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少年董存瑞》:第二十四章——运粮道上智脱身

池艳慧 · 2021-08-18 · 来源:作者投稿
董存瑞的故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董全忠正蹲在院里磨镰刀,身旁还放着已经磨好的三把镰刀。董存瑞完成了拾废铁的任务,拉着毛驴走进院里。董全忠问:“咋这么早就回来了?拾够没有?”放下手里镰刀,起身帮董存瑞从毛驴身上抬下龙驮。

  “拾够了。”董存瑞把毛驴拉进驴圈里。

  这时,季德贵走进院来。

  “德贵来了,先进屋吧。”董全忠招呼到。

  “不了,我跟四虎子安排点任务。磨镰刀呢?”

  “有点黍子,先割割去。”

  “四虎子。”

  “哎,大伯。”董存瑞从驴圈里出来,“大伯,啥任务?”

  “明天早晨,拉上毛驴,去长安岭运粮。”

  “给日本鬼子运粮?”

  “对。”

  “不去。”

  “为啥?这可是王主任开会安排的。”

  “王主任的话你也不听了?”董全忠责备地说。

  “抗日儿童团长给鬼子运粮,我嫌窝囊。”

  “上回挖壕沟你就说:堂堂的抗日八童团长,给日本鬼子挖壕沟,丢不起那人。结果你去了,摔了人家两个大跟头。这回去了,说不定还能摔他两个大跟头。去不去你看的办吧。不行再找找王主任去。”季德贵说完走出了院子。

  “还找王主任去?”董全忠问。

  “真窝囊。”董存瑞气呼呼地走进了屋里。

  无论咋有意见,第二天一大早,董存瑞和季德贵、满银、连柱和二十多个老百姓拉上牲口、带上干粮来到长安岭据点。他们从据点给牲口驮上装满粮食的麻袋,在一名日本鬼子小队长和二十多个日伪军的押送下,走上了通往沙城的沙河公路。董存瑞和满银、连柱拉着毛驴走在运粮队的最前头。当运粮队走到两面是高山、中间是坎坷不平的沙河路段时,董存瑞朝后看看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心里说:“狗日小鬼子,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堂堂的抗日儿童团长给你们运粮,我操你八辈祖宗。”又看看毛驴驮的装满粮食的麻袋,心里说:“不行,这粮不能这么原原本本地运到沙城。”这时候,脚下一根树枝勾烂了他的裤腿,转了转眼珠子,拾起了地上的树枝,在麻袋上用力地捅了几下,麻袋被捅开个小口子,粮食流到地上,赶忙走到毛驴前头,拉上毛驴,目不转睛地向前走去。

  再说走在运粮队后面的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看到路上撒下的粮食,急忙命令一个日本鬼子赶快去前面检查检查。

  这个日本鬼子赶忙跑到前面,逐个检查了驮在牲口上的麻袋,很快看到董存瑞的毛驴驮的麻袋有个口子在漏粮食,急忙说:“小孩,你地口袋地漏了,快快地堵上。”

  董存瑞回头看看麻袋上的口子,赶忙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塞进麻袋口子里,粮食马上不漏了。日本鬼子夸赞说:“哟细,你地大大地聪明。哟细,大大地哟细,快快地走。”

  等这个日本鬼子回到后面的日伪军列队里,紧跟在董存瑞后面的满银看见他把手中的树枝扔在地上,笑了一下,回头看看跟在最后面的日伪军,赶忙拾起树枝,也在麻袋上用力捅开个小口子,粮食也流到了地上,满银也马上走到前头,拉上毛驴,一个劲地向前走去。

  跟在运粮队后面的那个日本鬼子又看到地上洒的粮食,又赶忙跑到前面查看驮在牲畜上的麻袋,很快看到满银的毛驴驮的麻袋上有个口子在漏粮食:“小孩,你地口袋也地漏了,也快快地堵上。”

  满银赶忙回头看看麻袋上的口子,也急忙从地上拾块石头塞进麻袋口子里。

  这个日本鬼子也夸赞说:“哟细,好好地,大大地良民。”

  接着跟在后面的季德贵和许多百姓如法炮制,用鞭杆或树枝在麻袋上捅上了窟窿,粮食撒了一路。这时,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和日伪军们看到路上撒的粮食越来越多,都跑到前面大声喝道:“你们什么地干活,粮食统统地漏了 ,快快地堵上。”

  “皇军,你们的麻袋太旧了,不结实了,牲口一驮都给撑开窟窿了。不信您试试。”季德贵用双手撑住麻袋一撕,给撕个大口子,粮食马上洒在了地上。就这么一折腾,等这些粮食送到沙城,已经不足一半了。

