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中华文化

龚忠武:人天五论新篇——试论战疫之大道「仁道主义」(中)

龚忠武 · 2021-02-1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本篇的重点是,参照古今中外的思想家,对瘟疫引起的人天关系史的解读;这里仅列述汉代儒宗董仲舒的解读和近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两个经典解读范例。另外,作者也提出自己的解读。本文是一篇史学专论,不是一般的时论政论,所以遵照一般学术论文的章法,进行解读论证。

  人天五论新篇

  --试论战疫之大道「仁道主义」

  龚忠武

  2021、2、15

  正文

  三论人天交战

  

  目录

  一、 人类的公敌

  序论:方法论

  人疫之战

  新冠肺炎病毒的真面目

  二、对疫灾的解读

  1、董仲舒的天谴论

  2、马克思的报复论

  3、量态历史力学的反击论

  三、小结

  注释

  

  

  

  

  

  正文

  

  一、 人类的公敌

  序论:方法论

  通常理解的历史学,是一种描述人类活动进程的学问,概而言之,如同描述自然界的物理学一样,有三个世界;物理的三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感知的经验世界、人为构建的虚拟世界,即构建一套理论方法系统来描述(解读)自然界的真实(本身),也即职业物理学家眼中的物理世界;历史也有类似的三个世界,真实存在的历史、感知的经验历史、构建的虚拟历史,即构建一套理论方法来描述(解读)已逝的历史真实(本身),也即职业历史学家眼中的历史。(1)

  本篇的重点是,参照古今中外的思想家,对瘟疫引起的人天关系史的解读;这里仅列述汉代儒宗董仲舒的解读和近代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两个经典解读范例。另外,作者也提出自己的解读。本文是一篇史学专论,不是一般的时论政论,所以遵照一般学术论文的章法,进行解读论证。

  质言之,新冠病毒引起的问题,不仅是个公共卫生的医学问题,也是个司马迁所谓的究天人之际的史学问题,所以本文主要将新冠病毒作为究天人之际的史学或医学历史学的问题来解读论述。有鉴于此,在进入解读之前,先简单陈述一下本文在解读时所使用的方法。这套方法论,固然针对新冠病毒,但也普遍适用于其他史学领域。

  历史,严格地说,是宇宙中自然界和生物界一切生物和无生物的活动,包括人类社会;历史学则是研究探索这种活动进程的学问。根据这一定义,又可分为广义历史学和狭义历史学;前者是研究自然界一切有机物和无无机物活动的历史(如科学史、动植物学等);狭义历史学则是专门研究人类活动的学问(人们所理解的历史学),所以,可以说狭义的历史学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而研究人天互动关系的历史,则介于广义与狭义两者之间(2),例如本文所探讨的新冠肺炎大流行的人天关系史,就是这种学问。

  狭义历史学即一般历史学大体又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以记叙、考订为职司的传统史学,以还原四个W(who,what,where, when的历史真相(truth,facts,与自然科学无涉;第二大类又可分为兩子类,一是主观唯心主义的历史学,一种以理解分析为职司的新史学,虽然是跨学科,基本上也与自然科学无涉;二是客观唯物辩证主义的历史学,也是一种以理解分析为职司的新历史学,由于突出自然辨证规律,所以涉及自然科学,但不能等同于自然科学,除了还原上述的四个W之外,还试图回答另外两个W(how,why,进一步深入探索历史的真实。这两大类共同的标志性的特征是文本主义textism,主要是依据文本(文字或文物)进行记述、分析、理解和解读。

  第三大类的历史学也可分为两个子类,第一个是一种从文本出发,探究解读天人关系的历史学,也即司马迁所谓的「究天人之际」关系的历史学,到了近现代独立而成为一个新的历史学门类,历史哲学,专门探索历史的how, why,即历史真实(reality)。

  另一个是作者提出的历史力学或量态历史学。也从文本出发,借鉴自然科学(特别是物理学、生物学)、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考古学、心理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分析解读历史,寻求无限趋近历史整体的真实holistic reality of history,人天一体。其要旨在以大历史的维度,将人类社会视为自然界的有机组成部分,受着「量」的理念支配,遵循「量」的规律在运作;于自然界,谓之量子,于人类社会,谓之量态,将「人」量态化为历史人(以区别于生物人、社会人)。(3)

  本文所处理的人天交战的瘟疫史问题,介于上述的广义和狭义的史学之间,主要是将新冠疫灾作为一个医学史学的专题来解读。本篇据此提出下列九条假设,以便对这个21世纪的、千年一遇的独特史学论题「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大瘟疫,进行解读。

  人疫之战

  当前的人天之战,同历史上的瘟疫一样,是一种人与自然界的病毒--新冠肺炎瘟疫--进行的战争;这场人天之战,既然是瘟疫引起的,那就先扼要地谈一下当前的人疫之战(4)。病毒是微生物的一种,应该是来到地球上最早的生物,大概与地球同龄,差不多地球上出现生物适存的条件时,就有了微生物,远远早于人类的出现。(5)哺乳动物,高等的生物人类的出现,是微生物在地球上遇到的最晚来的尊贵的客人。微生物,对这晚来的客人,反客为主一定是不欢迎的,必然反抗抵制,这是生物自卫的本能。所以,人天交战的历史,应该说自从人类来到地球这个世界,就开始了。

  这个人类的公敌,地球上的病毒,难以计数,堪称地球上数量最大的生物而且无所不在地球上每一个生态系统都少不了它们的踪迹,并入侵每一种生物体。神奇的是,它们竟然可以穿越时空,每天有数万亿的病毒会从天而降。地球上每平方米地方的病毒,竟有高达8亿个之多!真是令人不寒而栗!(6)

  而且病毒具有自然界无与伦比的进化速度,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 病毒也与时俱进,亦步亦趋,产生抗体和变体,增强适存能力;这不仅意味着它们可以战胜我们的免疫系统,而且大大增加人类开发有效的疫苗和治疗的难度(7)所以,只要地球存在一天,微生物一天没有绝灭,人疫交战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8)

  诚如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一个有正义感和从事公益事业的大美国企业家,早在2018年向人类发出警告说,下一次大流行病可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传染病。他建议我们人类像应对战争一样,为其出现及早做好准备。

  战争,打一场抗疫的战争!这不就是「人天交战」么!

  当人天交战时,攸关战疫成败的科学技术和体制至关重要,但问题是,科学技术和体制都不能自己发挥作用,必须靠人来运作;所以,如果运作的人本身出了问题,成了病毒的帮凶助长毒焰,甚至人类自己制造病毒毒害自己,那就成了人祸。这也是本文假设所种说的,瘟疫成灾,既是天灾,也是人祸!

  人祸特别体现在,一心做着权力梦的野心政治家例如美国的前总统特朗普及他的前国务卿彭佩奥,将自己的利益置于控制疫情之前,(10)或一个帝国主义国家如美国一心只想维护全球霸权,不惜研制生物武器,并在世界各地遍设数以百计的生物实验室,一旦发生意外将病毒泄露传播蔓延到世界各地,将造成比热战更为严重的致命后果。(11)诚如比尔盖茨去年:「拥有核武器,你认为你可能会杀掉1亿人以后就会停下来。但病毒却不会停止。」 果如此,则后果不堪设想!

