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一个地主后代眼中的毛主席——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子午 · 2019-12-26 · 来源:中流微刊
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大浪淘沙,只有坚持不断地学习、坚持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我们才能避免成为杨如宽、余宏奎式的人物,自觉地按照毛主席所指引的方向继续探索。

  1982年初夏,我出生在河南省南部的一个农村家庭。因为已经分田单干,临产当天母亲还在田里割麦子。

  我的爷爷在国民党时代做过“保长”,解放以后家里被划了“地主”成分,在整个毛时代是抬不起头的,解放初期奶奶甚至挂着牌子在村里“游街”、挨批斗(持续时间很短),爷爷觉得屈辱就自杀了——其实看他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伯)后来的状况,他完全不必自杀的。只是解放前爷爷当了国民党的小官,家族里都觉得是个荣誉;解放后,荣誉一下变成耻辱,他就想不开了。

  奶奶是封建社会过来的。在我儿时的记忆里,裹着小脚的奶奶是没什么劳动能力的。如果不是解放了,家庭遭遇变故的她要拉扯几个孩子(解放时姑妈6岁、大伯4岁、我爸刚刚满周岁)长大完全是不可能的。大伯在两岁时因为一场疾病左手就被残疾了,解放前农村的医疗状况可想而知,即便是“保长”的长子。

  解放后,大伯和爸爸还是顺利进了学堂门。大伯在70年代初期还做了生产小队队长,干农活、组织生产是一把好手,并没有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就受到什么“非人待遇”。

  80年代,家里摘了帽,村里分田单干。大伯有残疾,我们家就没有分家,壮劳动力多,又得益于大伯曾做过小队长积累下来的生产经验,比村里一般人过得还是要好些,1983年就在村里率先盖上砖瓦房。

  因为这个经历,父辈们对毛主席是有很大偏见的,这种偏见也影响了我。

  但说来也很讽刺,生产队第一次分田还不彻底,有些农具、牲口、公用的打谷场什么的都没彻底分下去,1986年又彻底分了一次。大一些的木制农具(例如“车水机”)锯断了、拆散了,一家分到一点“木柴”烧火;拖拉机、脱粒机、抽水机、柴油机这些铁疙瘩拆的拆、锯的锯,一家分到几斤废铁……

  大队的沟渠、池塘是1958年大跃进和1975年农业学大寨那会儿兴修的,还用得上,也没法拆分。只是疏于维护,到90年代底就全部荒废了,各家开始打机井、抽地下水灌溉种水稻。

  1986年二次分田的时候,我已经能记不少事了。做过小队长的大伯是村里公认的比较公道的人,于是,分田在我家进行。每户一个代表,中午用之前小队的结余派饭,煮饭的阿姨要塞给我一个西红柿(那时单干后都想攒钱,农村人自己一般不怎么舍得吃、要卖到县城),我还说这是公家的东西、不能吃,给推掉了。80年代后期,村里修路、拉电线又是大伯出头把大家组织起来干的,所以大伯一面抱怨毛时代给自己家带来不幸,一面又怀念大集体时代自己组织生产的经历。

  刚上大学那会儿,我基本算是个小右了。毕竟是从农村出来,对于农业的困境,对于基层的腐败是深有体会的,比较关心时政和社会问题,至于解决的办法则是向往大洋彼岸的制度。

  要知道90年代网络还不发达,更别说自媒体了。2000年前后,论坛刚刚兴起,“果粉”、“右右”在网上都是横着走的,反倒“左派”是凤毛麟角的,大概最先上网的都是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的,社会阶层不一样,对毛主席的看法当然不一样,“社会存在决定意识”——这句话真是百试不爽。但网络的进一步普及,上网的人越来越多,普及到各个阶层,才彻底改变了这一格局,我也是在这个时间段开始与网络结下不解之缘的。

  进了大学,在学校的机房最先逛的是强国论坛,就各种问题与人讨论、辩论,后来又接触了凯迪、乌有这样意识形态截然对立的网站。辩论过程的知识短缺,又促使我去看书、看各种资料。99炸馆和2001年的911事件对我触动很大,三农问题、国际形势都是我比较关心的,学校图书馆成了我常去的地方。比较幸运的是那时的图书馆除了《炎黄春秋》、还有《中流》、《真理的追求》这样的杂志,当然更多的学习则是来源于网络。

  通过对历史更深入的认识和了解,我对右右们编造的关于革命战争年代和新中国的种种谎言有了辨别能力,一步步从“右”转向“左”,对很多具体的历史问题重新有了建构,很重要的是对我个人家庭的这段历史有了新的梳理。此外,大学社团的同学在每年的寒暑假都会结伴去农村、工厂做社会调查,对于很多三农问题、国企改革问题有了更具体的认识;2004年大学毕业以后,我放弃了原来的专业,去了南方的一家做出口加工的小工厂做工程师,与很多与我年龄相仿的工友交朋友,了解他们的工作、生活以及老家的状况。这些经历,让我对毛主席说的“吃二茬苦、受二茬罪”有了更生动的认知,逐渐认识到毛主席的远见与伟大!

