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孙锡良:透明外交(1)——定位

孙锡良 · 2020-06-16 · 来源:孙锡良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民间人士,尤其是草根大众,必须从“外交迷信”中走出来,透明时代的外交就是草根外交,越是文明的国家,其外交走势越符合这一特征,越是不透明的国家,外交就越呈现神秘性。

  透明外交(1)——定位

  战国时代,纵横家们开创了一套非常精明的合纵连横术,用今天的话讲,那就是外交战略。外交的成功,既可以富国,还可以强兵,最终立天下之威。

  封建时代,君权神授,家国同构,所谓外交,亦即君王保家之策,一切行为和意志皆取决于君王所好,这个阶段可称之为“君王外交”时代。

  到了近现代,西方国家率先将外交发展为一门独立学问,并且慢慢形成一套约定俗成的软规则,在经过长期战争和冲突的洗礼之后,世界各国又被统一到有强大约束力的国际规则之下,外交从此成为与内政并驾齐驱的政治课题,并且成为政治人物和外交机构共享的特殊点心,这个阶段可称为“特权外交”时代。

  二十一世纪之后,信息化浪潮席卷全球,过去被外交专门人员视为生命的“信息”不再神秘,普通公众获得信息的渠道和速度直逼专门机构,部分信息甚至更早于官方机构,互联网开启了人类外交新时代,即“透明外交”时代。

  总结最近二十年历程,我们不难发现,民间人士对国际大格局的走势判断丝毫也不比外交人士和政治人物预测的精准度更低。相反,在国际大格局和双边关系的判断上,民间人士反而更为精准,因为他们更能突破传统外交的思维限制。举例讲,十二年前,民间人士就判断中美关系进入全面对抗时代,但职业外交人士的结论却是“中美关系进入了历史最好时期”。

  民间人士,尤其是草根大众,必须从“外交迷信”中走出来,透明时代的外交就是草根外交,越是文明的国家,其外交走势越符合这一特征,越是不透明的国家,外交就越呈现神秘性。外交,若不能体现民意,其效果就很差,赢得的国内支持和国际支持就越小,内外交困的局面就越明显。

  为什么草根人士可以成为外交参与者?

  

  首先,外交思想不是玄学,不具有神秘性。

  学识不等于思想,专业化不等于能力强,专业主要适用于微观操作,而思想则更重于方向指导。毛主席、周总理等外交家都不是外交专业出身,世界上绝大部分出色的政治家都是外交家,并且都不是学外交出身。可以这么认为,外交是政治的分支,政治天赋又包含部分遗传因素,有些人,有与生俱来的外交天赋,有些人,学习再多外交知识,也只能成为机械的外交工作者。

  其次,外交信息不再成为外交部门的独享资料。除极少数由隐秘战线人士获取的资料之外,绝大多数信息都已经走向透明化,而决定国际格局和走向的信息也正在透明化,不是神秘化。特工人士获取的所谓神秘信息已经只能决定微观操作的手法和时机,无法决定国际走向,民主化和透明化已经改善了人类对大势的判断。

  最后,外交主导已经由单一主导走向双向主导。官方外交和民间外交缺一不可,所有排斥民间外交的国家,其结果必是外交之路越走越窄。

  外交政策的性质和任务是什么?

  

  性质:外交,既是内政的延续,又是内政的指引,全球化时代,外交即内政。

  

  在明确了外交性质之后,就要确定好外交的具体任务,简单归纳,不外乎以下十个方面:

  1,反映人民意愿和动机的外交机构必须制定明确的外交战略和外交政策;

  2,必须非常全面且准确地鉴别现在或将来倾向于破坏本国外交政策的国内外敌对势力;

  3,建立健全的应对负面势力的切实可行的办法,建立健全的促进友好外交伙伴成长的基本政策;

  4,制定非常全面且灵活的有效应对外交事件演变成政治事件或军事事件的预警机制和行动机制。

  5,构建高效且民主的政府与民间双向互动管道,该政府的归政府,该给民间的给民间;

  6,全球化进程意味着每个国家“虚拟主权”的扩展,外交政策必须帮助“虚拟主权”维护好权益,并明确其相应的义务。虚拟主权的范围既存在于它国,还存在于各类国际组织。

  7,主权与人权将是未来人类讨论的焦点,也将是各国面临的外交选择,这一问题考验着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生命空间,人类竞争,看似科技影响力最大,但基于人性本身的取向始终决定着正义认定,平衡点的确立应该在外交政策中有清晰的标注。

