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为什么不恨毛主席 ——从母亲两次蒙冤上访说起(一)

远航 · 2019-12-19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乌云遮不住太阳,一时遮住也要被驱散。草民断言,前述所列政治运动,无论多么猖狂的反动势力都否定不了!

 序:毛主席是神,说话总会应验。他知道偶像潜伏危险,可能一世英明被粉碎,更加自信:“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

请不要说,天安门城楼还挂着毛主席巨幅画像;请不要说,毛主席纪念堂还俨然屹立在天安门广场;请不要说,《宪法》和《党章》白纸黑字表明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请不要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大庆,游行队伍打出“坚持毛泽东思想”横幅;请不要说,央视长期播放讴歌毛主席革命战争年代的电视剧……事实是,他老人家的话应验了!

漫漫几十年岁月,反动派诋毁、诽谤毛主席,畅通无阻,倍受抬爱;老百姓讴歌、赞美毛主席,处处受限,横遭打压,甚至被抓捕被关押。如今,毛主席已经被狗咬,被狼撕,皮开肉绽,遍体鳞伤。在一个完全依靠他而诞生的崭新国度,在一个完全仰仗他而跻身世界“三国演义”的国家,他的思想已经灰飞烟灭,他的精神已经荡然无存;他开创的社会主义伟业已经被扼杀,他给予人民的民主权利和“五免”社会已经成为过眼烟云;他打造的民族意志和威望已经被消解;他主导意识形态领域东风压倒西风的世界格局已经不复存在。如果没有炼就一双火眼睛,谁也搞不懂,弄不清,整不明,个中玄机和诡谲!

毛主席冤么?冤,太冤!天下第一冤!前无古人之冤!后无来者之冤!

这是当今中国社会最邪乎的奇葩!这是炎黄子孙旷古未有的闹剧!

为什么会这样?主要一个原因:妖魔化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妖魔化新中国的政治运动。

新中国的政治运动,包括“清匪反霸”、“镇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四清”,“W革”等,无不是毛主席共产党为人民打江山、保江山,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举措,体现了人民的意志,符合人民的利益,无可厚非,必须肯定。但是肯定的同时,我们不否认,运动中出现了一些冤假错案。尽管毛主席党中央相当注重政策,也无法避免下面具体执行中,因为种种原因发生违背政策的事而伤及无辜。可这毕竟是少数、极少数情况, 是局部而不是整体,是枝节而不是根本,是支流而不是主流。它绝不是运动本身的错,决不能说明运动的本质。

然而,一些反动精英和汉奸公知却罔顾事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不遗余力,不择手段,挖空心思造谣、诬蔑毛主席专制、暴政,搞政治运动整人,迫害了多少精英,整死了多少好人,谁又受了多少罪,谁又吃了多少苦。他们强奸民意,调戏共产党,你方唱罢我登台,在长达四十年里没完没了,无休无止,又是控诉又是声讨,通过抹黑毛主席共产党进行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抹黑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糟蹋得无以复加,暗无天日,不知有多少善良、盲从的人们和年轻后生,受他们的欺骗和蛊惑成为反毛分子!

其实,毛主席是谁,历史就摆在那里。他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不世出的旷世奇才,盖世英雄。他缔造了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打败了一切内外反动派,拯救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民不聊生,殍殣载道的中华民族。他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设起一个傲然屹立于世界舞台中心的社会主义新中国。他和共产党领导的政治运动,无一不是为人民谋利益的运动。他只属于劳动人民,只属于无产阶级和受剥削、受压迫、受奴役的老百姓。他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灯塔,永远活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心中。

乌云遮不住太阳,一时遮住也要被驱散。草民断言,前述所列政治运动,无论多么猖狂的反动势力都否定不了!即便如“反右”,尽管作为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的那个人违反毛主席的指示大肆扩大化,严重损害了共产党在人民心中的崇高威望,但是这场斗争,对于捍卫无产阶级政权,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的利益,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和正确的。尤其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哪怕那个人的“理论家”说得“像鬼子进村一样坏”,但是她的功绩,她彪炳史册,光照千秋,已经彰显并且还将继续彰显的伟大历史意义,任何人企图抹煞和否定,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捍卫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就是捍卫无产阶级的红色政权;捍卫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捍卫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尊严;捍卫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未来!

