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言:毛泽东的改革最伟大——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21周年而作

作者:文言 发布时间:2014-12-23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按照邓小平的标准,“两极分化”一条,我们该怎样评价30年来的改革呢?对比起来,我们发现,毛泽东领导的那些改革,许多都具有破天荒的性质,划时代的意义,翻天覆地的恢宏气势。

  原标题:十唱毛泽东之一:毛泽东的改革最伟大——为纪念毛主席诞辰121周年而作

  1、 改革的定义

  《现代汉语词典》对改革这个词的含义是这样解释的:把事物中旧的不合理的部分改成新的、能适应客观情况的。从词义来看,这是一个褒义词,它代表着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光明的一面。

  2、 改革是人类历史的一种常态

  历史犹如一条长河,改革犹如河水,大河的常态是水在不停地流动,历史的常态是改革在不断地进行。水在不停地流动中保持活力,不停向前,最终到达浩瀚无际的海洋。历史在不断地改革(或者革命)中保持动力,在改革中不断发展,最终到达无比壮丽辉煌的共产主义社会。

  3、 改革不是恐怖,不应该有血腥味

  因为改革代表着积极、健康、向上、光明的一面,因而它是温馨的,是给广大人民群众带来希望的一个词汇。因此,它不应该与恐怖和血腥联系在一起。

  高举改革大旗,高喊“杀开一条血路”! 与改革的含义,与改革的事业不合拍,不着调,不搭界。我们看电影知道,当我们的部队陷入敌人重重包围的时候,为了掩护主力部队突围,必须组织一支突击队,向着敌人力量薄弱的地方突击。这时候,就必须“杀开一条血路”以便主力部队突围。这条血路有敌人的血,也会有突击队战士的血,即使突击队打光了,所有战士的血都流尽了也在所不惜。因为不以少数部队的牺牲,就不能换来主力部队的生存,这样的代价是不得不付出的。

  现在的改革也要“杀开一条血路”!究竟是谁的血路呢?

  工人阶级的血路吗?那不可能。因为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当然不可能是工人阶级的血路!农民阶级吗?也不可能。因为农民是工人阶级的可靠同盟军,当然也不可能是农民的血路!知识分子吗?似乎也不可能。因为按照毛泽东1957年2月《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的分析,知识分子中的“绝大多数是爱国的,爱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的国家服务。” “对于我们的国家抱着敌对情绪的知识分子,是极少数。”即使大部分知识分子在世界观来讲,仍然属于资产阶级范畴的,也不可能对他们“杀开一条血路”!要对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杀开一条血路”吗?也不可能。因为刚开始改革的时候,走资派并不明显,而且文革刚刚过去,也不讲走资派了。所以,要“杀开一条血路”,似乎没有对象。若说要对那些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杀开一条血路”,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五类分子帽子才刚刚摘了下来不久,马上就要对他们“杀开一条血路”,道理上也讲不通。

  那么,作为一个集团或者阶层来说,要杀他们“一条血路”的应该没有了,那些散兵游勇,不成集团和阶层的少数坏人,对他们就没有高喊“杀出一条血路”的必要。像前面说的突击队,如果前面只有一两个敌兵,乒乓两枪就把他撂倒,大部队就可以突围了,用不着“冲啊!” “杀啊!”的高声叫喊。

  有人会解释说,所谓“杀开一条血路”,并不是说要杀掉一批人,而是指冲破某些习惯势力以及制度藩篱之类,是一种比喻,表明改革的决心大而已。但你考虑过没有?中国刚经历文化大革命,那些挨过斗,挂过牌,游过街,甚至挨过打的,被关进过牛棚的人,对一些词眼是极其敏感的,十分忌讳的。像“打倒某某,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等等,所以他们把文革称为“浩劫”。虽然批斗打人只是文革头两年的事,后面八年不打人了。为什么还叫“十年浩劫”呢?因为心有余悸啊!

