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大玉”悲歌--“艾绿叶”重现江湖记

辽宁王忠新 · 2020-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放眼全国,如此类似“大玉”的命运,那是无可计数,那是悲歌无数,“大玉”只是一个缩影

  “大玉”悲歌

  “艾绿叶”重现江湖记 

  榆家乡何家村大背沟的“大玉”,一夜之间不翼而飞啦!立马如一声惊雷,惊动了榆树乡方圆300平方公里内的21个村。若问这“大玉”是何方“神圣”,这还得从头道来。

  一

  榆树乡是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所辖乡,昔日因此地有古榆树数株而得名。榆树乡有林地面积21201公顷,有耕地面积1103公顷,林地与耕地之比是20:1,这里绝对是山区,也绝对是山清水秀。

  就在榆树乡何家村,有条通往鸡冠山的大背沟,无人知晓是何年何月,又从何而来,在大背沟的半山腰上,突兀地耸立着一块重约百吨重的大石头,当地人称这块孤石为“大玉”。

  “大玉”旁有树林相伴,有一条溪流常年给“大玉”的坑里供水,其泉眼距离溪流上游10几米处,这溪流特别的清澈,水也很甜。更神奇的是此泉百年逢旱不枯,冬温夏寒。在人民公社的时代,这“大玉”是当地一个风景,生产队的社员若在附近劳动时,也是社员常来饮水的一个去处。

  1984年撤销人民公社,成立了榆树满族乡,伴随着人民公社寿终正寝,农村分田分地搞包产到户,都忙着个人顾个人。那时,山林还属集体的,可到了20世纪初,这集体林地搞承包,也都分给了各家各户。可大背沟这块“大玉”,既不是田,也不是林,还不是矿,更不是文物,就因这“四不像”,有幸没被瓜分。

  二

  可人世间的很多事,往往是躲过了初一,却躲不过十五。这林地分完后,这块“大玉”虽没被分割,但却被人惦记上了。一天夜里,从外地来了三个人,将大玉劈成几块,从山上盗运下来拉走了。

  对于很多村民来讲,这“大玉”已成心中的神灵,已成精神的寄托,这“大玉”突然没了,自然说不出的愤慨和怅然。这“大玉”突然被盗走,也惊动了榆树乡方圆300平方公里内的21个村。

  没说的,那就紧急报案吧!

  经过围追堵截,好在那被盗走的“大玉”石块,给拦截住了。可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公安勘察现场后,立不立案?侦不侦破?抓不抓人?都绕不开一个关节点,那就是这“大玉”的价值有多大?

  为此,公安取“大玉”的石渣样品,送到县里的专业部门检测,很快给出化验结果,通俗点说:根据成分认定,“大玉”非金银矿石,虽有一定程度“玉化”,只是块普通的山石,不值钱。

  这就将公安难住了,既不是文物,又不是贵重的金矿石和玉矿石,一块普通的大石头,也没法作价,就是将“大玉”折价,也值不了几个大子。若以盗窃矿产资源来论罪,这里也不过就盗了一块大石头,与其挨不上边。而犯罪金额若达不到一定数量,就无法认定犯罪,就无法抓人,而且,这抓人容易,放人可难!

  结果,这石头由何家村委会没收了,盗石的人,自然就放行了。而这没收的几块石头,也不能老堆在村委会,村委会就随便给个价卖了。

  似乎这“大玉”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吸引,有一种独到的内涵被“高人”看破,虽然专业检验部门反复检验证明,这就是一块极普通的,没有什么价值的顽石,可偏偏有人就紧盯不放,就视为珍宝。这“大玉”的地面部分没了,可不还留有很深的根基吗?

  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也不知哪来的人,用钩机将其挖掘出来,有说是被现场切分后拉走的,有说被起重机吊走的,说法很多,无从考证。但这百余吨重的“大玉”,却千真万确地成了“太监的下面--没了”。

  上次“大玉”地面上面部分被盗,就那么不了了之了,这回村民连报警也省省了。过了了几个月,有关这块“大玉”被盗,就悄无声息的水过无痕了,山上徒留下那个大坑,则迅速被野草丛生地遮盖了,而那眼泉水,也欲哭无泪地干涸了。

  三

  可到了2008年前后,当年有个曾在何家村下乡的知青回来了,他对玉石有点研究,他总觉得“大玉”有点文章,要看看大背沟的“大玉”,看看记忆中沟里的几块很特别的石头,可“大玉”和那几块石头,都不知所踪。他心有不甘的从河道里捡了几块石头样本,送到县里检验,结论还是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价值。

  不过,经这么一折腾,沉寂已久的大背沟石头,又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有人到沟里捡了一些石头用来刻章,效果还真不错。这消息不知怎么就被沈阳一个玩石头的大家张洪钧听说了,他亲自驾车来沟里考察,以同石头多年打交道的直觉,他一眼就看出这沟里河道上散落的石头卓尔不凡。

  不过,看到有的石头迎着太阳直发光。张洪钧担心这沟里的石头有放射性,便“逮”(当地发音dei)了几块无根无脉的孤石,送交国土资源部东北矿产资源监督检测中心检测,得出权威性的测试结论:主要矿物组分为白云母(相对含量为69.0%),伊利石(相对含量为31.0%)。为确保检验的科学和权威性,张洪钧先后“逮”了300多块石头样品,分送国内十几个有名的专业检测机构检验,结论与上述基本一致。

  后来省地矿的专业部门,又抽样选了四个石头样品,专送到广州进行拉曼光谱检测,结论毫无疑问的是白云母。用地矿名称来讲,这被检测的石头,应是“云母质玉”。而在“云母质玉”中,送检石头的独特和珍贵之处,更在于这是天然颗粒更细,通透性更好,也极难见到的,一种作为白云母亚种的绢云母质玉。

