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为什么不恨毛主席 ——从母亲两次蒙冤上访说起(三)

渝儿石远航 · 2019-12-23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无限怀念毛泽东时代!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星期天,我和二弟到县公安局拘留所看妈妈,管它能不能如愿都要试一试。把门的承认妈妈关在里面,却是磨破嘴皮也不准见,大约没有这个规矩吧。拘留所三面环山,我们决定爬到山上打望。一路荆棘丛生,乱石密布,费力巴巴湿透半身爬到山上,终于看到高墙铁丝网里那块放风的坝子。等了约两个小时才依稀看到妈妈的身影,看到她戴着脚镣手铐缓缓挪动的身子,那么不堪重负,凄凄惨惨。我和二弟顿时就哭了,怎么也不理解他们为何要给一个弱女人戴脚镣手铐,妈妈不是反革命分子啊!

现在,我们两兄弟必须更加努力工作挣表现,才不至于让领导另眼相看,或者被别人说闲话。事实上领导和群众,特别是先前亲近我们的同事和朋友,谁都没有歧视我们。二月份,党组织和团组织建立。三月份,我加入了共青团。团支书叫蒋自豪,认为我父母冤枉,全矿都知道;何况党的政策重在本人表现,鼓励我入团后争取入党。加入少年先锋队时就梦想加入共青团,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宣誓时我眼里噙满泪花,我为三线建设流淌的汗水不比任何人少,该入团,甚至马上转为共产党员也够格!

这时,爸爸已经痊愈。奇迹,真是奇迹!医院领导和医务人员全都同情我们,特别关照爸爸,专门请来一位古稀之年的民间骨科老中医为爸爸治疗。老中医对爸爸唯一的要求就是不怕痛,半个月保证让爸爸恢复行走、做事,一个月完好如初,照样打铁(锻工就是铁匠)。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绝活的骨科医生,誉之华佗再世,名至实归!老中医仅仅凭借一双手捏捏拿拿,再加中药包敷,果真在他说的时间段让爸爸获得康复。绝,真绝!中医,神奇的中医!不过,爸爸确实痛得很惨,主要是两次骨头复位,老中医在捏捏拿拿中,痛得爸爸汗如雨下,上牙打下牙,浑身都筛糠起来。

爸爸出院后,童某不准爸爸上班,安排在家休养。他害怕爸爸外出告状,派人暗中监视,我们住家周围随时都能看到鬼鬼祟祟游动的人。先前轮翻照顾爸爸的三个工人,透露说他们侍候爸爸还附带监视的任务,主要是怕爸爸外出。爸爸住院治伤期间不方便,何来外出之说?飞呀?可见童贼心虚到什么程度!

爸爸前面住院没花一分一文,工资全额照拿,现在休养也拿全工资。这期间我隔三差五验证爸爸是否痊愈,与他扳手腕、赛跑,结果他居然像正常人一样,一点没有异常反映。一个多月后童某安排爸爸到矿部学习班学习。那时流行办学习班。学习班是自由的,天天能回家,星期天照休。爸爸最特殊,别人上午学习下午劳动,他上午学习下午睡觉;别人要交流啥学习心得,他可以不交流只带耳朵;晚上大家要听半小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才能回家,他可以不听就回家。爸爸就这样厮混两个多月,换了三批人马学习班停办才出来,手上老茧不见了,养得特精神,原本走路昂首挺胸的样子,变得更加雄赳赳气昂昂,谁看着他都不会相信差点成了断脚断手的残废人。

我们肯定要告状,省里不解决就告到北京。我们暂时没行动,主要想等妈妈回来再说,我们坚信妈妈会回来。妈妈反党不成立,反革命分子是诬陷,仅凭原单位的黑材料定罪绝不能成立!你说我反党就反党?我说你反党你承不承认嘛?公安局是傻逼,随便就拿你几爷子忽悠了?

