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五斗高粱换毛驴

池艳慧 · 2021-08-05 · 来源:作者投稿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天公作美,风调雨顺,地里的庄稼长得特别喜人。董全忠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就在和老伴盘算着这块地能打多少谷子、那块地能收多少高粱、秋天能卖多少粮食、给闺女换几件衣裳、给儿子买顶毡帽、能过几天吃饱穿暖好日子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捍然发动了“七七亊变”,开始全面侵略中国。八月份侵占了沙城后,黑手就伸向了沙城周围的乡村,也伸向了南山堡。董存瑞与他的小伙伴们也开始以顽童的方式,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反抗那些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卖命的走狗汉奸。

  深秋初冬,庄稼收割完毕,粮食颗粒归仓,百姓们也沉醉在少有的丰收喜悦之中。吕吉福也像中了新科状元似的,领着吕二和刘四走大街串小巷,到处敲锣,四处吆喝:“南山堡老少爷们听着,大日本皇军已经坐镇沙城,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保乡亲们安居乐业,经佟县长推举,大日本皇军批准,吕家二少爷吕吉贵沙城学堂毕业后,荣任保安队队长,吕老东家荣任本村维持会长。”

  喊话间来到董存瑞家街门口。吕吉福说:“就在这个街门口好好给我喊两声。有朝一日,我非好好出口恶气,有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大东家,我就盼着有这么一天。”吕二也挨过董存瑞的“大撞跤”,也恨董存瑞 。

  刘四使劲地敲了三下锣,吕二扯开嗓子,把那几句台词对着董存瑞家的街门口高喊了几遍才走出这条巷子。 刘四的锣声和吕二的喊声此起彼落,把吕大肚和吕吉贵当上汉奸的“荣耀”炫耀到了全村每个角落。

  听到喊声,董全忠和董连成不约而同地走出街门口来,向巷口望望。董连成问:“哥,大日本皇军是啥东西?”

  “我也不知道,反正拿着枪呢。”

  这天晚上,老伴坐在炕桌油灯下缝一件棉衣裳,董全忠坐在地下的小板凳上编筐,董存娥烧炕。北墙放着一个半旧的躺柜,躺柜上挂着个半旧疏妆镜子,摆放着常用家什。

  老伴唠叨说:“他爹,今年雨水好,咱家打的粮食除去一年吃的,留够明年种的、交租的,还有二十多斗的余头。明天你赶个集,卖点吧,买点油盐,火柴,扯点白布,扯点花布,给孩子们缝几件衣服。”

  “多卖点,连买条牲口。春天用了吕家六个牛工受了多大的窝囊气。有了牲口,进山割条子,往回弄柴禾,春天种地,都方便,还能攒点粪。”

  “说的也是。明天赶集,让四蛋也去吧,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沙城呢。天冷了,你给他买顶毡帽,冬天他也闲不住。”

  这时,董存瑞气喘吁吁地跑进屋来:“爹,娘。”

  “一天不着家,又跑哪了?”

  “爹,我听人说了,大日本皇军就是日本鬼子,在沙城杀人放火抢东西。”

  母亲停下手里活,疑惑地问:“哪咋吕家老二还给人家当保安队长?吕大肚还当维持会长?”

  “娘,我听人说了,他爷俩那叫当汉奸。”

  这天晚上,就在董全忠一家人盘算着赶集粜粮的时候,吕吉福在家里却盘算着如何再从别人家里搜刮点粮食:“爹,去年,准是董全忠那个四蛋子领着一帮穷小子砸烂了房上那么多瓦。今年夏天,又给搒倒了那么多高粱苗子,想起来就来气。明天我领上吕二、刘四,先去他家再要三斗高粱。要是不给,就把地收回来。”

  第二天早晨,在娘和姐姐的帮助下,董存瑞正在屋里换衣裳。董全忠已经用两条口袋里装好了赶集要粜的粮食,一多一少,放在堂屋的地上,正在拿绳子系口袋的时候,从院里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又传来吕吉福的喊话声:“董全忠在家吗?”

  “在家,来了来了。”董全忠放下绳子赶紧走出屋门,打开街门一看,吕吉福、吕二、刘四站在街门外面,“是大东家,这么早就来了,有事?”

  “当然有事。春天,你用了六个牛工吧?”

  “用了,可我按规矩都还了。”

  “还是还了,那条牛六天吃的料你还了吗?”

  “当时没说料呀。再说,全村规矩,借牲口还工不贴料。”

  “我是一村之长,我给改规矩来了。”

  “村长,大东家,说话咱可得讲理呀。”

  “要讲理,去保安队讲去吧。”吕吉福领着吕二和刘四蛮横地闯进屋门一看,地上正好放着一多一少的口袋,“这多半口袋粮足够三斗了。刘四,给我背走。”

  刘四弯腰就去搬那个装粮多的口袋。

  董存瑞娘从屋里出来骂着“強盗,土匪” ,扑上前抱住口袋。

  吕二把董存瑞娘从口袋上拉开,推倒在地上:“快走!”

