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罗建军:腾讯网易搜狐新浪凤凰网鼓吹四大歪理邪说

作者:罗建军 发布时间:2015-0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腾讯、网易、搜狐、新浪、凤凰网等自由派媒体大肆宣扬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大致可以归纳为“白眼狼学说”。自由主义本身具有很强的片面性,加上在中西文化、大国政治的较量之中,西方势力更是将自由主义作为瓦解中国文化自主性和国家政权稳定的工具,所以自由主义本身的片面性被极度的放大。这一学说的核心思想基本上可以概括为:我是世界的核心,世界上所有一切都应该围绕我打转。我的就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我不必爱国家,国家却必须爱我。国家所有的成就都看不到,看到的只有缺点和不足。没有享受的想享受,享受到了还想得到更多。要是跟他讲国家的成就,一句话噎死你:这都是你的义务。在具体应用中,腾讯、网易、搜狐、新浪、凤凰网根据其受众的不同,以及领域的不同,各有侧重点。目前自由主义的进攻呈现出全方位、立体式、密不透风、无孔不入之态势。大致说来主要表现为“天真政治学”、“怨妇经济学”、“讼棍法律学”、“暴力维权学”四大歪理邪说。

  一、 用“天真政治学”瓦解现行社会政治秩序

  政治是自由主义阐述的主要领域。自由主义在政治方面的要点是:大谈个人自由,信奉小政府;动辄讲“良心”“真相”“阳光”;“一人一票决定政治领导人的产生,以及决定国家重大事项”。尤其最险恶的是,将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上的成功、个人福利制度等都归功于“民主制度”。自由主义大肆宣传这套“天真政治学”,谎言讲1000遍就变成了真理,还真是有很多人相信了那套东西。尤其是“将统治者关进笼子的智慧”、民主之后就经济发达、民生改善、政治清明,几乎是人人享太平、个个得实惠,不是天堂,胜似天堂。其煽动作用及其巨大,几乎大部分没有认真思考的人,要想一点不被煽动,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称之为“天真政治学”,就是其政治结构和政治主张极其天真。人类历史几千年,为了政治权力的争夺,爆发了多少流血冲突,多少人又为了巩固和夺取政权殚精竭虑,产生了多少阴谋与阳谋。哪有“一人一票”包治百病的道理,哪有“一人一票”就导致权力轻松转移的道理。更加不可能由于实现了“民主政治”,导致经济发达、民生改善。表面上的天真,实际上包藏祸心。整天跟你讲“良心”,实际上想得却是想颠覆政权。自由主义在阐述其政治主张时,画了一张很大的饼,撒下了漫天谎言。但是其并不准备兑现,事实上也兑现不了。但是只要你相信了他们这条谎言,瓦解和破坏了现行政治秩序,那就够了。

  二、用“怨妇经济学”拉拢新兴的民营企业家阶层,煽动民营企业家阶层对执政党和政府的不满

  民营企业家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深入、发展,逐步发展壮大。已经有原来的一名不文、流浪街头、社会边缘人物,一跃成为掌握了巨大的经济资源、举足轻重的一个社会阶层。毋庸置疑,很多民营企业家在其成长过程中,不乏偷税漏税、制假售价等不光彩的行为。当然这不是本文关注的重点。随着民营企业家力量的崛起,无疑在很多程度上滋生出在政治上的欲望和要求。这些是符合人性的规律的,回避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自由主义很好的利用了新兴民营企业家阶层的人性欲望,创造出一整套“怨妇经济学”。要点主要是:最大限度的减少政府管制,最大限度的发挥企业家活动空间;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应该向美国企业家看齐,不要仅仅做“红顶商人”;推行政治改革,推行美国式的政治制度;宣称“老板是最后的裁决者”;民营企业成功了,那是企业家精神发挥得好;要是民营企业经营失败,那就归咎于政府的压制和国有企业的挤压。如果民营企业投机失败,那都是金融垄断和金融管制的结果。大声抱怨国有企业垄断、鼓吹国企退出竞争领域。大声抱怨民企融资难、贷款难等。总之一句话:民营企业就是这个社会的主宰,国家政权和一切都得围绕民营企业转。成功了就是民企功劳,失败了都是政府的错。