  8,观察每个人,你看的更多是善,观察国家关系,你感受的却常常是恶,战争是人类运动的主旋律,但和平却是人类文明的嘴上追求。如何通过外交政策聪明地让“正义”既可以选择战争又可以选择和平将是大国外交的重要课题,尤其是对于仍有主权争议的国家。

  9,强权外交与从权外交的差别化处理。无论种族、民族还是国家,过去、现在或将来,永远也没有真实的平等,平等只是一种追求,而不是一种现象。因而,世界各国,必定要分化为强权大国和从权弱国。这在外交工作上会表现为竞争性外交和拉笼型外交。

  10,国家内部,既可组合,也可分裂。世界各国之间,既可组合,也可以继续裂变。外交工作应该着眼于解决正面的组合与裂变,同时应该避免负面地组合和裂变。

  外交政策的国家关系定位

  

  国家间双边关系处理的成败始终取决于双方的定位,定位正确,才能适应各自国家的时代需要,定位错误,所有的外交努力最后都将成为代价。

  传统的分类方法习惯按“友好”、“非友好”和“一般”划圈,这种分类法属于短期分类方法,如果按国家间长期交往的走向划分,我认为,应该按矛盾分类法,一类是结构性矛盾关系,一类非结构性矛盾关系。如果再进行细分,结构性矛盾又可以分为长期结构性矛盾和中短期结构性矛盾,非结构性矛盾就可以分类利益型矛盾和站队型矛盾。

  国家间的结构性矛盾包括:主权结构性矛盾,霸权结构性矛盾。

  

  主权结构性矛盾。

  

  任何国家与其所有邻国都是长期结构性矛盾体,在人类还无法淡化主权的前提下,领土之争贯穿了人类所有历史,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土有史以来均固定不变,有“变”的存在,必然反映着争端的存在,历史越悠久的国家,其边界的动态感越强烈,更替的次数也越多,这就是邻国间的长期结构性矛盾。

  但是,邻国有领土之争,并不意味着时刻在为此发生争端,和平的时间仍然长于战争的时间,因为国家有强弱,大国或大的民族会更稳固地决定着边境走向,只有在少数时间段发生战争,这时的矛盾属于中短期结构性矛盾。

  在处理主权结构性矛盾的时候,必须清楚意识到的规律是:

  1、牙齿与舌头总会有磕碰的机会,但牙齿和舌头是必须兼容,最好保证不磕碰,一旦磕碰,就要忍痛。边界的动态进退取决于国家力量强弱的消长,国家有多强大,外交就有多强大,但外交的强大又必须考虑边界动态变化的历史合理性,越过这一界限,外交工作就会表现为非正义的霸权特征。中日关系,中印关系,因为主权争端并未形成结论,故中短期矛盾会现实存在,可以保持克制,但不必期望双方变成真正的战略伙伴。

  2、认识到长期可能冲突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时刻准备着要兵戈相对。为了避免发生可能的冲突,必须尽可能保证不发生中短期冲突,尤其是在双方已经有法律共识的前提下,不应该挑动边界冲突,中短期冲突只能发生在边界未定的双边关系中。比如中俄关系,有历史上的边界矛盾,但今天的局面是处于静态和谐中,只要不发生世界性剧变,就没有任何道理挑起历史争端,一旦挑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得不偿失。

  强权(或霸权)结构性矛盾。

  

  大国之争,本质上是称强称霸之争,只要国家概念不消失,大国或强国就势必要维护和维持自身既有的地位,对这一地位构成威胁的通常不是小国和弱国,恰恰是力量对比相对差距较小的其它大国,国际间的竞争秩序和利益分配始终由大国竞争的格局所决定。大国的形成,或以民族,或以种族,或以地形,等等。一旦形成,便不易消失,美国是人类世界新型大国的特例,它本身就是大国向世界拓展力量后凝聚成的矛盾结果。