有一首歌叫好不过毛泽东时代,“高不过蓝天,深不过海,好不过毛泽东时代。革命红旗迎风摆……”我们家没有谁不会唱这首歌,就和唱东方红社会主义好大海航行靠舵手等等红色革命歌曲一样随口就来。我们生活在毛泽东时代,受毛泽东思想和党的培养教育过来,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热爱三线建设。我们是好人,对童某等上上下下的当权派没有丁点儿畏惧心理。我们不孤立,爸爸住院期间,我和二弟的一些同事朋友,都到医院看望爸爸;和爸爸一起从重钢来的一些老乡也去看望他。他们根本不怕受啥影响啥牵连,还跟着我们骂童贼。从批判会上群众的抗议和这些好心人身上,从356许多群众的脸上,我们不仅感受到社会的温馨,还看到了社会的良知,看到了正义,看到了光明和美好的未来,心里特舒畅,特亮堂。我们始终认为现在是毛主席共产党的天下,工人阶级的天下,劳动人民的天下,总有一天要还我们清白,风雨过后就是彩虹。虽然我们没有再去看妈妈,但是因为坚信妈妈会回来,我们一家老少特别淡定,坦坦然然,放放心心等着那一天到来。

我们的信念得到验证,爸爸从学习班回来次日下午,即1972430日,妈妈回来了。这天是星期天,我和二弟休息。

两辆吉普车开到我们家不远处公路边停下,五个人前后簇拥妈妈一路走来。按说妈妈获得自由与家人久别重逢该高兴,但是她那张苍白的面庞却没有丁点儿笑容,显得很郁结很冷漠。陪妈妈来的人是356党办主任、政工科长、保卫科长,还有两个公安(其中一个科长)。我们家用的是大圆桌,围坐八人正合适。弟妹们被安排回避,我参加了“圆桌会”。

党办主任首先代表党委向妈妈道歉,同时向爸爸、向我和二弟道歉;他还为公安局背锅,解释抓妈妈责任不在公安局而在356。这是实话,公安局啥也不晓得,都听356的,抓人是356的要求。妈妈进局子头一个星期,公安局按照356严厉打击妈妈“反革命”的嚣张气焰要求,确实给妈妈戴了脚镣手铐。后来经妈妈申辩和解释,他们似乎有些同情,这才给妈妈解除脚镣手铐。

跟着,公安局科头主动担责向妈妈道歉。后头一个个照例行事。总之,他们承认错了,妈妈不是漏划地主、反革命分子;爸爸不是蜕化变质分子;批斗爸爸妈妈是错误的,叫我两兄上台“受教育”更是错误的;逮捕妈妈错上加错;打人是犯罪行为,鉴于爸爸完全康复,凶手免于刑事处理;妈妈恢复合同工,停止工作之日起,补发全部工资。

党办主任问我们还有什么要求。爸爸提了两条:一,童立新必须亲自向我们老少四人道歉;二,严惩打人凶手。爸爸态度坚决,夹带控诉马大炮等人的暴行,噼噼啪啪,愤愤不平;又设那个前提,声称:“只要毛主席还健在,这个天就塌不下来!”他后头句话不管咋个变,前提不变,我那两年耳朵都听起了茧疤。我理解爸爸他们这辈人,他们深深热爱毛主席和共产党,因为他们解放前是受剥削、受压迫的穷苦人。我敢说,他们这代人是最伟大的正能量,是捍卫这个国家、民族,捍卫共产党和无产阶级专政,捍卫社会主义制度无坚不摧的力量。可惜,他们这代人基本上都走了。

妈妈和我皆认同爸爸提的要求。“圆桌会”不温不火,很严肃、庄重。这就是毛泽东时代W革期间,我们还没有上访,领导和政府做错事,真不敢藏着掖着麻麻杂杂不认错,该认的还得认。但是,因为童立新没出面向我们道歉,我们不服气;不处理凶手更不服气。不管他们如何解释,最后近乎恳求,我们仍然不依不饶。党办主任无可奈何,答应回头向矿党委王书记汇报后再给我们答复。王书记就是王英。没有他的支持,童立新的批斗会根本开不起来,说不定抓捕妈妈也有他一份功劳,他是童贼的后台,我们一点不抱希望。

结果不用说,我们没有冤枉王书记,他非但没有叫童贼向我们道歉,也没有处理凶手。爸爸开始上班,一如既往该咋干咋干。同在一个车间,难免不撞上童贼,爸爸描述说,他每次瞪着童贼眼里都喷着火,如果能喷出来,童贼就被他烧成一堆灰烬了;可怜童贼,连看也不敢看爸爸一眼。

爸爸和妈妈还多次去找军管会,但白搭。从此妈妈开始上访。我们已经不在乎妈妈上不上班,不再看重钱的问题,更看重的是一家子的尊严,是公道正义,天地良知,我们必须讨个说法。我们知道前面的路充满泥泞、坎坷。这里天高皇帝远,356官僚主义者阶级一定会我行我素千方百计为难我们。但是我们已经管不得这么多,偏要把上访进行到底。童贼不亲自道歉,凶手不惩办,决不刹车!

