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鬼子进村了”

百丈冰 · 2009-11-16 · 来源:乌有之乡
分田到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零几年的某星期天,亲戚朋友们聚会,我听到隔壁包间的表弟正在高谈阔论。我这位表弟平时沉默寡言,什么事使他这么兴奋?我好奇地走过去,正好听清他讲的最后一句,“鬼子进村了。”
 “你看了什么电影,这么高兴?”我问。
 “你表弟不是看电影,而是演电影。”一位抢先回答。
  “他这个样子能当演员?”
  我正纳闷,表弟的解释使我更不得要领。“哪是演电影,我是真正地当了一回‘鬼子’” 
  表弟又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上个月,我参加了县计生工作队下乡进行计划生育成果巩固检查,刚走到一个山村前,有位推着单车上坡的青年看见我们,先是对我们微笑了一下,然后飞身上车返回村里,远远听到他用当地土话喊,他以为现在这里的县乡干部都听不懂他们的土话,可是我听出来了,他喊的竟是“鬼子进村了”!我心里真窝火,恨不得追上去上扇他两嘴巴。
    进村还真使我害怕起来,在山顶上还看见村里热热闹闹的,怎么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想起刚才那人喊的话,我顿感有些毛骨耸然,连推开村长的门都有点担心,门上会不会有地雷?
   村长的客气地招待我们,“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你们现在到,没有出去接你们。”
  我正想质问,“你没听到有人喊吗?”工作队长对我使了一个眼色,止住我。然后问村长“你们村最近有超生情况吗?”
“没有,绝对没有!工作队来了一批又一批,有的超生户都罚得倾家荡产了,谁还敢哪?”
“那韦大寨是怎么回事?”
“啊?那家伙又偷生了,我不知道啊,他们防着我呢。可是他们家再也找不到东西可罚啦。”
   我们叫村长带着我们来到韦大寨家。我震惊了,只见家里空荡荡的,那床只有几块样子似旧棺材板,四下望去,真的是找不出值出一块钱以上的东西。四五个衣衫褴褛大小不一的女孩,像小猫小狗似的,蜷缩在草堆里取暧,呆呆的望着我们。一位工作队员取下墙上挂着的一只尚可用的破铁锅,我想阻止他,问,“这种东西也要罚吗?”那家伙真不是人,“叭”将锅摔成碎片,嘴里还不干不净,将人家的小孩都吓哭了。这时我才理解村头青年为什么要那么喊,我们这帮人真他妈的像当年的日本鬼子。
 “你真笨,人家坚壁清野了嘛。”有人说。
   表弟答道,“那些偏远山村的生活我知道,家里劳动力充足的,生活都相当清苦,何况他家还养了这么多的小孩。”
  “怪谁?自讨苦吃,我们在城市都养不了这么多。”
   看着那位毫无同情心的人,我心里在说,你真是坐着不知腰痛。
   我曾见到的那位劳累大半生,拉扯大了五个女儿,风烛之年还要下田的老农颤抖的身影又在我眼前晃。
    在座的大多都是公务员,七嘴八舌地叙说自己所见所闻,可笑可悲的故事。
    上级把计生工作的好坏,当作审核干部的标准,把有的干部逼急了,于是干起了类似鬼子的勾当。
    一般的村干部都通“八路”,在乡情亲情面前,国情显得小多了。工作队活动的情报,“超生游击队员们”统统的知道。他们一般找村里儿女出外工作,只剩老人在家的安全户,作为“超生游击队”的庇护所。有一位企业职工说,他家原来放粮食的阁楼每次都要藏二三十个小孩,有时还有了肚子的妇女。
    为了躲避强制性人流,怀孕妇女白天都躲藏到山里去。工作队学起了鬼子,“白天的睡觉,晚上的行动,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半夜三更,摸起村去,把“钉子户”包围起来,将屋里的女人抓上警车,净了身再送回来。
    上述的是广西贺州市计生工作的冰山一角,据说还有更惨无人道的,因不是亲眼看见,就不敢说了。
    对于计划生育这条“基本国策”,是听不到反对的意见了。问题是这个基本国策在广大的农村能发挥多大效应?我国的人口统计,含多少水份?没有广大农民的自觉行动,靠这种猫捉耗子的办法能维持多久?由此带来的农村问题,决策者们不知想过没有。
    早在七十年代,“计生工作队”已经进村,并且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那时的农村计生工作,可谓破天荒,可谓史无前例,工作比现在难做多了。但是“工作队”,非但没有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反而与农民和睦相处,休戚与共,他们就是活跃在农村每一个角落的“赤脚医生”。我敢说,如果把那时的农村工作延续至今,即使计生工作再加力度,也不至于如今如此的原始野蛮。因为在社会主义集体化的农村里,是看不到老人下田的,养儿防老的意识不会有今天这样强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5. 人民怀念毛泽东!
  6.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7.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8.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毛泽东点将彭德怀挂帅抗美援朝的台前幕后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