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塔利班化”开始席卷阿富汗巴基斯坦

Philip Smucker · 2007-04-18 · 来源:亚洲周刊
角逐阿富汗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塔利班化”开始席卷阿富汗巴基斯坦

撰文 Philip Smucker    
2007/04/12, 周四 

喀布尔 ---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不管是阿富汗还是西方的政客和外交官,看来都没意思跟塔利班的独眼领导人奥马尔或“疯子”达杜拉(Dadullah)谈判。而这两个人自己,也由于忙着发动叛乱战争和绑架外国人而无暇谈判。但随着塔利班运动慢慢扩展到阿富汗东南部地区,跟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实现“和平”的想法又浮现出来。

上周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做了一件事,令该国许多塔吉克族人大为震惊和沮丧。他公开宣布说,他曾与塔利班进行闭门谈判。具体与谁谈判,这位总统并未透露。

这个秘密谈判引起了卡尔扎伊政敌的不满。阿富汗国会议长卡努尼(Younus Qanooni)是一个新的反卡尔扎伊联盟的关键人物。他在富丽堂皇的家中接受采访时,对这谈判表现得很愤怒:“他上周承认与塔利班谈判的声明,在我们听来就像是一声惊雷。”他一边把弄红宝石色的念珠说,“我们对这样的谈判毫不知情”。

卡努尼是个身材消瘦的塔吉克族知识分子。他以前是著名的圣战战士,是“潘希尔雄狮”(Lion of Panshir)马苏德(Ahmed Shah Masoud)的知交。马苏德在“911事件”发生两天前,被一枚假扮摄影记者的“人弹”炸死。从那时起,卡努尼一直担任内政部长和教育部长。

也是在上周,卡努尼和卡尔扎伊的其它几位政敌一道,组建了一个由北部势力主导的新组织“联合民族阵线”(United National Front,UNF)。其主要成员包括前国防部长法希姆(Mohammad Fahim)、前总统拉巴尼(Burhanuddin Rabbani)以及遭废黜的老国王扎希尔的孙子穆斯塔法.扎希尔(Mustafa Zahir)。该组织许多人毫无保留地支持消灭塔利班。

但UNF反对卡尔扎伊与塔利班秘密谈判,还有其它原因。卡尔扎伊来自塔利班发家的南部普什图地区,他把这里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政治基地,这是其一;卡尔扎伊政府的一些重要成员,参与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毒品贸易,这是北约稳定阿富汗东南部地区局势面临的一大障碍,这是其二。

塔利班的部队通常保护毒品原料的生产环节。但毒品贸易有所不同,在毒品经销商、恐怖分子和卡尔扎伊政府之间,形成了复杂的合作关系。赫尔曼德省(Helmand)省长瓦法(Asadullah Wafa)最近向喀布尔反毒品机构的负责人抱怨说,一些“扫毒人员”掌握着美国政府提供的价值数百万美元装备,却以权谋私。鸦片种植者若不想让自己的这种作物遭到破坏,就得贿赂他们。

据一名近几个月一直待在阿富汗南部了解形势的英国记者说,目前的形势是剑拔弩张。农民随时都有可能为了保护他们的鸦片作物,而拿起武器与塔利班合作。所以英国和加拿大部队经常得向阿富汗的部落长老保证:“我们并不做扫毒这种事。”

那么卡尔扎伊与塔利班的谈判,对他自己的动机以及国际社会稳定该国局势和扫除恐怖主义的努力意味着什么?

《塔利班》一书的作者、巴基斯坦人拉希德(Ahmed Rashid)上周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说,因为华盛顿没有向巴基斯坦总统穆色拉夫施以足够的压力,让他去清除塔利班的避难所,普什图族领导的极端运动近几个月迅速壮大。用拉希德的话说,这对阿富汗来说“这如今可能是比基地组织更大的威胁”。

的确如此。西方外交官表示,他们都日益担心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塔利班化”。他们相信,这场运动得到了潜伏在巴基斯坦的基地组织高级成员和巴基斯坦情报机构内某些派系的支持。同时,在伊拉克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恐怖战术,最近已被塔利班的战术专家所采用。由此,一枚定时炸弹已在南亚启动。

