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少年董存瑞》:第四十一章——悄悄参加八路军

池艳慧 · 2021-08-31 · 来源:作者投稿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董存瑞不仅是一个遇事爱动脑筋什么的人,也是一个看见有本事的人就想学习的主。昨天黑夜,火烧大木桥,看见鹤鸣飞身上桥,一刀割断伪军的喉咙,让他惊叹不已。想了一夜,第二天早晨一起身,就忙活开了,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废铁板,蹲在后院的一块石头前,就要用锤子打制成一把刀。一边打制一边不停地比划着鹤鸣杀伪军的动作,后来又去铁匠炉折腾了半天,终于打成了一把刺刀。

  火烧大木桥后,董存瑞又参加了几次铁路和公路的“破交” 战斗,但他的心事却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开心了。七月底的一天中午,他和爹、娘、媳妇一块在堂屋里吃饭,只吃了一碗小米饭就撂下碗不吃了,莫名其妙地生开了“嘎” 气,嘴里还说“真没劲”,站起来走出了屋门。

  母亲问:“吃饭生什么气?”

  知子莫如父,还是董全忠说穿了董存瑞生气的原因:“这是看见曹万贵到区里当主任了,魏玉章到区里当武装干事了,着急了,翅膀硬了,村里搁不下了。”

  芦长岭听完了董全忠的话,搁下饭碗,走出屋门,来到董存瑞面前:“你都这么大人了,又是村里的民兵,有再不高兴的事也不应该跟爹跟娘使脸子,家里也没有欠你什么。”

  董存瑞叹了一口气:“曹二伯和魏二哥都到区上去了,我在村里也没劲。我就想当个八路军,跟小鬼子好好打上几仗。”

  这时,季德贵来到街门口喊到:“四虎子,四虎子。”

  董存瑞赶忙答应一声,跑到街门口:“大伯有事?先进来吧。”

  “不进去了。我跟你说一声,八月三号前晌,村里民兵都去杨家山开会,别忘了,啊。”季德贵说完走了。

  八月三号上午,董存瑞去杨家山参加三区基干民兵大队成立大会。这个基干民兵大队是在民兵自卫队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全队共有170多人,都是由18岁以上身强力壮、坚决抗日的基干民兵组成的。武委会主任刘长升任大队长,耿世昌任教导员。民兵大队下设三个分队,每个分队下设五个班。董存瑞着急了,说啥也要到区大队当基干民兵,一不作,二不休,直接就去找耿世昌:“老耿叔,我也要参加民兵大队。”耿世昌说:“你今年还不到十六岁,参加民兵大队不够岁数。”没理他,拿着一张纸来到魏玉章办公室。为了能当上基干民兵,董存瑞使出了最“嘎” 的一招——软缠硬磨加耍赖。耿世昌走哪,他跟那,连耿世昌去厕所他都要跟上。这一天把耿世昌跟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得说:“你就会用你的绝招。反正我也黏不过你,你去找找王主任吧,他点了头再说。”董存瑞一听有门,马上去找到王福堂。

  王福堂正坐在炕上的一个小桌前办公,见董存瑞走进来,就问:“会都散了半天了,你咋不回家?”

  “不回去了,我要在区上当民兵。今天要当不上区里的民兵, 我就跟上你了,你走哪我跟哪,你干啥我干啥。”

  一听这话,王福堂心里就发怵。软缠硬磨加耍赖,这是董存瑞的绝招,王福堂耍不过他。停住办公,伸开双腿,下了地:“你年龄小,个子还没枪高呢,怎么当呢?”

  “王主任,我是属小龙的,今年十七了,就差几个月了。”

  “你哄谁呀。虚岁还不够十六呢,哄人也不挑挑人。”

  “王主任,谁也不是一生下就那么大岁数。我的岁数不是在一天天往大长吗?再说了,我个子是低了点,可我哪一次因为个子低没完成任务?”

  王福堂不由地笑了。

  董存瑞一看王福堂笑了,乘机说:“王主任,你也知道。自从我在村里当上民兵,那次任务都完成得挺好的。你还常给我们讲,长征时有的红军战士比我还小呢,他能当红军,我为啥就不能当区里的民兵?王主任,看在王平的面子上,你们就收下我吧,我会给你争气好好干的。”

  “你来区上当基干民兵,家里同意吗?”

