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欧洲已经成为美国打压俄罗斯的“后院”

作者:魏文编译 发布时间:2015-03-01 来源:环球视野 字体:   |    |  

  乌克兰再次成为国际现实关注的焦点。默克尔(德国总理)和奥朗德(法国总统)曾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讨论使一场内战--正在输掉--有尊严的出路的协议,自从在迈丹由新法西斯高度武装的暴力团体发动政变以来,内战正在摧毁这个国家。尽管西方媒体的宣传已经形成了一种“公众消费的思考”,令人难以置信,如同平常所发生的那样,关于民主和自由,并不能够隐藏美国和它的附属国通过这次政变所追求的真正利益和随之而来的战争:破坏俄罗斯与欧洲推动经济和政治的联系,围绕这个国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关紧军事包围圈。

5012850791662727288.jpg

 

  普京、默克尔、奥朗德、波罗申科(从左至右)

  显然获得一个乌克兰规模的地缘战略阵地需要一项长期的综合计划,而不是在它的总统任期结束时简单地建立一个政府。事实上,美国政府的一名发言人已经承认最近几十年为了征服乌克兰美国已经投入50多亿美元(其中许多资金用于掩护非政府组织)。这是美国国务院负责欧洲和欧亚问题的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对美国有线电视广播公司说的,这个数据是不容置疑的。

  呑并乌克兰在意识形态或理论上的支撑,我们在相当多的文件中可以看到。亨廷顿本人在他那本被臭骂的《文明的冲突》一书中做出努力,为的是使俄罗斯离开西方的文化,这是一种真正的残暴,是违反大写的音乐、文学或历史学的,现在更是直到企图隐藏俄罗斯在使欧洲和德国从纳粹的桎梏中解放出来的作用,正如我们在几天以前看到的那样。在美国情报机构2000年起草的一份名为“2015年世界的趋势”更有效力的文件中,曾预计到那个时候乌克兰已经彻底转向东方。

  卡特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曾认为俄罗斯应当接受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美国正在强加给它的“温和”进程,在那里乌克兰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摆脱与俄罗斯的旧关系是重要的一环。现在它们正在这样做。

  与俄罗斯的问题是什么?在冷战的年代,苏联体现一种对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选择。对大量的革命团体(尽管它们不信仰共产主义)来说,得到苏联的支持是试图摆脱美国贪婪的办法,美国将法西斯暴政强加给半个世界,以便将它们的自然资源和地缘政治资源据为已有。在那个时代,苏联的天职确凿无疑是世界性的,不同于这个时候的俄罗斯。俄罗斯在叙利亚和乌克兰的介入以及其他的事情是为了保护过去的时代遗留下来的两个稀少的军事设施:叙利亚西部的塔尔图斯基地,在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的基地,它们是黑海舰队的基地。但是并不存在实施一项恢复一个按前苏联或俄罗斯帝国观念的计划的证据,如同媒体在其战略中不厌其烦地重复的那样。俄罗斯的活动在技术上是防御性的,是对西方不可比的军事包围的回答。只有大规模掩盖事实的大量有毒报道才能让我们看到相反的东西。地图和时间表就在这里可以证明这一点。

  问题不是政治的,也不是经济的,而是军事的。俄罗斯保留着前苏联的大部分军事实力,有足够的说服力制约美国,作为世界的经济大国发出最后的“鼾声”,在军事领域开始减弱。美国现在的反导装置绝对不足以抵消俄罗斯最新一代导弹的力量,它现在正在受到抵御。对美国来说,为了能够继续行使世界警察的职能,一旦面对中国和新出现的集团如金砖国家集团失去军事的“动脉”,甚至威胁到国际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消灭俄罗斯的军火库是绝对必不可少的,华盛顿通过这两个机构用铁拳控制着国际经济。

  用安东尼奥·桑切斯·佩雷拉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扩张的地缘政治》中的话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被华盛顿用来企图分裂欧洲和使其顺从的机构,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它作为军事实力而自治化”。

  在我们欧洲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将继续屈服于美国,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亲身遭受地缘政治大博弈的不稳定,与此同时他们致力于制造战争、制裁、封锁,以它们边界以远的士兵进行博弈。欧洲已经成为美国的“后院”。让我们建设一个团结的、强大的、一体化的、合作和独立的欧洲。这并不是说在俄罗斯(或为我们设计的的它的形象)和美国之间、普京和奥巴马之间进行选择。这里说的是在自由和屈从、独立或解放之间进行选择。

  美国毫不迟疑地在多次战争中为了它自己的利益利用圣战者的恐怖主义,但是在欧洲,在乌克兰甚至毫不迟疑地抛出新纳粹以便实现它的地缘政治目标。事实上,欧洲迈丹法西斯主义的冲突力量是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东部一些国家的军事基地培训的,这从一些媒体全面的图片报道中可以看到。现在新纳粹在政府的第一线确实已经消失,但是他们加入正规军组成完全血腥的营,它们在能够开展行动的地方对多次违反人权和被西方媒体适当掩盖的战争罪行负有责任,这也是确实的,甚至被美国有地位的政治家如约翰·麦凯恩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本身所承认。

  最近在莫斯科举行的最后一轮谈判试图寻找明斯克协议失败的实际参数,它已经表明对任何公正的观察员来说很明显的是,俄罗斯并没有控制“新俄罗斯”的自卫,“新俄罗斯”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是一种“红军的扩大”。

  这是一种最常见的媒体的谎言之一,达到它们自己断定的程度,没有任何确凿无疑的证据,西方媒体称“在乌克兰的俄罗斯军队与顿涅斯克、卢干斯克的独立民兵一起战斗”,尽管几天以前乌克兰总参谋长维克多·穆森科将军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承认没有俄罗斯的军队在国家的南部和东部战斗。合乎逻辑的是有“新俄罗斯”公民在保卫他们自己的同胞、家属和朋友,避开乌克兰国民卫队和新纳粹分子的攻击,但是在更低的程度上也存在其他许多国家的人,包括一个西班牙反法西斯团体和祖国共产党的成员。相反,人们看到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顾问、雇佣军(私人安全承包者)和装备,它公开卷入乌克兰的内战。

  随着时间,谈判冲突的出路变得更加困难。发生更多的战争罪行,扔下更多的集束炸弹,更多的白磷弹,更多平民的楼房被攻击,顿涅斯克和卢干斯克共和国的公民将永远不可能生活在基辅政府的指令之下。蓝盔部队和干预力量受到欢迎,但是一个统一的乌克兰的幻想可能作为一颗“柠檬软糖”一样随着时间而解体,不会产生一项承认“新俄罗斯”人民自我管理权和自决权的公正的协议。

  (环球视野网魏文摘译自2015年2月9日西班牙《起义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5/03/339121.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