所以吸du的人几乎无药可救,因为一旦染上之后,会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

  金融资本的可怕同样如此,从早期的股市坐庄到最近的次贷危机、P2P,不到最后崩盘,其本身是不可能停下来的。  

  第三,资本的阶级属性大于国界属性。

  说真的,这一条我原本都不想写了。

  因为很容易惹到某些人的痛点。

  和资本家,还是少听点他们那套“家国天下”的大话。

  这个世界上,有爱国的资本家,但很难有自觉约束资本不越国界的阶级。就像有背叛阶级的个人,但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一样。

  在资本的眼里,世界就是平的。只要有人的地方,有利可图的地方,它都会想尽办法的去。

  就像当年的东印度公司。学过历史的都懂,如果不是当时欧洲资本扩张的野心,仅从政府的角度,不一定会发起鸦片战争。

  因为英国和日本不一样,他和我们之间没有直接地缘政治冲突。

  90年代,一些欧美金融大鳄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通过金融资本手段掠夺财富,其结果不亚于一场实打实的侵略,很多国家深受其害,至今仍没有缓过来。

  资本一旦不受控,就可以在国家政治领域翻云覆雨了。一些中小国家,政府没有威权、不断倒台,就是因为包括资本在内的多重力量反复角力。

  要不然,孙中山能在上百年前就喊出“节制资本”了啊。  

  所以,在当代社会,没有纯粹商业意义上的“资本”,所有的资本都是和政治密切绑在一起的,尤其的是大资本、大巨头。  

  “资本只是工具”、“资本没有立场”、“在商言商”之类的鬼话,哪个成熟的政治家还信,那基本上不用混了。

  2

  上面说了这么多。

  核心的意思,就是想告诉大家。

  马云也好、蛋壳也罢,包括最近很火的社区团购,都只是资本的代言人。

  他们本身不算什么问题。

  但如果我们看不到他们背后的问题,才是真正的大问题。

  资本就像猛兽,我们如果能驯服它,能很好地为我们所用,发展生产力;但一旦脱离控制,放任不管,就会反噬其身,祸害无穷。

  在这点上,马云不是最后一个首富,蛋壳不是最后一颗雷,社区团购也不会最后一片战场。

  因为资本是生产的要素,但不是生产本身。

  我先给了你5毛钱,你想尽办法给我造出5毛钱的东西来。

  确实可以极大激发创造潜力和经济活力。

  但问题在于,最后真正有谁去监督或者保证造出了5毛钱的东西来了吗?

  资本进入市场,通过金融、证券及其各种五花八门衍生品的包装,不断增值。

  它们中间的每一道,可能都赚了钱,发了财。

  但最后,还是要有人来造这个东西出来,否则整个社会的经济体系就垮了。

  这个人,就是我们现在自嘲的“打工人”,因为其他的人,都不用真正生产,他们的主要任务可能是做表格、销售、运营、公关、宣传,乃至开会。

  然后等着,理论上应该有人去做的制造和生产。

  但这个“人”是有可能垮掉的,干不动了,没工作了。

  寅吃卯粮、提前消费,产能过剩、通货紧缩……

  紧接着的,就是构建与此的,整个经济体系的衰退乃至崩塌。

  还记得马克思曾引用的那段经典名言吗?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资本主义社会周期性的危机,已经让后世的经济学家们达成了一致共识:资本完全不受节制,最后一定是疯狂到毁灭自我。

  蛋壳的爆雷就是基于此,拿房,用低价(甚至是低于市场价)的房租获客,将租客的租金打包成金融产品(甚至对付不起房租的人提供租房贷),再将此金融产品放入金融市场,拿到更多资金,拿更多的房……

