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谁在屏蔽及误导韩国人质事件的真相?

郭海强 · 2007-07-31 · 来源:国际观察
角逐阿富汗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真“传教”还是假“义工”——谁在屏蔽及误导韩国人质事件的真相?
  
   郭 王
  
  7月19日,在阿富汗再度发生了塔利班绑架外国人质的不幸事件,与此前的历次绑架事件稍有不同的是,塔利班这次一口气绑架了23名韩国基督教徒。美国《纽约时报》于7月21日援引一名自称是塔利班发言人的男子话说,他们知道这些韩国基督教志愿者到阿富汗是为了劝说“善良的穆斯林’改变对伊斯兰的信仰,有关分析指出,“这表明叛乱分子对其他宗教的传教活动抱有强烈抵抗情绪”。7月22日,《韩国时报》网站发表题为“冒险的宗教活动”的社论,指出“虽然(韩国)国家情报院早在今年2月就发现塔利班计划绑架韩国人,但是相关部门,尤其是外交通商部,却没有采取应有的措施防止这类悲剧发生---建议宗教组织不要到危险地区从事过多的传教活动,这会让政府和民众焦虑不安”。显然,此次韩国人质事件的起因及性质均为韩国基督教徒前往阿富汗进行有关的传教活动。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7月28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旅美作家林达先生题为“韩国人为何去战区做义工”的专栏文章(以下简称“林文”),指称这些韩国人质是“自费前往阿富汗的医疗义工”,并就此针对这次绑架事件及国际义工活动作出有关评论。如果读者孤立地去阅读林文,必然会认为这是一篇有理有据、合情合理的好文章;29日,《南都》又发表了署名“裴娇健”,题为“韩国人质事件让我们见识了国外的义工”的读者来信,文内称林文“为我们揭开了有关韩国人质的部分疑问”。因此笔者不得不遗憾地指出,林达先生在这篇文章里误导了中国读者。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笔者完全认同中国应该大力开展社会义工及国际义工活动的必要性,亦无意为塔利班的某些极端行为涂脂抹粉,而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力图还原事件的真相。判断此次绑架事件性质的关键之处,正在于这批韩国人在阿富汗究竟是进行传教活动还是提供医疗援助。7月21日,韩国总统卢武铉就事件发表声明时强调,被绑架的韩国人都是在阿富汗从事医疗服务的志愿者(也可称为义工)。但韩国联合通讯社于20日已证实了被绑架韩国公民的身份,他们是基督教团体泉水教会信徒,年龄多在20~30岁之间,基本上都是在校学生和公司职员;他们利用暑假、休假的时间,有的甚至是暂时停职,前往阿富汗参加这次海外传教活动。有人甚至是瞒着家人,只说去迪拜(阿联酋城市),因此绑架事件发生之后,有些家长还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去了阿富汗。有泉水教会的教徒称,教会每年7、8月(即暑假期间)都会组织教徒展开海外短期传教活动。7月27日《南方都市报》报道,日前不幸遇害的韩国人质正是此次传教活动的领队、泉水教会牧师裴衡圭,行前他在自己的网页上写道,“最近几天里不断接到来自阿富汗、印度等地的国际长途电话和电子邮件。一听到他们的消息,我就充满了力量。我想踏上他们出差(传教)的地方,和他们一起祈祷。正因为有了他们,我才将那片土地称为‘希望之地’”(见A18版)。
  
  此次绑架事件发生后,对于人质去阿富汗的目的,韩国官方和宗教界对传教活动有意回避、闭口不谈,而突出慈善。一方面是出于争取国际舆论同情、减轻塔利班敌意的目的,另一方面却也是为了平息国内批评的声音。据7月26日联合早报网报道,韩国人质事件已在韩国国内引发质疑,不少韩国人认为,韩国福音教会团体为了让伊斯兰教徒改信基督教,冒险派传教士前往全球伊斯兰激进好战分子活跃的地区,根本没有必要。包括《朝鲜日报》在内的几家韩国大报亦纷纷质疑教会为何不理会政府的警告,派遣“志愿者”前往风险甚高的阿富汗。此外,部分韩国人质在互联网上张贴的留言亦令人反感,例如有个人质把自己在阿富汗一所清真寺唱基督教圣歌的画面放到部落格上,这群人质甚至还故意在网上公布他们在韩国政府禁止民众前往阿富汗旅游的告示旁拍的照片。再说这些在校学生和公司职员显然并非专业的医护人员,若是在韩国国内向有需要照顾的老人提供一些简单的护理服务还可以说得过去,但要前往战乱地区进行医疗服务,则绝对是不能称职的,而且是属于危险的盲目行为。综上所述,林文指称“韩国人质是自费前往阿富汗的医疗义工”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如果中国内地部分不了解国际时事的读者有这种说法则毫不为奇,但林达先生居于资讯发达、言论自由的美国,且事件已发生了一周,却依据一面之词写出明显存在误导意向的有关文章,难免令人质疑其写作文章的动机以及责任感何在。
  
