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美国、北约和联合国在阿富汗“三败俱伤”

魏文编译 · 2007-12-11 · 来源:环球视野
角逐阿富汗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美国、北约和联合国在阿富汗“三败俱伤”


阿尔贝托•克鲁斯 魏文编译 

    

    布什政府要求补充拨款1980亿美元支付2008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开支。这不是为了重建,也不是为了推动这两个国家的民主机构,不是为了加强至今他们一直在鼓吹的安全,而是为了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托词,而是直截了当的要求。这是明确承认那里的事情很糟糕。但是如果说在伊拉克是为了长期呆在那里,以确保对石油的控制,美国建设4个超大型的军事基地证实了这一点。布什在他最近的演说中也对此确认,他将伊拉克这个阿拉伯国家与韩国比较。
    在阿富汗问题就不那么清楚。从中长期来说,侵略以后仍看不到在能源领域的好处,主要是一个战略地理的问题,目的是给中国制造麻烦,削弱俄罗斯的南翼。由于北约的扩大,美国在属于前苏联的国家如格鲁吉亚、阿塞拜疆或塔吉克斯坦有军事基地,俄罗斯实际上已被包围。在阿富汗所谓的“和解和国家的重建”需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参与。正如拉姆斯菲尔德说的,新老欧洲国家准备急迫和尽快地协助它们的保护者,这表明在新的情况下缺乏独立的外交政策,屈服于帝国的利益。
    目前占领阿富汗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26个国家驻军39500人,同时还有11个非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在阿富汗驻有军队。
    布什在要求更多的军费时明确承认在阿富汗输了。一只“伤心的老虎”陷入困境。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也是这样,它不能增加它的军队,尽管它收到美国和联合国提出增兵的要求,它看到军队减员的数字一天天增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存在覆盖了阿富汗,这和在黎巴嫩发生的情况一样。它用的是田园诗式的语言,一点也不符合现实。从比例上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减员的数量大于美国:到今年9月25日占领军的战士被打死694人,其中441人是美国人,其他国家253人。除了一名澳大利亚人和2名韩国人,其余的都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的士兵,包括最近被打死的2名西班牙士兵。在6年中占领军受伤士兵6710人。如果与伊拉克(占领军死亡4099人、伤36943人)做一比较,其比例是相似的,大约死1人伤12人。
    是什么原因造成在阿富汗死亡的占领军士兵明显少于伊拉克呢?阿富汗2001年被侵略,而伊拉克2003年被入侵和占领。在阿富汗占领军的数量较少,驻扎在城市里,在农村地区很少。如今阿富汗抵抗组织的各种力量已经占领全国彊土的75%.
    反对占领的力量有变化的集合体
    把阿富汗所有反对占领的力量都说成是塔利班是不正确的。塔利班确实已经重新组织起来,是抵抗力量人数最多的,但是还有其他重要的抵抗力量,如吉布丁•齐克马蒂尔伊斯兰党(它的阵地在北部的昆都士省),由哈拉亚丁•哈卡尼领导的民族主义抵抗者,基地组织的战士,贩运鸦片的人,各地厌倦了西方强国的各种类型的战士,特别是占领造成民众死亡的地区的抵抗战士。
    越来越多的居民抛弃卡尔扎伊傀儡政权,加入起义队伍。不要忘了通敌分子的“星”计划是反对鸦片生产的,旨在摧毁所有类型的作物,而不考虑到大多数涉及贫穷农民的土地,他们没有别的生存手段。美国丁科普公司的雇佣兵正在做这件事,而这家公司在哥伦比亚正在采取同样的行动。在英国指挥下的占领军和通敌分子的军队也在做这件事。这些通敌分子什么坏事都干:偷盗、强奸、勒索、拷打、暗杀,但他们全部逍遥法外。对反对占领的示威的镇压是常有的事。通敌分子的军队大多数来自塔依卡部族,因此帕斯通人的反应是绝对正常的。塔依卡民兵是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的主要支持者,塔利班是帕斯通部族,它是阿富汗人数最多的部族。
    在这场抵抗运动中还包括一个左派的小派别,在他们的文件中可以得出开始武装斗争的可能性。这个派别曾反对苏联的占领,在政治斗争中坚持下来,它不是军事组织,但现在它警告说正处在“准备反对帝国主义占领的人民战争的一个阶段”。认为在战争中将出现质的飞跃,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首的占领者的失败将是全面的。它将不是面对一种宗教的(塔利班)的起义,而是政治的和经济的起义,因此战争的方向正在改变,占领者没有“借口”了。
