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少年董存瑞》:第十八章——四蛋改名四虎子

池艳慧 · 2021-08-15 · 来源:作者投稿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九四二年,日本鬼子采用“中心突破”“ 分进合击”“ 铁壁合围”“ 驻屯扫荡”“ 梳剔扫荡” 等战术,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最频繁最残酷的“扫荡”。 龙延怀县大队突出重围,深入敌占区,寻机打击敌人,取得了重大胜利,终于迎来了充满希望的一九四三年。这一年董存瑞十四岁了。

  刚开春,庄户人就忙乎开了,有刨茬子的,有往地里送粪的。这天上午,董存瑞赶着毛驴正往土帽山那四亩地里送粪,曹万贵和季德贵也在地里刨茬子,迎面走来了一支八路军队伍,急忙喊到:“二伯,东边有人来了,是八路军。”

  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手里活,往路上望了一下:“哟,是咱的八路军,这么多人。”

  “快去看看。”俩人走到路上,和董存瑞走到了一块。八路军的队伍走近了,走在最前面的是蔡平县长,紧跟着是王平、鹤鸣等人,再往后跟着一百多名八路军战士,人人背着行军包,身挎长枪,有的身挎盒子枪。两人赶紧走上前,握住蔡平的手:“啊呀,蔡县长、王主任,可把你们盼来了。”

  “我也早就想你们呢,可是日本鬼子缠得我脱不开身。”

  董存瑞赶紧挤上前:“县长,听说你们打了双树子,又打了新保安,把日本鬼子打的蒙头转向,是真的吗?”

  “你说呢,董存瑞同志?”蔡平笑哈哈地说。

  “肯定是真的。”

  曹万贵乐了:“你说你个董存瑞,当初不是你报告了县长打了双树子又打新保安吗?这阵儿咋又问起县长来了?”

  “我也是没话找话,不问这个没的说了。”董存瑞的话把蔡平、王平、曹万贵、季德贵和许多战士逗的大笑起来。

  “董存瑞机灵着哩,是村里的孩子王,甭管做啥,准能叫你满意。”曹万贵介绍说。

  “哟,光顾说话了,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蔡平指着王平说:“这是县委新安排的三区区委书记、抗联主任王平同志。”

  王平说:“县长,我们去年春天就认识了,老曹是农会主任,老季是副主任。”

  “瞧我这记心,去年春天你跟我来过。走,回村里说话去。”蔡平又对董存瑞说:“董存瑞同志,快去送粪,毛驴都跑了。”

  董存瑞站在路边,看着蔡平带领着八路军队伍从眼前走过去。当他看到队伍里有四个战士抬着一挺重机枪时,惊喜地追着部队多看了几眼。这时,曹万贵说:“四蛋,快去送粪,回村里把魏玉章、耿世昌几个干部都叫到庙里。”

  董存瑞把粪送到地里,回村里把魏玉章、耿世昌等人通知到了龙王庙,把毛驴送回家里,就往街门口跑。董全忠从正房屋里出来,喊到:“不送粪,又干啥去?”

  “看八路军机枪去。”董存瑞跑到巷里,又叫上连柱和存理,一块去了龙王庙。

  在龙王庙,四名战士提着枪正在门口站岗。董存瑞领着存理和连柱跑到大庙门口,跑上台阶就要进院。一名站岗的八路军战士赶忙把他们拦住:“董存瑞同志,干吗连招呼都不打就往里闯?”

  董存瑞理直气壮地说:“我要看机枪。”

  这个战士马上一本正经地说:“看机枪也得打招呼呀,哪有这样不吱声不报告就往里闯的?我给你报告一声。”

  忽然,一名八路军干部在院里问:“谁在大声说话呢?不知道首长在开会?”

  “报告连长,董存瑞领着两个小孩非要看机枪。”

  连长走出龙王庙大门看看:“哟,真是董存瑞同志。怎么,想看机枪?”

