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少年董存瑞》:第十一章——机智勇敢救连英

池艳慧 · 2021-08-10 · 来源: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吕吉福和刘四、吕二总计剩下六条狗了。为了对付董存瑞,吕吉福又让刘四找了个最偏僻的山弯,把这六条狗训练了十多天。

  一天,日军驻沙城最高长官增田少佐和吉川中队长领着一个小队的日本鬼子和二十多个伪军来到吕吉福家里。吕吉福和吕大肚点头哈腰地把他们迎进家里的堂屋里。增田走到八仙桌旁,把指挥刀放在八仙桌上,旁若无人地坐在旁边的太师椅上,吉川和翻译站在增田身后。

  增田说:“吕桑,吉川队长说你对大日本皇军大大的忠诚,今天借视察北山一带防务之机特意来看看。”

  “太君过奖了,不周之处还请包涵。”吕大肚说。

  “你的少爷,吕吉贵也大大地好,长安岭、王家楼的炮楼建的大大地好。”

  “全靠皇军栽培。“

  “据可靠情报,八路军已在大海坨一带建立了根据地,随时都要到你们这一带活动,要严加防范,有情况随时报告。”

  吕吉福接过话头说:“请太君放心。只要有八路活动,我会随时报告。”

  “吕桑,为了防止八路军破坏圣战,我带了两名文职军人,要在你们村里进行圣战宣传,请你给予配合。”

  “我一定会为皇军效力。”

  “很好。吕桑,前年,你们村发生的反对天皇圣战的漫画事件,查出点线索没有?”

  “太君,没有一点线索。”

  “太君,漫画可能是八路军所为。”翻译说。

  “太君,我想起一个人来,很可疑。”吕吉福急忙说。

  “你地说什么人地很可疑?”

  “太君,村里有个人叫董存瑞,很可疑。”

  吉川接过话茬说:“吕桑,你地说董存瑞。在长安岭地修炮楼我地见过这个董存瑞,应伕,很精明。吕桑是不是说他很可疑?”

  “正是他。”

  “不对不对,那个小孩给我做过勤务,你家吕吉贵开水烫伤,是他护送回的家。大大地贪玩,淘气,大大地精明能干,是你们这个南山堡土生土长的小孩,大大地不是八路, 八路是不能贪玩地。”

  吕吉福一下没的说了。

  增田看看吕吉福一副忌贤妒能的脸色,心里明白了一多半,就说:“吕桑,我们大日本帝国到你们中国是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对这个小小地山村,华人管华人,你不要公报私仇,破坏了大日本友好亲善。”

  吕吉福点头哈腰急忙说:“是,是,我地明白。”

  “吕桑,这个人要为我所用。你们中国人忌贤妒能,窝里斗,大大地不好。你地吕吉贵大大地人才,最会治军,我已提升他当了中队长。你地要向你弟弟学习。”

  吕大肚双手抱拳:“多谢皇军栽培。”

  吕吉福又点头哈腰,也双手抱拳:“多谢皇军栽培。”

  “嗯,吕桑,去年送的香瓜大大地美味。”

  “太君,今年香瓜快熟了,我地去给摘几个去?”

  “快快地去。”

  “快点去,让刘四套上牛车去。”吕大肚也附和着说。

  吕吉福点头哈腰退出堂屋,让刘四套上牛车,去了耿大爷的香瓜地。

  为了美化侵略战争,几个日伪军开始在大街上刷写“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拥护日本天皇圣战”“私通八路,定斩不饶”之类的标语。

  吕二一手提锣,一手持锤,领着两个日本鬼子走进了董存瑞家住的巷里,特意用力敲了三下锣,又特意把喊声调高了八度:“各位老少爷们听着,最近来了八路军,专门和大日本皇军作对。八路军长的青面獠牙,专干杀人放火,共产共妻,无恶不做。谁要看见赶紧报告。皇军说了,知情不报,定斩不饶。”反复喊了五遍,才走出巷子。

  董全忠、董存瑞和季德贵不约而同地从街门走出来,看看巷口。

  “他伯,这是咋回亊?”董全忠问。

  “你还看不出来,狗嘴就吐不出象牙来。”季德贵说。

  “爹,我去放放毛驴,连看看咋回亊?”董存瑞说。

  “去吧,别在街上乱说,啊。”