  我是坚决反对戴高帽,挂牌游街,甚至打人的非法行为的。文化大革命《十六条》也明确规定:“要文斗,不要武斗”。你搞武斗或者变相武斗,有损人的尊严,又达不到教育人的目的,更违反文革的规定和精神。

  因此,在文革刚刚结束不久,你就杀气腾腾地高喊要“杀开一条血路”!比起文革“戴高帽游街示众”,“再踏上一只脚”来,似乎还更显得恐怖,更显得血腥,那些在文革中受过伤害的人,一听心里就会发抖!

  你要表示自己的决心很大,也不必非用“杀开一条血路”这样的词眼,很多词都可以用的。毛泽东的“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就很能表明决心大,又没有血腥味,还能表现出一种英雄的气概来。用“坚定不移”这个词也可以,也能够表达决心非常大。何必非用“杀开一条血路” “不改革就死路一条”这样的让人一听就感到不寒而栗的词汇呢?

  “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这样的说法就很好,听起来使人感到舒服,感到温馨,能让你自觉地参与到改革的潮流中去。

  4、改革没有神圣

  前面已经说了,改革,很正常、很普遍、人类天天都在做的事情。当然,改革有大的改革,有小的改革,有整体的改革,也有局部的改革,世界各国都在做。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拉美各国都在搞经济改革,智利、巴西、阿根廷等国家都在搞大规模的经济改革,英国也搞医疗改革,美国200年资本主义也在不间断的进行改革,现在的医疗改革仍在进行中,日本内阁还专门设置了“行政改革担当大臣”这样一个部长级的高级职位。所以,改革本身没有什么神圣可言,它太普遍了。

  在我们国内,有些人把改革拔高到无与伦比的高度,甚至将改革神圣化,谁也不能对“改革”这两个字说三道四,谁触动了“改革”,谁就等于触动了“圣教”,等于犯下了弥天大罪一样,就会受到主流媒体的一致声讨、打压、围剿、谩骂,甚至发出“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这样的威胁的恐怖咒语来。

  改革,这个古往今来的人类历史,当今世界各国都在做的东西,不是我们在哪一年的突然发现和发明,不是我们的专利品,它没有什么神圣的地方,值得我们像维护圣教一样的去维护。更何况,改革虽然是褒义词,但在各种改革中,有很多是成功的,也有不少是失败的。就是某种成功的改革,在它的过程中,也会有走弯路的时候,也会有失误,需要在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最后成功地完成改革。

  失败了的那些改革,往往是改革者在走了弯路,在碰到墙壁的时候,都不知道回头,都不知道调整一下方向,改变一下策略,还是硬着头皮去撞,死抱着“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信条。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和当今世界上并不少见。

  就说拉美的经济改革,后来叫“拉美化陷阱”!前些年,关于我国的改革会不会陷入拉美化陷阱的问题,不是很热闹地讨论过一回吗?

  所谓拉美化陷阱,是在各国讨论和评价上个世纪80和90年代拉美地区国家经济改革的成效时提出来的。它主要是指这些国家进行经济改革以确保经济增长的同时,社会形势不断恶化,最终改革结果与预期相去甚远的矛盾现象。由于这些改革主要是以新自由主义为指导的,所以有人认为拉美化陷阱一定程度上也暗指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国家实践的失败。(上述解释见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陈江生、郭四军“拉美化陷阱:巴西的经济改革及其启示”一文的注释)

  拉美化陷阱是拉美国家改革中产生的。拉美国家的问题在我们的改革中有没有呢?要不要总结一下呢?如果有的话,要不要调整一下方向或者策略呢?没有!半点反思的姿态都没有,对批评意见半句都听不进去,硬邦邦的回应一句“开弓没有回头箭”就作数。更有甚者,竟然对批评者高喝:“不改革,就死路一条!”

  5、毛泽东的改革最伟大

  前面说了,人类历史上和当今世界各国,各种各样的改革从来没有停止过。有大的改革,也有小的改革,有全面的改革,也有局部的改革,有成功的改革,也有失败的改革。纵观古往今来各类大大小小的改革,都不如毛泽东领导下的改革来得伟大。

  毛泽东领导的伟大的改革都有哪些呢?