本文旨在以“四清”和“W革”中,母亲两次蒙冤,坚持上访的成功案例,澄清个中是非曲直,展现真理的光芒,为毛泽东时代正名,为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洗刷不白之冤!

本文不藏着,不掖着,一四六九真来真去,包括涉及的人物姓名。可追溯,可对质,并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让那些鼠目寸光,小肚鸡肠,哼哼唧唧,涕涕泣泣的反革命分子,宵小们、怨妇们见鬼去吧!

 首先说说毛主席共产党的政策。从延安“整风”起,毛主席党中央就一直贯彻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的政策,即使对特务、叛徒、内奸、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也实行“给出路”的政策。1954年制定《宪法》时,毛主席还特别提出共产党“有错必纠”,“决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方针。毛泽东时代,老百姓用“伟大、光荣、正确”的三联袂绝唱,虔诚地献给中国共产党,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

言归正题。我出生重庆,家中五兄妹。父亲是游民,1948年进厂(解放后的中央国营企业重庆钢铁公司)当工人。母亲是区运输联运合作社一家煤园集体企业会计。196410月,母亲被打成“漏划地主”遣返原籍农村劳动改造。所谓“遣返”,就是注销你的城市户口,由单位的人和警察押回原籍。原籍有个离婚多年的外婆。母亲带着三岁的四弟和一岁的五妹落户外婆家,从此成为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是家中老大,当时不满十三岁,从那时起,便学会了煮饭,洗衣服等一系列家务活。

次年即1965年,我小学毕业升初中,不想因为母亲成份问题,我被圈定为“黑子女”(“地富反坏右”黑五类子女),剥夺了读初中的权利,尽管我是品学皆优的“三好”学生,全班唯一臂戴“三根杠”的班头。当时得知这一消息,不啻晴天霹雳,打得我晕头转向!

泪往哪里流?妈妈?是的。二弟三弟学习成绩差些,我学习成绩好,妈妈不操心,最疼我。但是妈妈在受苦,我流一把泪,她要流十把,我害怕告诉她。然而我又不能不告诉她。那时没有公交车,我跋山涉水三十八里去见妈妈,第一眼看着她那憔悴的面容,禁不住泪水扑簌簌下雨一样就淌出来了。一间黑不溜秋,扯满蜘蛛网,龇牙露缝的土墙屋子,妈妈可怜巴巴搂着我,泪水流成了河,抹了一把又一把。外婆也在一旁跟着抹泪。不管家庭出身地主抑或本人成份地主,母亲都不该受这个罪,不单自己被遣返原籍“劳改”,还连累我小小年纪不能上学,这是哪门子政策?

外婆是名副其实的地主,“土改”后戴着地主帽子,与社员们一样靠挣工分吃饭,没啥不一样。她还经常进城来看望舅舅和我们。母亲带着两个小家伙回来,倒把她套着不由自主了。

母亲是政治问题,为了不让别人说闲话,使劲劳动挣表现。外婆一天八个工分,妈妈开始九个工分,后来增加到十个工分,壮劳力才十二个工分,母亲算能干的。这时她手上已经打起茧疤。她个头不到一米六,体重不足一百斤,身体瘦削单薄,真是难为她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一则遇到“四清”运动,亦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运动主要针对农村社队和极少数城镇企业管理混乱,账目不清,干部多吃多占和不正之风进行整顿,从“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清财物”解决政治、经济、思想和组织上的“四不清”。另外还开展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斗争,以达到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目的。运动中推广“桃园经验”把矛头指向基层特别是指向普通“黑五类”群众。运输联社作为区属集体企业试点单位,区里派来指导运动的工作组和企业领导照葫芦画瓢,清查母亲的账目,这倒也正常。但是母亲账目干干净净,个人表现也没见得“有破坏活动”,却查出个“漏划地主”,说母亲欺骗组织,隐瞒历史,决定谴返原籍农村劳动改造。