  “会同意,会同意的。”

  “真拿你没办法,你先等会儿吧。”王福堂去找耿世昌去了。

  “嘿,有门。”

  耿世昌坐在炕沿上正在擦枪,看见王福堂推门进来,连忙下地往炕上让座。王福堂走到炕沿另一头坐下:“四虎子在我的屋里泡着呢。”

  “又使出了他的绝招,跟我就黏了半天了。”

  “我看就叫他来吧。这小家伙是块当兵的料。胆子大,办法多,将来肯定能当个好兵。”

  “他当个好兵没问题,肯定没跟家里说。”

  “就他那个脾气,家里也拦不住。抽空你跟他家里说一声吧。”王福堂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正等得焦急不安的董存瑞看见王福堂回来了,忙问:“同意啦?”

  王福堂用手拍了一下董存瑞的肩膀:“这回你该称心如意了吧?”

  董存瑞双脚一并,举手向王福堂敬了个军礼:“是。我称心如意了。”

  董存瑞参加三区基干民兵大队刚过十多天,日本帝国主义投降了。在这十多天里,他在老民兵的指导下,苦练杀敌本领,在投弹、射击、埋地雷几项军事战术中都取得了优异成绩。由于民兵大队一个班只有两条枪,谁站岗谁挎上。董存瑞也没有枪,只领到了两颗手榴弹。

  一天,王福堂看到董存瑞练投弹,投的又远又准,就对大队长刘长升和教导员耿世昌说:“四虎子对军事技术特别感兴趣。在村里的民兵自卫队里,他的年龄最小,埋地雷就是一把好手。在区大队里,他的年龄也最小,个子最低,训练最刻苦,真是块好钢呀,到大部队准是个好兵。”

  八月二十日,王福堂率领三区基干民兵大队秘密开进沙城城北三里远的宗家洼村。一个手提长枪的民兵快步跑到王福堂面前:“报吿首长,沙城敌人没有动静,宗家洼宿营地已经找好了。”

  “好,马上宿营。同志们,宿营之前我说几句。日本鬼子虽然投降了,但盘踞在沙城的日本鬼子拒绝向我八路军投降,企图顽抗到底。今天咱们秘密开进宗家洼,就是要配合主力部队解放沙城。这两天隐蔽待命,待主力部队将沙城完成包围后,二十二日行动。在这两天中,一是各个队员要做好战斗准备,有枪的把枪擦好,没枪的准备好手榴弹;二是各位队员不要擅自行动,以防暴露目标;三是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万不得己,不得惊动群众。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八月二十二日上午七点钟,和往常一样,沙城城墙上仍然插着太阳旗子,几十个日本鬼子和几百个伪军端着枪在城墙上来回巡逻。城门洞里的大门半开着。城门外仍然设置着用沙包垛成的掩体工事,两旁摆放着用木头扎成三角架路障,上面缠绕着刺丝。不同的是,城门外围又多了几个碉堡,也没有进城的百姓了,而且在城门口站岗的敌人也比原来多了十多个。

  忽然,远处传来“咚、咚”一阵儿炮响,射来的炮弹带着呼啸声,有的落在敌人掩体工事里,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有的落在碉堡上,碉堡被炸的飞上了天。还有两颗炮弹落在城墙上,城墙被炸个豁口。有一颗炸弹落在城门洞里,城门被炸了个稀烂。城门口马上乱套了,十几个鬼子和伪军纷纷向城门口逃窜。

  冲锋号吹响了,王福堂率领着三区民兵大队同八路军战士向城门冲来。董存瑞腰里只掖着两颗手榴弹,第一个冲向城门口负隅顽抗的敌人。一个正在逃跑的日本鬼子转身朝董存瑞打了一枪。董存瑞敏捷地往地上一滚,躲过了子弹,从腰上取出一颗手榴弹,一拉弦,使出全身力气,投向正在逃窜的敌人,“轰”地一声,敌人被炸倒了四、五个,没被炸死的也不敢跑了,纷纷趴在地上。董存瑞又扔出了第二颗手榴弹,又在敌人群里爆炸了。民兵和八路军在“冲啊”声中,很快占领了城门口外面的阵地。阵地上未被炸死的敌人纷纷举手投降,当了俘虏。董存瑞从地上抓起一把大枪冲向城门。