  新冠肺炎病毒的真面目

  以上是讲的病毒的一般情况,现在回到正题。2019年12月首先在武汉爆发迅即在全球各地先后爆发(12)的这种肆虐人类的叫做新型冠肺炎病毒,covid-19, 只是冠状病毒(13)庞大家族中的一种,由于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新的冠状病毒,(14)所以称之为新型。该病毒虽然死亡率要比SARS病毒低得多,也低于MERS病毒,但是它十分狡猾,易于传染,一般通过口水、空气、接触,即可传染,令人防不胜防,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表示,新冠病毒之所以比SARS"狡猾",除了传播速度快之外,它会无症状传染,(15)这给开始的诊断及防控都带来很大的难题。

  该病毒不但狡猾,而且生命力极其顽强,据中國國家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表示,新冠肺炎病毒不僅在冬季流行,在夏季,在氣溫高的地方也會流行;而中國工程院院士李蘭娟表示,新冠肺炎病毒也特別「不怕冷」,在攝氏零下四度可以存活數個月,在零下20度可以存活20年。此外,还会发生变异,据最新发现,新冠病毒在适合的宿主体内,其毒株复制周期为8-12小时,也即一天之内可以复制两三次,结果是病毒数量成几何级数跃增,每多一次复制,就多一次增加复制的机会,如此循环不已,战疫前景十分黯淡。截至2021年一月,全球分别在英国、南非、巴西出现变异毒株,501v.1、501v.2、501v.3三种变异毒株。三者的共同特征是,传播速度更快,致命率更高,目前都已蔓延到世界各国,美国、日本、葡萄牙、西班牙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令专家担心的是,病毒如果在地球上传播得像野火一般,感染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变得凶险,以致疫苗失效。人类与变体variants赛跑,分秒必争,因为人类完全不知道毒株下一次如何进化变异(16)。于此可见,新冠病毒是个极其凶狠的天敌,以致造成今天肆虐全球的疫灾浩劫,令人闻疫色变,也就不难理解了。

  上面仅大致概述了瘟疫和冠状病毒的一般情况,姑且作为本文解读的大背景。诚如上篇二论当今的世运世道所述,这次的新冠病毒,同以往的瘟疫一样,将在政治、经济、社会、宗教信仰等领域引发一系列的巨变,又是一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分水岭,将人天关系推到千年一遇的高度,从而引起全球人类密切的关注、忧虑和深刻的反思。

  摆在面前的一个天问:如果连富甲天下、国力、科技和公卫都独领风骚的美国,竟然在小小病毒的挑战下,束手无策,狼狈不堪,难道这只是美国一国的问题、还是西方文明出了问题、整个人类文明出了问题?

  这是一个涉及多个领域,科学、医学、流行病学、公共卫生、经济学、社会学、哲学、历史学等的大问题,成为一时的显学。对历史学而言,这是千年一遇的医学历史学的问题,大大开拓了史学研究的视野。

  二、对疫灾的解读

  追踪溯源瘟疫本身的来龙去脉,即其基因密码,那是医学家、遗传学家、流行病学家的事;研究如何具体应对瘟疫,那是公共卫生专家、政治家、经济学家的事;至于如何解读瘟疫则是社会科学家、宗教学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和思想家的事。

  有鉴于此,本论特提出「天击论」,作为一个历史学者的独家解读,并引述董仲舒儒家的天谴论和马克思主义的报复论作为佐证和阐释。

  3、天击论

  本文根据量态历史学的历史力学,(17)假设史场hisorical field是由自然界和人界(人类社会)八个基本力(人天互动基本力)驱动的,即四个自然力,即重力、电磁力、强力、弱力和四个社会力,即生力、灭力、物力、心力。

  这八个基本力,交互作用,循环不已,创造了宇宙,也在史场中创造了历史。历史的进程,是人天互动的结果,缺一不可;没有人,就没有历史,没有天,人无所依,也创造不了历史,所以只有在人天互动的条件下,才能创造历史。根据自然均衡律,(18)自然界的四个基本力形成的生态秩序,一般保持均衡状态,一旦严重失衡,必然会导致天灾人祸。这种失衡,固然源自自然界,但人界四个基本力也起着明显的作用,例如其中属于心力的人的欲望,驱动人对大自然任意索取无节制地榨取掠夺,竭泽而渔,对自然界发动无情的进攻,从而将人天的和谐关系转变为对立的敌对关系,(19)以致大自然也无情地反击;反击力度与失衡程度成正比,失衡度越大,反击度也越大,是为「反击论」。(20)当下的新冠疫灾,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造成,但最后分析起来,就是这样一种自然生态叠加社会生态严重失衡,造成的天灾人祸。

  现在进一步阐释史场中这八个基本力之间交错互动的高度错综复杂关系。这种互动关系,与中国的太极八卦的互动关系巧合相通;(21)前者的八种力与后者的八卦的八,是巧合,但功能相同,相互作用,循环不已。两者均旨在描述解读一切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现象,所以这里特借用高度浓缩的太极图作为量态历史力学八力运作的示意图,以资说明。

  

  左边 天的四个基本力              右边 人的四个基本力

  自然界人界(人类社会)

  

  量态历史力学人天关系示意图

  自然界的四种力             │            人界的四种力

  A重力、B电磁力、         │             E生力    F灭力

  C强力、D弱力             │             G物力  H心力

  

  

临1(1).jpg

三组交叉运动

 

  自然界四种力的互动:A重力、B电磁力、C强力、D弱力

  (一)、A →←    B→←  C→←D

  人界四种力的互动:E生力 F 灭力 G 物力 H心力

  (二)、E→←F →←G→←H

  

  (三)A →← B→← C→←D

  ↑↓

  E→←F →←G→←H

  

  或曰,这样的解读,不伦不类。答曰:历史学是一门探讨人类历史进程的学问,凡是有助于解读这种进程有关问题的自然科学(特别是近代的物理学)、人文学科(特别是哲学)、社会科学(特别是经济学),均在借鉴参考利用之列。

  这八个统摄人天宏观微观的自然社会力交相互动穷极变化,其或然率是无限大,难以综合统一为简单的表述(22)。所以,在援用历史力学的八力论从事历史研究时,只能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具体处理;质言之,就是找出引发具体事件的有关作用力,然后参照相应的自然、人文、社会各学科的前沿研究成果,根据辩证逻辑,回答历史学上的如何how和为何how的两个基本问题,而非只是根据史料文本本身,进行形式逻辑的推论。

  例如在史学方法的认识论方面,可借用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说、海森堡的不确定原理和波尔的互补(并协)原理,来解答历史认识论中的必然、偶然、或然的矛盾;在中国通史方面,可借用天体物理学的波动论、涡旋论;在解读近代中国的中西文明碰撞时,可借用地质学的板块论;在解读毛泽东的崛起时,可借用天体物理学的核心说;在解读钓鱼台运动时,可借用气象学的蝴蝶效应说等等。(23)

  现在回归正题,即新冠病毒与人天关系。新冠病毒发病的原因很多,本文假定主要源于客观的大自然生态和主观的人类社会两者交叉互动的变化。下面分别引介马克思的报复论和董仲舒的天谴论两种经典解读,作为代表。

  马克思主义的报复说

  西方自哥伦布发现新航道(24)以来的数百年,征服了海洋;自英国工业以后又征服了自然,缔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物质革命,物质的供应远超过需求。然而也连带在政治、社会和生态等方面,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就这点特别作了详细的论证:「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大自然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大自然都报复了我们。」(25),此即马克思主义生态观的「报复论」。恩格斯所谓的「大自然的报复或惩罚」,同董仲舒的「天谴」、「天人感应」说,不谋而合。