显然,这不能叫“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更不能叫“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后来1965114日,中央发出《关于“四清”运动中的二十三条……》纠正“桃园经验”的失误,提出“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母亲在田间地头“劳改”三个多月了。

二则我运气不好,“在教育招生方面,1965年的政治审查重视出身成份”,提出“对中、高等学校新生进行严格的政治审查”,“学校必须严格把好政审关”(百度文库《“政治审查”的历史演进考察》)。这是教育部和公安部的规定,我当时不知此情,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今日上网搜索方得证实。本来,当时国家有政策,“对于在社会主义建设各个方面服务的知识分子,如果本人成分不是剥削者,其子女不应该算作剥削阶级子女。”(《文革前高考权利主体的演绎——1953-1965年的高考政审制度》)。但是,因母亲被整成地主(由漏划地主再划成地主),我便成了剥削阶级子女。学校依据“把好政审关”,就把我这个剥削阶级子女撵出校门了。

这个依据符合共产党的政策吗?共产党从革命战争年代到和平建设时期,始终坚持“出身不由选择,道路是可以选择的”;始终实行“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政策。活例为证:大汉奸温世珍解放初被共产党镇压,而他那个小字辈宗亲,从小学读到初中高中,此刻还在北京读大学。这就体现了共产党“不唯成份论,重在政治表现”的政策。这是大政策,小政策必须服从大政策,各级党政组织都应当以大政策为准,为啥对我就不讲这个大政策呢?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有多少人家庭出身是工人、雇农、贫农、下中农、小商、小贩、游民、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无产阶级?何况我父亲是叫花子出身的产业工人,我还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咋不以我父亲成份为标准,或者以我本人表现为标准呢?政审可以,但是小学升初中,等于升“中、高等学校”吗?即便入团、入党、参军、提干,也没有必要这么“左”吧?

不准我读初中与班主任无关,学校领导的决定。全校不止我一个,有三个。后来母亲才晓得,是单位党支部书记打听得我的年龄和就读学校,悄悄去公函通报的。小小少年受此株连,完全不在于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害怕我等成为资产阶级接班人篡夺无产阶级印把子,滑天下之大稽嘛!不过,怪罪学校在次要,更要怪罪的是母亲单位的头儿。

那时实行党的一元化领导。说起很简单。母亲想入党,支书叫黄云海,是个酒鬼,收到《入党志愿书》多次向母亲暗示他就喜欢这一杯。一斤装“五粮液”一瓶3.60元,不要票证随便买,母亲心知肚明却假莽。她工资36元,不是买不起更不是心痛钱,入党是光荣的,咋能干这种下作的腌臜事?此事一拖一年多,党没入成反惹身膻,黄某做贼心虚忌恨母亲,遂起歹猫心肠。其实母亲隐忍怨气并没有发牢骚伤负黄某,不想还是落得挨整的下场。

家里有部“熊猫”牌收音机,母亲在单位能看到报纸,回家还要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晚间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晓得国家一些大政方针。按当时档案填报成份要求,分为家庭出身成份和本人成份。政策规定,解放前年满十八岁仍在家中未外出自己谋生者,家庭出身什么成份本人填什么成份;外出谋生者,家庭成份不变,本人成份是什么填什么。母亲出生于193112月底,我市于19491129日解放,算来还差一个月满十八岁,与“漏划”何干?

根据这一事实,母亲绝不屈服,坚信共产党“有错必纠”,“决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方针政策。她要搞清楚,怎么叫“漏划”?哪家王法规定“漏划地主”便要从城里遣返原籍农村劳动改造?她反抗了,上访了。没办法嘛,下面造成的冤假错案,不上访不可能纠正和解决,何况上访是新中国赋予人民的民主权利。母亲先区里,后市里,每个月都要跑一两趟。乡下全是熟人,很了解母亲的情况,都为她抱不平说应该告状,每当母亲请假生产队长都很支持。母亲私塾初中,刚解放那几年还当过“扫盲”老师,写点材料不在话下。