  “知道了。”董存瑞返回院里拉毛驴去了。

  就在吕二提着锣在大街小巷里连敲锣带喊话的时候,连英去泉家沟挑水回来,走到村口,恰有两个日本鬼子端枪站岗。她挑着水向村口走去,两个日本鬼子色迷迷地看看她。其中一个说:“哟细,大大地花姑娘。”另一个日本鬼点点头:“花姑娘,真是大大地花姑娘。”就冲连英喊,“花姑娘地站住。”这两个日本鬼子端起枪就追。连英扔下扁担水桶,慌忙跑进村口,两个日本鬼子也追进村口,一直追到巷口。这时董存瑞拉着毛驴拎着筐,刚走到巷口,看见连英从大街上跑来,急忙问:“姐,咋回事?”

  连英又气又急地说:“两个鬼子在追我。”

  这时,大街上传来日本鬼子的喊声:“花姑娘地站住,我地米西米西米西。”

  董存瑞放开毛驴扔下筐,拉着连英跑进巷里,跑进连英的家。那两个日本鬼子也追进了巷子。

  董存瑞拉着连英跑进院子里,吓得几只正在刨食的鸡乱叫乱飞。“快, 先进屋。”又拉着连英跑进屋里。

  坐在炕上正在补衣裳的连英娘慌张地问:“出了啥事了?”

  “鬼子追她。”董存瑞着急地看着连英,灵机一动,转身去堂屋,把手伸进灶烀门,抹了几下锅底黑,走进屋来把两手黑呼呼的锅底黑往连英的脸上赶紧抹了几下,又把连英的辫子弄散说:“快装疯,快打我。”

  那几只鸡乱飞乱叫的声音恰好起了向导的作用。两个日本鬼子顺着鸡叫声,端着枪进了院就喊到:“花姑娘快快地出来,不出来死了死了地。”喊完又闯进了屋里。

  连英娘一听说有鬼子,吓得“吱流”坐在地上。连英赶紧用拳头打着董存瑞。董存瑞赶忙用双臂招架着,躲闪着,哀求地喊到:“疯姐姐,别打我,我给你弄辫子,… … ”

  两个日本鬼子端枪进屋,看到连英拳打董存瑞,董存瑞又躲闪又喊叫的情景让他们疑惑了。其中一个日本鬼子问:“她地疯子?”

  董存瑞赶紧把两个日本鬼子推出屋门:“你们快走,这个疯子要打你们。”

  “疯子地不要,疯子地不要。”俩个鬼子赶紧跑出了屋门,来到了院里,看到正在垃圾堆上刨食的鸡,笑哈哈地说:“哟细哟细。”端起枪,照准几只鸡开了两枪,两只鸡倒在地上,吓得其它鸡又四处乱飞。两个日本鬼子收起枪,提起两只鸡走出了院子,走到村口,开始拔鸡毛。

  听到枪响,董存瑞和连英搀扶着连英娘来到院里,看见了地上的血,连英娘喊到:“我的鸡哟!这帮畜牲王八蛋,咋打死咱家的鸡哟!”

  董存瑞咬牙切齿地说:“狗日的,有朝一日,等我有了枪,非的挨个崩了你们。”

  连英着急地说:“四蛋,快去看看你家的毛驴去吧。”

  “甭管它,自个跑回去了。”

  这时,魏玉章跑进院来,忙问:“姑,刚才你这院里响枪了?”

  连英说:“两个鬼子开枪打死了两个鸡。”

  魏玉章骂到:“这帮狗杂种。”

  董存瑞嘱咐说:“连英姐,把家里的山药窖往深里挖挖,下回听到鬼子来了要往山药窖里藏,要把粮食也要藏到窖里,记住,啊。”

  “记住了。”

  “姑父呢?”魏玉章,“我见吕吉福和刘四赶着牛车照香瓜地去了。”

  “大中午去香瓜地了。”

  “我去趟香瓜地。”董存瑞急匆匆走出了街门,去了香瓜地。

  连英娘急忙喊到:“四蛋,千万惹事。”又对魏玉章说,“玉章, 快去香瓜地看看, 千万别让四蛋惹出啥亊来。”