  第一、 解放初期的民主改革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领导全国人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民主改革运动,首先进行了土地改革,通过没收地主的土地,然后按人口平均分给全体农民,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先哲们“耕者有其田”的伟大理想,农民历史上第一次成了土地的真正主人;

  在工矿交通企业的民主改革中,通过建立工厂管理委员会和职工代表会议,实现企业管理的民主化,使工人真正成为企业名副其实的主人;

  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权利的婚姻制度;

  取缔旧社会遗留下来的卖淫嫖娼、贩毒吸毒、聚众赌博等丑恶现象,在不长的时间内,这些在旧中国屡禁不绝、在西方社会也被视为不治之症的社会病毒,在毛主席和共产党的领导下,基本被禁绝,引起了全世界的惊奇和赞许。

  西藏在民主改革前,占人口不到5%的官家、贵族、寺院的上层僧侣等农奴主,占有西藏几乎全部耕地、牧场和绝大部分牲畜。农奴超过旧西藏人口的90%。农奴主占有农奴的人身,把农奴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可以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1950年的西藏有100万人口,其中没有住房的就达到90万。农奴主用差役和高利贷对农奴进行残酷地剥削,仅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征收的差税种类就达200多种。农奴为农奴主支的差,占农奴户的劳动量的50%以上,高者可达70%到80%。西藏民谚中描写道:“农奴头上三把刀,差多、租重、利钱高;农奴面前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

  他们说:“我们住在地球的最高处,却生活在世界的最底层!”

  旧西藏地方政府有法律、法庭和监狱,领主在自己的庄园内也可以私设监狱。刑罚极其野蛮残酷,有腕目、割耳、断手、剁脚、抽筋、投水等。

  1959年平定西藏叛乱后,成立了西藏地方自治政府,实施民主改革,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和土地所有制,百万农奴和奴隶获得了人身自由,分得了土地,分得了没收的农奴主的财产,并享有法律规定的各种政治权利。

  当时的人们,不管男女老少,都从家里出来,围着火堆跳锅庄舞,彻夜狂欢,他们欢呼:“达赖的太阳照在贵族身上,毛主席的太阳照在我们穷人身上。现在达赖的太阳已经下山了,我们的太阳升起来了。”

  请问: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历史上曾经有过这样的改革么?没有!有过这么多穷人热烈拥护的改革么?没有!这是不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改革呢?是的!你还能找得到比中国的民主改革更伟大的改革吗?找不到的!

  第二、 生产资料所有制改革

  私有制是万恶之源。首先发现并提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的人,并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而是英国空想社会主义创始人托马斯~莫尔,他在《乌托邦》一书中第一次提出了“私有制是一切社会祸害的总根源”,“必须消灭它”的思想。

  意大利的康柏内拉在17世纪初也认为“私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18世纪的德国人马布利也认为“私有制是一切社会罪恶、暴政和奴役”的根源。

  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卢梭认为“私有制产生贫富对立,是社会不平等和一切罪恶的、祸害的根源”。

  私有制最核心、最本质的东西就是一个字:钱!

  我们看看英国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雅典的泰门》这个剧中借剧中人泰门之口是怎样诅咒代表私有制本质的这个“钱”的吧:

  “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这东西,只这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卑贱变成尊贵,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它可以使异教联盟,同宗分裂;它可以使受咒诅的人得福,使害着灰白色的癞病的人为众人所敬爱;它可以使窃贼得到高尚爵位,和元老们分庭抗礼;它可以使鸡皮黄脸的寡妇重作新娘,即使她的尊容会使身染恶疮的人见了呕吐,有了这东西也会恢复三春的娇艳。来,你这人尽可夫的娼妇,你惯会在乱七八糟的列国之间挑起纷争,我倒要让你去施展一下你的神通。……(手捧金子眼睛紧盯着)啊,你可爱的凶手,帝王逃不过你的掌握,亲生父子会被你离间!你灿烂的奸夫,淫污了纯洁的婚床!你勇敢的战神!你永远年轻韶秀、永远被人恋爱的娇美情郎,你的羞颜可以融化了狄安娜女神膝上的冰雪!你有形的神明,你会使冰炭化为胶漆,仇敌互相亲吻!你会说任何的方言,使每个人唯命是从!你动人心坎的宝物啊!你的奴隶,那些人类,要造反了,快快运用你的法力,让他们互相砍杀,留下这个世界来给野兽统治吧。” (见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莎士比亚全集》第八集第176页,第187—188页)

  莎士比亚对金钱,对私有制的罪恶作了淋漓尽致的揭露和声讨,让我们更加感性的认识私有制的罪恶。

  私有制既然有这么多的弊病,有这么多的罪恶,那么,它还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吗?没有了!私有制已经成了人类社会的公敌,它已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应该到了被消灭的时候了!