母亲从冕宁告到西昌,告到成都,一晃1973年,半年多来,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不是上面不管,西昌市府、市委有批复;省委、省冶金局都有批复,可356为所欲为,推诿、拖拉,故意不执行。

把人批了斗了打了关了,当事人就算了?爸爸的伤情医院记着,证据确凿,凶手长期逍遥法外,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春节过后妈妈上北京了。

这时军管会已撤离356。母亲到北京上访,这一年不少于三次。因省冶金局是356直接上司,母亲每次去北京路过成都都要先到省治金局上访。无论在成都或北京,妈妈都享受免费食宿和免费返程车票,这是根据1957年国务院印发各地试行内务部和北京市颁发的《关于解决来访群众食、宿、路费的暂行办法》(《新中国信访制度的创建和发展:一九四九—— 一九五七)》)颁发的红头文件实行的政策。而且母亲出发从来不买票,每每列车上遇到查票,问及冤情,无钱购票,乘警和列车长皆因为同情而让母亲免费乘车。那时上访人员不多,没有“违规上访”一说,也没有听说什么“截访”,更没有被告人勾结政府和黑社会打压、抓捕、关押上访人员的天方夜谭。母亲从来没有遭遇啥“截访”啥“维稳”,356一次也没干过。矿里,特别是童贼最害怕我们上访,却不敢阻拦我们上访。那个时代,任何单位任何人,都没有胆量如此乱来。次年即1974年元月,妈妈再次到北京上访。妈妈每次上访都有批复。我记不得更多内容,唯这次依稀记得:

……如果情况属实,请你们按照XXX要求赔礼道歉,法办凶手。请将结果回复本办公室。落款:中共中央办公厅人民来信来访办公室(公章)。

因为中央强硬表态,356很棘手,派了几泼人到家里来作我们的工作,但都被我们回绝了,还是那句话,童某不亲自向我们道歉,凶手不惩治,这事没完!然而时间过去两个月,356死猪不怕开水烫,仍然不理不睬。这下我们忍无可忍,爸爸妈妈和我们两兄弟一起上访了。我们计划分两步走,第一步在成都找省冶金局和省委,第二步到北京找国家治金部和党中央。如果这次356再顽固抗拒上面的指示,我们就在矿部贴大字报,贴满整个356机关,并再次四人一起上访,扭着冶金局不放,坚决要求调回重钢,全家离开这个鬼旮旯。

省冶金局安顿我们免费食宿在附近一家旅馆。劳人处处长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说这回一定为我们彻底解决问题。两天后,356劳人科女科长来了。二位提出调动爸爸和我们两兄弟工作,全家离开356。处长玩笑说,不在那个鬼地方呆了,姓童的邪门,惹不起,躲得起,不要老纠缠道歉,老纠缠处理凶手,矿里丢不起这个面子。处长接着问我们想不想回重钢,并解释不是重庆主城的重钢,而是重钢一个矿山,在乐山沙湾。我们听到重钢就亲切,这不正中下怀么?妈妈说沙湾是郭沫若故居,那里很富饶、热闹。当时我们就像飞出笼子的鸟儿,眼前豁然开朗,心情骤然舒展。是啊,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攀西地区是三线建设重地,人才进来容易出去难啊!

回到泸沽,矿里再次为我们正名,请我们老少四人到矿部,由党委一位副书记和党办、政工科、保卫科、劳人科头儿一起出面,再次就批斗我们,抓捕关押妈妈,打伤爸爸表示道歉。他们不是敌人,又没得罪我们,不能不让我们心生离愁,感到组织的温暖。虽然我们没有告倒童贼,没有达到惩办凶手的目的,但我们告回了正义和真理,告回了做人的尊严,告回了我们老百姓扬眉吐气的权利。童贼没露面,不肯向我们“背书”,倒让组织来为他“背书”,似乎身份很高贵,“高贵者最愚蠢”,推而论之越高贵越愚蠢!不理他得了。