由于基地组织仍与这场极端主义运动携手合作,因此卡尔扎伊与塔利班谈判,在某种意义上说就等于“与恐怖分子谈判”。这是美国政府官员口头上明确反对的。

然而,这种看法在阿富汗行不通。在该国历史上,为了生存,人们经常与魔鬼做交易。换句话说,阿富汗领导人维持着古老的实用主义传统:为了维持(有时是增强)自己的权威,不惜与敌人携手。卡尔扎伊目前就在这么做。

华盛顿是否真的反对有关与塔利班和谈的想法并不重要。美国国务院显然并不反对。仍视卡尔扎伊为反恐盟友的西方领导人,事实上正在鼓励他与塔利班对话,以作为他们通往“退出战略”的第一步。

这要冒很大的风险。随着塔利班在内陆的实力越来越强,他们在较大城镇以及喀布尔政界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而且即便塔利班选择走权力分享这条政治路线,也很难说他们的幕后领导人,就会切断与基地和国际圣战运动由来已久的联系。别忘了,在2001年秋当美国威胁要与阿富汗进行一场全面战争时,塔利班仍决定为拉丹及其朋友提供避难所。

然而,由于相关方面不能协调军事行动,去粉碎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的阴谋,卡尔扎伊政府别无选择,唯有离间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那一边的极端分子。当然,北约国家可不想在未来数十年中,都继续陷在阿富汗僵局中,这是它们鼓励卡尔扎伊谈判的原因之一。

将塔利班纳入阿富汗政治进程的构想并不是新的。

几年来,卡尔扎伊的手下一直在劝诱奥马尔手下的中高层塔利班倒戈,将他们带进阿富汗政坛。卡尔扎伊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就。前任(也可以说现任)塔利班领导人罗基特(Salam Rocketti)就退出了战场,如今是当选的国会议员。

和平谈判的大门仍敞开着。阿富汗高级情报官员说,他们经常放弃或减轻对一些被捕塔利班分子的指控,以换取他们透露有关其高层领导人和基地组织高层的情报。

有关塔利班在1996-2001年所犯暴行的证据确凿,但国际社会从未表示要为阿富汗设立一个审判战争罪的法庭。杀人如麻的军阀和塔利班政权的部长们甚至无需“大赦”,因为无人以侵犯人权为由起诉他们。

与塔利班谈判的代价是高昂的,但从长远来看,与其它选择相比低得多。北约没有足够多的部队去控制普什图族村落。塔利班则正在通过恐吓和宣传控制这些村落。

普什图人不想不惜代价地获得和平,但他们的确极其渴望和平。

森利斯委员会(Senlis Council)的一份新调查显示,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平民中的支持率,从一年前的单位百分点,飙升到近27%。对阿富汗东南部1.7万男性公民的调查显示,南部阿富汗人愈发愿意公开宣布支持塔利班。有关这份民调的一份报告说,相信阿富汗政府或北约能够在军事上击败塔利班的人,已越来越少。

塔利班其中一张重要的牌是,严厉地进行反腐和执行伊斯兰法(sharia),尽管其手段有些残酷。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厌倦了贫穷生活,同时对喀布尔纸醉金迷的政客非常愤怒。这样的现实能使塔利班在谈判中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下一步就看卡尔扎伊怎样应对了。

作者是驻南亚和中东的评论员和记者,着有《基地组织大逃亡》(Al-Qaeda's Great Escape: The Military and the Media on Terror's Trail)一书。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做中国人,也做不了美国人
  2. 关于中国经济若干问题与江院长商榷
  3. 用“错误”评价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才是反智和倒退
  4. 复旦教授: 为何国家“富”了, 父亲却怀念40年前的猪肉?
  5. 我们起步真的晚吗?
  6. ​郭松民 |《红灯记》的启示
  7. 为什么你会热爱毛爷爷?
  8. 毛主席对这个领域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发生了…
  9. 中印边境冲突背后:原来莫迪早已埋下伏笔?
  10. 价值80万房产奖励高考状元,这是教育的悲哀!
  1.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2.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3.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4.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9.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10.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5.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8.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9.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0. 左大培:说说这个“为什么”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