  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旗帜鲜明的向全世界宣告:

  “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私有制已经腐朽了,已经到了消亡的时候了,那用什么来代替私有制呢?当然是公有制。列宁曾经领导苏联进行了私有制变为公有制的改革,列宁的改革是伟大的改革。毛泽东领导了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把私有制改革成公有制,这样的有利于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改革,也同样是人类历史上极其伟大的改革!

  在公有制条件下,所有的劳动成果都是所有人的共同财富,然后各人再从中拿回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劳动逐步地变得不需要强迫,而成为一种自觉的行为,变成一种乐趣,像广场老大妈跳舞一样。

  除了资产阶级,或者很想成为资产阶级的人以外,大多数的人,都是喜欢公有制、热爱公有制的,都会认为毛泽东领导的把私有制变成公有制的改革,是中国历史上与日月同辉的一项伟大的改革。

  第三、分配制度改革

  在消灭少数人剥削大多数人的剥削制度的基础上,建立的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制度,是毛泽东领导下的人民政府实行的又一项伟大改革,几千年来阶级社会中始终存在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不合理现象破天荒地被消除了。

  人人都参加劳动,人人都有饭吃,包括原来的剥削阶级分子都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大家同工同酬,按劳分配,贫富差别不大。对这样的改革,对这样的分配制度持不满意态度的,认为还是几千年来的剥削制度更好一点,认为毛泽东领导的分配制度改革一点也不伟大的,只能是剥削阶级以及梦想成为剥削阶级一员的为数不多的人。

  第四、医疗卫生制度改革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领导了全世界有史以来,人类最伟大的中国医疗卫生制度改革。源起是这样的: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听取卫生部长钱信忠汇报,当钱信忠汇报时说,全国现有140多万卫生技术人员,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去了75%。

  毛主席听了这些数字后发怒了,站起来严厉地说:

  “卫生部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且这15%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者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应该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1968年,毛泽东又批示推广了湖北乐园公社的合作医疗经验,逐步形成了集预防、医疗、保健功能于一身的三级(县、公社、村)卫生服务网络。有数字统计,这个卫生服务网络,有51万正规医生,146万不脱产的大队“赤脚医生”,236万生产队卫生员,63万多生产队接生员,基本做到了“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公社”的目标。

  中国以在落后的广大农村建立合作医疗制度为主的医疗卫生制度改革,被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赞誉为 “以最少投入获得了最大健康收益”的“中国模式”,并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推广。

  世界卫生组织称赞中国只用了世界1%的卫生资源,解决了22%人口的卫生保健问题。这样的改革,毫无疑问的,是世界医疗卫生史上绝无仅有的最伟大的改革,是彪炳世界历史的伟大奇迹!

  第五、教育改革也是很伟大的改革。

  旧社会留给毛泽东80%的文盲人口。列宁说:“在一个文盲充斥的国家内,是建成不了共产主义社会的”。毛泽东用识字班、扫盲班的办法,在五十年代就扫除了一半多的文盲,到毛泽东去世的时候,全国只剩下一部分年老的文盲了,小学五年教育得到了普及,新的文盲不再产生。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学制的改革,教育方针和教学方法的改革,以及教材的改革等,为如何培养社会主义的新型劳动者和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提供了极其宝贵的经验。

  第六、干部制度改革,同样具有伟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

  毛主席说:“国家机关的改革,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联系群众。”(转摘自1968年3月30日《人民日报》)

  “必须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我们党和国家的干部是普通劳动者,而不是骑在人民头上的老爷。干部通过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劳动人民保持最广泛的、经常的、密切的联系。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一件带根本性的大事,它有助于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转摘自《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1964年7月14日《人民日报》)