  通过深入了解毛主席晚年的那段历史,我对他老人家的很多偏见也随之一步步解开。这个过程真要感谢2000年到2010年间网络上这种“肆无忌惮”的争论。

  毛主席在1962年1月30日的《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过一句非常有名的话:“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自己也不会垮台。不让人讲话呢?那就难免有一天要垮台。”右右在网络舆论上肆虐其实并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真理越辩越明。把毛时代的历史掰开了、揉碎了,彻底讲清楚,反而会有更多的人觉醒、真正认识毛主席的伟大之处。

  毛主席还有一段话:“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结合的,是革命的,否则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他今天把自己结合于工农群众,他今天是革命的;但是如果他明天不去结合了,或者反过来压迫老百姓,那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了。”

  作为一个地主后代,我的思想变化的经过,与大学阶段社会调查以及大学毕业后到南方工厂工作的经历是有很大关系的。

  很多自干五与右右就历史虚无主义等问题进行斗争的时候表现得非常勇敢、优秀,然而一到类似周秀云案、“996”、“251”这些真正涉及工农利益的问题上,立刻变成了保守派,站到了劳动者的对立面。这说明他们所崇拜的毛泽东是作为民族英雄的毛泽东,而非真正是作为人民领袖的毛泽东。很多舆论场上曾经的战友如今都走向了对立面,这是每一个愿意追求进步的青年人应当时时警醒的。

  危机前夜是漫长的,我们正处在一个“20年如一天”的时代,一个足够消磨斗志的时代。大浪淘沙,只有坚持不断地学习、坚持与工农群众相结合,我们才能避免成为杨如宽、余宏奎式的人物,自觉地按照毛主席所指引的方向继续探索。

  写到这里,刚好赶上12月26日零点的钟声即将敲响。此刻,数万人正聚集在韶山毛主席铜像前,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们的心意都是相通的。借这个机会梳理一下个人的这段成长经历,与同志们共勉。

  仅以此文纪念导师毛主席诞辰126周年。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那些年我们被骗的稀里哗啦的事
  2. 香港传来半年来最振奋人心的消息: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香港!
  3. 亟需恢复社会主义公有制——试析“操场埋尸案”背后根源
  4. 黄卫东:毛泽东打破了美元神话
  5. 有钱人喜欢移民美国?
  6. 纪念毛泽东诞辰126周年暨毛主席雕像揭幕仪式在京举行
  7. 擦净泼在主席身上的脏水,救赎我们的原罪——欢祝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六周年
  8. 苏共究竟是如何亡党亡国的?——苏共亡党亡国28年祭
  9. 迎春:荒谬的“数字经济”
  10. 曾飞: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1. 陈洪涛:从毛主席像的三种不同遭遇看今天的群众
  2. 郭松民 | 两个大变局的历史性终结——在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座谈会上的演讲
  3. 郝贵生:“操场埋尸案”本质是权力“任性”还是“变质变色”?
  4. 望长城内外:中国的“蛋糕”是怎样分的?
  5. 为什么不恨毛主席 ——从母亲两次蒙冤上访说起(一)
  6. 为什么不恨毛主席 ——从母亲两次蒙冤上访说起(二)
  7. 那些年我们被骗的稀里哗啦的事
  8. 刘继明:“永远站在大多数人民一边”
  9. 世界最大的乱源是美国,中国最大的乱源是非毛
  10. 香港传来半年来最振奋人心的消息: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香港!
  1. 当今世界的政治奇观:“毛泽东热” ——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2. 郭松民 | 林彪生日话林彪
  3. 孙锡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4.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5. 张全景:在北京纪念毛主席诞辰126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6. 王震将军密级谈话:坚定维护毛主席!
  7.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8. 浙江广厦侮辱开国领袖,把毛主席头像P成豹子头,100万罚款就完了吗?
  9. 简振新:抗美援朝战争的九大功绩——纪念敬爱的毛泽东主席诞辰126周年
  10. 曾经悬在劳动者头顶上的鞭子,现在摇身一变称为“绩效考核”
  1. 含泪呼吁!12月26日中午,我们都为毛主席擀一碗长寿面吧!
  2. 弹劾总统,只是为了“生意”
  3. 世界最大的乱源是美国,中国最大的乱源是非毛
  4. 支持民营企业“28条”全文:进一步放开民营企业市场准入 保护民企和企业家合法财产
  5. 【工友之声】一个90后女孩,我的出生成了母亲的灾难
  6. 望长城内外:中国的“蛋糕”是怎样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