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孙锡良:香港的美好明天

孙锡良 · 2019-11-27 · 来源:孙锡良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年的香港,因为受到敌对势力的干扰,已经有几个月表现为不平静,不但对香港的经济产生了重大负面影响,也给香港市民的生活与安全带来了严重影响。

  在新的形势下,作为同胞,大陆人民不可能不关心香港的现实和未来,讨论的声音自然不小,有就事论事的,有建言献策的,有谴责外部干扰的。无论何种声音,都指向一个共同目标——香港尽快好起来。

  不管有多少条路径,我个人认为,在应对香港问题上,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必须立足于三个基本点:

  其一,香港不能再度成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任何外来势力都必须打消这个念头,14亿中国人不允许悲剧重演,中国有能力有决心守住这条底线。

  其二,香港绝不可能独立,任何港独幻想都将破灭。香港,必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行政区,可以在适当的时段享受高度自治权,但没有一丁点独立的空间,《反分裂国家法》就是红线。

  其三,香港的明天必须越来越好。这个方向不能动摇,无论少数人怎么闹,必须让香港的大多数人保持自信,未来不会因局部的负面事件影响到长期的美好生活,中国人有智慧让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和发展。

  在坚守这三个基本点的前提下,应该非常自信地允许更多的选项,或者说可以听取更多的声音,尤其是在香港各社区选举之后,我们应该有一些新思维。

  你们想变,我们就变

  香港今天的局面,表面看是源于所谓的引渡条例,而实事上未必全如此,这应该是某些人蓄谋很久的一次爆发,否则的话,不可能发展现在的混乱状况。无论是被蛊惑还是出于民意,参与程度如此之高,是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说明什么问题?求变的声音并不小。

  既然如此,我个人觉得,那就变吧!

  自然界时刻在变,人类社会也时刻在变,各国各地各人也都时刻在变,变,是普遍的规律,香港人求变,本身并不错。既然这样,我们大家是否也应该想到变?上帝的话在其信徒那里都可以变,那还有什么不能变的东西?换句话讲,那些不变的承诺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因为人类发展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绝大部分新事物的变更周期都只有几年,哪能有几十上百年不变的东西?

  要变,就不能设限,一切都可以变,大家得坐下来商量着变,在满足三个基本点的前提下,变,既有利于国家,也有利于香港。

  ②给你们自由,但不能越过法律红线

  香港,被认为是民主地区,香港人也自认为自己更懂民主自由。那好,给你们自由,让你们上街游行,让你们表达诉求,让国际社会听到你们的声音。事实上,你们一直都得到了这些,直到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中央政府还在给你们最大的自由权。

  不过,自由是相对的,人类世界暂时还没有绝对自由的生活区域,香港也不可能得到绝对自由,香港市民也必须遵守法律,这也是香港同胞一直籍以自豪的公民品质。

  如果自由的行为违反了法律,那对不起,必须依法行事,比如说暴力破坏香港公共安全,暴力对待香港市民,暴力冲击公共机关,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违法者必须及时受到制裁。

  现在的问题来了,香港的法律处于一种软约束状态,或者说处于一种双标状态,整个司法体系的自由度过大,大到让法律脱离了国家政治体系之外,香港法律界变成了一个单独的自由王国,这是下一步必须改变的殖民态遗留。

  用什么方法去变?手段是很多的,暂不公之于众,相信有关方面有周密考量。

  ③给你们民主,但模式必须取得共识

  香港的某些闹事者,永远把自己装扮成“民主”的代言人,好象大陆人民不懂民主似的,在国际上始终占据着所谓的民主道德高地。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现状,社会主义,从来不应该害怕民主,马克思主义者的心中应该有更科学的民主,绝不只有低层次的暴力民主。

  你们不是要民主吗?可以给,但模式得坐下来好好谈。当今世界,即使是整个发达国家世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民主模式,美、德、法、英、日等都各持特色,区别很大,香港自然不能单方面要求照搬其中某一模式,香港的模式必须服务于国家统一,必须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长远改革探索,而不是满足于极少数的政治狂热分子。

  如果不允许、不愿意讨论民主模式,只是顽固地要求按自己的模式操弄民主,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霸道思维。如此情景下,岂能取得共识?岂能得到推广?

  ④你们发声,我们也必须发声

  从近几个月的形势看,香港的某些人和某些媒体,携洋自重,通过各种手段借重外国人传播不利于祖国大陆的负面声音,极力丑化祖国和同胞,把自己自绝于民族之外,这是非常可耻的,也是非常可怕的,不能再继续下去。

  大陆方面,为了照顾香港多数人的利益,为了给足香港同胞理性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一直在忍辱负重,一直没有讲重话,更没有下重手,在宣传方面也是尽量做到最大克制,可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未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在宣传上掌握主动权,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把香港暴力事件中所有违法者的行为公之于世界,必须把台前及幕后黑手通通公之于众,必须对违法者的谎言进行最及时的揭露。在以美英为主导的西方世界,对信息采取双重标准是惯例,是常识,但我们不必害怕,相信世界仍然有正义尚在,我们的宣传要做到全面客观而且广泛,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的正义性和正当性。