    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联合国是三只在阿富汗正在输掉战争的“悲伤的老虎”(还要加上驯服的卡尔扎伊半殖民地政府)。现在阿富汗不同的抵抗组织的军事能力从2001年9月侵略战争开始以来已经增加三倍。森利斯委员会是一个最关心阿富汗形势的机构,但是没有对占领军进行任何批评,它公布了一份报告承认反对占领的力量的高潮,并以图解的方式介绍它在全国分布的情况,以至出现在全国75%的国土上,虽然分布不平衡,但确实存在。
    联合国并没有说清楚,但是安理会最近一份决议对阿富汗暴力活动和塔利班、基地组织和非法武装团体的恐怖活动的增加表示关注,它们参加了毒品的交易。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最近的报告中倒是说得更清楚一些:“起义组织和恐怖分子开展的暴力活动与2006年同期相比增加了20%; 2007年每月平均发生548次暴力事件,而2006年的平均数是每月425件”。
    2007年初,游击队的控制只限于3个省(坎达哈、赫尔曼和乌鲁斯干)的20个县。因此,反抗占领的力量的迅速增加和扩散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卡尔扎伊半殖民地的政府的许多官员支持游击队; 另一个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整个阿富汗居民不间断和反复的轰炸(如今年夏天发生的那样)迫使阿富汗居民奋起反抗占领军。
    “阿富汗激进左派”今年7月份在一份公报中说,因对居民的轰炸和对平民的屠杀,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正将阿富汗推入血海。意大利外交部长说话的语调更温和一些,其正直的特点在同事中是不多见的,他说,“(平民的死亡)从道德范畴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从政治上说那是一种灾难”。在这些屠杀中联合国的责任是不小的,因为它是保护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遮盖物。前面提到联合国的决议表示对阿富汗平民的死亡表示“关注”,号召国际安全援助力量(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其他的国际力量将平民死亡的风险降到最低限度,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确保维护平民的生命,尊重人道主义国际法和人权的准则。这是联合国明确承认它作为世界安全的担保人已经完全失去信誉,显得有些凄楚。
    匿名的屠杀
    欧洲的公众舆论被麻醉了,因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发言人不知羞耻地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的做法与美国不同:它对将要轰炸的一个村庄提前24小时发出警告,如果村民没有离开村子,就不能把死亡的责任归咎到“北大西洋联盟”的头上,死者应对他自己的死亡负责,因为他留在自己的家里,留在他的土地上。由于除了阿富汗人之外没有别的证人,西方维护新闻自由的人总是怀疑在这些轰炸之后宣布的数字。一些加拿大人在他们的军队攻击一个村庄以后说,当然村子的人逃走了,但是军队没有进入楼内(楼没有被破坏),因为害怕有爆炸的圈套,对于破坏楼房、农场和水井的情况,就告诉人们不能回家。这是为了赢得人心,如同在越南和伊拉克那样。然后对为死者的亲属造成的损失给予少量的补偿(2000美元,合1453欧元)。但是只有4个参加占领军的国家经常这样做,但是美国、英国、法国和西班牙不在其中。
    也许是因为有证人,或者是因为加拿大是继美国之后士兵死亡最多的国家,反对派要求加拿大从阿富汗撤军。只有在国会占微弱多数但还不足够的保守党愿意让军队留在那里,“直到完成工作”。在伊拉克有军队的国家进行类似的辩论时,在占领阿富汗的国家中只有加拿大迈出了第一步。
    与伊拉克的情况一样,在阿富汗没有对占领造成的死亡平民的统计数字。加拿大汉普舍大学的经济学家赫洛德进行的研究称,从2001年9月到2006年10月阿富汗平民的死亡人数为4643人。当然,这些数字大幅度增加了,因为从那时以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增加了对阿富汗平民地区的轰炸。联合国胆怯地说,从2007年1月1日到8月1日阿富汗有1000人死亡,借口是“在许多情况下安全条件限制代表团接近战斗的地区,事实上那是一种政治上很脆弱的形势,难以收集到足够的材料对发生的事件提出一份完整的报告”。这不应当奇怪,阿富汗人民族主义情绪的加强,反美和反西方情绪的加强促使反对占领的力量的发展。对反对占领的力量进行指控,把他们说成是塔利班分子,是倒行逆施,似乎占领军在那里是为了推动进步,保护自己,防备平民,如同是在一场不对称的战争中,游击队说“我在这里,你们看到在开阔地轰炸我!”在阿富汗经历的越来越像是一场游击战争,甚至是在一个更先进的阶段:运动游击战。
