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陈石宇:阶级斗争话题令他们如此恐惧说明了什么?

陈石宇 · 2014-10-16 · 来源:乌有之乡
再不抓阶级斗争,再不强化无产阶级专政,中国必将重蹈苏联覆撤。

  在现时的中国社会,本来存在着明显的阶级对立和激烈的阶级斗争,这是一个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可是,对于这个连普通的老百姓都十分清楚明白的问题,那些自视清高和自认博学多才的右派精英、汉奸卖国贼和其他反社会主义势力,却硬要采取驼鸟政策,根本不承认这个铁的事实。

  前不久,中国社会科学院王伟光院长在《红旗文稿》上发表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重要文章,论述我国当前的阶级斗争形势和无产阶级专政。这篇文章尽管还只属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正面说理的文章,由于受到某些框框的束缚,尚未能对我国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问题说得十分透彻。但是,该文对我国当前形势下加强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极端重要性做了很有价值的分析论证,对资产阶级右派精英们美化资产阶级专政,丑化无产阶级专政的谬误进行严厉批驳,反响很大。

  左派认为王院长强调指出中国社会仍然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两个前途,两种命运激烈争斗的时代,仍然存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大阶级力量的生死大搏斗,必须坚持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符合中国实际,同时也起到了对改革开放以来十分流行的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否定,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但是,在右派精英和各类反社会主义势力那里却像炸开了锅一样,令他们狂怒不已,大有大祸临头之感。在他们霸占的舆论阵地上,“激起众怒,引来一片恶骂声”。他们胡说这是用阶级斗争来“混淆目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用“愚民政策,忽悠、糊弄老百姓”,企图“回到‘十年浩劫’”,狂叫王伟光是“文革余孽”,“纳粹”,“不得好死”,应“送上绞架”。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还刊发了华东师大韩钢的《最根本的拨乱反正是否定“阶级斗争为纲”》一文,以回击王文。有的人乘机恶狠狠的攻击支持王文的左派,有的怀着满腔仇恨恣意辱骂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甚至公然喊出要“唾弃马列”,还有人无耻的编造谎言,对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

  左右派围绕王文的激烈争辩,特别是右派的疯狂攻击,本身就是我国社会实际存在的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既非一般认识问题,而是根本阶级立场问题,也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具有客观必然性,是根本阶级利益冲突不可避免的表现,左派要维护和回归社会主义,右派要复辟资本主义。

  目前,王文还属个人的理论观点,尚未形成共产党和政府的政策主张,更未对右派精英等一伙反社会主义势力猖狂反毛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罪恶活动开展打击,就引来他们如此狂怒,如此恐惧,如此嚎叫。如果我们现在的共产党能如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一样,以毛泽东思想为自己的根本指导思想,坚定不移的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高举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帜,依据现时阶级斗争的具体实际,广泛发动群众,尤其是紧紧依靠和发动亿万工农兵群众,坚决反击和清算这帮反社会主义势力及其后台老板和官僚政客们力图搞垮共产党,彻底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罪恶,他们反映的强烈程度,将难以想象。

  不过,这次他们对王文有关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问题的理论,反响如此强烈,如此义愤填膺,就已经向我们证实了如下问题:

  一是阶级斗争,确实一抓就灵。

  毛主席曾经何其英明的指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泽东时代的大量事实早已充分证明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是,改革开放以后,精英们借批判阶级斗争为纲,大肆渲染阶级斗争熄灭论,致使一些人误以为天下已经平安无事,再也没有阶级斗争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英明论断也横遭批判。在这种错误舆论的误导下,人民群众被捆住了手脚,未能有效的抵制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活动,未能有效的维护自身的主人翁地位,维护社会主义制度,连被逼得下岗失业,弄得生活无望,也都默认了。这种错误舆论却调动起反社会主义势力的复辟狂热,乘机单方面的向人民群众发起疯狂进攻,大肆贩卖新自由主义货色,鼓吹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断送了,从而使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成为活生生的现实。这本身就是货真价实的阶级斗争,而且,表现得异常的尖锐激烈,残暴,残忍。只是在这场斗争中,无产阶级与人民大众在阶级斗争熄灭论的毒害下,又失去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引,失去了主人翁权力,被迫处于守势,节节败退,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复辟势力在资改派的鼓动下,步步紧逼,凯歌高奏。