  让我们进一步从理论上深入分析马克思主义的人天关系。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中,把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确定为有生命的个人存在他们与自然的关系」,而对人天关系作了科学的界定马恩认为,人直接的是自然存在物是自然界中的一部分。人离不开自然界,要靠自然界生活。自然界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外部环境,即自然环境或称自然地理环境,包括气候、地形、海洋、土壤、动植物的分布情况以及自然资源和矿藏等等。(26)

  人界的社会是从自然界大系统中分化出来的子系统,有了人才有社会。人类的社会环境(人界)从属于自然环境(天界),它包括聚落环境(院落、村落、乡镇、城市)、生产环境(工业、农业等)、交通环境(陆路、水路、航空等)、文化卫生环境(教育场所、文化娱乐场所、医疗场所、文化古迹保护区、风景游览区)等。环境为人类提供各种服务,更提供用以维持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各种资产,如果人类能够科学地、有节制地、严格地按照「生态均衡律」利用这些资产,人类的生存和发展自然会平稳地持续下去反之,如果过分地榨取自然,使资产流失或生态破坏,那么人类必将遭受自然界的报复和惩罚,面临生存环境的危机。(27)

  必须强调,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论述人关系时明确提出,人必须和自然界和谐相处不要站在自然之外去统治和主宰自然。如果这样做自然界必然无情地报复人类,也即上文所谓的反击或回击人类因为人类不仅变更了自然界始初为一切生物和无生物安排的位置,而且也改变了他们所居住的地方的面貌、气候,甚至还改变了植物和动物本身的性质,使他们活动的结果最终只能和地球同归于尽(28)

  恩格斯追本溯源,认为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主要在于人有思想、有智慧,能用语言进行思维与交流,会使用工具进行劳动,创造出适合自己需要的物质产品甚至还能按照美的规律」(29)对大自然进行加工,改造自然,将整个自然界变成自己心仪的作品。但是,人类早年由于无知,不认识、不理解大自然的规律,或私心作祟,干出一些蠢事与坏事来,对大自然任意索取,甚至任意破坏。

  了资本主义发展时期,人类的自私与贪欲已经学理化、法制化,甚至常态化,更是对大自然予以肆无忌惮地掠夺与破坏所以才有恩格斯警示人类,提出「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的「报复论」。为此,他还特别举了个具体的经典例子美索不达米亚(即底格里斯与幼发拉底两河的中下游地区)、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是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积聚和贮存水分的中心。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坡砍光了在北坡被十分细心地保护的松林,他们没有预料到,这样一来,他们把他们区域里的高山牧畜业的基础给摧毁了;他们更没有预料到,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而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30)

  简言之,恩格斯当时说的报复,就是指人类颠覆生态平衡这一自然界内在运作规律的逆天行为,遭到了自然界的惩罚。今天我们已有海量的事实,特别是通过当下肆虐人类的新冠病毒浩劫,有力地印证这点:自然界通过疫灾对人类施予严厉的惩罚报复

  质言之,恩二人在科学的基础上奠定了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元理论基础,因而,只要资本主义社会持续存在,那么不论其具体形态是什么,马所提出的元命题就将持续地成为理论的起点并拥有理论再生产的生命力,并会以各种新的形式呈现在相关领域中。

  例如,当代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杰德·林德加德(Jade Lindgaard)和阿米莉·波因索特(Amélie Poinssot))(31),将上述观点直接同冠状病毒联系起来:森林的过度砍伐和种植园(橡胶、油棕、咖啡或可可)中经济作物的大量种植,破坏了生态系统的平衡和生物多样性,从而导致了病毒向社区的传播。农业用地的过度占用导致了森林砍伐过度,城市化和无休止的城市扩张同样也加快了森林砍伐的速度,破坏了动植物的生存环境。最后,通过全球化的人口流动,跨国公司之间的物流,大都市的吸虹效应,迅速将个别区域性流行病推向全球性流行病。

  又如《恐惧的生态学》(Ecology of Fear)的作者,「马克思主义环保人士」迈克·戴维斯,在《石英之城》一书中对1992年洛杉矶暴动的预言和《近在咫尺的幽灵:禽流感的全球威胁》(The Monster at Our Door: The Global Threat of Avian Flu, 2005)一书中对于禽流感的预言都一一成为事实。早在2004年,他在《新左派评论》(New Left Review)上发表题为布满贫民窟的星球(“Planet Of Slums”2006)的文章中,预言了我们地球的未来--城市贫民窟星球,将有10多亿贫民窟居民完全脱离于他们的国家或全球经济生活;未来的半个世纪里,将有20亿—30亿人他们最有可能的去处是贫民窟;这是社会贫富两极化、城市贫困的不断加剧必然带来的严重经济、社会、政治和环境后果;而贫民窟正是罪恶的渊薮,病毒的温床。

  又如演化生物学家先驱罗伯·华莱士(Rob Wallace)和马克思主义作家迈克·戴维斯(Mike Davis)都证明了,近代人类社会的资本主义化过程,极大地增强了现代全球大流行病,无论冠状病毒还是流感。由于资本极力最大程度地利用自然资源并寻求其投资的利润最大化,所以它替农业综合企业和畜牧业腾出空间或“竭泽而渔”地利用自然资源,已经摧毁了全世界森林的相当一部分。这意味着,生活在装配流水线一样的条件下的牲畜越来越将激活前所未闻、原本只在森林深处沉睡的动物疾病毒株。这些因素,包括森林砍伐和高密度工厂化农场,创造了全球大流行几成定数的条件。它们恰好也是过去十年间,在全世界特别是在去年美国的加州和中西部以及澳洲等地,爆发大规模野火的驱动因素。(32)

  董仲舒的天谴说

  就本文的主旨而言,在中国古代的思想家中对灾异最具有启发启示性的解读,当数汉初的一代儒宗董仲舒(前179-前104)(33),以儒家伦理学为基础,以阴阳五行为框架,兼采黄老」、中医学等诸子百家的思想精华,建立起一套泛自然主义汉代儒学思想体系。(34)他的《春秋繁露》和《天人三策》(35)将中国的帝王之学推至新的巅峰。让我们来看看他是怎样解读人天交战的。他的思想庞杂,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能集中论述他的「天谴论」。

  天谴论

  董仲舒在《贤良策对·一》(即《天人三策》)明确提出「天谴论」说:“国家将有失道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按:即天谴)。不知自省,又出怪异以警惧之。尚不知变,而伤败乃至 。”(36)

  又在春秋繁露·必仁且知》里说得更为详细、更为系统;由于此论奠定此后千年中国帝王之学中人天关系的理论基础,影响深远,值得详细引述如下

  天地之物,有不常之变者,谓之异,小者谓之灾,灾常先至,而异乃随之,灾者,天之谴也,异者,天之威也,谴之而不知,乃畏之以威,诗云:“畏天之威”殆此谓也。

  凡灾异之本,尽生于国家之失(按:指人祸),国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出灾害以谴告之;谴告之,而不知变,乃见怪异以惊骇之;惊骇之,尚不知畏恐,其殃咎乃至。………

  春秋之法,上变古易常,应是而有天灾者,谓幸国。孔子曰:“天之所幸有为不善,而屡极。”楚庄王以天不见灾,地不见孽,则祷之于山川曰:“天其将亡予邪!不说吾过,极吾罪也。”以此观之,天灾之应过而至也,异之显明可畏也,……