母亲不邮寄材料,都亲自交,来回七十六里当天去当天回,绝不超假耽误农活造成不良影响,其间还抓紧时间回家看我们。因为她被整,父亲很怄气,外面不好出回到家里出,常常骂得我们狗血淋头,还经常打我们。他弄了根二指宽的竹片专门打人,抓起就一气乱打。我很少挨打,二弟挨打也不多,三弟最多,隔三差五就遭打一回,主要是放学不回家,被爸爸在半路拦截咆哮如雷赶回来,一路打得哇哇大哭,拢屋还要罚跪。母亲回来主要是关心我们,特别是关心三弟,害怕他挨打,总是没完没了唠唠叨叨。

自从知道我失学后,母亲跑得更勤,一月要跑四五趟,连带反映解决我上学的问题。

有一次母亲回来特别高兴,给我们买了饼干和棒棒糖。原来市委有个头头接见了她,说这事全市统一解决,马上落实政策,不单纠错,补发工资,还要叫黄书记向母亲陪礼道歉。头头批评区里乱整,全区百多家区属企业,就三十几家搞“四清”,他们严重违反毛主席党中央的政策,搞出十几个冤假错案。莫说母亲不是漏划地主,就是又咋啦,地主富农十几年都成死老虎了,还要咋个整人家?人家在城里自食其力为人民工作都十多年了,拖儿带崽一大家子,弄回农村劳动改造,还讲不讲点儿良心,乱弹琴嘛。听妈妈说来,我们一家老少笑得嘻嘻哈哈合不拢嘴儿。

一年零两个月母亲终于获得平反。黄支书、区里下来搞运动的人和派出所主管户籍的警察,一起向母亲陪礼道歉。

遗憾的是母亲的会计位置已被别人顶替,不得不服从安排当下力棒锤。什么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母亲没有一点怨言。那时城里烧煤球,母亲掌控煤球机开关将压出的煤球排放到顾客箩筐,一边打扫散落地上的煤球。顾客络绎不绝,她整天不得休息,上厕所都请人顶着跑步解决,天天汗流浃背,敷得像个黑人。但她需要这份工作,心情很愉快,每天乐乐呵呵。父亲是六级锻工,算八级工资制中的高薪,月薪76.50元,加上母亲的工资,我们一家老少能过得很宽裕。

我也读初中了。市里针对全市“黑子女”失学情况,统一在各区县办起“广播学校”,开学虽然晚两三个月,总算又背上了书包。

所谓“广播学校”,就是一半喇叭一半老师授课。全区一所学校两个老师。全班二十几个同学,差生和“黑子女”大致各一半。读了两个月放寒假,后头又读大约半学期“W革”兴起而停课。从此我再没上过学,直到敲打键盘的今天。

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每一个阶段都是必然的, 因此,对它所由发生的时代和条件说来,都有它存在的理由”(《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213页)。这是马克思主义对历史必然性的经典表述。我们看问题的出发点不能拘泥于个人恩怨,必须进入那个“时代和条件”去思考,必须联系那个阶段的历史看问题。共产党依靠工人、农民、学生运动,即群众运动生存和发展,最后武装夺取政权走社会主义道路,必然要继续进行政治的、经济的群众运动,以巩固、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与社会进程相联系的,是社会发展进程中的内在逻辑要求。共产党完全具备领导群众开展政治斗争和政治运动的能力,把握运动方向,达成运动目的。如果,共产党不依靠群众,不组织群众搞政治斗争和政治运动,她的正常的政治生命也就停止了。

所以我从来不责怪“四清”运动本身,甚至不责怪王光美的“桃园经验”混淆两类不性质矛盾而伤害好人,何况“桃园经验”并没有规定把“黑五类”遣返回农村。妈妈得以纠错回来恢复工作,足以说明共产党能正视自己的错误,说明运动本身并不以整人害人为目的;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也从来没有把整人害人作为目的。我甚至认为,即便运动一直有“二十三条”为指导,上司居心不良胡乱整,母亲一样在劫难逃,包括我被取缔读初中的权利。这与运动并无什么本质上的联系。

