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我为什么曾经赞成“包产到户”?

郑敬东 · 2009-12-18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解放前,即毛泽东时代之前的民国,实行的就是土地私有制,大部分土地由地主占有。地主或者雇佣农民给自己打工种地,或者把土地出租给农民,可以认为是“家庭承包”制。那时全国人口只有4亿,城市人口很少,而广袤的土地也无法供养,饥民遍野。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革命才有机会发展起来。共产党才战胜国民党,建立新中国。  

然后,农民逐步组织起来走集体化道路。到1958年成立人民公社。由于某些人为了“进步”而追求“政绩”,搞“共产风”、“浮夸风”,导致农业走了“弯路”,教训深刻。中国地盘大,情况各地有不同。我讲我们家乡的情况。  

一、1958年   

那年破除迷信,开垦坟地,增加了许多耕地。主要是种红薯。因为是第一次种庄稼,所以,红薯特别好。红薯个头大得有碗口大。但是,因为是坟地上生长出来的,所以,人们说,“有血丝”,不愿意吃,也就不热心收。加上,男人大多“大炼钢铁”去了,所以,有些庄稼没有收进仓库,特别是红薯。  

粮食亩产“放卫星”,尽管妇女儿童都是不相信的,但是,粮食依然被调走。据说,是拿去还苏联的债务。那些“放卫星”始作俑者,以后,大多在官场比较“顺风”。  

搞“食堂化”。刚开始放开吃饭,不久,就不得不限制了。  

二、1959年  

进入1959年,食堂库存空虚,粮食不足,于是,实行低定量饭票制度,或者吃稀饭,当然也是限量。  

59年7月,庐山会议本来是“纠左”,或者说纠错,却因为“意外”发生政治斗争,变成了“反右倾”,结果,59年秋收之后,粮食就被国家收走了。当时说是苏联逼债,后来才知道,我们四川的粮食调给了外省。  

  上面派来检查团。“积极上进”的干部布置,在仓库里面堆些稻草,然后,面上倒上稻谷,说明生产队粮食还有很多。  

三、1960年  

1960年春天,有人“饿死”。  

大米给了国家,糠留给群众,所以,吃不饱就吃糠、吃菜。我87岁的岳母说,当年死的人不是饿死,是吃糠拉不出来涨死的。这话有道理,但可能有些片面。因为我知道,我的爷爷,1960年春天去世,享年72岁,他是因为饥荒把身体拖虚弱了,没有扛过来的。我的外婆,也是这样的。  

所以,从1960年小春麦收之前开始,农民就“偷收”;麦收时也“偷”;到秋收时,也是先“偷收”,甚至没有怎么成熟就开始“偷”,产量当然不高。怎么“偷”?这里不说了。为什么我用“偷”?因为我不认为是偷,而是农民对“共产风”的抵抗。  

四、1961年  

对“偷收”,怎么办?之前,干部抓,抓到就是下跪,用竹条子打,或者捆绑、吊打。所以,这个时候心狠手辣的干部,大多后来被定为“坏分子”。这些恩怨,都为以后文革期间造反派产生留下“伏笔”。  

1961年五六月份“食堂下放”,还分了点自留田,情况开始好点。1961年下半年,给社员多分了自留地和自留田。自留田、地里面的庄稼,一般都不被人偷。所以,对集体的庄稼,除了加强守护,人们希望把庄稼包给农民,成为私人的,一般就没有人偷。我认为,这个时候,“包产到户”是应该的,我是赞成的。我相信,一旦农民恢复了对党和国家的信任,就不“偷”了。尽管我当时只是个中学生。  

但是,“包产到户”仍然没有实行。  

1961年秋收后,形势开始明显好转。到1962年,农民基本上恢复了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基本上就没有了“偷庄稼”的。民风迅速好转,人民喜气洋洋;到1963年,可以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来形容。所以,后来批评“包产到户”主张,我内心是接受的。  

五、怎样看待这2~3年?  

红军长征,是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情况下,被迫“转移”的,牺牲了许多人。蒋介石称之为“逃窜”。而毛泽东怎么评价长征?他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到达延安的3万红军发展后,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百万大军。  

     人民对参加过长征的人,都叫长征干部,尊敬得不得了。  

     用同样的思想方法,我把1959年1960年比作经济建设的“长征”,把1961年调整,特别是1962年发布《农村工作60条》比作“遵义会议成果”。实际上,经历过1960年困难的人,许多都可能“拍过胸口”:“有什么了不起?我‘六零年’都过来了,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还有什么苦不能吃?”  

1961年后,经济形势快速好转,就是靠的这样一种精神!   

六、“包产到户”被误读、误用  

我们的老干部,1961年那个时候知道农民喜欢“包产到户”,但是,他们不知道“所以然”。结果,到80年代,情况完全不同了,他们(可能多年不深入实际)却想起了60年代的“经验”,不顾人民反对,我行我素,岂止“包产到户”,干脆“分田到户”。趋炎附势的文人们跟着起哄。干部反对?“不换思想就换人”。于是,农民单干了,集体主义精神“分裂”了、瓦解了,是社会道德大滑坡的重要根源之一,为目前社会成为这个样、许多罪恶达到滔天程度,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写这些,不是为了追究谁的责任,而是为了人民真正吸取教训,不要让某些人颠倒黑白,让错误进一步发展下去。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2.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3.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4.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7. 房子之问
  8.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