  谨案:灾异以见天意,……人内以自省,宜有惩于心,外以观其事,宜有验于国,故见天意者之于灾异也,畏之而不恶也,以为天欲振吾过,救吾失,故以此报我也。……春秋之所独幸也,庄王所以祷而请也,圣主贤君尚乐受忠臣之谏,而况受天谴也。(37)

  董的「天谴论」的思想,当然不是他的独创,他的灵感来自他专治的《春秋》经。孔子在书中常将灾异与政事对应记载,作为儒宗自然受其影响很深(38)。《易经》中也有天谴的意思,(39)但均未明言为「天谴」,直到春秋战国之交问世的《尚书·洪范》才将灾异与人事的关系(天人关系),直接联系起来:

  “庶征:曰雨,曰阳,曰燠,曰寒。曰风,曰时。五者来备,各以其叙,庶草蕃庑。一极备凶,一极无凶。曰休征:曰肃,时雨若;曰葽,时阳若;曰债,时燠若;曰谋,时寒若;曰圣,时风若。曰咎征:曰狂,恒雨若;曰僭,恒阳若;曰豫,恒燠若;曰急,恒寒若;曰蒙,恒风若。”(40)

  所谓“庶征”,庶,就是各种各样,庶征就是许多征兆:雨、阳光、热、寒、风。在农耕文明时代,在生产力有限的时代,如果人类的活动能够顺应自然规律进行,按照正常秩序来得充足,各种植物就会茂盛而丰饶。(41)

  然而,如果其中任何一种极多,或者极少,就是失衡了,就会造成灾害,当然包括瘟疫,人天关系失衡,就会造成灾异瘟疫在君主时代,君主的一言一行决定天人关系,庶民众生只是听命顺从;具体而言,吉兆出现的征兆是:君主恭谨,雨水就会按时降下来;君主有条理,阳光就会及时洒下来;君主有智慧,及时的温暖就会出现;君主有谋虑,及时的寒冷就会出现;君主圣明,就会及时刮风。不吉的征兆则是:君主狂妄,大雨就会连绵不停;君主越礼,天气就会久旱不雨;君主逸乐,天气就会经常炎热;君主急躁,天气就会经常寒冷;君主愚昧,大风就会刮个不停。简言之,君主的施政好坏,直接关乎自然界的变化。在这样的思路之下,一旦出现大的灾异,帝王就会下罪己诏,检讨自省施政的失误。(42)

  本来是自然现象的雨、穤、燠、寒、风,变成了天显示其意志对人间善恶行为进行奖惩的“庶征”,“休征”(吉兆)、“咎征”(凶兆),此即天人交感的表征。

  

  天谴论的伦理心力

  如上所述,董仲舒的人天思想以儒家伦理学为基础,以阴阳五行为框架,兼采黄老」、中医学等诸子百家的思想精华,建立起一套泛自然主义汉代儒学思想体系。质言之,天地派生阴阳、五行和人,同时,天、地、人又是万物之本。阴阳是对立统一的天的两种能量或功能,五行则是天地万物的五大属性,它们依其属性而形成整个宇宙的循环系统。阴阳五行上承天意,下至王者,是上天和王者之间进行沟通的渠道和中介。(43)

  阴阳五行的载体是气,因此,可以说,「气」是董仲舒天人感应思想的中介,是推动力。这倒是符合中医的医理,例如《黄帝内经》说,「正氣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氯必虚」,瘟疫、病毒,其實就是一股邪气,心正行端的人是不會被它侵犯的,被它感染的,一定是内里出了问题。對一個国家來說也是如此,病毒能够如此疯狂肆虐,也是國家偏離了正道,要想遏制疫情,必须首先「归正人心」。(44)

  所谓归正人心,作为儒宗的董仲舒认为,就是通过教化,就是「渐民以仁」、「万民安仁」,心存「仁」念,(45)也即本文之主旨,战疫之大道在仁道主义。详情请见结论战疫之大道在仁道主义。这是董的天谴论思想的核心--心力,有大爱之心的仁者无敌。

  董仲舒的天的理论根据是天人感应,天人感应源于天人同类。他认为,天是万物之本,人和其他万事万物都是由天而生的。他将天人格化,把天人关系放在儒家伦常关系的范畴内来审视,认为人既然是天派生的,那么就像子如其父一样,人应该处处都与天相类似。于是,人天合一,从而展开了他泛自然主义想象的翅膀:

  他说:人有三百六十节,偶天之数也;形体骨肉,偶地之厚也。上有耳目聪明,日月之象也;体有空窍理脉,川谷之象也;心有哀乐喜怒,神气之类也。观人之体一,何高物之甚,而类于天也。(46)

  总之,人在生理构造、内在精神上都与天——整个自然界相符合。董仲舒的天人同类,具体来说,表现为以下几方面:

  1、人的身体构造与天相类似。他说:天以终岁之数,成人之身,故小节三百六十六,副日数也;大节十二分,副月数也;内有五藏,副五行数也;外有四肢,副四时数也;乍视乍瞑,副昼夜也;乍刚乍柔,副冬夏也;乍哀乍乐,副阴阳也;心有计虑,副度数也;行有伦理,副天数也。……皆当同而副天,一也。(46)这就是说,天在构造上与人的生理结构是一模一样的。

  董仲舒还说:人之身有四肢,每肢有三节,三四十二,十二节相持而形体立矣。(47)他将人的四肢与一年四季、每季三个月相比附。一年四季l2个月,人有四肢十二节。

  董仲舒的天人构造的偶合比附之论当然过时了,甚至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因书生的迂腐之见,惹上了政治上的大麻烦。(48)所以无论理论上实践上都应批判,但是,我们也应该认识到:第一,在天人同类的构造说法上,董仲舒的阐述是体现汉代当时的科学(起码是医学)水平。他是以当时的医学发展(解剖学)为背景,来让人们理解天的。第二,在中国历史上,董仲舒可以说是第个以形而下的解剖学知识让人们具体地而非抽象思辨地去理解人天关系;以前的天总是深奥莫测的。这对一向轻视科技的儒家传统来说,董仲舒确有创意,体现了儒宗的风范。第三、同类感应说,在古代是一种天才的直觉玄想,但现在则得到量子力学「量子干扰说」「量子意识论」的印证;也即在宏观和微观世界中,两种同类的量子a和b,不论距离多远,都会相互感应。这是量子通讯的基本理论,中国的墨子号卫星,就是根据「量子干扰」的理论建造的,而且其发展前景不可限量。所以董子的「同类感应说」与现代量子力学暗合,不应戴上神学的帽子而简单地加以否定。

  由上而观,董仲舒天人感应论含有朴素唯物论的思想,影响深远,成为中国儒家天人关系的主流,虽然间有荀子(49)、王充(50)一类思想家的批判杂音,但一直沿袭到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主义的天人观(宇宙观)引入中国时为止。

  两千年后的今天,当我们仔细审视董的源自天人感应说的「天谴论」的基本思思路,与今天的生态学基本一致,所以仍然具有现实意义,不能简单否定,可以古为今用,批判继承(51):例如如果把他的天,换成自然界的规律,把君主换成握有决策权的政治人物、企业家、科学家等,那就是如果这些人不按照自然规律办事,破坏生态环境,就会出现自然灾难包括疫灾,这不正是他所谓的「天谴」的意思嚒。所以,董的「天谴论」是可以利用马克思主义和近代科学思想加以改造的。(52