    占领军的野蛮行为正在造成越来越大的抵抗,尽管离一项左翼色彩的民族主义或进步的运动还远。与在伊拉克一样,阿富汗人民对主权、自决和尊严的权利不容任何怀疑,尽管占领军靠联合国的蓝盔保护自己。不论是美国,还是北约和联合国一直坚持占领军任何从阿富汗的撤退将留下一个由“极端分子”填补的真空。反对占领的力量直接或间接控制着国家75%的地盘,这不是又一个西方的谎言。如同在2006年9月发生的那样,当时加拿大人和英国人自吹在两个星期不断进行空中打击之后,他们在潘瓦依和萨里打死了被包围的500名塔利班分子。但结果是他们不能展示这500名死者的任何一具尸体,原因很简单,那些反对占领军的战士(塔利班分子或非塔利班分子)已经失踪了。于是他们的说法变了,称“我们使得塔利班分子逃跑了”。 这就是西方的公众舆论听到的仙女般的神话……直到他们的军队死去的士兵或它们的国民被绑架,才使他们回到现实。
    联合国在那里的情况也是这样,它说“摆脱了塔利班的残暴”的阿富汗生产世界上消费的海洛因的92%。这是部分承认不负责任和失败。联合国反对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称阿富汗即将变成一个“毒品国家”,它同时承认“鸦片的生产是阿富汗就业最大的源泉”。反对占领的力量也持有同样的看法。据上述办公室的统计,阿富汗2006年种植鸦片16.5万公顷,大部分在卡尔扎伊的半殖民地政府的盟友控制的地区和在占领军存在的地区。鸦片曾掌握在亲西方的精英们的手里,是反对起义的运动的组成部分。由于游击队占领的地盘的扩大和对这些地区的控制,鸦片几乎变成了反对占领的战争的一个重要工具。
    美国和它的盟友将不会赢得在阿富汗的战争。它的整个战略是一次失败,死亡的人数将会增加,伊拉克政府只控制着首都和几个省。美国、北约和联合国以及傀儡卡尔扎伊明显地处于防御,与拒绝它们的约大多数阿富汗居民对立。潘基文明确地说,随着对于在阿富汗过渡进程中起义者的压力增加,政府管理的缺陷和经济建立在毒品的基础上,这个国家的政府依靠国际社会的支持,应当表明它采取必要的坚定措施在每个领域重新争取主动的政治意愿,恢复居民的信任,如果不能做到政府有更坚定的领导,各捐赠国更一致(包括在阿富汗的军事的和民间的国际参与者之间进行更密切的协调),邻国做出坚决的承诺,在安全领域取得的很大进展,机构的建立和波恩会议以来实现的发展等都可能停滞不前,或者是出现倒退。
    (《环球视野》摘译自2007年10月2日西班牙《起义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不做中国人,也做不了美国人
  2. 关于中国经济若干问题与江院长商榷
  3. 用“错误”评价一个复杂的历史事件,才是反智和倒退
  4. 钱浩樑走了,李玉和早晚还要回来
  5. 我们起步真的晚吗?
  6. 复旦教授: 为何国家“富”了, 父亲却怀念40年前的猪肉?
  7. ​郭松民 |《红灯记》的启示
  8. 为什么你会热爱毛爷爷?
  9. 中印边境冲突背后:原来莫迪早已埋下伏笔?
  10. 价值80万房产奖励高考状元,这是教育的悲哀!
  1.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2.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3. 从“卖拐团伙”到“战忽局”
  4.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5.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
  6.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7.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8. 张志坤:假如蔡霞不去美国定居会怎样
  9. 方方很高兴:9月1日新版高一历史书到底有什么修改?
  10. 钱昌明:“老胡”究竟是什么“派”? ——兼谈“中国人对美国的集体认识”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8.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9.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0. 左大培:说说这个“为什么”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黄卫东: 评企业主成了为所欲为的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