  当时实行了直接从工人、农民中选拔直至副总理的各级领导干部;各级干部必须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规定每年大队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不少于300天,公社干部不少于200天,县级干部不少于100天;推广“鞍钢宪法”,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制度等。这些制度的实行,使干部队伍永远保持革命的本色,各级干部永远保持革命的热情,永远保持和人民群众亲密联系的作风,这对于克服官僚主义,铲除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产生的土壤及条件,使共产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保证作用。

  第七、司法改革把法院改成了真正属于人民的法院。老百姓去法院告状、打官司不收钱。

  这样的司法改革是不是也很伟大呢?一般的老百姓,特别是现在打过官司的,或者想打官司又不敢去打的那些普通百姓一定是这样认为的!

  在毛泽东时代,称得上是伟大改革的,还有很多,比如前面提到过的,已经包含在民主改革这个总题目里面的土地改革、婚姻改革等等,这些改革也都是很伟大的改革,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

  毛泽东接手的中国社会,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身体羸弱、头戴“东亚病夫”帽子的5亿人群及其中的4亿文盲大军;是无水又无肥,只能望天讨粮的贫瘠而又干旱的土地;是连肥皂、火柴、铁钉都要靠进口,连一辆汽车、一辆拖拉机都不会造的零工业基础;是50年代美国在朝鲜打,60年代又在越南打,苏修在东北边境打,印度在西藏边境打,蒋介石一直在东南沿海朝大陆骚扰这样一种战争的年代;是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新中国进行全方位的围追堵截的环境下进行建设和改革的。

  而1978年开始的改革呢?是在土地肥沃、旱涝保收的农业基础上进行的;是在全体中国人民都能吃饱饭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在国内已经建立起门类齐全的工业体系,已经成为世界六大工业国之一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在我们已经能够制造喷气式飞机、原子弹、氢弹、核潜艇、万吨远洋轮、发射人造卫星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在我们已经拥有了像杂交水稻、牛胰岛素等一大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技成果基础上进行的;是在全国已经普及小学教育,青壮年中的文盲已经扫除,中等、高等教育取得很大发展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在已经有100多个国家与我国建交,恢复了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的基础上进行的;是在美国总统尼克松亲自跑到到北京来谋求和解,并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以后,几乎西方所有国家的首脑都争先恐后地跑来北京,表示与中国友好的国际环境下进行的;是在一分钱内债和一分钱外债都没有的财政基础上进行的。

  现在我们的确是吃的好了,穿的好了,住的好了,用的也好了,但这些的好,这些经济方面的成果,带来的负面效应太多,付的学费太贵,代价太高,发展又不可持续。这些成绩如果当作在水瓢底挂数,等于没有,这样可能有失公允。但要跟“伟大”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恐怕要掂量一下。

  在政治层面上,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改革,除此以外,还有那些改革是成功的呢?

  教育改革是失败的;

  医疗改革也是失败的;

  国有企业的改革,造成了那么多的失业(下岗)工人,造成了那么多的国家财产的流失,那不是失败,而是犯罪!

  还有住房制度改革,就凭涨到天价这么一条,且人均收入又如此之低,众多百姓只能望房兴叹,居者难有其屋,而那些权贵者和暴富者,则几十套几百套地刮入囊中,直搅得民声鼎沸,怨声载道!这里面哪有一点点成功的影子?

  再有分配制度改革。那些私人老板一年捞了多少座金山银山,各级官员利用职权让亲属经商发了多少大财,贪官污吏贪污受贿多少个亿,这些都先放下不管,单拿固定的、公开的薪资这一条来说,地区之间、行业之间、同行业不同单位之间、同一个单位不同岗位之间,薪酬差别之大,简直匪夷所思。这样的分配制度改革,失败这两个字,已经无法概括它对社会公平和正义的危害程度了;

  再按照邓小平的标准,“两极分化”一条,我们该怎样评价30年来的改革呢?

  对比起来,我们发现,毛泽东领导的那些改革,许多都具有破天荒的性质,划时代的意义,翻天覆地的恢宏气势。因此我们不能不得出如下的结论:

  毛泽东的改革最伟大!

  2014年12月22日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4/12/335076.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