  4、董仲舒天人说与作者人天说时代背景的比较

  最后,简略谈一下本文的「人天」论和董仲舒的「天人」论的关系。两者有三点共同之处:一是时代背景。汉代自公元前206年汉高祖立国至西元前140年汉武帝建元元年董仲舒应诏提出影响深远的「天人三策」时,其间约70年,也即汉代历经高惠文景四朝休养生息、消除地方强藩的威胁之后,国家真正统一,民富国强,根基稳固,进入一个百年的大变局;具有这样雄厚的物质基础的武帝时代,反映到意识领域对思想界的要求,就是必须为大汉帝国提出相应的政道和治道的理论思想。于是,汉武帝下诏求贤,董仲舒应时而出,引领时代风骚。

  相似地,大历史千年一瞬,两千年后的新中国,自1949年建国至2020年本文的提出,其间也约70年。也与汉帝国相似,新中国也民富国强,根基稳固,进入一个新时代,一个「百年未有的大变局」,「千年一遇的机遇」,虽然尚未真正统一(台湾仍在治外);所以也必须为新中国提出相应的政道和治道的理论思想。唐初的唐玄宗和清初的乾隆,也都是处于相似的历史时段,也都是大有作为的国家领导人。所以习总主政的时代和风格,具有中国历史深厚的底蕴。所不同者,古代中华帝国的空域只是东亚一隅,东亚一体,而新中国的空域则是覆盖整个地球,全球一体,所涉及的复杂因素是董仲舒及其后的帝王之学的思想家完全无法想象的。

  其次是,董仲舒提出的《天人三策》,是集当时思想界之大成,以儒家的人伦思想为基础,汲取当时的道、阴阳、法家思想的精粹,在农耕经济、农耕科技的基础上,从宇宙论、世界观、人生观的高度,熔为一炉,化为一体,构成汉代及其后中华帝国的统治意识形态。本文的《人天五论》也是集当代四大思想潮流、科学思想、马克思主义、新儒家和自由主义之所长,在工业化和近代科技的基础上,以中国传统的仁道主义为主导,从宇宙论、世界观、人生观的高度,熔为一炉,化为一体,以构成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统治意识形态。(53)

  最后是领导人,古代的汉武帝、唐玄宗、清乾隆,今天的习总,都是大有为的领导人,汉武帝要摆脱道家的无为而治,对外鞑伐匈奴,对内统一国家,要有所作为;习总则要摆脱韬光养晦的消极治道,也要有所作为。汉武的鞑伐匈奴,习总倡导的反帝反霸、人类命运共同体、天下一家的大同理念,都是要在百年大变局、千年大机遇的时代背景下,有所作为,大展宏图。

  回到本文正题,现在正在进行的疫战,本质上是人类在核战时代面临的攸关人类生存状态的一个公共卫生领域的专门问题,所以下面来看看世界各国特别是中美两个大国是怎样应对这次疫战的。这是以下的四论「命运与共」和五论「战疫之大道」论证的主题。

  注释

  1、所谓真实的存在,就是独立于人而存在的客观世界本身;所谓感知的经验,就是通过人类的感官而认知的世界;构建的形象世界,就是通过人的理性和逻辑思维构建的一套理论,例如牛顿的重力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普兰克的量子力学,都是对自然界的一种人为描述的虚拟世界,并非自然界本身的客观存在。

  同理,所谓真实的历史,就是历史事件的发生是一次性的,不会重现,因此而成为独立于人的客观存在的真实世界;人类通过感官考古等渠道而认知的历史,或存于记忆或存于文物或存于文字记述;所谓构建的虚拟历史,就是通过理性(尽量排除主观情绪)和逻辑思维而重构的虚拟历史,非已消失的历史本身。例如本文所处理的题材,新冠病毒瘟疫的历史,也包括这三个部分,即史家对瘟疫本身的真实、人类感官认知的现象(事实),以及史家的解读(虚拟)。野史、历史小说,不在其内。

  本文的主旨是解读,不是记述,记述只是解读的素材,据此以无限趋近事件的真实。这种解读是历史家思维构建的虚拟世界,只是存在于人的思维的虚拟世界里,不是事件本身和经验的认知,与物理学家构建的虚拟物理世界同一性质。

  2、量子力学在认识论上对这类研究,有很大的启发和参照作用,普朗克的《物理学的世界观》、波尔的《原子物理学与人类知识》、爱因斯坦等的著作,也提出物理学与文史研究的关系,强调物理学有助于加深人们对自然界的认识,哲学、史学也可对物理学起着启发作用,所以是相得益彰的互补关系。

  3、请参看拙文,《量态历史学刍议》,乌有之乡网。

  4、中国的习总、美国的前总统特朗普、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国家领导人,都分别将抗击新冠疫情看成是一场特殊形式的战争,就是人类正在同自然界的病毒“打仗”纽约州州长科莫Andrew Cuomo称医护人员为“战士”。(参看《参考消息网2020、4月15日英国《独立报》网站4月11日)。刚上任(2021年11月20日)的美国总统拜登,鉴于美国疫情的严峻形势,也将抗疫视为一场战争,将自己也视为是个「战时总统」,就职的第二天即迫不及待地发布一系列关于战疫的行政命令。(参看Sheryl Gay Stoblerg, Biden roll outfull -scale,wartime’coronavirus strategy, New York Times, Jan. 21,2021

  5、Diamond, Jared, Guns, Germs, and SteelThe Fates of Human Societies, W.W. Norton & Company, NewYork, London, 1997. pp.193-195(参看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谢延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

  

6、恐龙生存的6500万年前白垩纪末期的地球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恐龙和另外一大批生物全部绝灭固然是个待解的大谜团,迄今有气候变迁说物种斗争说小型哺乳动物最终吃光了恐龙蛋)、陨石撞击说、大陆漂移说地磁变化说植物中毒说酸雨说等。是在恐龙灭绝原因的假说中,目前最普遍也是最被认可的假说。但有没有可能,恐龙是因为受到无所不在的某种病毒的攻击,得了大流感的瘟疫而成批死亡,最后绝灭消失?考诸生物进化史,当非无稽之谈。

 

  7、研究人类健康生态环境之间联系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疾病生态学家、也是一位走遍世界寻找下一次大流行病潜在元凶病毒猎手的凯文·奥利瓦尔(Kevin Olival)

  说:“我认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很可能由一种新型病毒引起,如果你看看非典(Sars,也翻译为沙士),这个21世纪的第一场流行病,在进入人们视野蔓延全球之前,是一种人类从未听说过的病毒。”从2009年到2014年这五年里,“我们发现了大约一千种新病毒”未被发现的病毒估计种类可能数以百万计。可能有成百上千万的病毒感染其他哺乳动物,有的可能会传染给人

  世界卫生组织(WHO)透露,他们已经更新了最有可能导致大规模致命疾病爆发的病原体的名单,包括“X疾病”(Disease X)(指一种还没有被发现的致命神秘微生物在内,可见其多!要从地球上找到可能成为人类杀手的病毒中些会传染到其他物种也即宿主的病毒,真是如大海捞针,就是现在的超超级大电脑,恐也难胜任!于此可见,下一次传染全球大爆发的病毒元凶,可能潜伏在看似最不可能的地方,然后像这次新冠病毒一样,在人类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发动突然袭击,也不不会太令人感到意外的!