  当运粮队路过南山堡西沙河的时候,王平、魏玉章、鹤鸣和几名八路军战士正隐蔽在山梁上看着他们走过。

  王平对鹤鸣小声说:“押粮的只有二十几个日伪军,证明据点里还有八十多个人。你去趟焦家沟,明天再去一拨人去运粮,想办法让鬼子多派人押运,减少守军。”

  “我现在就去。”

  “去焦家沟安排好后,你直接去向县长汇报,明天上午就能攻打长安岭。”

  “明白了。”鹤鸣端着驳壳枪,弯着腰离开山梁,马上去了焦家沟。

  董存瑞他们的运粮队把剩下不足一半的粮食交到沙城后,吃点干粮,就开始按原路返回长安岭。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和那些日伪军仍然跟在后面,并催促道:“快快地走,天黑前回到炮楼,明天再早早地运粮。”

  董存瑞仍然走在运粮队的最前头,心里说:“狗日的,堂堂的抗日儿童团长给你们运粮,真窝心。不行,无论如何也不能回长安岭了。”当走到通向南山堡的泉家沟时,他忽然双手捂住肚子,大声地喊开了,“哎哟!哎哟!哎哟!”双手捂住肚子蹲在地上,“哎哟!哎哟!哎哟!”

  董存瑞的喊叫声惊动了后面的日本鬼子。一个日本鬼子端着枪走到他面前:“小孩,你地咋了?”

  董存瑞一脸难受地说:“太君,我的肚子大大的疼,哎哟!哎哟!哎哟!我要拉屎。”

  “哟细,把毛驴给我,快快地去拉屎。”

  “是,太君。”董存瑞捂着肚子,把毛驴缰绳交给了鬼子,向泉家沟南面的山梁上跑去。

  鬼子看着董存瑞跑上了山梁,笑了一下:“哟细,我地先骑骑毛驴。”翻身骑上了毛驴向前跑去。忽然,山梁上传来一声长长的口哨,毛驴撒蹄往前一窜,向山梁跑去了,那个日本鬼子“叭叽” 一声摔到地上。

  董存瑞在山梁上骑上毛驴,跑下山梁,跑进了泉家沟。

  日本鬼子小队长走到那个摔在地上的日本鬼子面前,狠狠踢了他一脚:“八格雅路。”又伸手使劲打了他两耳光子,“眼皮底下竟让小孩地逃跑了,给我大日本皇军大大地丢人,快快地去追。”那个日本鬼子马上端起枪向山梁冲去,还开了几枪。

  董存瑞骑着毛驴在泉家沟里飞快地跑着,身后传来几声枪响。往后看看,又不顾一切地向前跑去。这时,从山坡上跑下一个端枪的民兵,问董存瑞咋回亊。董存瑞说:“鬼子在追我。”

  “快跑,我掩护。”等董存瑞跑得拐了弯,这个民兵赶紧藏在一个小山弯里,对着那个追来的日本鬼子开了一枪。 “不好,有八路地埋伏。” 日本鬼子急忙转身逃回去了。

  第二天早晨,董存瑞手握红缨枪走进龙王庙西房里,找王平准备挨批评。王平不在,只有曹万贵、耿世昌、连英、杨老师正围坐在课桌前登记账册。

  “二伯,王主任呢?”

  “去西沙河打仗去了。”

  “打仗?”董存瑞转身跑出龙王庙。

  耿世昌摇着头说:“这个四虎子,听见打仗比过年还高兴。”

  曹万贵说:“这要当了兵,准是个好兵。来,咱还登记吧。”

  今天早晨,王平带领着魏玉章、民兵和八路军战士提着地雷来到一个山梁上隐蔽起来。

  “王主任,运粮队在昨天就是这个时辰到的。”魏玉章说。

  “快去埋地雷吧。”

  魏玉章挥了一下手,带领十多个民兵跑下山梁,跑到沙河公路上开始埋地雷。“注意伪装,别让日本鬼子看出马脚来。要不然,咱的地雷就白埋了。” 魏玉章边检查边嘱咐到。

  埋好地雷后,其他民兵都在沙河旁的地埂后后隐蔽起来了。魏玉章提着枪爬上山梁:“王主任,地雷都埋好了,民兵们也都隐蔽好了。”

  “昨天看见那么多咱中国老百姓种的粮食从眼前驮走,让日本鬼子吃得饱饱的再打咱中国人,我心寒呀。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运走一颗粮食。”

  这时,八路军小李提着枪弯着腰跑上山梁来:“主任,来了。鬼子押着粮食来了。”说完,趴在王平身边,端好枪,把子弹推上膛。

  王平说:“听我命令,做好战斗准备,不许伤着咱老百姓。”

  这时候,董存瑞手握红缨枪,从山梁后面跑上来,趴在王平身边:“王主任,我来了。”

  “你咋来了?没去运粮?”

