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围剿王伟光与反围剿的论战就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兼赞王伟光院长的理论勇气和政治勇气

文刀 · 2014-10-13 · 来源:乌有之乡
《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何罪之有

  围剿王伟光与反围剿

  的论战就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

  ——兼赞王伟光院长的理论勇气和政治勇气

  

  

  为什么中国社科院王伟光院长的一篇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反响为什么如此强烈呢?其强烈程度,正如某网友所概括的:几乎所有的资本媒体都开足了马力围剿王院长;几乎所有的网络大V全发微博攻击王院长;几乎所有上得台面的公知们都写文章丑化王院长。还给王院长扣上了不少光怪陆离甚至吓人的大帽子。诸如:“复群文革”,“文革余孽”,“否定改革开放”,“否定基本路线”,“开历史倒车”,“煽动底层造反”,“制造混乱”,“纳粹分子”等等。那个中国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教研室主任王占阳等人还要求中纪委查处王院长,甚至要求公审王院长,治罪王院长;还有那个平时装得很“文静”的叶檀,都露出了气势汹汹的狰狞面目,欲对王院长进行秋后算账。说:“王伟光,记住这个人!重提阶级斗争,呼吁专政!”还有张雪中一伙人,更是磨刀霍霍,要像审判“纳粹”分子一样“审判”王院长,叫嚣要处王院长以“绞刑”,“要叫他死的很惨!”……好家伙,王院长只不过一篇文章,居然像一颗原子弹丢进了一个外表似乎很平静,里面却挤满了一群政治上阴暗、思想上反动的公知、西化派和哈巴文痞,一下被炸得四处乱窜,呦呦乱叫。有如沉楂泛起,诸如孙立平、赵士林、刘胜军、刘来云、徐昕、杨仙易、张鸣、袁裕来、何三畏、朱榕等等,都同时审了出来,形成了一股围剿王伟光院长的狂风恶浪。这里还有一个值得大家特别关注的情况,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孙立平,他不仅是这次围剿王伟光院长的急先锋,而且还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出资包养的、大汉奸茅于轼组建的间谍组织“天则所”里兼职拿钱的特约研究员。由此即可窥见一斑,这次围剿王院长而泛起的沉楂是一些什么货色了。这次围剿闹剧,矛头直指王伟光院长,大有“炸平庐山”的架势,它已超出了一般的舆论之战而成了一场在意识形态领域内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马克思主义同修正主义生死博斗中的一个重要战役。今天笔者不想从理论上去回应“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必要性的问题。另外,笔者于今年二月二十日在本网刊有一篇题为《深化改革必须是有阶级性的!》已作了一般的阐述。再说,在这方面已有不少专家进行了强有力的回击。故仅想从这些反动公知、哈巴文痞们为什么齐刷地窜出来,又为什么如此疯狂地扑向王伟光院长这种现象,谈点粗浅的看法以示助战王伟光院长之意。

  一、表面上气势汹汹,实是色厉内荏的纸老虎

  王院长的文章一出来,这帮人刹时齐刷地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朝着王院长歇斯底里,这种现象决非个人情绪的冲动,而是一种露骨的阶级意识的反映。否则,不会有如此一致的行动,不会有如此一致的调子,而且血腥味极浓。为什么反应会如此强烈呢?甚至疯狂到了铤而走险的程度呢?就是因为王伟光院长的文章,戳中了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派的命门所致。为什么是他们的命门呢?他们深知,改革开放以来,就是因为他们夺去了工农劳苦大众手中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这个翻身求解放、且克敌制胜的利器或曰护身符。工农劳苦大众才再次成了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的弱势群体而任人宰割。他们这群反动公知、哈巴文痞们才有可能依附他们的主子(走资派、西化派、奸商等)追求先富过上寄生虫的日子。

  如果一旦工农劳苦大众觉悟,再次握有阶级斗争和人民民主专政理论这个利器,可以想象,他们这些走资派、西化派和黑心资本家将会连同他们这群哈巴文痞、无良公知们,再次失去靠剥削压迫所获得的“天堂”生活。所以他们那高度的阶级敏感性和强烈的垂死般的反抗情绪,也是符合阶级斗争一般规律的。只是这个规律必然是朝着有利于工农劳苦大众的方向发展的。而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派,对社会发展规律,并不是完全无知的。只不过任何反动势力都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而已。正如毛主席深刻揭示的:“反动的东西,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所以垂死挣扎是必然的。但社会发展规律的总趋势也是必然的,而且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现在的走资派、西化派、哈巴文痞、反动公知们最害怕最恐惧的,就是工农劳苦大众再次认识并掌握阶级斗争理论这个利器。正如列宁揭示的:“凡是敌人最怕的,也是敌人最恨的。”他们倾巢出动,气势汹汹,使尽浑身解数,大帽子满天飞,甚至恐吓和死亡威胁都搬出来了,其根本目的,就是拼死反对王院长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向人民群众尤其是工农劳苦大众再提起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他们把工农劳苦大众再次掌握阶级斗争理论,视为他们阶级灭顶的噩梦。所以他们这帮蠢驴表面气势汹汹不可一世,而实际上就是一批色厉内荏的纸老虎,这就是现象后面的本质。因此,每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作者决不会被他们的气势汹汹所吓倒,而是要迎头痛击,并彻底揭露他们纸老虎的本质,做到任凭风浪起我自岿然不动!