  现在,正当这一帮复辟狂们为他们的胜利而欣喜若狂的时候,王伟光院长大声疾呼要重视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使得这一小撮复辟狂们惊恐万状,担心祸从天降。他们对王文的咒骂和狂叫,既暴露他们内心的空虚和恐惧,更充分说明我国社会实际上存在多么严重的阶级斗争。他们如此疯狂的攻击王文,再一次用事实证明了毛主席反复指出的“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英明论断的真理性,再次证明阶级斗争熄灭论是剥削者复辟的工具,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

  阶级斗争,真的是一抓就灵,不抓阶级斗争,甚至反对阶级斗争,就是放下武器,向敌人屈膝投降。只有紧紧依靠毛泽东思想指引,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才有可能击退阶级敌人的进攻,才谈得上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才有可能维护虽还存在,但已经相当脆弱的社会主义因素,并使之逐步恢复和发展起来。

  本来,在阶级社会里,任何重大的社会问题,都只不过是阶级斗争的表现,这次的反社会主义势力针对王文而发出的狂吠同样如此。平时,他们口头上不讲甚至反对提阶级斗争,实际上是不准人民群众对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活动进行斗争,任由他们放肆的复辟资本主义,而他们干的全是地地道道的阶级斗争,他们要重过剥削寄生生活,把工农大众重新踩在脚下,必然要对共产党的领导,对社会主义制度,对广大人民群众下毒手。其实,在由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社会主义时期,始终都存在着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因素之间的激烈斗争,斗争的结局不是共产主义因素战胜资本主义因素,最终实现共产主义,就是资本主义因素战胜共产主义因素,出现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由于剥削阶级在任何时候都绝对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当他们的反动统治被推翻,剥削制度被铲除以后,他们必然还会拼命反抗,力图实现复辟,恢复失去的天堂,重操剥削和奴役他人的旧业。当政权牢牢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时,他们迫于形势,未敢轻举妄动,只要一有机会,他们就会疯狂进攻。因此,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资本主义复辟随时都可能发生。阶级斗争不是可抓可不抓的问题,而是必须抓,国为这是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存亡,关系到共产主义能否实现,关系到人民群众主人翁地位能否长存的根本问题。

  这次围绕王文展开的激辩,也许能让那些死抱阶级斗争熄灭论观点的人能够清醒一点,认淸我国社会还存在异常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不要再无原则的支持放任反社会主义势力反毛反共反人民反对社会主义的罪行,不要再用阶级斗争熄灭论继续欺骗毒害人民大众,更不能与反社会主义势力同流合污,专门镇压和残害拥毛拥共拥护社会主义的革命力量。一定要坚定的执行毛主席“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伟大指示,运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狠狠打击那些反社会主义势力的罪恶活动。

  二是说明几十年的转型接轨不仅只是某些具体方针政策有错。

  文化大革命被彻底否定以后,共产党不是更加纯洁,更加无产阶级化,而是逐渐蜕化变质,投入了资产阶级的怀抱。把私有化,市场化确定为改革开放的方向,一方面把作为自身阶级基础的无产阶级重新推进火坑,变为雇佣奴隶,另一方面又亲手培植出一个日益强大的资产阶级,并且放手让国际资本势力任意掠夺中国人民的财富。一大批具有共产党员称号的官员不仅成了资本的代言人,而且,许多人自己就是巨额资本的所有者,是典型的官僚买办资本家。更不要说腐败奢糜之风已经相当严重的侵蚀党的肌体,在许多地方甚至达到国民党反动政府败亡前夕无官不贪的程度,令正直的共产党人和普通百姓心急如焚。顺便说一句,2014年10月10日的《环球时报》社评《病态的‘民国热’是对历史的侮辱》,该文在批判“民国热”的时候,居然把人们“怀念‘文革’时代”,与复辟狂们的所谓“民国热”和“怀念满清时梳辨子”并列,如此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他们还能向人们传播真理吗?实在可悲。