  借助于资本手段,两年的时间扩张到了如此大的地步,只要理论上,不停有打工人租房、付房租,这套资本的把戏就可以继续下去,市场就可以继续“一片繁荣”。

  但没想到的是,疫情来了、经济下行了,很多人不租房子了、很多人付不起房租了,这个像走钢丝一样的链条,断了。

  最后,最受伤的永远是那些买不起房的租房人。

  所以,在资本面前,千万别被他一开始的“糖衣炮弹”迷惑。

  就像现在的社区团购,看起来一块钱买菜,几块钱买一箱水果,很便宜。

  看透了,就知道,这不过是资本进入一个本来是利益分散的市场,借助补贴、价格战等的手段而已,等挤死那些原本分散的中小商家,最终一家独大,利益也就集中了。

  蛋壳爆雷后,我曾经问我一个被蛋壳坑了上万元、还被房东扫地出门同学,当时为什么要租蛋壳公寓,他说在他们那里,蛋壳已经挤掉了其他中介,不租蛋壳公寓,就没有房子租了。

  我默然了。

  3

  资本,除了无序扩张带来的风险以外。

  其实还有一个隐藏很深的,值得我们警惕的影响。

  那就是:资本会改造人的思想。

  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整个社会的思想和认知,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们物质上富裕了,但从思想上,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消费主义大行其道。这个社会里浮躁、焦虑、急功近利的情绪和现象开始四处蔓延。

  在抖音/快手或者其他直播平台上,满屏的小哥哥小姐姐,花样地炫耀着他们的名牌包包,名牌化妆品,奢侈的衣服/手表,乃至豪车别墅……

  很难想象,会有多少得年轻人将会被他们所影响,做起下一个凡尔赛的梦。

  因为整个大脑已经被消费主义和短视、逐利的“成功学”所洗脑,所以为了满足欲望,各种X呗、X条,消费贷。

  寅吃卯粮。

  新闻上隔几天就会有某十来岁、二十来岁男孩、女孩,因为还不上贷款而自尽或者干违法的事。

  更可怕的是,这种思潮和风气还在想着下一代和青少年蔓延。

  学习多苦啊,读书多苦啊,人家发发视频就比考上北大清华还有名有利,当网红、赚钱、整容、傍大款才是人间正道。

  对这样的现象,有网友说的特别好:

  十七岁的年轻人最应该干的,是酒吧蹦迪社会摇,还是备战高考上大学?

  如果你家境优渥,又碰巧有自我做主的能力,前一种人生当然无可非议。但是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命”,又有多少人做着同样的“梦”?

  有一个街头采访,问“你最喜欢哪个明星”,一位大叔直接摆手说:

  我不喜欢明星。这些都不能强国,只能害下一代,你看看你采访现在的子女,你长大了干什么,都是要当明星,要唱歌,没有说要当科学家,当解放军,当教师的……不是你明星推出来(国家就能强大),国家强大都是靠科技人员、广大劳动人民干出来的。

  

  4

  再说一点。

  在当前中国,资本最让人感到后背发凉的地方。

  是在经历漫长岁月的野蛮生长后,已经快到了“大而不能倒”的地步。

  这也是之前很多资本代言人敢于说一些出格的话的底气所在。

  马云10月底在外滩讲话中说过一句估计现在十分想吞回去的话: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

  记得有一个梗:每一个团队里都有一个菜鸟,如果你没有发现菜鸟,那么你就是那只菜鸟。

  金融系统最怕的就是系统性风险,马云却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只能说明他自己代表的就是那个风险。

  紧接着的第二天,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就在同一个金融峰会里指出:无论叫金融科技还是科技金融,始终不能忘记金融属性,不能违背金融运行的基本规律,否则必然会受到市场的惩罚。

  如果从这里还是不能体会马云那番话的可怕之处,这里我斗胆引用下2019年2月23日的一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上所强调的话:

  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根本任务。

  马云外滩讲话后,我看很多自媒体都说马云太飘了。

  这样说的人,无非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他一个天天喊着要退休的人了,敢那样冒险叫板喊话,只是一句太飘了就能概括的了的吗?

  关于这一点,我这篇文章点到即止,大家自行体味。

  5

  我庆幸的是,我们生在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度。

  绝大多数人,从小就开始接受马列主义的教育,虽然当时可能不太懂,但至少有这个底子,等到长大后,被社会暴打了,遇到社会上一些问题想要从更深层次去解答的时候。

  这时候再想起教科书上的话来,会觉得当时的教科书写得多透彻啊,只可惜当年我们看不懂。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会像我们这样教育中学生,从“剩余价值”去看待资本?会教育他们用“唯物主义”来解释世界? 会天天把“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的话挂在嘴边?