  8、奥利瓦尔说:“非典(Sars,或萨斯),这个21世纪的第一场流行病,在进入人们视野蔓延全球之前,是一种人类从未听说过的病毒。” 权威的世界卫生组织(WHO)透露,他们已经更新了最有可能导致大规模致命疾病爆发的病原体的名单,包括“X疾病”(Disease X)(指一种还没有被发现的致命神秘微生物在内。

  另据世卫的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瑞安Mike Ryan,警告稱,新冠病毒「可能永遠不會消失,而是將長期與人類同在」;他還把疫苗開發工作比喻為「登月計劃」,告誡人們不要指望很快就能找到疫苗。(参看《纽约时报》,5月14日)

  10、详情见下论,命途与共。

  11、例如美国设于马里兰州德克里克堡的陆军生化实验基地United States Army, Fort Detrick Laboratory,就是最好的例子,这也涉及病毒的溯源问题。据一位名叫Samantha Hill的印裔美国人说,他曾在美国做过研究员,他的上司Baric曾于2015年,将在中国发现的SHCO14基因片段上合成了Covid-19新冠病毒,是病毒生物学上的一次重大进步。2019年5月,这座基地发生泄漏事件,附近居民首先被感染,随后在附近以人传人的方式蔓延。

  美国官方当然尽力隐瞒此事,赶巧的是,美国军运会训练基地就在该堡旁边,随着2019年10月15日武汉国际军运会开始,美国代表团抵达武汉,其间5名外籍运动员身患传染病,住进武汉银潭医院,感染的可能就是新冠病毒。再就是,是年12月,一名海员感染病毒后继续工作,将病毒密封的海鲜非法运送到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随着武汉是交通枢纽,正值春运人流剧增,于是爆发了疫情,蔓延全国各地,也可能因此输出国外。

  在此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插曲是,HILL说,Baric 教授本认为新冠病毒,不会对白种人造成巨大伤害,所以CIA才决定不发病毒传播预警。实际上,美国在2019年爆发的大规模流感,就是与新冠一同传播的。当中国爆发新冠后,Hill的老师Plummer教授曾经计划与中国合作,利用手中的资料阻止病毒疫情传播,但竟然在从肯尼亚飞往中国的飞机上遭到暗杀。

  12、武汉是新冠首次的爆发地,但不能因此就判定也是病毒的发源地。世界卫生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麦克尔·瑞安Michael J. Ryan于2020年11月23日认为,很可能在很早的时候就在不同时间在世界各地感染了一批人,不排除同时存在数名新冠病毒「零号」感染者的可能性。所以,新冠虽然首先传出在中国武汉大规模爆发,只是新冠的爆发地,不是发源地。

  他特别强调,新冠毒株源于大自然,宿主可能是动物蝙蝠、穿山甲、水貂、海鲜等,然后传给人,只是首先在武汉发现而已。另一个世卫的高级官员,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科霍夫推断,新冠最早在2019年夏秋之交甚至更早就已经在欧美出现,但零号病例难以追寻。并特别指出,中国及早控制疫情,为世界争取了时间。这两位世卫高级官员关于病毒溯源问题的看法,因为身为一个立场超然的国际公共卫生专家,职责所在,其对溯源的判断评论,应该比较客观公正,比较靠谱。

  2021年2月3日,由世界顶级的病毒学、食品安全和流行病专家啊组成的世卫专家组,为调查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专访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专研烈性传染病生物安全等级实验室,曾被怀疑是新冠病毒外泄的源头),并与该所副主任石正丽(绰号蝙蝠女郎,领导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病)会面听取简报。参访专家之一的俄籍流行病专家弗拉基米尔·戴德科夫(Vladimir Dedkov)博士认为实验室设备精良,很难想象此处会发生新冠病毒泄漏情况。强调:“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起源于那里,也许病毒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他还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另一个参访成员英国动物学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也对实验室予以积极评价。事实上,石正丽早在2020年7月接受《科学》杂志网站采访时,就已指出,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压倒性地得出结论新冠病毒起源于自然,而非实验室

  以上是世卫专家对武汉病毒溯源问题的实地考察后得出的专家意见,应该有助于驳斥和澄清西方媒体和政客刻意编造「武汉病毒」所散布的中国阴谋论。果然,美国的CNN也不得不承认,特朗普及其团队一口咬定武汉为病毒发源地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13冠状病毒的英文是两个字cororona 和virus合成的,cororona是拉丁文,是英文的crown。冠状病毒科分为α、β、γ、δ属等4个属。α属冠状病毒包括人冠状病毒229E、长翼蝠冠状病毒1、猪流行性腹泻病毒等11种。β属冠状病毒包括鼠肝炎病毒、果蝠冠状病毒HKU9、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相关病毒等9种。γ属冠状病毒包含禽冠状病毒和白鲸冠状病毒SW1两个种。δ属冠状病毒包含猪δ冠状病毒(PDCoV)。

  14、已知的可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共有6种,其中4种较为常见,但致病率低;另外2种较为人们所熟知,分别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冠状病毒,两者均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属于高致病性新发冠状病毒。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12月在武汉发现病毒性肺炎病例命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ovel coronavirus "novoid-19,简称新冠肺炎。让我们来观赏一下它的狰狞面貌:

临2.jpg

 

 

  尊容像座皇冠,十分光鲜,但展现了狰狞恐怖的

  面貌(《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

  15、尽管存在无症状传播情况,但大多数患者以发热和干咳为特征,约三分之一的患者出现呼吸困难有些患还出现其他症状,例如肌痛、头痛、咽喉痛和腹泻等症状

  16、David Abel, With variants, We are absolutely racing我们与变体拼命赛跑, The Boston Globe, January 30, 2021.

  17、参看拙作,《论量态历史学》,乌有之乡网。

  18、地球大约花了150亿年才形成今天这个样子,总体而言,生态一般处于均衡状态。远的不说,就本文主旨而言,直到距今4亿年前,才形成今天的原生大气层。这时,蓝藻的光合作用,吸收消耗次生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释放和积累氧气;动物呼吸消耗氧气,释放二氧化碳,海洋和植被特别是森林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一排一放、一呼一吸,交替互动,成均衡状态;此所谓大化流行,往复不已;大自然的生命与生物的生命合二为一,人类生命也得以诞生绵延发展。

  再讲一个宇宙的均衡律的例子,地球与太阳之间的均衡现象。地球与太阳一直保持均衡而不会向太阳坠落的原因是,地球公转的离心力正好与太阳的引力保持平衡。一旦失衡,地球将遭遇毁灭性的灾难。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仅举两个与量态历史学也即与四个自然基本力运作有关的例子。

  19、碳循环的调节机制经常受人类活动的干扰,大气二氧化碳的含量在人类干扰以前是相当稳定的,但人类生产力的发展水平已达到了可以有意识地影响气候的程度。目前人类每年约向大气中释放2×1010吨的二氧化碳,使陆地、海洋和大气之间二氧化碳交换的平衡受到干扰结果使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每年增加7.5×109吨,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直接影响生态环境质量。这是人天互动关系中一个攸关人类存亡的生态均衡大问题之一。

  20、相较于带有价值判断的董仲舒的天谴论,马克思的报复论,本文的天击论,相对而言比较中性,只是客观地表述一种自然现象。

  21、饶有趣味的是,量子力学的奠基人之一丹麦的尼尔斯·玻尔Niels Henrik David Bohr(1885-1962)在其丹麦国王破格授予他刻有族徽的荣誉勋章中,竟然载有一幅含有中国古代‘阴阳鱼太极图’(现陈列在Frederiksborg皇宫内)。