  坦率的说,就连民营企业家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么多,本来只想自己创业发财,圈一块土地坐等发财,最多也就想弄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干干。哪想到被自由派经济学家赋予这么丰富的涵义,基本上民营企业家想要的东西,甚至是还没有想要的东西。无论是“钱”,还是“权”,自由派经济学家都给他们在呐喊助威,而其喊得很响亮,直到把民营企业描绘成“弱势全体”,囔囔着要“国民待遇”。甚至民营企业犯罪都不是犯罪,也是企业家精神发扬的表现。诈骗犯判了死刑都要齐声呐喊,要“刀下留人”。这么一来,人性自私自利的一面充分膨胀,民营企业家阶层不由自主的被这套“怨妇经济学”所吸引,甚至明里暗里支持自由主义学说,民营企业家与执政党和政府的关系随之微妙起来。

  自由主义在阐述其“怨妇经济学”之时,已经达到了不择手段、瞎编胡造之地步,很多论述已经明显歪曲经济学的一般常识,比如:企业竞争是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竞争中的成功或失败是不可避免的。这本来是最简单最基本的道理。可是经过怨妇经济学家一胡闹,民营企业失败破产可就不得了了,那都是政府管制、以及国企垄断的错。还有,面对房地产价格的一路上扬,怨妇经济学家们异口同声的说这是我国国企垄断,民营资本缺乏投资机会导致的,却不去分析中国处于城市化的关键阶段,也不分析美国没有多少管制,但是美国的资本为何也缺乏投资机会,却要到处投机?一旦遇到哪里经济稍微有点波动,立马鼓吹制度劣势、“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特色”的优势已经穷尽了等等言论。反正不管怎样,一有机会,立即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搞乱人心是怨妇经济学家的最大本能。

  三、用“讼棍法律学”瓦解现行法律体制

  和政治诉诸民意不同,自由主义在法律上的主张却走向法律内部人士自己关起门来玩,不管不顾社会其他成员的地步。主要有:主张司法独立,政治要与法律脱钩,法院不受政治干预,与立法、行政实施三权分立;强烈主张程序正义,反对使用刑讯逼供,主张无充分的证据、无充分的程序不能定罪;大搞法律教条主义,最大可能的立法和制订法律实施条例,等等。

  自由主义利用个别案例大肆炒作,硬是把个别案例上升到法律制度本身的制度性问题,甚至是体制性的问题。其理论无一不是对准政治体制而来的:就是用司法独立离间执政党和政府与法院、检察院、律师之间的关系,关键时候便于操作司法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大搞所谓的“程序正义”,搞得法律基本上连法律专业人士不仔细研究都搞不懂的地步,更不用说老百姓能搞懂。但是他们却要弄一批不懂法律的“陪审员”去充门面,以推卸自身责任。一般性的案件不能刑讯逼供是对的,但是对于那些穷凶极恶的爆炸、杀人、叛国等罪行也不能用刑,难道要靠犯罪嫌疑人的良心发现?搞出汗牛充栋的法律及法律实施细则,以及长篇累牍的判决书,设置实现很长的司法程序,这些都已经超出一般普通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老百姓在这种法律制度下只能被动挨打,而绝对不能有所作为。

  四、用“暴力维权说”煽动社会不满

  在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绝大多数人在改革开放中是收益的。但是收益的程度不一样。收益最大的是民营企业家阶层,他们从原来的社会边缘、流浪汉等一跃成为拥有巨额经济的一群人。普通的工人、农民有收益,但是收益不大。当然还有人利益受损,比如国企下岗职工,他们原先是别人羡慕的对象,手捧所谓的铁饭碗,他们的国企改革中被无情的裁员,在经济、社会地位、心理等各方面的落差极大。至于说到征地拆迁的农户,总体上来讲他们是受益的。但是由于个人期望和现实有差距等原因,总是不可避免的存在落差。另外还有环境保护、交通、邻里纠纷等。总之,目前中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冲突,有些矛盾具有长期性,有些矛盾还比较激烈,这是客观事实。

  放眼世界各国,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时期,总是不可避免的伴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发,比如英国的羊吃人运动,欧洲、美国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此起彼伏的工人运动。拉美的一些运动。只是相对而言,这些国家的矛盾冲突总体都属于自发状态,是矛盾冲突的自然反应。而在中国,由于中西文化、大国政治竞争等原因,导致外部势力插手这些矛盾冲突,他们打着“维权”的旗帜,力图将这些进一步的激发,用极其暴力、血腥、充满戾气的手段进行“维权”,并无一例外的都引导对整个社会制度和社会秩序的否定。

