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少年董存瑞》:第五章——水口山里割条子

池艳慧 · 2021-08-06 · 来源:作者投稿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董存瑞从毛驴身上栽下来,滚下山坡,身上受了好几处伤,在家里呆了十多天,伤口长住了。由于顺亮没有告诉他从毛驴身上栽下去的真正原因,他也一直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才从毛驴身上栽下去的。再加上父亲董全忠也不让他放毛驴了,消停了多半年。这多半年除去春天种种地,夏天锄锄地,秋天割割地,闲了就和小伙伴们玩玩捉迷藏、打玉皇之类的游戏,转眼到了初冬。这天,他又出去玩去了,董全忠正在编筐,老伴站在炕沿边正看着一双新做好的棉鞋。老俩口又唠叨开了:

  “我说他娘,今年雨水好,山里的条子也癞不了,这阵儿掉叶了,毛驴也吃起膘来了,家里这点榆树条也块编完了,明儿个让四蛋跟我去水口山里割条子去吧。”

  老伴放下手里的棉鞋:“让四蛋跟上去行是行,可不能把他累着了,冻着了。去年买毛驴就说给他买顶毡帽,你也没给买上,让孩子受了一冬天的冻。今年春天从毛驴身上栽下来,头上跌了那么长的伤口,没个帽子咋行?”

  “你知道咱四蛋咋受的伤?”

  “咋受的伤?不就是站在毛驴身上栽下来的?”

  “是那个刘四亊先在山坡上挖了个‘闪人坑’,咱四蛋才从毛驴身上栽下来的。”

  “你听谁说的?”

  “是顺亮让满银悄悄跟我说的。”

  “这个刘四都二十多岁的人了,眼看都快当爹了,咋还干这种缺德事?”

  “哎,这亊不能跟咱四蛋说。说了就要去找刘四打架,肯定要吃亏。”

  “这个我知道。”

  “下集,把筐卖了就给他买个帽子。”董全忠顿了一下,又说,“我说他娘,我琢磨着总不能让四蛋老是放毛驴、拾柴禾、海颠乱跑、跟鬼头灯生气闹别扭,得让他识字。趁这几天多割点条子,上冻以后,让他念私塾去吧,别让他当睁眼瞎子了。我多编点筐,多给他卖个念书钱,家里的事让娥子多操点心。”

  “娥子都二十了,该托人说门亲事了。”

  “改日,你去让巷口连英家坐坐,看看耿大婶有没有合适的。”

  第二天一大早,董全忠和董存瑞赶着毛驴就去离家十多里远的水口山割条子。董存瑞由于是第一次去水口山,一路上不住地问这问那。

  “爹,水口山有多远?”

  “十来里。呶,看见没有?就是那个挺陡的山口就是水口山。”

  “那个山为啥叫水口山?”

  “你看见没有?那山口两边的山崖就像刀削的一样。我听你爷爷说,这个山口就是老早以前有一个叫虞舜的大官为杀一个妖精用宝剑给劈开的。”

  “用宝剑劈的?天呢,那得多大的宝剑?”

  “爱听故事不爱?”

  “爱听。”

  “你要爱听,爹给你讲讲?”

  “爹,您快点给讲讲吧。”

  “好,我给讲讲。我听你爷爷说,从前这个水口山不叫水口山,叫水泊山。在虞舜没有劈开这个山口以前,里面全是水。站在山顶上看,就象说书人说唐僧西天取经要度过的通天河,那水多的一眼望不到头。”

  “有那么多水?”

  “从前这个虞舜在伪水河当官的时候,有一家的小孩不见了。家里人咋找也找不着,后来就报告了虞舜。虞舜知道后非常着急,就带上大伙赶紧找,结果在通往水泊山的山沟里找到了一只小孩的鞋。又朝北找,又发现了一滩血。顺着血迹一直找到了水泊山,在半山腰发现了一堆小孩的骨头。骨头周围有许多狼蹄子印,人们又顺着狼蹄子印一直找到了这个水泊山上。”

  “爹,这个水泊山是不是大戏里的水泊梁山?”

  “不是。水泊梁山在山东,离咱这儿有好几千里地呢。”

  “爹,快往下讲。”

  “虞舜找到了水泊山上,决心除掉这只吃人的狼,就带人在有狼蹄印的地方挖了一个陷阱,在陷阱上面放了一块肉。人们就悄悄藏在离陷阱不远的地方。不大一会儿,一只象驴驹大的大灰狼顺着肉味走过来了。这只大灰狼看见肉没敢直接去叨,先是转过身来,用后爪子向肉抛了几下土。见没有动静后,才掉过头来向肉扑上去,‘扑嗵’ 一声掉进陷阱里。虞舜领上人冲上去,准备用石头把这只大灰狼砸死。还没等人们动手,只听‘腾’ 地一声,一股黑烟从陷阱里冒上来,窜上了半天空。虞舜赶紧拉开弓箭,向黑烟射去。只听天空里狼嚎一声,黑烟落到水里不见了。”

  “爹,这个狼是不是狼精?”