  

临3.jpg

 

 

  (参见P·罗伯森著《玻尔研究所的早年岁月(1921~1930)》)

  勋章上镌刻玻尔家族的“族徽”,是他亲自设计的采用了中国古代阴阳二气的符号--太极图。他以“一阴一阳”在图中既对立而又互为补充的观念来表达他的核心思想--互补并协原理(参见李仕澂,《玻尔“并协原理”与八卦太极图

  鉴于此图与本篇人天互动律示意图的主旨相符,特予引证。

  22、爱因斯坦晚年致力于重力场和电磁场的统一场论,一直未能如愿,主要由于涉及微观世界的意识问题;量子微观世界的规律,不同于宏观世界经典物理学的规律,因此,他与波尔和哥本哈根学派为此争论了四十年之久,仍然无法在宏观和微观世界架起一座天桥,将两个世界统一连接起来,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可见其难。

  23、参看拙作,《认祖归宗:试论河洛文明的涡旋运动》、《试论两宋重文轻武的国策再论河洛文明的涡旋运动》、《近代中西两大异质文明猛烈碰撞的火花》、《历史上的毛泽东、当代的毛泽东、未来的毛泽东》、论《钓运学》等(均见乌有之乡网、红色文化网等)。

  24、发现新大陆,是欧洲中心史观的用语,不恰当,因为美洲大陆对印第安人而言早已经是他们族人生活的地方,根本不用发现,因此无所谓新旧大陆;反过来,假设如果也有印第安人的哥伦布航行到欧洲,不也可以称之为发现新大陆吗?所以哥伦布发现的,充其量只是他们欧洲人找到了一条通向美洲的航道。

  25、参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页457、517。

  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67页

  27、《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457、517页徐民华

  对自然界的报复》,《科学技术哲学》1999 年 02 期;《马克思主义研究》1998 年第 06 期 第 80-88页

  28、恩格斯「自然报复论」的形成个过程,青年时期较早地关注到工业生产带来的污染问题,在《伍珀河谷来信》《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论权威》等著作,进一步阐发了这个观点;特别是在《论权威》中首次以报复为关键词描述了社会生产引发的人与自然关系矛盾此后他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作出了自然报复论的经典论述: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在此基础上,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和《自然辩证法》的写作中已从关系角度串联人与自然,用辩证思维将现实问题和深层背景进行抽象提升,历史地揭开人类社会与自然的互动发展过程,系统论述了社会矛盾的深层原因并试图给出变革生产方式的方法论途径。李合亮张旭,《恩格斯自然报复论的叙事特征》,《光明日报》,2020年06月15日

  2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30、同上,第2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31、参看《冠状病毒,我们自食其果》。

  32、美国一马克思主义组织关于新冠肺炎(Covid-19)的声明(一)美国社会主义复兴党全国委员会

  33、周桂钿、吴锋,《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页13-16。34、将自然人格化,以人相天,天人互通,不能因此说成是宗教性的神话,儒家自孔子起一直都是反对怪力乱神的,董仲舒既是儒宗,当然也沿袭此一标志性的特点。在古代的儒家传承谱系中,孔子是圣人,孟子是亚圣,荀子是殿圣,董子就是殿后之圣。可见其在中国思想史中之地位。

  35、本文的标题,《人天五论》的灵感,直接来自董仲舒的《天人三策》,与张岱年的《天人五论》(中华书局,北京,2017)形似而实异,貌合而神离。董著从儒家的人伦观点出发,兼采黄老、阴阳五行,扩而大之,观照宇宙,以解读天人关系之奥秘;张著论述的是纯粹的哲学问题,分别从哲学思维论、知实论、事理论、品德论和天人简论的五论,探讨天人关系之微义,与史学无关。而本文的人天五论,疫泄天机、当今的世运世道、人天交战、命运与共、和战疫大道在仁,则是从史学的维度,论述自然界微生物新冠瘟疫与人事的互动关系。所以张著五论与本文的五论的主旨大异其趣,只是偶合而已。本文不用用「天人」而用「人天」,意在突出人的能动作用。实际上,董仲舒的天谴论思想,也强调灾异的出现的原因,在于人而不在于天,人是处于主动地位的,天是看人的作为而作出反应的(周桂钿、吴锋,《董仲舒》,页95)

  当然,张著中所论的思维规则,例如辩证法、因果律、必然偶然等有关认识论的思想,对本文的论证很有启发和参考的价值。

  36、周桂钿、吴锋,《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页95。

  37、为了帮助读者深入了解其论点,特将阎丽的《春秋繁露译注》中之译文引述如下:

  天地上的万物有不恒定的变化,称这种不固定的变化为异常,其中小的异常叫做灾。灾害常常先出现而异常现象紧随着出现。灾害,是上天的责备;异常现象,是上天的威。责备他还不知改悔,就用威严使他畏惧。《诗经》上说:畏惧上天的威严」,大概说的是这一意思。

  所有灾害变异的本源,全出现在国家的失误上(按:即人祸)。国家的失误刚开始露出苗头,上天就出现灾害来责备警示他,责备警示他仍不知改变,就出现怪异的现象使之惊惧害怕,使之惊惧害怕还不知畏惧害怕,他的灾祸就出现。………看到由灾害变异表现出的上天的意图,畏惧它却不厌恶它,认为上天想要制止我们的过错,制止我们的失误,所以用这些现象向我们警示。……

  《春秋》的记事方法,往上改变古已有之的固有常规,回应这种情况就出现天灾的,叫做有幸的国家。孔子说:上天所宠幸的人,有做坏事而多次犯过罪的。楚庄王见到上天不出现灾害,大地不出现灾祸,就向山川祈祷,说:上天难道忘记我们国家了吗?不说清我的过错,要使我们的罪行发展到极点。由此看来,上天的灾害是回应人的过错而出现的,异常情况的出现很清楚是可畏惧的。

  38、周桂钿、吴锋,《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页140.。

  39、《易经》一向被视为中国智慧的源泉,是研究人法天(宇宙运行规律)的经典,顺应自然规律,才能达到天人合一。这里的"规律"所谓的"天机",只有窥破天机,才能真正地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这种规律玄奥难测,只有大智慧的人方能登堂入室、窥破天机。精通《易经》的就是智者,有望究天人之际,作出准确的预言,于是就被说成是「窥破天机」。

  「天机」往往涉及朝代兴亡、国家大政方针,重大灾异,所以一般都不轻言。古代辅佐帝王治国理政的智谋之士由于熟读经史,通晓天文地理,知识渊博,掌握一定程度的历史规律,鉴往知来,能够作出预言。帝王对这样的谋士,固然视为左膀右臂之智囊,但也有所忌惮防范。谋士预言的事,不是一般的事,而是军国大事,一旦泄露这样的天机,就会造成人心浮动危及家国天下,帝王或为了永葆国祚,或为了固权,或诛或贬,以致识破天机者反若祸上身,所以才说天机不可泄露这是《易经》含有天谴的意思,但没有像董仲舒那样明说是「天谴」。