  眼力,就是慧心。在辽宁“艾绿叶”重现江湖过程,当重书一笔张洪钧。张洪钧又很有心的从盗挖“大玉”的坑里,捡回一块掉下的石渣,拿回去自己亲手磨出一方印章。那印章纹理在强光之下,呈半通透状,绿中带黄,黄中有绿,堪称晶莹剔透。历史上石质颜色绿中含黄,一直被人视为印章石中的珍品、神品;这石章质地细如婴儿肌肤,光滑如同绸锻;不火不燥,有油脂分泌的温润;特别是自身那种类似植物的颜色,美的简直令人窒息。

  (“大玉”掉下的石渣雕刻)

  凡高山石头,没有全通透的石料,更没有绿色。那么,从新宾大背沟出现的这种石头,到底是什么?特殊的构成,决定事物特殊的性质。有关专家结合检测的绢云母成分,结合这种石头的种种特性,结合历史文化研究,初步断定这就是自明末清初失传400多年的辽宁“艾叶绿”。“艾叶绿”重现新宾,这无疑震动了整个印章石和珠宝界,2020年1月6日“辽宁老坑艾叶绿名家鉴宝论坛”于沈阳召开,多少专家看了辽宁的“艾叶绿”,连呼:震撼!震撼!

  后经考察,在新宾县唯有鸡冠山这侧榆树乡的三条沟里,在鸡冠山另一侧桓仁县的一条沟里,只在这4条沟里发现了“艾叶绿”,又唯何家村的“艾叶绿”最佳。缘何艾叶绿的孤石,就散埋在这4条山沟?对于辽宁“艾叶绿”,又该如何重新定位?辽宁“艾叶绿”该如何分类?又如何制定地方标准等,还有待深入探索。但相信辽宁“艾叶绿”的面世,定能为中国的玉石文化再续新篇!

  听大玉悲歌:“艾叶绿”重现江湖,这应该是中国玉石文化的一大幸事,但从“大玉”反复被盗,从盗走“大玉”没法定罪,从“大玉”的命运多舛,又该折射出多少值得深思的东西?

  何止是那块“大玉”,自打何家村大背沟发现稀有名石“艾叶绿”的消息不径自走。到大背沟里捡石头的人,一度比石头还多。如此珍稀的“艾叶绿”资源,经这么一折腾,都已流散四方。

  比照辽宁新出现的“析木玉”已经论克在卖,现在那块被反复分割分散已失踪的百吨重“大玉”,那被挖掘流散的“艾绿叶”原石,又该如何简直连城?

  随着一轮一轮的“解放思想”大讨论,人民公社时代被破除的“四旧”,也全都穿着各种色彩的“马甲”,以保护什么文化习俗的面目,堂而皇之地出现了。你若不顺应潮流,那就要被扣上“思想僵化”,就要“不换脑筋就换人”。

  在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急剧变化中,集体都没了,到哪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去?到哪去维护集体利益去?法律法规严重滞后,造成很多缺乏法律依据的改革,简直就是公开的抢劫。

  回顾改开的40多年,无论工厂改革,还是农村改革,至少在很多地方,那就是一场“饕餮盛宴”,就是一场疯狂的抢劫,谁能抢到手,就算谁的;谁能抢到手,就算谁有本事。在这场抢劫中,权利与黑社会相互勾结,那是肆虐一时。

  放眼全国,如此类似“大玉”的命运,那是无可计数,那是悲歌无数,“大玉”只是一个缩影。

  人说:邓丽君主唱的爱情歌曲,之所以长的行云流水,如诉如泣,让人情动于衷。因邓丽君人生中的感情波折太大,她是用心在唱,她是从心底在哭。细听这“大玉”悲歌,就如听邓丽君的歌,优美动听中,总令人有点黯然殇情。

(文中配图,忠新拍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陈先义|​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2. ​剧情反转?拜登反超?美国要乱?中国人不妨拿个小板凳坐下慢慢欣赏!
  3. 中美关系恶化?再恶,恶不过“夫妻论”
  4. 大选大局已定? 特朗普的“美国降维”梦才刚刚开始
  5. 群蚁的盛宴:警惕马云关于金融开放的言论
  6. 孙瑞林:重温黄克诚“讲话” 高举毛泽东旗帜
  7. 假如马云没有外滩炮轰,蚂蚁还会被暂缓IPO吗?
  8. 拆解蚂蚁盛宴:那些戴面具的狂欢者
  9. 发现“走资派”,是毛主席对人类做出的最伟大的贡献之一
  10. 新总统诞生,社会主义压倒性胜利,中方第一时间送上祝福
  1.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2. 谁能明白马云的野心?!
  3. 迎春:不懂什么是经济——经济学界的最大悲哀
  4. 美国大选严重腐蚀了胡锡进的灵魂
  5. 决战:马云与袁世凯
  6. 金融委对马云演讲表态
  7. 陈先义|​马云神话该破灭了
  8. 我们连说“不满意”的权利都没有了?
  9. 云中马被约谈,且慢高兴
  10. 寡头成了人民富豪,高利贷成了金融创新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8. 外滩金融峰会,不寒而栗
  9.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10. 郭建波: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发动——从“五一六通知”到“十六条”
  1. 历史的铭记!为毛岸英雕像揭幕,刘思齐现身
  2. 美国即将爆发“第二次内战”?
  3. 吴铭:让人不寒而栗的四十人论坛
  4. 公检法为民营企业家“保驾护航”
  5. 打工人调研
  6. 我们连说“不满意”的权利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