  同样令人遗憾的是:转型接轨30多年的历史,用无穷无尽的历史事实,最无情的向全国和全世界证明:资改派的所谓转型接轨把中国引向彻底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制度的深渊之中。经过30多年的转型接轨,作为社会主义基础的公有制已所剩无几,余下的也面目全非,早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公有制。公有制被否定,劳动者便失去了当家作主的物质保征,注定了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悲惨结局;与此同时,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随之应运而生,新的阶级对立和斗争,遍布于中国大地。劳动的决定性作用被资本取代,资本成了主宰一切的霸主,在财富分配领域完全要看资本的脸色行事,按劳分配只是偶尔被挂在嘴上,只有按资分配才货真价实,两极分化就是这样形成并严重起来。而且,资本不仅在物质领域起着决定作用,在意识形态领域也已经横行无忌,金钱已经俘虏了几乎所有的人,严重的污损了毛泽东时代费了很大力气才逐渐培育起来的高尚的道德风貌。更严重的是,在政治领域,各种政治权力都在向资本靠拢,对资本俯首帖耳,处处体现资本的意志。在他们嘴里,计划经济早成罪恶之源,而无政府状态则被捧为市场决定的表现,由于他们本身就是一伙披着人皮的以吃人为乐的野兽,崇拜丛林法则,信奉人吃人的市场规律就是他们的本性。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也就是说吃人者有理,被吃者活该,这还有一丁点社会主义味道吗?

  有人搬出近几十年经济成就,以证明改革开放都是正确的,持这种观点的人可能很相信一肥可以遮百丑。这里暂且不论所谓经济成就肥与不肥,是否能够遮住百丑,只说经济成就能够成为判断改革开放的唯一标准吗?经济发展是个重要的判断标准,但不是首要标准,更不是唯一的标准。判断社会主义制度完善与否的首要标志应当是人民大众在社会中的地位,凡人民群众地位不断提高,主人翁地位不断加强,社会主义制度就不断完善,反之必是社会主义制度遭到破坏无疑。如今,人民群众已经由主人变成了奴隶,工人成了下岗工人,农民成了受人歧视的农民工,还能把这样的社会称为是更完善的社会主义吗?即使经济发展再肥,又怎遮住这无穷的丑陋呢?

  中国社会近几十年的历史剧变,让人们看到,精英们所谓通过改革完善社会主义,纯粹是为了骗人,“跟着美国走”,才是真心话,改掉社会主义是既定方针,当“历史的罪人”,也铁了心。更何况只要资本主义搞成了,自己的子孙后代都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自己还可能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岂不美哉,何来“历史罪人”。

  由资改派倡导的转型接轨,一开始就把高举阶级斗争旗帜,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毛泽东时代定为“左倾错误”、“极左”,为彻底改变毛主席革命路线制造口实,表明精英们的转型接轨的初衷就是要把社会主义中国变为资本主义中国,其根本的路线和方向就错的,受到人们的普遍反对,实属情理中事。但是,却与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势力的要求吻合,而且,随着资本主义复辟日渐深入,这些资本主义复辟势力已经撕下各种伪装,赤膊上阵,公开打出了复辟资本主义的旗号。因此,当王伟光院长把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响亮的提出以后,这些反社会主义势力像触了电一样,担心风向要变,既恨又怕,惊呼“改革开放30多年了,竟然重弹毛时代的‘社资’‘阶级’‘专政’的文革老调,显然极不合时宜,且非常怪异”。他们对王文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憎恨和疯狂,可能还在于想藉此警告共产党不要重拾马列毛的旗帜,担心共产党重新举起马列毛的旗帜,扭转中国的航向,那他们可真会大祸临头,眼看到手的果子要吃不成了。他们的喜怒哀乐,已经把精英们私有化改革以来执行的路线和方向道路暴露得够清楚了。资改派的转型接轨确实充分地反映了这帮反社会主义势力的复辟愿望,壮了他们的胆,致使他们在听到稍不如意的声音,就发出雷霆万钧之怒。这岂不证明按照资改派的本意开展的转型接轨其根本的方向路线是错误的,并非只是某个具体问题出了毛病。