  特别要提出的是,在推广信息的时候,一定不要过度专注于个别媒体,不要让外人感觉单个媒体成为官方声音的代言人,比如说环球时报和胡锡进先生有时就给外界制造了很多错觉,不管对错,最后都把板子打在了官方身上,凭空增添了诸多被动。

  各大流媒体一定要把合法、理性、前瞻的文章广泛传播,无论是斗争性文章,还是摆实事讲道理的文章,都要符合三个基本点,都要坚定国家的统一,不要投机取巧。

  ⑤尊重有诉求,但必须坐下来谈

  香港的问题为什么拖成现在这个样子?主要原因还是缺少沟通,闹事分子不愿意坐下来谈,或者说香港方面没有把握到谈的良机。

  我个人认为,不管什么人,不管他们提什么诉求,先不要一口拒绝,你提什么都可以,但必须坐下来好好谈,你拒绝坐下来谈,提诉求便是假的,必须向世界公开官方不设限的对话前提,港独分子若拒不对话,也必须把实事呈现给世界。

  有人可能认为,破坏分子的诉求过高,没法谈,谈不拢。不要怕,他们提诉求,绝不只有一个港独的诉求,如果只有这一个,那他们注定得不到世界的支持,因为香港是中国主权的行政区,即使美英足够坏,也不敢只单独支持他们这个诉求,他们一定会提很多诉求。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坐下来慢慢谈就好,他们有诉求,我们有尺度,能靠拢的靠拢,靠不拢的继续谈。只要能谈下去,就能想法办法避免暴力,遇到谈不拢的地方,可以开诚布公地宣示原因,不给闹事者做限谋的空间。

  怎么谈?层次很多,手法很多,港府,中联办,港澳办,全国政协,国务院,中央,伸缩空间极大,根本用不着担心无牌可打,最可怕的是不能制造打牌的机会,手上有牌,你打不出,就很被动。

  ⑥他们有推演,我们必须有应对

  媒体经常把闹事青年称为废青,或者说无知大学生。这恐怕有点低估他们,没有真实反映目前街头运动者的组成结构和运动能力,他们的大多数可能涉世未深,可能只是跟风站队,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锻炼了一身本领,他们对政治逻辑有较深的研究,他们对街头运动有非常缜密的推演,如果没有一帮明暗调度的人,不可能坚持这么久,不可能闹得这么大,不可能制造那么广泛地国际影响。

  现在,是重视这批人的时候了,不能再简单地把当前局势看成是废青运动,应该把香港的未来跟运动紧密联系起来,或者说要把这批人当作未来治理香港过程中交往的重点对象,回避他们已经不可能,一棍子也不可能打死整船人,除明确的港独分子,其他人要尽量争取,争取困难,就得从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进行规范。

  战略层面的操作,可能用法律、政策等公开体现,战术层面的操作,那必须放在台下,不能公开,战术,更讲究手腕,艺术性很重要,谁进入谁的思维,在不打架的前提下,就看谁能掌控谁的判断。

  过去五年,我已经多次提到过自己的“港六条”,虽然一直未能得到重视,但我仍然坚持这些建议是很好的,希望能有所体现。除此之外,我还希望官方能更加多地听取民间草根的合理意见,香港不能依赖精英,大陆同样如此,底层的基础更大更扎实,底层的声音也更有代表性,虽然他们可能不掌握财富和权力,但他们能看到更多的真实生活,他们的声音和建议可能更有益于国家治理,民间智库的肥沃度远远高于传统智库的肥沃度,早用早得益。

  附言:

  1,有人问我对基辛格来华的看法。答:年纪这么大,辛苦了!这位老人,对中美建交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其它方面,他只是美国或发达世界的代言人,他的目标,一是劝和,一是劝跟,他的成就越大,美国的收益就越大。

  2,如何评价黄奇帆认定经济将保持6%以上的增长速度?答:黄先生是经济能人,也许有一定道理,他的阅历很深。但是,就我个人的粗浅认识,不太主张强调具体的数字增速,国际形势正在突变,经济结构也在剧变,中国经济增速也会变。今年3月,黄先生说中国股市2019年一定在3000点上方运行,非常看好,结果呢?肖钢任证监会主席的时候都预测错了,点位岂能做确定数预测?

  写于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2.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3. 毛主席谈流沙河为何美化抓壮丁
  4. 关于“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一些评论
  5. 搞垮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冒泡 —— 西域“欧阳锋”
  6. 犯罪民企岂能代表国家大局?
  7. 双石:回忆文字要慎重采信 ——说说有人对张国焘的一段回忆文字的演绎
  8. 互联网左翼开始线下战斗
  9. 望长城内外:评“优秀校友和捐款大户的子女大学可以破格录取”
  10. 钱昌明:“老百姓”该不该过问“国事”? ——兼论毛主席的“人民民主”思想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2.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3.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4. 胡新民:“文革”期间,周总理见主席很难吗?
  5.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综合症”及其隔代传人
  6.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7.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8.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9. 孙锡良:老孙微评(该醒了!)
  10. 如何看待主席人生的两步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7.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8.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9.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0.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1. 一个黎城警卫眼中的毛主席
  2. 赴港公知陈秋实信了方舟子的鬼话,把自己烧得皮开肉绽···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卫兴华:我国当前贫富两极分化现象及其根源
  5. 撤点并校与农村孩子绝望的军备竞赛
  6. 这样的“战绩”是否要少宣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