“鬼旮旯”是气话,我们离开泸沽是无奈的选择,也是相对满意的选择。356给我们烙下了深深的伤痕,“灵关古道一明珠”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眷念;这里有我们的辛酸,也有我们的欢悦。痛哉于心,顾怀情幽;苦堪难载,心念殊切。我们常常沿着乡间的机耕道消遣徜徉,也常常在清澈的安宁河畔淌水游悠。我们曾参加农家婚宴品尝别具风味的八大碗,领略乡村欢天喜地婚庆的场面,乡民的盛情和浓浓的村风民俗,让我们记忆尤深,难以忘怀。我们特别喜欢逛游在古香古色的泸沽街上,欣赏彝族同胞奔放的披毡舞那展臂、摆动、旋转,模仿鹰和熊的姿态,欣赏阿米子红扑扑的笑靥。我们惦念西昌城郭,邛海、泸山,我们爱上了攀西地区的三线建设,爱上了这片仅次于成都平原的河套平坝,土质那么肥沃,物产那么丰富,特产火腿红润似火,瘦多肥少,丰腴不腻,香味浓郁,口感之霸道绝不亚于当今的金华火腿。还有核桃、柿子、梨子、樱桃、板栗等等本乡本土的原生态绿色水果,无不使人馋涎欲滴。

记忆最深的是在自家房前种窝笋,栽时将就旁边水沟污水舀来一淋,长得葱葱郁郁,又高大又嫩白,轻轻一剥皮子,沙沙作响一撕到头,炒来萃绿油嫩,吃来脆嘣清香。还有黄豆,点在沟坎,也是啥都不管,长出的毛豆椭圆饱满,细腻如玉,煮时香气扑鼻,吃起不舍收嘴,吃得再多还想吃。

但是,我们到底还是离开了这个我们曾经倾注了满腔热忱的356信箱——泸沽铁矿,离开了可爱的泸沽镇。

那天,矿部派了车和人手来帮我们搬家,但是我们两兄弟的七八个同事和朋友们捷足先登,以试车之名从矿山开来两部“日野”车为我们送行。这几年,356进口了许多现代化外国矿山设备,除推土机、铲机、钻机等,还有捷克斯洛伐克的“泰脱拉”和日本的“日野”重型卡车和自卸车。一些晓得我们搬家的邻居主动来帮忙。他们争先恐后,一会儿就搬完了。一些我们要好的同事和朋友还一直送我们到火车站。他们善良而热忱的笑脸,至今常常萦绕在我的脑海。

19743月底,我们全家落户乐山重钢粘土矿,我和二弟从磁铁矿露天采矿工,变成了粘土矿井下采矿工。

安定下来,妈妈陡然感觉吃了大亏!这辈子的工作就这般失落了么?难道下半辈子就靠老头子和儿女养着?她不服气啊!就在这时,356与妈妈同时招收的合同工不满四十岁全转成了正式工,超龄没转的俱皆允许干到四十五岁,妈妈超龄不能转正,至少还能再干两三年,作为国营企业,不干了总该有点啥补偿吧?最想不通的是,经356动员舍弃工作除脱饭碗,陪老头子支援三线建设来到356还挨整还丢了工作,到如今干了二十余年竟然白干!这事356撇得了干系吗?必须找他们讨回公道,讨回应该属于自己的权益!

于是妈妈再次上访了。这回不像头回那样简单,诉求复杂得多,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记得从这年四月到1976年9月,在长达两年多时间里,妈妈为了获得老有所养依托,不至于二十年白干,往返泸沽乐山,北上成都北京,反反复复数次奔波,千辛万苦,历尽坎坷,终于获得应有的回报。

9月9日这天,妈妈刚好在北京,得悉毛主席逝世,当即哭成个泪人。过后不几天,在国家冶金部关照下,由省冶金局出面,与泸沽铁矿达成契约,用我的语言大致归纳如下:

一,泸沽铁矿每月按一级工标准即31.50元支付妈妈生活费。计发时间:1974年4月1日起,由泸沽铁矿按时寄发给妈妈住址所在地四川乐山重钢粘土矿(地址变更以妈妈书面通知为准),直至妈妈辞世为止,二,一次性给予妈妈精神补偿费两千元,签立合约即兑现。三,妈妈从此与泸沽铁矿在政治上、经济上一刀两断,概不再发生任何联系和纠葛。

两年多来,妈妈的老有所养问题,让我们心愁萦绕九曲十八弯得以一朝彻底排遣。我们一家老少都很感慨,毛泽东时代,老百姓有资格笑到最后!