  一个让国内大多数普通民众难以相信的事实是,以往印象中、韩剧里儒家思想浓厚的韩国在今天已继菲律宾和东帝汶之后成为亚洲第三个以基督教信仰为主导的国家。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基督教在韩国迅速发展,信徒数量持续多年呈爆炸性的增长;在70年代后至今短短不到30年的时间内,基督教信徒数量已达1800万人,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达到39%,加上天主教徒则已突破50%,使得基督教成为韩国第一大宗教,最大的教派是源于美国灵恩派的五旬节派。现在,韩国全国大概有5万所教堂,仅汉城一地就有1万多间,全亚洲最大的5个新教教堂都在汉城,成为又一个“亚洲之最”。此外,韩国基督教教会还积极在海外进行传教活动,力争成为世界最大的传教国家。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韩国基督教团体迄今向173个国家派遣了近一万七千名传教士,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即便在当地政府禁止传教的中东和中亚的伊斯兰国家,也有4700多名韩国教会派遣的人员在从事各种活动。
  
  06年8月,韩国基督教福音派团体“亚洲文化与发展协会”号召信徒前往阿富汗,参加名为“2006年阿富汗和平庆典”的活动。据韩国联合通讯社当时的报道,约有1500名韩国基督教徒在阿富汗境内聚集,其中包括600名儿童。“亚洲文化与发展协会”坚称,他们前往这个饱受战火蹂躏的国家是为了推动和平与重建。由于阿富汗奉行伊斯兰教戒律,若伊斯兰教徒改信基督教,按有关宗教法律将被判处斩首,因此阿富汗政府担心韩国基督教徒通过此次大规模聚会从事非法传教活动,其后陆续将已入境的1500名韩国教徒驱逐出境。由此可见,韩国人前往阿富汗进行传教活动非自今日始,亦并非只有塔利班加以反制。事实上,海外传教其实并非见不得人的坏事,但如果故意冲撞、违反所在国当地的有关法律而强行从事传教活动,这就是非法行为,由此引发别国的法律制裁甚或暴力事件,也就无可避免了。正是由于在伊斯兰国家传播异教属于违法活动,有意传教的韩国人才需要借助各种慈善名目进入阿富汗和其它伊斯兰国家;由于男性教徒比较引人注目,韩国部分教会团体近年来转向组织妇女儿童加入以掩人耳目前往海外传教。这种将大量妇儿置身于战乱地区的做法,本身就是一项不负责任的不道德行为。
  
  林文内还有一段这样的话:“成熟的宗教使得自己的信众把助人等同于对自身的提升,谦卑和不断改善的人生是他们的目标。而处于极端状态的宗教组织,其实停留在宗教的核心之外,他们以外战为目标,他们会有盲目献身的热情甚至狂热,却从来不知道宗教内核是关照自己的灵魂”。“当塔利班等极端组织在宣称他们为自己的人民而战的时候,我们不要忘掉,除了韩国义工,被绑架的还有同样无辜的阿富汗百姓”。笔者认为,这段话应该就是林文的主旨。在刻意屏蔽事件真相的前提下,这种自居宗教道德审判权威的话语更是对广大读者最大的误导,亦与百余年来殖民主义者所高举的“道德旗号”如出一辙。试问韩国基督教徒明知触犯别国法律以及本国法令却为何仍然一意孤行以身试法?试问外国军队为何在阿富汗的国土上进行长达数年、至今未止的侵略战争?试问究竟是谁催生了极端组织的“人肉炸弹”?如果林达先生与一个伊斯兰教徒易地而处,是否还会认为大半个世纪以来中东地区的国际政治发展都是公平合理的?伊斯兰教徒所遭受的各种苦难都是源于极端组织所为?
  
  耶稣说,“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新约•马太福音》)。当众人要求对一个通奸妇人施以石刑时,耶稣又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新约•约翰福音》)。
  
  
  
  
   07、07、30、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做中国人,也做不了美国人
  2. 关于中国经济若干问题与江院长商榷
  3. 用“错误”评价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才是反智和倒退
  4. 钱浩樑走了,李玉和早晚还要回来
  5. 复旦教授: 为何国家“富”了, 父亲却怀念40年前的猪肉?
  6. 我们起步真的晚吗?
  7. ​郭松民 |《红灯记》的启示
  8. 为什么你会热爱毛爷爷?
  9. 中印边境冲突背后:原来莫迪早已埋下伏笔?
  10. 价值80万房产奖励高考状元,这是教育的悲哀!
  1.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2.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3.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4.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9.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10.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5.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8.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9.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0. 左大培:说说这个“为什么”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