  二、这次围剿王院长与反围剿本身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笔者前面讲了,这群哈巴文痞,反动公知们倾巢出动,沉楂泛起,万炮齐轰王院长,决非个人的情绪的冲动,而是一种典型的阶级意识,一种反动阶级疯狂反扑的黑浪。你们不是跳起来攻击王院长文章关于“现阶段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观点吗?!这里我们暂且不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官僚资本家,买办资本家和社会上的黑心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压迫工农劳苦大众的血淋淋的阶级斗争现实。我们仅就这次社科院王院长,以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责任感指出了现阶段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客观现实,你们就站在资产阶级和反动派的立场,本能地进行疯狂反扑,攻击王院长,还叫嚣要“记住王伟光这个人”,“要像审判”纳粹“审判王伟光”,“应处以绞刑”“叫他死得很惨!”不正是赤裸裸的阶级斗争的表现吗?!而你们的这些表演,正是列宁九十多年前所揭示的那样,他说:“他们在遭到第一次严重失败以后,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增长的仇恨,来拼命斗争,想恢复他们被夺去的的‘天堂’,保护他们从前过着的甜密生活。”(《列宁全集》第二十八卷第235-236页)这不正是为你们画的相吗?而且事实正是如此,新中国建立后,三座大山被推翻,人民翻身得解放,中国的官僚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恶霸们,从此失去了他们的“天堂”,故一直坏恨在心并朝思暮想“变天”。改革开放以后,你们在走资派的率领和支持下,又夺回了“天堂”般的甜蜜生活,而工农劳苦大众则又吃二遍苦,遭二茬罪。这不正是残酷阶级斗争的典型表现吗?而工农劳苦大众要想获得第二次解放,只有重新拿起阶级斗争这个理论武器。所以你们的政治鼻子比狗的鼻子还灵,你们生怕王伟光院长的文章会影响工农劳苦大众。因此,你们“就以十倍的努力,疯狂的热情,百倍增长的仇恨”来拼命死守你们改革开放以来,从工农劳苦大众手里残酷地夺得的“天堂”生活吗?这些不正是你们这帮反动阶级的遗老遗少们所亲手干的吗?!而中国的现实不就是这样明摆着的吗?!即中国的官僚资本家、买办资本家和那些社会上的黑心资本家,想继续残酷剥削压迫压榨工农劳苦大众,继续过着“天堂”的寄生虫生活;而你们这群反动公知和哈巴文痞们作梦都想继续依附在你们的主子们身上,延续着寄生虫的日子。而广大的工农劳苦大众则要求生存,要求解放。毛主席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这是阶级斗争的规律。而王伟光院长以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天职,向社会阐述中国现阶段阶级关系的现状,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本职业务工作,无可非议,而你们这群哈巴文痞和反动公知们,就发起疯狂大围剿,意欲置王伟光院长于死地。这只能说明:其一,你们这群蠢驴的利令智昏,即用你们进行阶级反扑的拙劣表演生动地证明中国现阶段阶级斗争不但没有熄灭,而且十分激烈!也就是说你们自己给自己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其二,从你们这次反扑的疯狂程度,又雄辩地证明了这次围剿王伟光院长与反围剿的大论战本身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的大搏斗!

  三、是一群贼喊捉贼的惯贼

  王伟光院长的文章只是重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观点,就好像一下戳中了资产阶级及其哈巴文痞反动公知们的心窝子,刹时歇斯底里暴跳如雷。难道现实真的像你们所鼓吹的,阶级和阶级斗争都不存在了吗?你们真的是反对阶级斗争吗?!不!实际上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你们一天也没有停止过阶级斗争!而是一边疯狂攻击、妖魔化中国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理论,一边却在对工农劳苦大众和一切革命者施行疯狂而残酷的阶级斗争。请看下列事实:

  1、胡耀邦们搞所谓一风吹,把那些坚持反动立场的牛鬼蛇神,都“解放”出来控诉中国共产党的历次政治运动,诸如土改、三反、五反、镇反、反右、社教等等。并对历次政治运动中的积极分子进行疯狂的阶级报复,这难道不是残酷的阶级斗争吗??