  魏玉章也急匆匆地走出了街门 。

  董存瑞从巷口把筐找回家,骑上毛驴去了香瓜地。跑出村口的时候,看见了连英挑水的扁担和水桶还在那里扔着,也看见了影壁前用三块石头支着一口铁锅,铁锅下面烧着火,那两个日本鬼子正坐在影壁前的石头上拔鸡毛。

  吕吉福找到刘四,套上牛车,又往牛车上放了四个篓子,慢慢腾腾来到耿大爷的香瓜地,耿大爷正在香瓜地里干活。

  吕吉福喊到:“嗨,老爷子,别干了。先摘两篓香瓜,皇军等着吃呢。”

  “大东家,这香瓜有的刚熟了,你就拣熟的摘吧。”

  “老爷子尽说废话 ,香瓜生熟我也认不得,你赶紧给摘吧,要熟的。”

  “你没看见,我的腿脚不利索。这几篓香瓜还不得摘到日头落。”

  “刘四,你跟上老爷子,你给搬上篓子,让老爷子摘,先给摘上两篓。”

  刘四拿上篓子走到耿大爷身旁:“老爷子,摘吧。”

  “哎,我说大东家,摘走多少香瓜你得记住数。”

  “记得呢。哎哟,别啰嗦了,快摘吧。”

  耿大爷蹲地上开始摘香瓜。

  吕吉福也从香瓜秧上摘下一个香瓜,用手擦了几下,掰成两半,吃了一口,“呸” 地一声吐在地上:“他妈的尽是生瓜蛋。”把两半个香瓜扔地上,又从香瓜秧上摘下一个香瓜,用手擦了几下,掰成两半,吃了一口,又“呸” 地一声 吐在地上,“又他妈的生瓜蛋。”

  当吕吉福摘香瓜的时候,董存瑞骑着毛驴飞跑而来,到栅栏门前跳下毛驴,喊到:“大爷,别摘香瓜了。”

  耿大爷站起身来问:“咋回事?”

  董存瑞走到耿大爷身边:“两鬼子把连英姐一直追到家里,正碰上我。走的时候又打死两只大草鸡。”

  “不卖了!”耿大爷愤怒地夺过刘四手中的篓子,把篓子里的香瓜倒在地上,又把篓子扔到刘四怀里,愤怒地喊到:“滚!”

  刘四瞠目结舌看着耿大爷:“这…。”

  “滚!”

  吕吉福站起身来:“四蛋,你别血口喷人,大日本皇军来中国是中日亲善的,就办不出这个没有屁门的事来。”

  “鬼头灯,别拿日本鬼子当你亲爹了。那么多日本鬼子就在大街上拔鸡毛,连英姐家的水桶就在大街上扔着,你咋不去看看?”

  “四蛋,我看你是活腻了。日本人在沙城街一带又杀人又放火,你不是没听说过,杀你一个不多,缺你一个不少。”

  “你敢动四爷爷一根毫毛,四爷爷就让你全家过不好!”

  “刘四,今天有大日本皇军给做主,这一地香瓜全给他摘了,生的熟的全摘!”吕吉福气急败坏地喊到。

  “好勒。”刘四拿摘个香瓜扔进篓里。

  “刘四,你这叫造孽。”耿大爷挣扎着去拉刘四的胳膊。刘四一抬胳膊,把耿大爷推倒在地上。

  “好你个刘四,竟敢欺负老爷子。”董存瑞愤怒地扑向刘四。

  “好你个四蛋,竟敢阻挠本村长给皇军办差,本村长跟你拼了。”吕吉福穷凶极恶了,运足全身力气向董存瑞撞去,也想给董存瑞来个“大撞跤”。董存瑞没有跟他硬撞硬,而是等他撞到跟前来了个小闪身。吕吉福“噔,噔,噔” 朝前跑了几步,“腾”一下重重摔在地上,摔了个嘴啃地。

  董存瑞走上前慢慢扶起耿大爷。耿大爷说:“四蛋,你先扶我回家看看,也不知道你大娘跟你姐咋样了?”

  “咱慢走,先回家看看去。”耿大爷在董存瑞的搀扶下,一拐一冽走出栅栏门。董存瑞拉起毛驴缰绳,搀扶着耿大爷回到了家里。

  刘四看着走远的董存瑞和耿大爷,又看看摔在地上的吕吉福:“村长!”把篓子放地上,上前扶起他:“ 咱先回去吧?”