  《易经》「观物察象」所得的卦象是法天,以天象观照人事,卦象不是自然科学的公理、定律、公式,这也是中国自然科学没有得到大发展的一个思想方面的原因。杨振宁说《易经》不是科学,他的理由是:「在中华文化里,很早就有天人合一的观念,比如天人一物、理一分殊。《易经》一卦都包含天道、地道与人道,也就是说,天的规律跟人世的规律是一回事,所以受早年《易经》思维方式的影响,把自然跟人归纳成同一理。而近代科学的一个特点就是要摆脱掉「天人合一」这个观念,承认人世间有人世间的规律,有人世间复杂的现象,自然界有自然界的规律和复杂的现象,这两者是两回事,不要把它合在一起。」这就是上文所说的,物理的真实和物理的描述是两码事的意思。

  (参看http:/tech.sina.com.cn/d/2004-09-22/0850429372.shtml

  作为一个文理兼修的大科学家,杨的论点有一定道理;充其量,《易经》含有科学哲学的元素,但不是现代意义的科学。台湾已故新儒家牟宗三为了弥补儒家这一认识论的弱点,特别提出「自我坎陷」的命题,主张把主客分离,也是同一思路。总结而言,杨牟两人都直指中国「人学」不重分析、实证的毛病缺失。这正是中国文明在近代化进程中所碰到的一个思维性的大难题。这是本文的题外话,就此打住。

  40、《尚书·周书·洪范》。

  41、同上。

  42、据蕭瀚統計,漢朝15位皇帝下過罪己詔:其中漢宣帝下罪己诏8次,漢元帝13次,漢成帝12次。

  蕭瀚根據《二十五史》所作的統計顯示,共有79位皇帝下過罪己詔。例如曹魏黄初二年(221年)六月,發生日蝕,曹丕下詔罪己。宋宁宗嘉定六年(1213年),闰九月,有大雷。丙申,以雷发非时,下“罪己诏”。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大旱,皇帝命令相關單位祈雨,宰相等高官上表待罪。又召翰林学士党怀英起草“罪己诏”。北宋末年,金兵兵临城下,宋徽宗也发过“罪己诏”:“言路蔽塞,谄谀日闻,佞幸专权,贪官得志。赋税竭生民之财,戍役困军伍之力。多作无益,侈靡成风。”。这种做法,一直沿袭到清末,清朝最后两个皇帝也曾下过罪己诏,光緒二十六年(1900)庚子拳亂下罪己詔宣統三年(1911年)为缓和革命摄政王載沣曾以儿皇帝宣统之名下诏罪己。于此可见,天人感应、天谴说,对中国政治文化影响之久远。

  43、周桂钿、吴锋,《董仲舒》,吉林文史出版社,1997年,页211。

  44、同上,页98-99;另参看《病毒「邪之所凑」·人心归正可解》,纽约《星岛日报·社论》,2020年3月26日)。

  45、董仲舒,《天人三策一》,页95-102。

  46、《春秋繁露·任副天数》。

  47、《春秋繁露·制象天》。

  48、48、董仲舒曾经将他天谴灾异论思想用于当时的政治,以身试法,引发了一件让他险遭杀身之祸的小插曲。事缘他借《春秋》灾异论来解读辽东高庙、长陵高园失火事,准备奏请武帝,秉承天意,清除朝廷内外擅权之人,以清明朝政。草好后置于书房案上。适主父偃一大早来访,仆人让其在书房等候。主父偃见此奏折,阅读后连忙将之放入怀中匆匆不告而别,呈上武帝。虽是未署名的文章草稿,武帝从文章风格判定出自董仲舒之手,武帝技巧地先让贤良学士议论,学士等不知是董仲舒所奏,虽为文章之气势和条理缜密所吸引,但也多认为有「歪曲经典」之病,有「犯上作乱」之嫌。其中一个学士,董仲舒之得意门生吕步舒,不知是其老师所奏,极力倡言对此文章作者严惩治罪。武帝借学士之口,遂判董死罪。贤良学士得知所奏之人为董仲舒后,后悔莫及,其弟子吕步舒更是惊吓不已,一再恳求赦免。武帝本无杀董之心,遂予赦免。董逃过此劫后,再不敢奢谈「天谴论」了。(周桂钿、吴锋,《董仲舒》,页227-231)于此可见,「天谴论」理论上和政治上都存在着局限性、主观性和随意性。

  49、荀子的《天论》:治乱,天邪?曰:日月星辰瑞历,是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天也。时邪?曰:繁启蕃长于春夏,畜积收臧于秋冬,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时也。地邪?曰:得地则生,失地则死,是又禹、桀之所同也;禹以治,桀以乱,治乱非地也。……(章诗同,《荀子简注》,页180)【译文:社会的太平和动乱,是天决定的吗?回答说:日月星等天体运行和历法现象,这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条件,夏禹凭借这样的自然条件把国家治理得很好,夏桀却把国家搞乱了,所以太平和动乱不是天决定的。是时节变化决定的吗?回答说:庄稼在春夏都生长茂盛起来,在秋冬则收获储藏起来,这又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条件,夏禹凭借它把国家治理好了,夏桀却把国家搞乱了,所以治乱不是时节变化决定的。是地理条件决定的吗?回答说:庄稼得到土地便生长,离开土地就死去,这又是夏禹和夏桀同有的自然条件,夏禹凭借它使国家大治,夏桀却把国家搞乱了,所以治乱不是土地决定的。

  夏禹是明君,顺应自然规律,所以天下大治;夏桀是昏君,违反自然规律,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即本文上篇八大假设中第一条假设所谓的人为病毒),所以天下大乱。荀子的这番议论显然含有天谴的意思,虽然没有用天谴之名。50、东汉思想家的王充(西元27-97)认为,古代圣人讲“天”都是为了吓唬无道的国君和无知的人民。他说:“‘六经’之文,‘圣人之语,动言‘天’者,欲化无道,惧愚者”(论衡·谴告》与王充持同样看法的还有清代学者皮锡瑞,他在《经学历史·经学极盛时代)中也说,汉儒“借天象以示儆”,“借此以匡正其主”,近现代的梁启超、徐复观也有类似见解。周桂钿、吴锋,《董仲舒》,页221-222)

  51、例如清代经学家皮锡瑞告诫人们“言非一端,义各有当。不得以今人之所见,轻议古人也关于如何正确对待中国古代文化思想遗产的问题,毛泽东说,要批判继承从孔夫子到孙中山的中国历史文化遗产(参看1938年10月14日毛泽东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所作的《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毛泽东选集》,页522-523),当然也包括董仲舒天谴论的思想。前辈学者郭沫若、侯外庐、范文澜等老一辈的新史学家,在这方面已经在历史领域树立了批判继承的经典范例。就本文的主题而言,董的「人天观」需要利用马克思主义和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加以批判继承,同时也将马克思主义的生态观,予以中国化,赋予民族形式。

  52、对天人感应中自然和人的关系问题,董仲舒强调天人互相影响,以及人要主动通过对天气变化的观察、研究,采取措施,进行协调。董认为,天人有对立的一面上也有协调的一面。这正是他的「天谴论」,当今人天谐关系受到很大的破坏之际,也即处于激烈的交战状态之际,对我们当代人具有鲜明的现实意义,可以给人们追求人天和谐的目标一些有益启示的地方

  53、构建新中国的统治意识形态ruling ideology 、振兴中华文化的时代任务,应当是海内外所有炎黄学者不容推卸、也是义不容辞的天职,所以作者忝为海外炎黄学者的一员,大胆作出历史学者份内的绵薄贡献,虽然微不足道,甚至不自量力,但一隅之见或可供当道和对口学者专家参考,于愿足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朱旄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老田:对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队”的粗略梳证
  5.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6.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7.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8.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10. 被贱卖的稀土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