然而,天假其年时有尽,我们没有福气永远生活在毛泽东时代。毛主席离开我们后,邓小P复辟资本主义搞私有化改革,彻底颠覆了毛泽东时代稳定的物价。妈妈的生活费,从1974年至84年十年没变;至94年二十年没变;至2004年三十年没变,至2013年三十九年没变,每月31.50元直到妈妈这年过世。其间她没有享受任何待遇,好在我们几个子女赡养着她没饿肚子。我们几兄妹都是三十年以上工龄,虽然妈妈走前我们的退休金才一千到两千挂不点,但是我们都分摊着让妈妈在病榻渡过了最后的岁月。现在除了二弟有四千,我们兄妹各自两千到三千挂不点,最近网上有个数字,说我们这点钱叫贫困户,只够温饱。我们自己的体会正是如此。感情一别泸沽四十五年,生活倒退温饱线!今天我若买件二弟那种纯羊毛衣,一定要战战兢兢掂量掂量:一两千啦,要是撞上假冒伪劣,岂不嗟叹到死么?

故事讲完,我突然想起著名表演艺术家、京剧演员童祥苓,针对上海京剧院上演京剧《智取威虎山》删除台词中“那就是对党和毛主席的赤胆忠心”中的“毛主席”,而斥责剧院,网上有人讥笑“文革中你们姐弟还没被整够?”童祥苓道:“是毛主席整我们姐弟吗?谁整我们难道我们心里没数吗?毛主席是爱护尊重广大文艺工作者的!这个我比你清楚啊!”我们一家在“四清”和W革两次蒙冤,借童老的话说,是毛主席整我们吗?难道我们不比你清楚吗?毋庸置疑,这与毛主席扯不上,丁点儿扯不上,反倒是毛主席来不及打倒的官僚主义者阶级整出来的。正是因为有毛主席领导,共产党呵护,我们一家才获得清白,获得做人的尊严;才获得了应有的权益,获得了作为新中国主人翁的生命感悟!

W革中有些干部、公知、艺人,进了几天“五·七”干校,挖了几把锄头,搬了几块砖头,住了几天宿舍,就又嚷又叫,哭哭啼啼,遭迫害了,蹲“牛棚”了,毛泽东整人了,好像比窦娥还冤,比秦香莲还苦!看看童祥苓,人家姐弟俩也到“五·七”干校劳动了两年,究竟怎么回事,他心里有数,难道你没有数?究竟谁整你,为什么整你,前因后果咋回事,你敢像本人这样坦坦荡荡晒出来吗?如果不敢晒,说明你总有些龌龊!再说,“五·七”干校参加劳动就叫“迫害”吗?住宿舍就叫蹲“牛棚”吗?“牛棚”四面透风,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吗?知道当年毛主席大儿子毛岸英从苏联回到延安,好歹是个从枪林弹雨过来的中尉,被毛主席撵到农村学种庄稼“补上劳动大学”吗?知道毛主席女儿李纳,1968年任《解放军报》编辑,被毛主席下放江西进贤县“五·七”干校一年半,1970年夏天又让她下农村劳动锻炼,其间结婚两张单人床拼凑洞房花烛夜,大喜事房间连个“喜”字都没有吗?这该是多么惨不忍睹的迫害啊!

还有反革命分子,资产阶级右派汉奸茅于轼说:“毛泽东搞了三十年的阶级斗争,伤害的人不计其数……我们这三十年的人斗人,直接整死的估计有上千万之众,间接波及的家属和亲朋好友可能上亿,约占当时全国九亿人口的十分之一。更由于整的人大都是社会精英份子,因此社会组织遭到极大破坏。这是中华民族的空前灾难。”(同前:《我是准确地被打成了右派》)。

桀犬吠尧,骇人听闻!“上千万”,“上亿”,这种神马数字,恐怕华罗庚、陈景润再生也望尘莫及!原公安部长陶驷驹说:“不仅在1957年反右时我们没有处死一个人,而且在1955年肃反时我们也没有处死一个人。这是有档案可查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李慎明对毛泽东几个误解的澄清)。W革重点整党内走资派,批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明文规定“要文斗,不要武斗”。请问资产阶级右派汉奸茅于轼,究竟是谁整死人?为什么整死人?陶驷驹没说假话吧?“上千万”、“上亿”从何而来?谱儿何在?依据何在?哪个王八羔子给你的数据?赵本山卖拐是不是?三十年阶级斗争太少,共产党要维护人民利益,要维护“共产”的公有制社会主义制度,你们这种人就要推翻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推翻无产阶级的人民政权,就要对无产阶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这种两个阶级你死我活的斗争,共产党和亿万万劳动人民,哪怕三百年,三千年,三万年都要和你们斗下去!