  吕吉福眨巴了几下眼睛,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土,又咳嗽了几声,往地上吐了几口痰:“四蛋呀四蛋,你他娘的别这么猖狂,总有一天,老子连本带利让你一块还。走!”

  “村长, 咱就这么空手回家了? 这让皇军多笑话。”

  “ 这么多香瓜尽是生的。摘,全他妈的给摘了,省他妈的往后看见香瓜就生气。”俩人一口气摘了四篓生香瓜,几乎把少半块地的生香瓜都给摘了。

  董存瑞扶着耿大爷回到家里,老伴正蹲在垃圾堆旁看着地上的血迹在流泪,连英扶着娘也在伤心。

  耿大爷进门就喊:“连英。”

  “爹。”连英赶忙站起身走到耿大爷面前,“爹,你看我娘。”

  “爹先看看你。”耿大爷扶住连英双臂上下打量着说,“连英,鬼子把你怎么样了?”

  “爹,幸亏了四蛋,啥亊没有,快劝劝我娘吧。”

  “没亊就好。”耿大爷又一拐一冽走到老伴身旁,“她娘,别伤心了,快起来吧。”说着,伸手拉住老伴的手臂。

  老伴擦擦眼泪站起来:“今年刚下蛋的两个大草鸡让那俩帮畜牲给打死了,实指望这俩大草鸡给连英换件衣裳,给你补补身子。”

  “这帮畜牲。她娘,别伤心了,只要人没亊就好。四蛋。”

  “大爷。”

  “你大爷这香瓜种不好了。这香瓜要熟了,都得让鬼头灯讨好了日本鬼子。你帮大爷个忙,把地里的香瓜秧子都拔了,让鬼头灯死了那份心吧。”

  “大爷,您先进屋歇歇去吧。”

  第二天,董存瑞找上满银、存理、连柱、三牛、二旦,来到了耿大爷的香瓜地。满银问:“咱来这香瓜地干啥来了?”

  “耿大爷让鬼头灯给欺负了。看看这香瓜地,生香瓜竟给摘走了一少半。”

  满银他们几个看着七零八落的香瓜秧子,愤怒之火不由地烧上心头。

  “真他娘的作孽。”

  “两个鬼子还差点欺负了连英姐。”

  “这亊我知道,两个鬼子把连英姐一直追到家里,幸亏碰上你。两个鬼子走的时候又给打死两只大草鸡。”

  三牛一头雾水地说:“这…,这是日本鬼子欺负的,不是鬼头灯。”

  “鬼头灯为了溜舔日本鬼子,来香瓜地里摘了四篓生香瓜,还把耿大爷推了个大跟头,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董存瑞说。

  “这生香瓜也不能吃呀,摘这生瓜蛋那不是糟塌东西?”存理说。

  “这咋办?他家又没有香瓜地。”三牛问。

  “没有香瓜地,有山药地,有谷子地。”连柱说。

  董存瑞看看连柱,拍板定案地说:“对,就去南沟那块山药地,给他扇了蛋,警告警吿他,再要欺负南山堡穷爷们,没门!”几个人互相点点头。商量完以后,董存瑞他们一起动手,把摘了香瓜的秧子都给拔起来,清理出了瓜园。那些还长着香瓜的秧子没有拔。此后,吕吉福再也没惦记这块地里的香瓜了。

  几天后的一个黑夜,一轮明月升到天空上,把村里村外、大街小巷、山沟山梁照得亮堂堂的。吕吉福家的牛车正停在街门口前,刘四借着月光正在修车。这时,董存瑞领着满银、存理、连柱、三牛、二旦和长锁从大街远处跑来,一直跑出了村口。

  刘四看着跑出村口的几个人:“这伙小兔崽子,天都黑了,往村外跑干啥去?这又打上啥主意了?”顿了一会儿,急忙跑进了街门。

  董存瑞和小伙伴们跑出村口,一口气跑到南山坡上吕吉福家的那块山药地里:“鬼头灯家的地,就让这块山药长的最好,咱给他拔了,看他还敢害人不了。三牛,你给放哨去。”

  三牛答应了一声,急忙跑上不远的一处山梁上,十分警惕地往村里一带观望。

  “上,赶紧拔。”董存瑞领上几个人飞快地跑进山药地里,接二连三拔起山药秧子扔在地上,不大一会儿就给拔倒了一大片。

  三牛忽然发现远处的路上有人影晃动,并传来狗叫声音,急忙跑下山梁,跑进地里说:“四蛋,有人来了, 还拉着狗。”

