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市场派”的破落相

祁建平 · 2022-02-27 · 来源:作者投稿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市场派”常常是顾此失彼,顾了脑袋不顾屁股。他们不仅没有解决问题,相反却制造了更多、更大的问题,而且他们对这些问题却束手无策,只能继续玩弄他们那点从西方那里学到的可怜的东西,邯郸学步,亦步亦趋往死胡同里钻。

  “市场派”主导中国经济已经三十多年。大量事实已经和正在说明,他们已经无力扭转中国经济不断下行的趋势,暴露出一幅破落相。无计可施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饮鸩止渴,加剧和恶化这一趋势。

  他们说,市场主体增加,市场的活跃度就高,经济就景气,于是乎,许多省份成立市场主体发展领导小组,对市场主体发展情况进行经常性调度指挥。成立一个领导小组,市场主体能不能按照他们的主观愿望就增加起来,暂且不论,仅就这个领导小组来说,又能做什么呢?无非是等“孩子”生出来,数数有几个“孩子”,至于这个“孩子”是“顺产”、“难产”、“剖腹产”它是不管的,更不用说这个“孩子”出生以后是成长还是夭折。

  他们说,市场主体活不下去,是因为营商环境不好,于是乎,全国各地又是简化审批,又是下放权力,又是降低门槛,又是减税降费,搞得不亦乐乎,其结果是,优化营商环境的典型案例出了不少,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了不少,但是市场主体该倒闭还是倒闭,该活不下去还是活不下去,并没有因为环境好了,活下去的就多了。

  他们说,投资、消费、出口是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于是乎,从中央到地方,又是举债投资,又是刺激消费,结果是2008年投入4万亿,再加上一波又一波刺激消费措施,中国经济增速不仅没有止跌回升,反倒“由2008年以前的两位数增长,下滑到2012年的增长7.9、2019年的6,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仅增长2.3”(引自迎春的《论我国的经济发展前景》一文)。

  他们说,市场经济能优化资源配置,人们却看到资源越来越被“优化”到少数人手里,“优化”出一个又一个柳传志、马云,成就了他们的商业帝国;“优化”出一个又一个别墅、高尔夫球场,一个又一个富豪、超级富豪,而大多数老百姓被“优化”成打工仔,失去国家主人的地位,过着生不起、养不起、病不起、死不起的生活。数据显示,我国仅房地产市场占了GDP的约20%,以及 20%的社会融资存量,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优化资源配置?如果这种配置结果富了少数人,而让绝大大多数中国人背上沉重负担,这种配置又有什么意义?

  总而言之,一切的一切,并没有像“市场派”们当初吹嘘的那么“美妙”。他们不仅没有解决问题,相反却制造了更多、更大的问题,而且他们对这些问题却束手无策,只能继续玩弄他们那点从西方那里学到的可怜的东西,邯郸学步,亦步亦趋往死胡同里钻。

  “市场派”之所以日益破落,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们接受的西方那套经济理论,以及这套理论赖以分析问题的立场和方法:唯心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这种经济理论以线性、抽象性、片面性为特征,动辄这个范式,那个模型,还有什么量表,今天整一个“三驾马车”,明天整一个“逆周期”,云里雾里,搞得花里胡哨,好像很时髦,很洋气,但是它最要命的就是脱离活生生的现实,好像现实的东西应该围着他们的模型、范式、量表转,而不是相反。他们永远不能深入到现实的内部,研究现实的生产方式、交换方式和现实中进行物质生产的人的生活工作状态,仿佛只有漂浮在现实之上才能显示出自己的高明。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习惯于从西方的书本里找答案,而不是从现实生活里找答案。最典型的莫过于,现在为了救房市,又是放水,又是降首付,而不管人们兜里有没有钱。恩格斯把这种东西称之为“假科学”,是“高超的胡说”,这种东西“愈是制定的得详尽周密,就愈是陷入纯粹的幻想”。

  这种世界观和方法论,导致他们永远看不清事情的本质。他们看问题,永远是肤浅的、静止的、孤立的,把看到的现象作为“最终的东西”;把适合一个地方的东西,认为什么地方都适合;把在这个时间点起作用的东西,认为在什么时候都适用。他们看到有人喝农药,就认为是农药有问题;看到一座大楼着火,就认为是保温材料惹得祸。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所批判的“庸俗经济学”,只会“从老师的辩证法中学会搬弄最简单的技巧,拿来到处应用,而且常常笨拙地可笑”;“他们虽然自命不凡,却深感自己的虚弱,因此尽可能回避一切重大的问题。”他们不懂得,“经济学研究的不是物,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归根到底是阶级和阶级之间的关系”;更不懂得从总的联系中去研究经济,如同装修房子一样,只会把局部搞的很精致,不管总体效果是否搭配、协调。

  今天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是“市场派”这种“庸俗经济学”的产物。上学贵、看病贵、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表面上看与“市场派”关系不大,实际上正是他们鼓吹“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的产物。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在“剥离”之前,有这个问题,或者说这个问题严重吗?那时候,遍布城乡的国有企业办的医院、学校、幼儿园解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看病、上学问题,而且医药费、学费、托儿费都不贵,人人上的起学,看得起病。但“市场派”们以国有企业负担重为幌子,不让国有企业办学校、办医院、办托儿所,医疗、教育资源集中到大城市、或者县城,结果老百姓看病、上学只能往城市挤、往县城挤,而医疗、教育资源的相对减少以及医疗、教育的产业化,必然导致看病贵、上学贵。当然,“市场派”们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为私立医院、私立教育铺路,为它们腾挪市场空间,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在禁止国有企业办医院、办学、办幼儿园的同时,却卯足劲鼓励“私立医院”发展呢?1998年,同样是在“市场派”们的主导下,中国取消了实物分房,造就了房地产这个“怪胎”,发展至今,不仅绑架了中国经济,而且造成了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子、不消费”等严重的社会问题。人们不禁要问,对于这些问题,“市场派”们当初就没有想到吗?如果没有想到,那说明他们短视,如果想到了,那他们不仅是愚蠢,而且可恶。

  谁都知道,马克思主义,当然包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资本主义社会,包括它的经济运动规律的揭示是科学的,严谨的、全面的、深刻的。然而国内一帮人却抛弃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转而拥抱“庸俗的政治经济学”,并且用这种东西统治中国经济三十多年,导致当年马克思所批判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东西,如过度生产、质量降低、原料产假、伪造商标、买空卖空、空头支票、工人失业、信用制度、拜金主义、道德败坏等,在200多年后的社会主义中国重新“复活”,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的悲哀。30多年的实践已经证明,尽管他们自以为比马克思高明,但他们那种顾此失彼、“只顾脑袋不顾屁股”的做法,实际上比不上马克思一个脚指头。

  今天中国的经济问题,不是还不够“肥”、不够“大”,而是包裹在它身上的“衣服”太小了,也就是发达的生产力所创造的财富,在现有的生产关系下已经容纳不了了。唯一的出路,在于改变私营经济占比过大的问题,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用社会主义的公有制,战胜国内实质上已经存在的资本主义“生产过剩”危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7. 罕见警告!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