 “社会组织遭到极大破坏”?请问,是社会主义的“社会组织”,人民的“社会组织”,还是你这类禽兽精英的“社会组织”?你说,你这个“社会组织”是干啥勾当的?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反无产阶级专政,没错吧?那你这个“社会组织”,不活该“遭到极大破坏”吗?真是“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阶级说什么话”!

茅于轼还说,他该打成右派,“我当时确实是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同前)。本人这里就要坚决控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恶。我80年结婚,82年养育一女,92年下岗,2000年被迫买断工龄到2007年退休,十多年里,我们一家三口经常揭不开锅!不是一时,是经常,两口子拖一个女儿都拖不起,十天半月吃回肉,肉没上桌,口水就打湿了脚背!要不是岳父母帮衬,真不晓得怎样才能熬过来!民间流传;“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我的体会刻骨铭心!这当然不是我个人的悲剧,而是这个时段六千万下岗工人的悲剧,中国工人阶级的悲剧!最可怜的是下岗女工,为了糊口沦为卖淫女。企业亏损,本不是工人的错,而是官僚主义者阶级和走资派造成的,却让工人来背锅。这就是茅于轼鼓吹的资本主义道路造成的人间灾难。本质上说,它是修正主义上台报复人民的结果;是中国工人阶级遭遇的规模空前的浩劫!这个创伤,至今没有愈合!

如今这个特色社会,老百姓没有任何人例外,撇开农村无法生存的农民,单说每年毕业六百万大学生,你走东西,会遭受官僚主义者阶级奴役欺负;你走南北,会遭受资本家剥削压迫;你不“996”就活不下去,就只有啃老;即便“996”也保不准哪天失业望洋兴叹;如果不花光老少六个人的腰包,使劲巴巴按揭一套房子做二十三十年房奴,你两口子就只有睡立交桥!不是吗?

明年,党中央说全国人民全面实现小康。我就想,八千九百万企退职工一大半人收入和我差不多,退休金翻一番就实现小康了。但我晓得,这等于做梦!

我们无限怀念毛泽东时代!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全文完。

作者远航2019/12/19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刘继明:“永远站在大多数人民一边”
  2. 毛泽东带领中人民创造的经济奇迹
  3. 陈洪涛:从毛主席像的三种不同遭遇看今天的群众
  4. 郭松民 | 两个大变局的历史性终结——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座谈会上的演讲
  5. 自力更生与引进、消化相辅相成 ——1949~1978年中国科技发展回顾与启示
  6. 毛泽东对“半殖民地半封建”概念的运用与阐释
  7. 纪念毛主席,思政工作是共产党的天然优势
  8. 萧竹:社会主义大棋局的战略“急所”和“俗手”
  9. 刘继明|读思录(四)
  10. “国际友人与中国经验”工作坊05|重读经典《红星照耀中国》
  1.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2. “孙小果案”最严重的犯罪环节,依旧无人“认领”!
  3. 郭松民: “自私到骨子里的大学生”是怎样炼成的?
  4. 郝贵生:“操场埋尸案”本质是权力“任性”还是“变质变色”?
  5. 司马平邦:关于孙小果团伙的覆灭
  6. 左大培主张的当前经济政策
  7. 孙小果的“救命恩人”:为何只被党内警告?
  8. 刚刚,武船集团敬立毛主席铜像,高12.26米,毛主席挥手永向前!
  9. 望长城内外:中国的“蛋糕”是怎样分的?
  10. 为什么不恨毛主席 ——从母亲两次蒙冤上访说起(一)
  1. 当今世界的政治奇观:“毛泽东热”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2.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话林彪
  3.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4.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5.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6. 张全景:在北京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7. “香港区议会选举”的结果重要吗?
  8.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9.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10. 曾经悬在劳动者头顶上的鞭子,现在摇身一变称为“绩效考核”
  1. 毛泽东主席在青岛的日子
  2. 刚刚,武船集团敬立毛主席铜像,高12.26米,毛主席挥手永向前!
  3.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4. 支持民营企业“28条”全文:进一步放开民营企业市场准入 保护民企和企业家合法财产
  5. 快递小哥:悬停城乡间的蜂鸟
  6. 司马平邦:关于孙小果团伙的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