  也正因为大部分人都有这样的教育基础,像我这样的公众号,去年底才开始正式更新原创,却还能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和喜欢。

  就像在“新羽计划第一期”前段时间的交流里,就有同学深入地谈到了:

  资本主义永远是资本主义,还好我们生在中国,这个属于中国人民的国家,其实通过这么多次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我们是值得信任的。

  真的,这不是盲目的崇拜,而是看到了很多东西以后才发现的一条真理,如果中国不行,那么中国凭什么用四十年走完了别人资本主义国家几百年才走完的路?

  也正因为如此,资本真想在中国无序扩张,会非常难。

  连年轻人、普通老百姓都能看得懂,你觉得政治上非常成熟的国家会想不到?

  不仅想到了,而且反应速度太快了,非常及时。

  从叫停蚂蚁金服上市,到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制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到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再到最近提出,资本要更多流向实体经济。

  这些招数一出来,我就觉得,没错了,是我们党一贯的味道。

  顶层设计,有备而来,直击痛点,谋定后动,釜底抽薪。

  思想、理论、宣传舆论以及政策文件,多个部门相互配合,一出就是连招。

  要知道,在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真要搞什么反垄断调查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大公司、大资本还可以有很多专业政治代言人、说客(华尔街就有很多这样的),去游说国会、议会,去影响决策,还有各种顶级法律精英,去找寻法律漏洞,去将一个明眼人都知道不合理的事情,变得合理,为资本攫取利润找理由。

  哪怕最后真的判其垄断了,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也可能引起足够大的风险了。

  但在中国,一个会议,一个社评,就可能风向变了,巨头们一个个变得噤若寒蝉。

  这就是体制的力量,也是人心的力量。

  社会制度层面,资本永远不能绑架国家。

  为什么国家这段时间以来的定调,密集出台的各种反垄断、加强监管的文件,大家都一片拍手叫好?

  这不就是“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现实写照吗?

  6

  最后的最后。

  我想说说,今年下半年最重要的五中全会,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都在说一件事。

  那就是:发展为了什么?

  复习一下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什么: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从这个角度出发,不管是马云也好、牛云也罢,任哪个首富,都只是特殊历史阶段产生的“致富带头人”。

  有这样能力强的人、特别的人,能建立公司、搞好管理,带动加速整个社会财富的积累,并从中收获自己的财富。

  但一定不要忘了,自己从哪里来、应该到哪里去。

  屁股如果歪了,能力越大越危险。

  最近,关于大秦的电视剧挺火。

  我给大家分享一段,韩非子当年关于秦国的一段评价,可谓一针见血、至今仍有很强的教训意义。

  他说:禳候越韩魏而东攻齐,五年而秦不益尺寸之地,乃成其陶邑之封;应候攻韩八年,成其汝南之封。自此以来,诸用秦者,皆应、禳之类也。战胜则大臣尊,益地则私封立。

  意思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举秦国之力大征西讨,不过是造就了个别大政客的利益。

  我们经常说,不要把平台的能力当成了自己的能力。

  我们的很多富豪,也不要把国家发展所创造出的机遇,当成了自己的本事。

  没有稳定的政治、社会环境,没有温和、宽容的政策支持,没有基础教育的覆盖,没有数亿底层人民辛劳不息的创造,哪里有他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

  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屁股坐在哪,一定要知道,自己立足之地在哪里。

  在最新召开的五中全会里,用了很重的分量来再次阐释“共同富裕”。

  更重要的是,在由大大作说明的十四五规划说明稿里,单独提到了需要说明的7个重点问题,每一个分量都很重,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促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原话如下: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我们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归根结底是要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值得强调的时候,这样表述,在党的全会文件中还是第一次。

  我们一定要想明白,发展的意义就是为了造就一个“世界首富”?

  或是通过上市,批量造就数百个千万富翁?

  都不是。

  相对于十四多亿人口的中国老百姓,他们就像大河里偶然翻涌的一朵浪花。

  这个浪花可能让人惊叹,让人艳羡,惹人注目,但如果没有下面绵延不断、滔滔不绝的滚滚河水,它什么也不是。

  静水流深。

  那些静默的、日夜不停劳动着的,他们才是中国的大多数,才是我们更需要去关注、去为之奋斗的目标。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5.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6.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7.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8.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9. 被贱卖的稀土
  10. 刘子厚:回忆毛主席在河北的几个片断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