  “嗯,真想看。”

  连长往院里看看,轻声说:“进来吧,不过得小点声,首长正在开会。”

  三人跟着连长轻手轻脚走进了龙王庙。龙王庙大院里的四周都有八路军战士挎枪站岗,许多战士们坐在台阶上搂着枪正在休息。那挺重机枪就放在院里,一个战士正在用一块布擦着枪体,三人径直跑到机枪旁蹲下来。

  董存瑞惊奇地说:“呀,这就是机枪?真家伙。”

  连柱目不转睛地看着机枪:“这铮明瓦亮的,打起仗来一定带劲。”

  存理伸手摸摸机枪,董存瑞抬手打了一下:“别动,这家伙一动就走火,走了火谁也弄不住。”

  擦枪的战士被逗乐了。董存瑞嘻皮笑脸地问:“八路伯伯,这机枪能摸摸吗?”

  “你不是刚说完动动要走火吗?”擦枪的战士反问他。

  “我那是吓唬他的。”董存瑞调皮地说。

  “嘿,人不大,吓唬人的本事倒挺大。”擦枪的战士随后打开枪膛看了看,又关上保险,“董存瑞同志,想看看就看看吧,只许摸,不许动。”

  董存瑞欣喜地先摸摸枪管,又摸摸枪身,最后趴在地上,两只手握住枪柄,嘴里不住地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他握着机枪射击的模样,把看热闹的战士逗乐了。

  擦枪的战士说:“你别说,董存瑞要当上兵,准是个好机枪手。”

  董存瑞从地上爬起来,对连柱说:“你也来当当机枪手。”

  连柱也学着董存瑞的样子趴在地上,两只小手握住枪柄,嘴里也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西房门开了,蔡平、王平、季德贵等人陆续来到院里。

  蔡平看到连柱趴在地上,手里握着枪柄,嘴里发出“哒哒哒”的声音,连忙喊到:“哎,怎么让小孩乱动机枪呢?真是乱弹琴。”

  董存瑞跑到蔡平面前,举起左手敬了个军礼:“报告县长,也让我们见识见识机枪。”

  院里的人一见董存瑞举起左手敬军礼,不禁大笑起来。董存瑞被笑呆了,扭头看看敬礼的左手。蔡平端详着他敬的军礼:“我说,董存瑞同志,你敬的军礼咋这么别扭?”

  王平走过来,伸手把董存瑞敬礼的左手按下去。他看出来了:董存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敢作敢当的主,亲切地说:“回家吧。”董存瑞他们三个人跟着王平走出龙王庙,回了家。

  一天,董存瑞、满银、存理、连柱、长锁、三牛、二旦和许多老百姓站在谷场周围看热闹。谷场里又栽起了十多个草人,十多条钢枪分三堆架着,五十多个民兵按照魏玉章的口令已经列好队。王平、鹤鸣、曹万贵、季德贵、耿世昌来到民兵队列前面。

  “同志们,前几天蔡县长来到咱们村,对咱们村的抗日工作给予了表扬,并且又给咱区里派来了新的区委书记王平同志。下面请王主任给大家讲话,大家欢迎。”魏玉章说完,民兵们热烈地鼓了一阵掌声。

  王平往前面走了几步:“同志们,民兵就是一边生产、一边打仗的兵,也是跟着八路军打鬼子、干革命的兵。民兵就得按照八路军的规矩办事,就要象八路军一样,守纪律,听命令,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听命令、不守纪律就打不了胜仗。今天进行的训练,就是让大家懂得什么是纪律,什么是命令,什么是打仗。好,训练开始吧。”

  魏玉章喊到:“全体民兵,立正!”

  民兵们开始训练了,董存瑞和小伙伴们心情不悦地离开了人群,走到了离谷场不远的那个土包上坐下。

  “人家都成民兵了,都挎上枪了,可咱们还是啥也不是,成了姥爷不疼、舅舅不爱的没娘孩了。”董存瑞埋怨地说。

  “董存瑞,二哥都收你做了徒弟了,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满银说。

  “那算啥身在福中不知福?当不上民兵,挎不上枪,真没劲。长锁,你想当民兵不想?”

  “想当。”

  董存瑞他们几个光顾唠叨当民兵了,谁也没有发现王平悄悄来到他们的身后。

  “连柱呢?”