  正在这时,范子信和他老婆身穿保安军装,一人骑着一匹马,从城墙豁口冲了出来,两人手里都拿着驳壳枪,边打枪边往城北的大干线上跑去。董存瑞和许多民兵八路军赶紧向他俩开枪。范子信骑的马中弹倒地,甩手一枪,把他老婆从马上打下来,飞身骑上他老婆的马,逃向离沙城二十里远的新保安城。

  战斗结束以后,董存瑞身挎一支步枪在城西门口站岗,王福堂、耿世昌和十多名八路军向城门口走来,董存瑞举起右手敬了个军礼。

  王福堂笑哈哈地说:“董存瑞,行啊,挎上枪像个革命军人了。这次攻打沙城,你冲在最前面,连攻城部队的首长都表扬你了。”

  “王主任,我要是穿上八路军衣裳是不是更像革命军人了?”

  王福堂和耿世昌几个人都笑了。

  “王主任,耿大叔,就给我发一套军装,让我到大部队去吧。”

  “董存瑞同志,现在交给你个重要任务。”

  董存瑞双脚打了个立正:“是,首长,什么任务?”

  “王主任和我研究决定,让你和另外二名同志把三个日本俘虏送到宗家洼留守处。”

  “是,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好,四虎子,首长就喜欢你这股干脆利落劲,下午到我那儿执行任务。”

  “是!”

  当天下午,董存瑞和满银、连柱都端着长枪,押着两个鬼子和一个翻译向宗家洼走去。

  一个鬼子的腿上受了伤,走路慢了一点。董存瑞就用枪托子照着那个受伤鬼子的屁股上捣了两下,推了一把,怒喝到:“快点走,不快走小心老子崩了你。”同时,满银和连柱也用枪托子照着其它两个鬼子的屁股上捣了两下,怒喝着,让他们快点走。

  “喂,你们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不许打人,你怎么……”没等翻译说完,董存瑞甩手一个耳光子。他赶紧用双手护住脸,把身子咧到了一边,喊叫到:“你,你虐待俘虏,我告诉你们长官去。”董存瑞又踢了他一脚,指着鼻子说:“好,你告去。”翻译不吭声了。

  “打得好,打他个王八蛋。”满银说。

  董存瑞盯着三个俘虏,端起枪,一脸怒气地说:“八路军的政策是不许打骂俘虏。但你们来到我们中国的土地上,对我们百姓烧杀抢掳,无恶不作,你们咋不讲优待我们的老百姓?”

  “八路长官,其实我们也不愿意来。”翻译指着受伤的一个日本鬼子说,“他叫三原,父亲也是个贫困农民,母亲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病,他刚十七岁就被征兵打仗,他心里很痛苦。”又指着另一鬼子说,“他叫长森,是日本古屋市的中学生,高中还没念完就被抓来当兵。我是沈阳人,高小没毕业就在一家小店学徒,‘九一八’以后,我被骗进日语培训班,说毕业给找工作,没想到被编进日军当翻译。”

  “你原来是个汉奸。老子最恨就是你这样的狗汉奸,认贼作父,出卖祖宗。”董存瑞狠狠地踹了他两脚,他赶忙躲闪,又被连柱抓住推到董存瑞面前:“往哪躲?狗汉奸。”

  “我没办法,虽然给鬼子当翻译,可我没有糟害过老百姓。”

  “躲了初一你躲不了十五,你的罪恶都给你记的呢,人民轻绕不了你们这帮汉奸。去,你们俩搀上他,快点走。”

  攻打沙城战斗结束后,三区基干民兵大队被编入龙关联合县的县大队,董存瑞也就正式成为八路军战士了,并让他特意回了一次家,但他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爹娘,也没有告诉媳妇芦长岭。回到家里和往常一样,一大早给家里的水缸挑满了水,开始扫院子。

  “行了行了,等我扫吧,吃完饭赶紧去区里吧。”芦长岭说。

  “爹娘呢,没在屋里?”

  “你挑上水桶刚出去,就去地里扒山药去了。”

  “咱进屋吧。”董存瑞拉住芦长岭的手走进屋里,“哎,媳妇,坐下,咱俩说说话。”

  “有啥话?神神秘秘的。”

  “前几天攻打了沙城,跟八路军主力部队一块打的。”

  “打完沙城,就不打仗了吧?”