  刘四扛起口袋,夺门而出。接着,吕吉福和吕二也跑出屋门。

  董存瑞和董存娥从里屋跑出来,董存娥扶起母亲。董存瑞骂着“我操你祖宗”,就追出了屋门。

  在院里,扛着口袋的刘四和正要进门的董全忠撞了个满怀,又飞快跑出了街门。接着,吕吉福和吕二也跑出了屋门, 向街门口跑去。

  董存瑞从屋门紧追而出,从台阶上搬起一块碗大的石头,使尽全力向吕吉福砸去,石头落在吕二的后面,把吕二和吕吉福吓得也飞快地跑出了街门。董存瑞跑上前又搬起那块石头追出街门口:“我操你奶奶的。”

  董全忠赶紧跑上前抱住追出街门口的董存瑞。董存瑞冲着巷口高声骂到:“鬼头灯,有朝一日,老子非砸烂你的狗头!”

  董全忠把董存瑞手中的大石头抢出来,扔在地上,又拉住董存瑞胳膊往院里拉:“快给我回去。”

  “爹,你越怕他,他越欺负你!”

  “鬼头灯仗着日本人当村长,吕吉贵当队长,有枪有势,你要吃亏。”

  “我不怕!”

  刘四扛着多半囗袋粮食,和吕吉福、吕二从董存瑞家一口气跑到吕吉福家街门口。刘四把那半口袋粮食放在台阶上大喘气:“哎呀,先歇歇。”

  “看你这怂样。算了,别往回扛了,你跟吕二,一人一半,分开吧。”

  “哎哟,谢谢村长。”吕二感激涕零地说。

  “谢谢东家。”刘四也赶忙说。

  “不过今天黑夜就得辛苦辛苦你们了。”

  “啥事?东家。”刘四疑惑地问。

  “对,东家,有啥辛苦你就说吧。”吕二也不解地说。

  “从今夜开始,你俩开始给我下夜看院。”

  “下夜?村长,你说咋个下夜?”吕二疑惑地问。

  “就在我家后面的崖上,你们俩一替半夜下夜。”

  刘四疑惑地看着吕吉福,又看看吕二。

  “刘四, 这还不明白?村长是怕再有人往房上扔石头。”

  “明白了。”

  “今天总算剃剃这个刺头了。”吕吉福长出了一口气。

  粮食被抢,集没赶成,董全忠和老伴伤了一天的心。伤心归伤心,到了晚上,老俩口又商量着赶集。但董存瑞丝毫咽不下这口气,当天晚上,他领着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二旦来到村口,本想报抢粮之仇,因为天空挂着一叶月牙,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吕二手拿一根大棒子,脚穿毡靴,正站在吕吉福家后面的崖头上,只得取消了当夜的报仇行动。这回董存瑞既没生“嘎” 气,也没上“嘎” 火,而是和几个小伙伴商量好了一套新的报仇办法。

 

 

 

  董存瑞烈士少年时期的小伙伴,从左至右:董存理、杨桂珍、董存吉

  二十多天后的一天黑夜,天上乌云笼罩,伸手不见五指。吕二和刘四站岗也松懈了,董存瑞、三牛、满银、连柱、长锁、存理和二旦各抱着一捆柴禾,猫着腰,轻手轻脚来到吕吉福家的街门口,把柴禾堆在街门上。存理拿出洋火,先把一团毛草点着,又把毛草火团扔到柴堆上。这堆柴禾可不是庄稼秸秆之类的柴禾,而是从山里砍的油松枝子,油性大,沾火就着。所以,这堆柴禾见着小火马上燃成了大火。

  董存瑞和小伙伴们放着了火,跑回家了。这把火在吕吉福家街门楼里烧了小半夜,把能着火的东西都烧完后才自然熄灭。在堡墙上站岗的刘四早坐在墙头上抱着那根大棒子睡着了。

  按照老俩口的盘算,董存瑞和董全忠背上粮食去沙城赶集。沙城与南山堡只有一山之隔。南山堡村西的山脚下有条沙河,这条沙河绕过黄山西脚,通向沙城。沙河里有条路,南通沙城,北通头二营、王家楼、长安岭和赤城一带。董全忠背着那个装粮多的口袋,董存瑞背着那个装粮少的口袋,走在沙河里的路上。天气虽然寒冷,爷俩却走出了汗。

  “儿子,累了吧,咱在河边上歇歇?”

  “歇就歇歇。”

  爷俩走到沙河边上,把背的口袋放在地埂上。因为头一次去沙城,董存瑞特别新鲜,不由地问这问那:“爹,沙城街是个啥样的?”

  “你常去山顶上玩,没看见沙城?”