  “想当。”

  “哦,你们都想当民兵?” 从身后传来了王平的声音。

  董存瑞扭头一看是王平,马上站起来:“报告王主任,我们都想当民兵。”

  王平和董存瑞一块坐下,问到:“董存瑞想当民兵,今年多大了?”

  “十四。”

  王平又看看董存瑞,问到:“四蛋 这名谁给起的?”

  “我爹,真不好听。”

  “你要嫌这名不好听,我给起个名,好不好?”

  “好。”

  王平想了一下,看看董存瑞:“我看你敢作敢当,干起活来就像个小老虎,就叫四虎子吧,怎么样?”

  “嘿,王主任,这名好,就叫四虎子。”董存瑞高兴地对大伙说,“听见没有,往后就叫我四虎子。”

  “这名改得威风,行。”

  董存瑞又问:“王主任,认得石主任不?”

  “认得,我们在县里见过面。”

  “王主任,石主任怎么还不回来呀?”

  “四虎子,咱们以后再唠叨石主任,好吗?” 王平说这话,心情非常沉重,但董存瑞没有感觉出来。

  “行。王主任,刚才我说了,我们几个都想当民兵,你看行不行?”

  “当民兵是件好事,可你们不够年龄,这是党的政策。你们年龄虽然小,但村里的许多抗日工作也离不开你们。”

  “王主任,我们在村里能干个啥?”

  “小孩子也能干大事。去年魏玉章不是让你领着小伙伴们监视吕大肚家的动静吗,你就干得狠出色。你把顺亮从吕吉贵嘴里听到的消息及时报告给了村干部,使村干部们心里有了底,鼓舞了斗志,保存了村里的抗日力量。来,你们都坐好。四虎子,爱听故事不爱?”

  “爱听。”

  “他们爱听不爱听?”

  “他们也都爱听。”

  “你们都爱听故事,今天我就给讲一个儿童团员送鸡毛信的故事。”

  “啥叫儿童团?”董存瑞问。

  “儿童团就是由你们这么大岁数的儿童,在八路军领导下,帮助抗日政府做好抗日工作的组织。就跟这支正在训练的民兵一样,明白吗?”

  “明白啦,一面是民,一面是兵,也是跟着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的。”

  “四虎子说的对,就是这样的儿童团。”

  “王主任,你快给讲儿童团员送鸡毛信的故事吧。”

  “好。”王平说,“太行山里有一个小村子,村里有一个放羊的小羊倌,人们叫他羊娃子,是村里的儿童团员。有一天,民兵队长交给羊娃子一封信,叫他赶紧给八路军大部队送去。羊娃子接过信一看,见信上粘着三根鸡毛,就知道,这封信特别急,必须在一天一夜内送去,要不就要耽误大事。要送这封鸡毛信相当不容易,路上要通过日本鬼子的三道封锁线,要翻越两道山梁,就像从咱南山堡到阎家坪这么远。”

  董存瑞问:“插上鸡毛就特别着急,要是插上老虎毛是不是更着急?”

  “哎,四虎子,别打岔,听王主任讲故事。”三牛不乐意了。

  “老虎毛难找,以后我让你们送信都是插鸡毛的。”王平说。

  “听见没有,王主任让咱也送鸡毛信。王主任快给讲故事。”

  “这个羊娃子接过鸡毛信,二话没说,回家拿了点干粮,赶上羊群就上路了。羊娃子怕半路上碰上日本鬼子把鸡毛信搜出去,就把这封信用一根细绳绑在了一只老绵羊的大尾巴下面。别说,羊娃子在半路上恰好碰上进山‘扫荡’的日本鬼子,日本鬼子抓住了羊娃子,把他浑身上下都搜了一遍,啥也没有搜出来。后来,日本鬼子以为羊娃子就是个放羊的,也就放心了。非让羊娃子给他们带路,进山打八路。羊娃子实在没办法,在日本鬼子前边赶上羊,就给带路。到了晚上,日本鬼子在一个村里休息,吃饭的时候,有个汉奸就给那个日本鬼子的队长出了个主意,叫杀几只羊。日本鬼子队长当然同意了,几个鬼子汉奸就把几只羊给杀了。”