  董存瑞看看已拔倒的一大片山药秧子,说:“够本了,快跑。往阴洞山上跑,从土帽山回家。”几人飞快跑出山药地,向南面阴洞山跑去。

  不大一会儿,吕吉福拉着两条狗, 刘四拉着两条狗,吕二拉着两条狗,手里还拎着大木棒子,气喘吁吁跑到地头上。看看拔倒的一大片山药秧子,吕吉福气得说不出话来。

  刘四惊讶地说:“给拔倒了这么大一片。”

  吕吉福缓了一口气:“大黑, 二黑, 给我追。”三人几乎同时松开了拉狗的绳子,六条狗凶猛地向阴洞山方向追去,三人也跟着追向了阴洞山。

  董存瑞领着小伙伴飞快跑到阴洞山坡前。西山坡全是一处山楂,后面又传来那群狗的叫声。满银问:“这可咋办?前头是山楂,后面是追狗。”

  “别怕,上山楂。那群狗要是敢上山楂,就用石头往死里砸。跟我上。”董存瑞毫不犹豫地领着小伙伴们飞快地攀上了山楂。

  这时,那六条狗转眼追到了山楂前,狂叫不停。接着,吕吉福、吕二和刘四也气喘吁吁跑到了山楂前。吕吉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兔…,兔崽子,看…,看你往哪跑?大黑, 二黑, 给我上。”那六条狗真听命令,争先恐后直往山楂上窜去。

  站在山楂上的董存瑞对小伙伴们说:“快用石头砸。”双手端起一块大石头扔到山楂下的狗群里,接着满银他们也接二连三把石头抛向狗群里。紧接着传来了狗的残叫声,有四条狗飞快地跑下了山楂。

  刘四惊恐地喊:“村长,你的两条狗被砸伤了。”

  “哎哟,我的狗哟。”吕吉福哀声地喊着,扑向那正在残叫的两条狗,又喊到,“四蛋,你砸狗算什么本亊?有能耐你砸我。我的狗哟。”

  “砸你就砸你。”董存瑞说着将一块石头扔下山楂。

  吕吉福飞快地躲开董存瑞拋下的石头:“好你个兔崽子,竟敢砸本村长,这笔帐先给你记着。刘四、吕二,先把这两条狗弄回去。”三人拖起两条哀叫的狗,无奈地回了家。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最危险的敌人——麻痹的官僚,准备投降的思潮
  2. 全红婵一跳成名是天下穷苦人的悲哀
  3. 百年烂党,还是当初的模样
  4. 果然南京机场防疫失误违反基本常识事出有因
  5. 看到美国轰炸阿富汗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这里是新中国!
  6.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7. 驳秦全耀:批判反毛反共分子、捍卫社会主义,咋就“不厚道”了
  8. 中国新自由主义反动面目充分暴露
  9. 人民日报文章被删,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10. 黔驴技穷方回应,阿里凭什么得到宽恕?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3.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夹着尾巴逃了?吴亦凡及六六们遭封禁?有人为舍曼带节奏?
  4. 中宣部原副部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5. 人民日报发文称“中医药在非典时的贡献被卫生部和钟南山掩盖”,主流媒体为中医正名拉开序幕
  6. 质问奥委会:你凭什么要求中国冠军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报告?
  7. 只要青年不忘毛主席!——冠军胸前是毛主席像章有感
  8. 最危险的敌人——麻痹的官僚,准备投降的思潮
  9. 全红婵一跳成名是天下穷苦人的悲哀
  10. 百年烂党,还是当初的模样
  1. 对当前斗争形势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国百名作家之列
  3. 叶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责任的
  4.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5.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6.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7.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8. 致柳传志先生的公开信:变天了……
  9. 12339正式公开举报:腾讯涉嫌以操控舆论导向手段危害国家安全
  10. 【快看】中国年轻人“拥抱”毛主席,让美国人害怕了!
  1. “八五”遗愿何时了却
  2. “美国大儒”余英时,终于死了
  3.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4. 被夸大的中美金牌战, 恰恰掩盖中国体育的惟一出路?
  5. 全红婵一跳成名是天下穷苦人的悲哀
  6. 听话听音,他讲的话你听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