  “看见了,离的远,看不清,就看见一大片房子,有一堵

  又高又长的墙。”

  “我跟你说,沙城街嘛,四四方方一座城,四面城墙四个门,东门河里赶大集,南门火车跑千里。”

  “四四方方一座城,四面城墙四个门;东门河里赶大集,南门火车跑千里。……”董存瑞背念着顺口溜,不知不觉地走出了沙河,来到沙城北门。

  北门位于北城墙的中部,城门上方刻写着“沙城” 二字。城门楼上插着一面日本旗子,城门开着,城门口架着木扎,缠绕着带刺的铁丝,垛着麻袋掩体,掩体里架着机枪,有几个伪军和两个日本鬼子在站岗。有许多老百姓正在进出城门,两个伪军正在检查进城老百姓的《良民证》。

  “爹,那两个头顶小铁锅的是不是日本鬼子?”

  “少说话。”

  董存瑞向城门走去,董全忠急忙喊到:“哎,四蛋,快回来,咱不进城。”

  “不进城?”

  “不用进城。集市就在东面的沙河边上,从这儿往东走。你忘了,东门河里去赶集?”

  “那得走东门呀。”

  “走东门还得绕城里让人家检查,从这儿朝东直接就是集市。”董全忠领着董存瑞来到东沙河的集市上,随着赶集的人流走进骡马市。这时,一个老汉拉的一条瘦毛驴引起了董全忠的注意:“四蛋,咱过去看看那条毛驴去。”

  拉毛驴的是和董全忠岁数不差上下的老汉,见有人看毛驴,赶紧迎上去:“老哥,买毛驴呀?”

  “先看看。”董全忠将背着的口袋放在地上,又帮董存瑞也把口袋放在地上,走到毛驴跟前,伸手摸了摸毛驴的脊梁,又扳开毛驴的嘴看看牙口:“你的毛驴缺料。”

  “老哥,不瞒你说,刚收完秋,家里粮食就叫日本鬼子征粮队抢走了,家里一口粮也没了。一家人等着吃饭呢,实在没办法呀。幸亏这条毛驴在地里放着,才没让抢走,要不连毛驴也没有了。”

  “兄弟,这毛驴咋卖呀?”

  “老哥,只要你给五斗粮食,不管是高粱还是玉米,我都卖。我急着要救命。”

  董全忠指着那两个口袋说:“那是五斗高粱,你背上,毛驴我拉走了。”

  “多谢老哥。”卖驴老汉感激地把牵驴绳子递给董全忠,又从毛驴背梁上取下一条口袋,灌好粮食,老汉扛着一口袋粮食走了。

  董全忠把董存瑞已经团好的绳子放进口袋里,又把另一条口袋折好也放进这条口袋里,扎好口:“四蛋呀,粜了粮本来想给你买个毡帽,今儿个买不成了。你没进过沙城,爹领你到城里转转,咱就回家吧?”

  董存瑞欣喜地摸着毛驴,说:“爹,只要能买上这毛驴,我比啥都高兴。毡帽不毡帽的,不当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夹着尾巴逃了?吴亦凡及六六们遭封禁?有人为舍曼带节奏?
  2. 质问奥委会:你凭什么要求中国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报告?
  3. 为毛主席正名:关于庐山会议“彭黄张周集团”与1958年“钢产量翻番”
  4. 中宣部原副部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5. 我国奥运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国际奥组委介入调查
  6. 多少罪恶假自愿之名?
  7. 吴亦凡倒了,还“洗”吗?“洗”得干净吗?
  8. 一刀切整顿所有市场化教辅机构,只是国家“一盘大棋”的第一步?
  9.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0. 谁是解决中国温饱问题的最大功臣
  1. 刘继明与方方们的斗争,是横扫一切反人民公知的开端!
  2. 两天蒸发4854亿,一夜回到解放前!
  3.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4.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夹着尾巴逃了?吴亦凡及六六们遭封禁?有人为舍曼带节奏?
  6. 吴亦凡被刑拘,洗地狗出来走两步?
  7. 南京抗疫“欧美化”背后的路线之争:“彻底放开吧”?
  8. 有一种“处分”叫光荣
  9. 当代汪精卫?南京疫情专家深夜发微博,称要与新冠病毒和谐共处,是什么意思
  10. 豪横:我爸是徐汇区检察长,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钱!
  1. 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3. 叶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责任的
  4.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5.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6.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7. 致柳传志先生的公开信:变天了……
  8. 12339正式公开举报:腾讯涉嫌以操控舆论导向手段危害国家安全
  9. 【快看】中国年轻人“拥抱”毛主席,让美国人害怕了!
  10. 官方为毛主席、毛岸英辟谣,更深度的反击开始了!
  1. 他是毛主席的表弟,身高近两米,被打成“贪污犯”后才暴露了身份
  2. 豪横:我爸是徐汇区检察长,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钱!
  3. 刘继明与方方们的斗争,是横扫一切反人民公知的开端!
  4.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他们战胜了洪水,却输掉了家园
  6. 农村孩子因骂吴亦凡“炮王”遭判赔3.6万,法律之外,人性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