毛主席说:“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出现冤假错案,涉及被冤屈的人,怎么都应该相信共产党,进行申诉、上访,以求得纠正平反。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绝不是瞎吹瞎捧出来的。党的“有错必纠”,“决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方针政策,明明白白摆在桌面,鼓励你“有冤必申”,你任何时候都有权利拿来为自己说话。比如被打成右派者,除毛主席党中央点名的右派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大佬,恕我孤陋寡闻,所谓五十五万右派,几十年里我从来没有听说他们有谁抗争过,申诉过,上访过。为什么不抗争,不申诉,不上访呢?如果不是像反革命右派分子茅于轼那样,“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一点也不冤枉”(2013517日独家网《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还让人怎么理解呢?一个个都认为自己是啥精英、俊杰,活得这么软蛋、窝囊,帽子一戴二十年,是不是太那个奴,那个悲了?我母亲一介平民耳,因抗争,上访,共产党“有错必纠”,“决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方针政策,不是兑现了吗?

列宁在《共产主义》一文中说:“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毛主席在《矛盾论》中也论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原则。只有坚持这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则,才能抛弃思想方法上的主观性、片面性、表面性。“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就犯了主观性,片面性错误。看看我母亲“四清”运动中挨整,殃及我蒙冤受屈不能读初中这事,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方法,能否得出怪罪毛主席共产党的结论呢?肯定不能!如果硬要扯上毛主席,编方打条给他老人家扣顶整人的帽子,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太无耻,太卑鄙了吗?

八年后,母亲告诉我,刚回单位那天有位同事对她说,如果上面不搞“四清”运动,她肯定不会挨整。母亲否定说,不搞“四清”运动她一样要挨整,迟早要挨整,只是不晓得会整到啥程度罢,因为黄某有权。母亲说这话有依据,她没有满足黄某那一杯就一直被忌恨着。同事耷拉眼睑,欲言又止。我想,这位同事若活着,后来又经历W革,如果不是立场问题,怕也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或“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要怪罪毛主席,恨毛主席吧。

注:本章完。母亲第二次蒙冤不在重庆在西昌。以官方定性十年W革计,那时正是W革中后期,也是我们一家到西昌支援三线建设的日子。下文第二章和第三章,讲述这段日子中,母亲再次蒙冤受屈,并牵连父亲和我们小字辈,被迫上访成功的故事。从中读者会再次看到,我们为什么不恨毛主席,反而更加热爱毛主席,怀念毛主席。敬请继续关注。

远航 20191218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小果的“救命恩人”:为何只被党内警告?
  2. 驭粟裕天才者,唯有那个人
  3. 孙小果“普通家庭”能雇佣1副部5正厅,那非普通家庭呢!
  4. 左大培主张的当前经济政策
  5. 郭松民 | 评中俄提议部分解除对朝制裁:“林冲”终将踢翻“洪教头”
  6. 贾根良:中国大傻瓜与美国的狼子野心
  7. 庆帝为何要杀叶轻眉?
  8. 郭松民: “自私到骨子里的大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9. 他本不必这么做!
  10. 像毛泽东那样对付美国
  1.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2.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3.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4. 北大包丽自杀事件,是虐爱还是虐待?
  5. 孙锡良:谁是我们的朋友?
  6. “孙小果案”最严重的犯罪环节,依旧无人“认领”!
  7. 逼死包丽的,除了牟林翰究竟还有谁?
  8. 美国丧心病狂搞中国,中国却与狼共舞
  9. 司马平邦:关于孙小果团伙的覆灭
  10. 孙小果的“救命恩人”:为何只被党内警告?
  1.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2. 当今世界的政治奇观:“毛泽东热”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3.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话林彪
  4.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5.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6.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7.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一):政治上的“智障综合症”及其隔代传人
  8. 张全景:在北京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9. 今天关于香港的消息,都挺意味深长……
  10.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1. 毛主席对中国海军的最后嘱托
  2. 刚刚,武船集团敬立毛主席铜像,高12.26米,毛主席挥手永向前!
  3.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4. 从霍元甲、黄飞鸿,到战狼
  5. “临时夫妻”: 被折叠的农民工灰色婚恋世界
  6.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