  三是再不抓阶级斗争,再不强化无产阶级专政,中国必将重蹈苏联覆撤。

  上述两个方面的大量事实充分说明,我们现在面临的阶级斗争形势异常严峻,我们国家的党和社会主义事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如果再不抓阶级斗争,再不强化无产阶级专政,仍然按照现在的路子继续走下去,幻想继续用阶级斗争熄灭论来麻痹自己和欺骗群众,继续与反社会主义势力同流合污,容忍和放纵他们疯狂的反毛反共反人民反对社会主义,继续推行以瓦解社会主义为目的,以私有化、市场化为中心内容的改革开放,可以说要不了多久,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被最终颠覆的日子将不可避免的来临。

  如果我们还真想继续维持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还要继续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还真要为人民做一点有益的事,唯一的出路就是当机立断的抛弃已被实践反复证明了的错误的理论、路线和方针政策,重新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红旗,坚定不移的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除此之外别无他途,这是中国共产党90多年的历史,新中国60多年的历史多次证明的。一切反社会主义势力,包括混进共产党内的死不悔改的资改派,国民党的遗老遗少,原有剥削阶级的残余势力,新生的剥削阶级特别是官僚买办阶级中的顽固分子,改革开放中的既得利益集团,以及汉奸卖国贼们,他们何以那么憎恨毛主席,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反毛非毛仇毛?就因为毛主席始终坚持与人民大众站在一起,终身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奋斗不息。就因为毛主席始终坚持社会主义方向,为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而奋斗终身。就因为在复杂多变的革命和建设中,毛主席始终代表了正确的方向和道路,经过多次的反复,人们越来越坚信什么时候跟着毛主席走,执行毛主席的路线,革命就前进就胜利,反之,就后退就失败。丑化和否定了毛主席,共产党就失去了立脚的根基。所以,坚定不移的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共产党重新恢复生机的根本之策。

  王伟光院长的文章起了一个探路石的作用,尽管只是个人的意见,可是那些反对社会主义的势力却认为大势不妙,群起而攻之,大有引蛇出洞的妙用。有人又可能称其为阴谋,其实这帮禽兽本来就是饱藏巨毒的毒蛇,引其出来斩杀,何错之有。他们一反伪装出来的温文尔雅的小白脸面孔,露出狰狞的本相,对王伟光本人进行人身攻击和恶毒辱骂,对文章的理论主张进行疯狂攻击,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咎由自取。而且,他们还反复的追问“王的背景是什么,传出那些信号”?胡说什么“王为他人背书,”还追问“他人是谁”?可见他们的毒剑所指并非到王伟光为止,而是要揪出所谓的后台,而王本人已是中国社科院院长,所谓后台又是何人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他们究竟要与谁为敌,已经不需赘述。

  他们在“围剿”王院长的同时,还对社会主义进行全面攻击,进一步暴露出他们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本来面目。胡说社会主义是“普遍贫穷”,“违背人性的社会形态,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无产阶级专政只会“引起巨大而深重的人类社会灾难”;“共产主义是乌托帮,违背历史规律”是“人道主义灾难,可与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相提并论的反人类罪行”等等。够了,如果我们对这伙极端仇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势力还要无穷的“宽容”、“大肚”,中国必将确定无疑的步苏联的后尘,除了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一切反社会主义势力外,谁也不愿意看到这个悲惨的结局。

  起来吧!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吧!新社会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2014年10月15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5.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8.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9. 美国新冠死亡二十多万还有人洗地“岁月静好” 这脑子不要就捐了吧!
  10.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7.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8.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