  “真是狼精。原来这狼吃了多年的童男童女,已经修炼成精了。虞舜知道大灰狼钻到了水底下,看了看水泊山的地形,走到水泊山南面,抽出宝剑,大喊一声,‘开’,宝剑‘咔嚓’一声劈在山顶上,硬把这个山劈出一道口子,水泊山里的水“哗”地一下流出来了,钻进水底下的大灰狼再也跑不了。大伙点着了许多火把,扔进大灰狼藏身的地方,大灰狼被大火烧死了。后来,这个山就叫水口山了。”

  “噢,原来这个山口子是用宝剑劈开的。虞舜真了不起,是个好官,是个大英雄。爹,虞舜咋有这么大的劲?咋能把山劈开?”

  “虞舜就跟孙悟空一样,是天上神仙转世,手持三丈多长的宝剑,当然能劈开大山了。四蛋,年年看大戏,你看大戏里的英雄,除暴安良。大戏里那些软蛋,受人欺负。”

  “爹,我一定要做个英雄,一定要把鬼头灯、刘四除了暴。”

  爷俩赶着毛驴一路走一路说话,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水口山。

  水口山里面到处是落了叶的树木、灌木和草丛。山沟里不时地有野兔跑来跑去。天上,不时地有各种鸟儿飞起落下。董全忠和董存瑞赶着毛驴走进山里,挑选了一面荆条长着最多最好的山坡前停下,把毛驴放到山坡上去啃荒草,把绳子和干粮放好,拿上镰刀就去山坡上割条子。其实,爷俩来的这个山坡叫扯香坡。从这个山坡的半腰上又立起了一面悬崖,叫扯香崖,当地人又叫它阎王崖。爷俩在扯香坡上一会儿就割了四五捆条子。

  董全忠把条子抱到一块都捆好,慢慢地扛下山坡放在路边,又提起干粮袋子走上半山坡,走到董存瑞身边:“儿子,歇会吧,吃个烧山药。”拿出一个烧山药递给了董存瑞。

  董存瑞直起腰,用手背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接过烧山药,和董全忠一块坐在半山坡上,吃了起来。

  董存瑞一边吃着烧山药,一边往扯香崖上望去:“爹,您看,那片条子长的多好。”

  董全忠也看看扯香崖,也看看那片条子,说:“好是好,可那地方高,没人上去过,人们叫它‘阎王崖’。”

  “阎王崖?”董存瑞仔细地端详着山崖,“爹,这阎王咋没长鼻子,没长眼睛,没长嘴?”

  “嗨,你咋非要刨根问底。我跟你说吧,那地方不是象‘阎王’, 而是那地方难上。从前这崖上长有一棵茶树,有人上去,想摘茶叶,结果茶叶没摘着,人掉下来了。上那儿割条子就等于去见阎王,所以人们才叫它‘阎王崖’。”

  谁知,就这么几句话竟勾起了董存瑞的那股子“嘎” 劲:“噢,原来是这么个‘阎王崖’。”他三下五除二把一个烧山药吃完,“爹,你在下头等的,我上去去给割割那片条子去。”拿起镰刀就要上“阎王崖”。

  “你别去。”董全忠赶忙去拉董存瑞,没拉住,看着他飞快地爬上山崖,“真是个倔死老的儿子,一说难一来劲。”又急忙朝崖上高喊,“四蛋,快下来,不听话下回就不让你来了。”

  董存瑞站在半崖上,喊:“爹,我没事,你就在下头等着吧。”又向崖头继续爬去。

  “活祖宗,这要出个三差两错多不值。”

  董存瑞爬到悬崖的山头上,开始挥镰割条子。

  董全忠焦急地往在崖头上张望着:“活祖宗,你给我慢点。”

  董存瑞在崖头上将割好的条子捆成一捆:“爹,你看的点,我给扔下去了。”将一捆条子扔下崖头,又开始割条子。不大一会儿,山坡下放好了十多捆条子。

  “儿子,差不多了,别割了!”

