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鬼子进村了”

百丈冰 · 2009-11-16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零几年的某星期天,亲戚朋友们聚会,我听到隔壁包间的表弟正在高谈阔论。我这位表弟平时沉默寡言,什么事使他这么兴奋?我好奇地走过去,正好听清他讲的最后一句,“鬼子进村了。”
 “你看了什么电影,这么高兴?”我问。
 “你表弟不是看电影,而是演电影。”一位抢先回答。
  “他这个样子能当演员?”
  我正纳闷,表弟的解释使我更不得要领。“哪是演电影,我是真正地当了一回‘鬼子’” 
  表弟又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上个月,我参加了县计生工作队下乡进行计划生育成果巩固检查,刚走到一个山村前,有位推着单车上坡的青年看见我们,先是对我们微笑了一下,然后飞身上车返回村里,远远听到他用当地土话喊,他以为现在这里的县乡干部都听不懂他们的土话,可是我听出来了,他喊的竟是“鬼子进村了”!我心里真窝火,恨不得追上去上扇他两嘴巴。
    进村还真使我害怕起来,在山顶上还看见村里热热闹闹的,怎么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想起刚才那人喊的话,我顿感有些毛骨耸然,连推开村长的门都有点担心,门上会不会有地雷?
   村长的客气地招待我们,“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你们现在到,没有出去接你们。”
  我正想质问,“你没听到有人喊吗?”工作队长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止住我。然后问村长“你们村最近有超生情况吗?”
“没有,绝对没有!工作队来了一批又一批,有的超生户都罚得倾家荡产了,谁还敢哪?”
“那韦大寨是怎么回事?”
“啊?那家伙又偷生了,我不知道啊,他们防着我呢。可是他们家再也找不到东西可罚啦。”
   我们叫村长带着我们来到韦大寨家。我震惊了,只见家里空荡荡的,那床只有几块样子似旧棺材板,四下望去,真的是找不出值出一块钱以上的东西。四五个衣衫褴褛大小不一的女孩,像小猫小狗似的,蜷缩在草堆里取暧,呆呆的望着我们。一位工作队员取下墙上挂着的一只尚可用的破铁锅,我想阻止他,问,“这种东西也要罚吗?”那家伙真不是人,“叭”将锅摔成碎片,嘴里还不干不净,将人家的小孩都吓哭了。这时我才理解村头青年为什么要那么喊,我们这帮人真他妈的像当年的日本鬼子。
 “你真笨,人家坚壁清野了嘛。”有人说。
   表弟答道,“那些偏远山村的生活我知道,家里劳动力充足的,生活都相当清苦,何况他家还养了这么多的小孩。”
  “怪谁?自讨苦吃,我们在城市都养不了这么多。”
   看着那位毫无同情心的人,我心里在说,你真是坐着不知腰痛。
   我曾见到的那位劳累大半生,拉扯大了五个女儿,风烛之年还要下田的老农颤抖的身影又在我眼前晃。
    在座的大多都是公务员,七嘴八舌地叙说自己所见所闻,可笑可悲的故事。
    上级把计生工作的好坏,当作审核干部的标准,把有的干部逼急了,于是干起了类似鬼子的勾当。
    一般的村干部都通“八路”,在乡情亲情面前,国情显得小多了。工作队活动的情报,“超生游击队员们”统统的知道。他们一般找村里儿女出外工作,只剩老人在家的安全户,作为“超生游击队”的庇护所。有一位企业职工说,他家原来放粮食的阁楼每次都要藏二三十个小孩,有时还有了肚子的妇女。
    为了躲避强制性人流,怀孕妇女白天都躲藏到山里去。工作队学起了鬼子,“白天的睡觉,晚上的行动,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半夜三更,摸起村去,把“钉子户”包围起来,将屋里的女人抓上警车,净了身再送回来。
    上述的是广西贺州市计生工作的冰山一角,据说还有更惨无人道的,因不是亲眼看见,就不敢说了。
    对于计划生育这条“基本国策”,是听不到反对的意见了。问题是这个基本国策在广大的农村能发挥多大效应?我国的人口统计,含多少水份?没有广大农民的自觉行动,靠这种猫捉耗子的办法能维持多久?由此带来的农村问题,决策者们不知想过没有。
    早在七十年代,“计生工作队”已经进村,并且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那时的农村计生工作,可谓破天荒,可谓史无前例,工作比现在难做多了。但是“工作队”,非但没有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反而与农民和睦相处,休戚与共,他们就是活跃在农村每一个角落的“赤脚医生”。我敢说,如果把那时的农村工作延续至今,即使计生工作再加力度,也不至于如今如此的原始野蛮。因为在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农村里,是看不到老人下田的,养儿防老的意识不会有今天这样强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2.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3.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4.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7. 房子之问
  8. 党的99岁生日,有人还要把毛主席像抠掉?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5.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北京日报》:《卜算子·咏梅》:七千人大会前党内传阅的一首词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