  2、借所谓企改将数千万产业工人赶出工厂沦为失业者,从企业、国家的主人沦为资本家的奴隶,资本家又反过来对劳工进行残酷的剥削压迫,即超长劳动时间,超常劳动强度,超低劳动报酬,有的还规定每天只准×次上厕所,每次不得超过×分钟,还没有任何人身安全保障,工伤致残,职业病致死者无数,这些黑心残忍的资本家,对劳工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难道还不是残酷的阶级斗争吗?!

  3、走资派强行摧毁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使亿万农民背井离乡,成了资本家疯狂榨取血汗的奴隶。你只要看看那些居无定所、四面无遮挡的工棚里的农民工的惨状,再和那些黑心资本家醉生梦死的奢侈生活相比,还不是血淋淋的阶级斗争吗?!

  4、那些黑心的开发商和那些黑心的贪官勾结,强拆老百姓安身立命的房子,这些喊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老百姓,想上访讨个公道和说法,却遭镇压,甚至关押致死都无处伸冤!这难道还不是血淋淋的阶级斗争吗?!

  5、至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走资派们完全剥夺了工农劳苦大众在各种媒体和场合的话语权,却只许极端仇恨共产党,仇恨社会主义制度,仇恨劳动人民及劳动人民领袖毛主席的民族败类,汉奸卖国贼如李锐、辛子陵、茅于轼、袁腾飞之流,占用共产党的主流媒体,公开散布反共,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极其反动的言论,却不准老百姓在自己政权的媒体面前吭一声!这难道还不是活生生的阶级斗争吗?!

  ……

  在这些活生生血淋淋的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派对工农劳苦大众施行的阶级斗争面前,你们这些“叶檀们”却一个个装死、装聋作哑,屁都不放一个,为什么就不见你们说:“要记住”这些惨无人道的人呢?!那就只能说明你们这帮“叶檀们”本身就是一群惨无人道的“纳粹”分子、与人民为敌的坏家伙!此外,你们还能作出什么令人相信的解释呢?!

  无数事实证明,你们靠吸劳苦大众血汗活着的寄生虫,从来就没有泛泛的反对过阶级斗争,而是只许你们这群吸人血食人肉的资产阶级对劳苦大众实施残酷的阶级斗争,而不许被你们剥剥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劳苦大众有半点反抗。这是典型的强盗逻辑,你们这帮无赖,就是长期在劳苦大众面前强盗成瘾习惯了的强盗狂!也是一群天天对劳苦大众搞阶级斗争,反而天天攻击、妖魔化共产党嗜好阶级斗争的贼喊捉贼的惯贼!

  四、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者联合起来支持王院长捍卫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

  王伟光院长的文章在这个时候发表,有各种各样的理解。资产阶级和他们的哈巴文痞、反动公知们,第一时间反应:“这是在释放一种政治信号”。这是资产阶级必然灭亡灵感和做贼心虚的反映,这毫不奇怪。作为正常人来说,认为这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职业使然。但是,在中国当今这个特定环境下,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即“阶级斗争理论和人民民主专政理论”被走资们封杀了三十多年成了禁区的情况下,重提“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观点,确实体现了王伟光院长的政治勇气、理论勇气和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所谓高度的政治责任感,是一种对马克思主义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及其阶级基础、工农劳苦大众的前途命运负责任的态度,是值得敬佩的政治勇气。

  王伟光院长文章重提关于“现阶段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观点,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依据的。马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深刻揭示了的:“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列宁在一九○三年三月《给农村贫农》的信中说:“什么是阶级斗争?就是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的斗争,无权的、被压迫的和劳动的群众反对特权的压迫者和寄生虫的斗争,雇工或无产者反对有产者或资产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六卷第383页)中国当今实际存在的阶级斗争,不正是同列宁当时所揭示的情况惊人的相似么!即绝大多数无权的,被压迫的劳苦大众,反对特权的压迫剥削的寄生虫的斗争么!所以王伟光院长文章的观点,恰是符合现阶段中国实际的、人民共鸣敌人害怕的观点。因此王伟光院长文章的观点正是反映了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根本利益。恰恰说明当前一小撮反动公知、哈巴文痞们掀起的围剿王伟光院长的黑浪,决不只是对王伟光院长个人的发难,而是中国现阶段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生死搏斗的突出表现。并且再一次提醒我们,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只有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高高举起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阶级分析和人民民主专政的理论,才能澄清当前所有的思想理论混乱,才能主动占领政治的制高点,才能很快扭转忙于应付资产阶级右派攻击共产党执政基本理论的被动局面,才能重振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雄风。所以,中国所有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战友们,立即行动起来,坚决站在广大人民大众的立场,同王伟光院长一道,为捍卫马列毛主义的基本理论而斗争到底!

  二○一四年十月十二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5.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8.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9. 美国新冠死亡二十多万还有人洗地“岁月静好” 这脑子不要就捐了吧!
  10.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7.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8.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