  “最后一梱。”董存瑞又继续割条子,不大一会儿,又扔下了一捆条子。随后,拿着镰刀绕了个山头,从另一面山坡上飞快地跑下来,说,“爹,‘阎王崖’ 上的条子都是荆条,挺多的,十天八天也割不完。”

  就这样爷俩连着七八天都来这儿割条子, 一口气割够了董全忠能编一冬天筐的条子,割到第九天的时候来事了。

  这一天,董存瑞又爬上“阎王崖” 割条子,割好最后一捆时,一个头戴日本鬼子军帽、脚穿日本鬼子皮鞋、下穿日本鬼子军裤、上身穿黑洋布夹袄的二十来岁的男人走进水口山来。其实,这个人就是怀来县最大汉奸范子信的一个侄,仗着范子信的权势在村里当甲长,人称范甲长。跟吕吉福一样,游手好闲,仗势欺人,但也欺软怕硬。几天前,他看见了董全忠爷俩进山割条子,今天进山专门来收钱来了,走到董全忠面前,看看条子,看看山坡上的毛驴,阴阳怪气地说:“这么多条子是都是你割的?”

  “是我割的,咋了?”董全忠说。

  “交钱吧。”范甲长把一只手伸到董全忠面前。

  “交钱?交啥钱?”

  “交进山费,割条子钱。”

  这时,董存瑞手拿镰刀,扛着一捆条子,正走到董全忠身旁。只听董全忠说:“小兄弟,多少年了,我在这山沟里打柴割条子,养家糊口,就没听说收过钱。这是民国了,不是晩清了,你想收钱,没门!”

  “别背民国老皇历了,眼下是大日本皇军的天下。大日本皇军的警备团长范子信就是我叔伯,这水口山就是我叔伯范子信的。我是这个村的甲长,今天这钱我是替他收的,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多少钱?”

  “不多,你割了这么多条子,就交一块大洋吧。”

  董存瑞听这话,心里来劲了,放下手里条子:“噢,原来你是替你伯收的钱。爹,你拉毛驴去,我给交钱。”

  “四蛋,别胡闹。”

  “知道。爹,你快去吧。”

  董全忠走上山坡拉毛驴去了。

  范甲长把那只手又伸到董存瑞面前:“交钱吧。”

  “哎,我问你,头戴日本帽,尽干缺德事,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

  “哟嗬,没想到你个蛋大人倒教训起老子来了。我让你说。”范甲长扬起手狠狠抽向董存瑞。

  董存瑞憋足劲,猛地撞向范甲长的胸脯子。这个范甲长防也没有防住董存瑞给他来这么一手,被撞得“噔、噔、噔”后退好几步,“扑咚” 一声,仰面朝天跌在地上。董存瑞又冲上去抬起脚狠狠地踹了他几脚:“收,我让你收,让你收!”

  范甲长被踹得满地打滚,并不住地“哎哟,哎哟” 地叫唤着,又说:“等我叔伯回来轻饶不了你。哎哟,哎哟,…,”

  看见董存瑞痛打范甲长,董全忠拉着毛驴赶紧走下山坡:“哎呀,活祖宗,别打了。”赶忙拉住董存瑞的胳膊,“赶紧捆条子。”

  董存瑞不依不饶地喊到:“告诉你个二鬼子,老子最恨就是你这个汉奸。”

  范甲长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地跑了。爷俩也赶紧捆好条子,赶上毛驴回了家。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质问奥委会:你凭什么要求中国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报告?
  3. 只要青年不忘毛主席!——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有感
  4.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5. 我国奥运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国际奥组委介入调查
  6. 黄卫东:央行十大荒谬现象
  7. 防疫不力,郑州追责、张家界追责、烟台追责,南京大开表彰会!
  8. 她们胸前的毛主席像章被抹掉了!
  9. 又一冠军戴上毛主席像章,我们就要光明正大热爱毛爷爷!
  10. 听话听音,他讲的话你听懂了吗?
  1. 刘继明与方方们的斗争,是横扫一切反人民公知的开端!
  2.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3.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4.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夹着尾巴逃了?吴亦凡及六六们遭封禁?有人为舍曼带节奏?
  5. 吴亦凡被刑拘,洗地狗出来走两步?
  6. 南京抗疫“欧美化”背后的路线之争:“彻底放开吧”?
  7.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8. 有一种“处分”叫光荣
  9. 质问奥委会:你凭什么要求中国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报告?
  10. 当代汪精卫?南京疫情专家深夜发微博,称要与新冠病毒和谐共处,是什么意思
  1. 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3. 叶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责任的
  4.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5.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6.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7. 致柳传志先生的公开信:变天了……
  8. 12339正式公开举报:腾讯涉嫌以操控舆论导向手段危害国家安全
  9. 【快看】中国年轻人“拥抱”毛主席,让美国人害怕了!
  10. 官方为毛主席、毛岸英辟谣,更深度的反击开始了!
  1. 他是毛主席的表弟,身高近两米,被打成“贪污犯”后才暴露了身份
  2. 豪横:我爸是徐汇区检察长,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钱!
  3. 质问奥委会:你凭什么要求中国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报告?
  4. 中国要抢在年轻人负面情绪全面爆发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他们战胜了洪水,却输掉了家园
  6. 听话听音,他讲的话你听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