  “哎,这个羊娃子也够窝囊的,日本鬼子要宰我的羊,我就先摔他两个大跟头。”董存瑞说。

  “你就会摔大跤,先听王主任讲故亊。”满银责怪地说。

  “羊娃子怕他们把那只绑着鸡毛信的大绵羊也给杀了,就坐在地上,两只脚跟蹭着地,两只手捂着眼,两指头撑开个缝,就‘哇哇’地哭开了。这时有个汉奸又要杀羊,上去就要拉那只绑着鸡毛信的大绵羊,羊娃子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对那个汉奸说:‘老总,这只羊太老了,羊肉咬不动,你还是拉只小的杀了吧’,说完又大声哭开了。”

  “听见没有?”董存瑞把两只手捂在眼上,两个指头露出个缝,说,“就是这么哭的。要是我肯定不哭,我娘一天打了我三回,我就不给她哭。”

  王平惊奇地问:“咋打了三回?”

  “王主任,他给拆炸弹。”连柱说。

  “拆啥炸弹?” 王平更惊奇地问。

  “就是飞机扔下的炸弹。”

  “多危险。以后遇到炸弹不许拆了,要交给我,我要用它打鬼子。四虎子,懂不懂?”王平说。

  “懂了。”

  “还听王主任讲故事。”满银说。

  王平继续讲:“那个汉奸听羊娃子说的有道理,就拉只小羊又给杀了。第二天,羊娃子一边哭,一边赶着剩下的羊继续给日本鬼子带路,连续通过了三道封锁线,爬过了两道山梁,把鬼子领进了八路军的伏击圈。八路军把这些日本鬼子都给报销了。羊娃子把那封鸡毛信也按时送到了八路军首长的手里。你们说,儿童团能不能办大事呀?”

  董存瑞站起来,大声说:“能办大事。王主任,什么时候咱村里也成立儿童团?我也给送鸡毛信去。”

  王平和其它小伙伴地都笑了。

  “笑什么,你们不想当儿童团?”

  王平拉着董存瑞坐下,又继续说 :“四虎子,别着急,儿童团不光要送鸡毛信,还要站岗,放哨,查路条,捉汉奸,抓特务。还要监视那些地主老财们的活动。另外,查路条还得识字,不识字怎么查路条呀?要当儿童团,就得先念书。”

  董存瑞犯难地说:“王主任,没先生,没学校,咋念书呀?”

  “过几天我给请个先生,还在龙王庙的西房里念书,好不好?”

  “太好了。听见没有,咱们又能念书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又一个,死期到了!
  2. 吴铭:上海与井冈山
  3. 南京疫情破防的背后,有一条被忽视的暗线
  4. 李前宽导演去世了,他终究没能等来《抗美援朝》的播出
  5. “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中美究竟谁想回到过去?
  6. 竟然凭空刮起歪曲高强部长的妖风!
  7. 李前宽导演已逝世,《抗美援朝》何时才能解禁播出?
  8. 刘继明:论举报
  9. 老何读后感:接鬼洗脑真厉害!
  10. 司马南:阿富汗塔利班解放大半国土,人大教授王义桅遭人构陷!
  1.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2.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3. 最危险的敌人——麻痹的官僚,准备投降的思潮
  4. 毛主席应当“功七过三”,这番评价实在让人忍不住落泪!
  5. 百年烂党,还是当初的模样
  6. 叶方青:推进共同富裕,要警惕“驴唇不对马嘴”现象
  7. 子午:张文宏真的是为穷人说话?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8. 果然南京机场防疫失误违反基本常识事出有因
  9. 看到美国轰炸阿富汗惊出一身冷汗,还好这里是新中国!
  10. 人民日报文章被删,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4.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5.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6.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7.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8.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9. 刘继明与方方们的斗争,是横扫一切反人民公知的开端!
  10.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 七夕节:感受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旷世爱情
  2. 美国人这次真急了!
  3.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4. 张文宏的“与病毒和谐共处”论是投降主义,必须坚决反对!
  5. 中国大陆38枚奥运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震惊】毛主席像变白板,团团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