  所有大国,一个时期的竞争失败,都会有希望在若干年后再度恢复为大国主角,只要构成大国的凝聚动力没有灭亡。二百年前,印度只是英国的殖民地,当时看来,它再也不可能成为世界大国,但今天你仍然又看到了这个历史大国的存在。奥斯曼帝国早已经灭亡,但一百年后,你能确定它不再恢复吗?欧盟今天是德法等大国为基础的组合体,二百年后,你是否相信有可能再度出现以德国为中心的“新民主神圣帝国”或者以德法意为中心的“新民主罗马帝国”?主导世界超过百年的美国,谁也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分裂成数个国家,但也可以预料它还会再度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日本不会在一百或两百年后再度渴望肢解中国,也没有谁能保证中国在若干年后不会让日本成为附庸。

  强权或霸权之争的结果通常是:消灭大国,又催生新的大国,一个阶段的循环终结,就是另一个时代的新秩序开始。促成谁灭亡,加速谁强大,一方面是正义的选择,另一方面则是外交成败的结果。

  宗教结构性矛盾。

  在二十世纪之前,宗教矛盾在国家关系间呈显性矛盾,而二十世纪之后又表现为隐性矛盾。如果把宗教问题拉长到三百年以上的周期去观察,它将在极长时间范围内仍表现为国家间的结构性矛盾。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有相当强烈的排它性,它们在历史变革中会周期性触发战争和地域重组。百年后的欧洲,未必是今天的欧洲,引起大欧洲动荡的原因决不是领土纷争,一定是宗教冲突和种族冲突的混合战争,一定会触发欧洲重复历史上多次发生的文明战争。

  非结构性矛盾国家关系。

  

  一个国家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处于非结构性矛盾状态,因为邻国极其有限,大国也相对较少。非结构性矛盾属于比较容易解决的中短期矛盾,一部分属于经济利益性关系,另一部分属于大国竞争中选择站队引起的矛盾。

  解决经济利益矛盾相对简单,关系好时,利益相关性大,关系冷淡时,利益相关性小,彼此都不以伤害对方为目标。

  解决站队矛盾相对复杂,涉及到大国竞争格局和结果。当然,所有小国的站队,都只能算是主要矛盾中的次要矛盾,部分队伍,选择方向是可变的,今天可能站A阵营,明天也可能站B阵营,百年之后,还可能会站C阵营。外交工作的成败对队形的影响很大,敌友可能就在一策之间。

  只要把世界所有的建交国家关系类别划分清楚,制定相应的外交战略和政策也就不是难事,把中短期政策与中长期战略区别对待也不是难事,外交工作的“一国一策”和“一时一策”比任何其它工作都显得重要。互联网,把人类带入一个无限亲密化时代,同时也把人类带入到一个无限不可捉摸的时代,隔时就可以发生惊天巨变,时刻考验着各国应对巨变的预案和能力。

  我对近地点的简单期待是:神秘外交能尽快向透明外交转变;官方外交能尽快与民间外交互融。

  附言:

  

  1,继续有人拷问:既然崇拜毛主席,毛主席当年支持黑人运动,不是很矛盾吗?答:不矛盾。这要分两个方面看:其一,当年支持黑人阶级斗争,是国家层面的战略和部署,旗帜鲜明,感情真炽,能赢得真实的回馈,今天的情形大不一样;其二,当年美国黑人运动,黑人不只是感激中国,而且高举毛主席画像和理论,今天的黑人没有这种举动,相反,他们对来自中国的援助声音毫不在意,对中国人也无好感。

  2,有关美国禁止哈工大使用MATLAB,网友极其愤怒。评:没有必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人家的东西,不给用,也没办法,我们为什么不多做点原创?硬件这样,软件也这样,难道不能怪怪自己吗?单靠借用人家的底层数据和程序做点改进,还真算不上创新,要不受制于人,还得靠自己一条条地写起,要写人家没写过的东西。计算机语言,诞生了那么多种,中国人的语言呢?

  3,北京疫情重燃,病毒源头再次指向纷纭。评:正如今年元月份的态度一样,本人始终秉持理性,关于病毒源头,不做无端猜测,希望官方能用科学说话,用证据服人,切莫凭想象在“无赖”和“愚昧”中做二选一。未来充满挑战,尽量减少敌人。

  4,希望有关方面认真调研一下低收入劳动者,切实把消费刺激资金用到最需要的人身上,据我了解,部分因疫情不能上班的员工仅能领取400元生活费,有保洁员满月工资仅1600元,有保安工资仅为2400元,扣除险金,仅剩下不到2000元。不想办法提高他们的收入,两极分化会越拉越大,很危险。

  写于2020年6月14日星期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哭泣的村庄:一个中国农大研究生的回乡日记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