  “打完沙城还要到别处去打仗。”

  “还要到别处去打仗?”

  “嗯。这次出去打仗也许几个月回不来。你在家里别担心,我没事。对了,我得拿点衣裳。”

  芦长岭下地开始给董存瑞收拾衣裳,嘱咐说:“一天比一天冷了,冷了要多穿件衣裳。”在收拾一个对襟夹袄时,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良民证》,问到,“这个《良民证》你还带呢?”

  董存瑞接过《良民证》,翻开看看:“这儿已经是咱八路军的天下了,日本鬼子也打跑了,《良民证》也没用了,就放在家里吧。”

  芦长岭接过《良民证》,也翻开看看:“哎,除了《良民证》,你没照过别的像片?”

  “没有。你照过?”

  “我照过两回。哎,等你不打仗了,咱去沙城照个夫妻像。”

  “照。咱到时候多卖点小米,去沙城下下饭馆,多照几张像片。”

  “打仗注点意,早日回来。等你回来,咱去沙城照像。”

  “到时候,咱不光要照夫妻像,还要照张革命胜利像。”

  “对,你穿上一身八路军衣裳,挎上枪。”

  “你穿上花衣裳,头上戴朵花。”

  “不戴花,抱上咱的孩。”芦长岭眼望着董存瑞,深情地这么说,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盼望。

  “对,抱上咱的孩。王主任说了,等革命胜利了,一定让自己的媳妇多生几个孩子,说是新中国要搞建设,全得靠这些孩子。”

  “今儿个不上区里了?”芦长岭顿了一下,小声问到。

  “不去了。王主任让我在家里歇一天,明天早点去区上集合,报到。”

  “我给早点做饭,你去地里帮爹把山药驮回来,黑夜早点歇着。”

  “我这就拉上毛驴去。”

  第二天早晨,董存瑞背着一个小包袱和芦长岭走出东村口。

  “媳妇,回家吧。照顾好爹娘,放好毛驴。”

  “我知道。哎,别忘了,早点回家,领我照像片去。”

  “记着呢。你快回去吧。”董存瑞沿着崎岖的山路,头也不回地一直往前走去。

  参加解放龙关战斗后,董存瑞被编为冀热察八路军第九旅二十四团二营六连二排六班的战士。从此以后,这位抗日小英雄又开始了新的战斗征程。

  小小山庄孩子王,梦寐以求扛钢枪;

  枪林弹雨何所惧,一代军魂驰疆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关于高晓松的几点疑问
  2. 李光满:大资本集团在中国的狂欢该结束了!
  3. 汪婆安居,张三封神,莫言下凡:自由派要跟年轻人聊聊?聊着聊着就“举报”了
  4. 说说日本风情街,哪来的风情?
  5. 赵薇彻底凉凉?起底赵薇的黑历史,我们需要一个朗朗乾坤,夺回网络舆论阵地
  6. 为何公知会害怕“挖坟”?
  7. 忘恩负义的莫言
  8. 刘继明再谈与方方之争:“我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像魏巍一样战斗!”
  9. 炸楼了
  10. 李光满: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中国军网、光明网等央媒及数十家省区市媒体集中在重要位置转发“李光满冰点时评”文章!
  1.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2. 一夜数瓜,“挖坟”不只惊动中青报:“总有秋后的一天,你们自己掂量”!
  3. 赵薇被封杀前后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4. 突发!赵薇,被全网封杀!
  5. 滚蛋吧,高晓松
  6. 查腐败的人自己搞起了腐败,4.6亿打了谁的脸?
  7. 赵薇不倒,这里不会好
  8. 超级整顿风暴,来了!
  9. 人民政府岂能失信于民?
  10. 54年前,毛主席对“娱乐圈”的严厉警告,实在英明!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赵磊:为“共同富裕”正名
  3.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4.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5.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6.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7.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8.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9.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0.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1. 毛远志:怀念伯伯毛泽东
  2. 局势生变!喀布尔机场发生爆炸,拜登骑虎难下
  3. 老田:从复旦两届学术委员会的“不要脸”和“公知政治”标准说起
  4. “把英语踢出高考”? 这恰恰掩盖了真正恶化的问题
  5. 那位看不起病的原子弹功勋工人,还是走了
  6. 查腐败的人自己搞起了腐败,4.6亿打了谁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