  “昨夜跑回来的。”

  “你呀。算了,快去站岗吧。”

  董存瑞离开王平,往后退了几歩,坐在山坡上:“哼,我才不去呢。”

  王平回头看看他:“你咋不去站岗?”

  “等打完仗再去。”

  “这儿打仗没你的亊。”

  “咋就没我事了?我也是抗日的儿童团,不打仗咋抗日?”

  “你就好好胡搅蛮缠吧。”

  这时候,满银、连柱、季德贵领着运粮队和押粮日伪军走进了埋地雷的伏击圈里。也是该着倒霉,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恰在这时候下了命令:“停一下。”

  日伪军们停止了行军。季德贵他们的运粮队拉着牲口继续往前走去,恰好走出了埋地雷的伏击圈。

  一个日本鬼子跑到小队长上面前:“队长有何命令?”

  “昨晚南山堡一个小孩骑毛驴逃跑了,让大日本皇军大失脸面。你地带两个人,让前面那个小孩领路,去村里把他抓来,我决不轻饶他。”刚说完,一声枪响,脚下埋的地雷纷纷爆炸了,许多鬼子汉奸当场就被炸得血肉横飞,死伤过半。那些驮粮牲口也被惊得四处乱跑。季德贵急忙大喊:“快趴下!快趴下!”百姓们都趴在了地上。地雷爆炸之后又是一阵儿的枪响,几个负隅顽抗的日伪军纷纷中弹倒地。

  王平站起来,举着驳壳枪,高喊:“冲啊!”带领民兵和八路军冲下山坡,冲进沙河里,消灭残敌。

  “冲啊!”董存瑞端着红缨枪也跟着王平冲下山坡,冲进沙河里。那个日本鬼子小队长看见董存瑞端着红缨枪冲来,气急败坏地喊到:“八格雅路,你竟是八路。”手持指挥刀向董存瑞砍来,王平一枪将这个小队长击毙了。

  就在王平带领八路军和民兵伏击运粮队的时候,蔡平率领县大队也打下了长安岭据点,缴获了一大批粮食,激动地说:“有了这么一大批粮食,冬季给养问题就解决了,进行战略反攻也无后顾之忧了。”

  西沙河伏击战和长安岭攻击战极大地鼓舞了怀来小北川老百姓们的抗日热情,也让那些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卖命的走狗汉奸们陷入了惶惶不可终日的境地。当天黑夜,吕吉贵衣冠不整地提着枪从王家楼炮楼仓惶地跑回了家,喝了几杯酒后向吕大肚和吕吉福诉说了长安岭据点被攻破的情况。爷仨对自己家庭的命运开始担忧起来了。特别是吕吉贵说了董存瑞在炮楼里连摔了宫树两个跟头的情况后,吕吉福和吕大肚大吃一惊。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2.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3.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4. 造神的原来是一群妖精
  5. 张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冲突的转折点
  6. 警惕新“驭民三策”
  7. 阿富汗已经变天,可惜不是解放区的天……
  8. 张文宏爆出博士论文抄袭丑闻,抄袭黄海南、韩金祥文章全文仅改了编号
  9. 叫嚣“谁跟民企过不去就跟谁过不去”的大老虎被双开
  10. 阿富汗结局,对台湾的启示!
  1.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2. 子午:张文宏真的是为穷人说话?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惊呆了
  4. 迎春:谎报“军情” 隐瞒真相
  5. 戴着毛主席像章抗疫:“我们是毛主席的人民医务工作者”
  6. 吕永岩:评《致高强同志的一封信》
  7. 吴铭:也说中国舆论场怪像
  8. 塔利班手持毛选,打败美帝走狗,取得完胜!
  9. 又一个,死期到了!
  10. 迷信钟院士是一种病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风波,我被国际知名极右派反动媒体点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险的信号,该当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讽刺性的一幕发生了!
  4. 南京机场疫情,证明网红专家提出的抗疫路线祸国殃民,必须警惕
  5.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6. 近期惊动全网的三大政策突变, 在一个闭门会上说透了背后逻辑 | 文化纵横
  7. 吕言夫:毛泽东思想的新定位
  8. 请听听南京机场保洁员的话
  9. 谁该为“大跃进”中的左倾错误负主要责任
  10. 1975《红旗》杂志的惊人预言!
  1. 七夕节:感受杨开慧和毛主席的旷世爱情
  2. 这个村一年考上11个研究生
  3. 内行人告诉你:邓力群的这套大书,是写毛主席最好的书籍!
  4. 《求是》(2021年16期):习近平:总结党的历史经验 加强党的政治建设
  5. 真正的主旋律导演李前宽老师,一路走好!深憾《抗美援朝》无缘上映之耻!
  6. 毛主席像变白板,偷偷删除就完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