  虽然西方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矛盾冲突极其尖锐,甚至可以说极其血腥。但是经过100多年的发展,西方社会已经通过掠夺他国财富、工业化、流放犯罪分子等手段,暂时稳定社会局势。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基本完成,西方社会已经走过了矛盾高发的阶段,随着社会保险制度等的落实,整个西方社会呈现出比较稳定、各阶层都能够接受的状态。这个时候所谓的“维权分子”根本无视西方社会发展的全过程,硬是将西方打扮成世外桃源般的美好,编造出种种谎言,并把这些谎言大肆流传。这些谎言都是经过精心编造的,很有文学气质、很有煽动力。比如什么“铁道工程师不敢坐高铁”、“法院工作人员说拍卖的房子即可满足市场需求”、“美国老太太不愿搬迁受特殊对待”、“德国威廉两代国王与磨坊主”的故事等。

  就在这种极端化的逻辑下,打着反对征地拆迁、环境保护、维权的旗号,中国社会矛盾日益突出,演出了一场又一场事件。本来这种维权活动和维权积极分子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存在,只是那个时候舆论掌握得很好,这类维权活动只能在低下潜伏,一直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浪。最近这些年来,由于对大众舆论过于宽松,所谓的维权分子充分利用大众网络舆论,制造一起又一起的事件,掀起一次有一次舆论狂欢。每次的暴力维权事件都和舆论狂欢紧密的结合起来。著名的就有乌坎事件、启东事件、万盛事件、瓮安事件等。

  自由派四处散播谣言,扰乱人心,破坏正常社会秩序

  自由化除开披上学术的外衣,冒充什么学术权威,冒充经济学家、法律学家、政治学家、网络达人之外,还处心积虑,四处散播谣言,映射政府和高层人士。气焰极其嚣张,目的极其阴险。最高层如江泽民等都曾经成为他们造谣的对象。而且这些谣言流传很广、散布很快。等有关部门反应过来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充分显示出我们的宣传部门舆论掌控能力之低下,已经倒了何种地步!充分显示出自由派气焰之嚣张,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总之,中国目前的舆论环境不容乐观。自由主义经过精心谋划,组织了系统的宣传战、舆论战。用“天真政治学”攻击现行社会秩序,破坏社会和谐稳定。用“怨妇经济学”拉拢民营企业家阶层,离间政府与民营企业家阶层的关系。用“讼棍法律学”拉拢法院、检察院和律师,企图用所谓的程序正义绑住政府手脚,关键时刻用法律武器对抗政府。用“暴力维权说”煽动普通民众的不满情绪,企图把一般民众正常的利益诉求转化为他们制造社会动乱的契机。最后,他们四处制造谣言,包括最高层的谣言,企图搞乱人心,破坏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制造天下大乱的形式,便于他们火中取栗。

  自由派这种目的是非常险恶、手段非常狡猾的。尤其是他们注意打着“言论自由”的旗号,为他们操纵舆论制造借口和理由,迷惑了很多人,很多领导干部也研究不深,轻易上当。甚至我们的很多宣传干部,不注意从整体、全面、立体的全部事实中,去掌握趋势性、苗头性、规律性的东西。单纯的从某句话、某篇文章,某种言论,很难将其做一个整体的否定,听之任之。甚至把这些言论简单的当作一般群众的批评,而没有一点政治意识、政治头脑,这样下去,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这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之中,自由派人士高喊着维权的口号,殴打民警、冲击政府机关、强行限制他人自由、打砸抢烧,充分显示了极端的暴力倾向和破坏倾向。在这一切暴力事件之中,看到的除开暴力,还是只有暴力,他们所倡导的什么“理性”“法治”精神一概不提,他们非但不会哪怕半点批评事件中的人违反法律,破坏正常社会秩序,反而大声为他们叫好,矛头一概指向政府,有错都是政府的错,没错也是政府的错。这充分显示出自由派明显的两面派面目,他们只是要用法律、程序正义绑住政府的手。当法律阻碍他们行动的时候,自由派就会毫不犹豫的将法律和秩序抛到脑后。说到底,自由派就是一批恶棍、流氓、无赖,只不过披上了学术的外衣而已。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5/02/338610.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