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或许,身为共产党员的楼继伟已经彻底与马克思说拜拜了

水木新风 · 2015-04-29 · 来源:水木新风
楼继伟清华演讲 收藏( 评论() 字体: / /

  4月24日,共产党员、财政部长楼继伟在清华发表演讲,题目为“中高速增长的可能性及实现途径”。随后,听众速记被传至网络,一时间引起了巨大争议。对于其中“不能像欧美国家那样,员工以区域或者行业为单位进行联合,与雇主强势地谈判”等观点,左翼网站纷纷指责:“为老板操碎了心”、“又见资本笑哪闻百姓哭”。昨天,一篇更详尽的记录开始流传,我们也得以更完整地了解楼继伟到底说了什么。在这里,我们仅就劳动关系方面对楼继伟的观点展开分析,粮食安全等方面暂且不涉及。

  首先,楼继伟回顾了工资增长与劳动生产率增长关系的变化:“从改革开放开始,80年代,到90年代中早期,这时是工资增长大于劳动生产率增长,是成本真实化的表现。之前是把工资压得低,利润很高,增加利润交给国家。”

  “90年代中期开始,把压抑的工资基本上解决。劳动生产率增长得很快……之后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住房改革,之前不反映在工资中,反映在企业的其他成本中,现在变得真实化了……这段时间劳动力释放……人口红利大规模进入制造业。一直到2007年,工资低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

  “07年是个拐点。07年在讨论劳动合同法。这个法很有弊端,这样说很多人不高兴。从2001到2006年,农民工的工资年均增长6.7%。07到12年12.7%,超过劳动生产率了,弊端比较大。弊端在于:一方面是降低了劳动力市场的雇佣灵活性,工人可以炒雇主,雇主无权炒工人。推行集体谈判是对的,但是提出了行业集体谈判和区域集体谈判是可怕的。美国说:你们的劳动合同法非常好,在美国都做不到。美国讲负面清单、劳动权利,我们把法律给美国看看,美国人不说话了。底特律就是福利太高,最后垮台只好往回走。”

  在这里,我们要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80年代工资增长大于劳动生产率增长,就是“成本真实化”,经过十余年工资增长低于劳动生产率增长(难道这就没有弊端?),07年的时候再反过来,就不是“再真实化”,而是“很有弊端”了??至少从楼继伟此次演讲的内容来看,他没能解答这一问题。

  或许问题的解答是:所谓“成本真实化”的概念,本身就是站在资本所有者的立场上而言的。对于劳动者而言,工资是劳动力的“补偿”,而不是什么“成本”。楼继伟不认为现如今工资的快速增长是“成本再真实化”,恰恰是因为:所谓的“真实成本”是以资本所有者的标准来衡量的。工资太低,影响我产品的销售了,那就是“不真实”的成本;工资太高,影响我资本的积累了,那也是“不真实”的成本。完全由市场决定的,既不影响销路也不影响积累的,才是“真实的”成本。所谓的“真实”,跟劳动者的感受无关,甚至跟所谓的劳动生产率也没有关系!

  楼继伟接着说:“工资没有灵活性,加上被劳动合同法削弱。光是这些,再加上如果劳动生产率、适龄人口减少,GDP就上不去。我的看法是:如果没有有效的政策措施,GDP增长率就会小于5%(即所谓的‘滑入陷阱’)。”是啊,劳动合同法害得工资没有了灵活性,企业主没法随意地削减劳动者的薪酬,也就没有了足够的投资动力,这对于经济是很要命的。

  劳动者想要提高待遇,就要妨碍企业主的资本积累;企业主想要更顺利地增殖资本,就要压低劳动者的待遇,或者至少拥有“随时能压低”(即所谓“灵活性”)的权力。这一矛盾,与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所阐述的矛盾,有任何的差别吗?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国经济已经遇到了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相同的问题——劳动者的利益,已经与资产者的要求产生了根本的对立?而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财政部长,除了损害劳动者的利益,竟根本想不出别的方法来解决这一点。

  我们想请教一下楼部长:对于这一问题,为什么只能通过牺牲劳动者的利益来解决?用“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来指导解决,与用新自由主义的理论来指导解决,到底有什么差别?如果楼部长对我们的回答是:“牺牲劳动者的短期利益,使资本得以更顺利地增殖,符合劳动者长远的根本利益!”那么我们就只能遗憾地表示:身为共产党员的楼继伟已经彻底与马克思说拜拜了。

  既然资本与劳动者的长远利益是统一的,为了资本增殖牺牲劳动者的短期利益是完全应该的,那么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还有什么意义?那么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岂不是就只能存在于李世默等国家主义者所谓的“治理能力”里了?

  国家主义者的理论体系是比较自洽的,因而我们也不会在没有充分理论依据的情况下,一上来就全盘否定它。然而对于楼继伟而言,其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员”的身份,与其新自由主义的政策思想,是根本自相矛盾的。这一点,我们只能毫不留情地指出。

  楼继伟的“自相矛盾”还体现在“法制问题”上。一方面,他声称:“要有灵活流动的劳动力市场、产权保护、要素流动尤其土地、开放的经济环境。拉美的问题就是经济不开放,劳动力市场僵化,民粹主义。东南亚法制化更差一些。”认为法制程度低不利于经济增长;一方面,他又说:“财政能力应该说是比较强且谨慎的。劳动力的流动性、灵活性在下降但并不是很严重,因为有法不依。”认为劳动合同法没有被严格执行有利于经济。

  表面上的“矛盾”其实并不矛盾。站在资本所有者的立场上看,所谓“依法治国”就是要在“产权保护”等有益于资本的方面“严格执法”,在“劳动合同”等不利于资本的方面就该“有法不依”,最好取消这个法。

  楼继伟关于拉美的评价也很有意思:经济停滞是因为“不开放”、“民粹”,解决之道呢?自然就是“开放经济”、“打压劳方力量”,那不就是新自由主义那一套吗!拉丁美洲曾长期地实行过新自由主义政策,我们想问一下楼部长,其结果又如何呢?

  楼继伟是怎么分析福利国家的衰败的呢?“南欧被干掉,就是由于区域的集体谈判。”(有关希腊债务问题,可见本号前天推送)也就是说:福利资本主义失败,不是由于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仍未解决,而是——因为你们实行了区域的集体谈判,劳动者“过于”强势!这一观点自然是符合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的,可是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那里,则纯粹是舍本逐末、把主要责任归咎于劳动者的谬论。

  楼继伟作为堂堂财政部长、第十八届中央委员,在外界发言不可能由着自己的性子随便乱讲。其思想观点,必然是在党内获得了一定的认同,才敢拿出来公开说的。实际上,我们只能悲观的认为,在共产党中高层内部,已经有一批人不把自己当“共产党员”了,他们的真实思想,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根本相悖的。

  他们的思想状态,可能与一直把自己包装为国家主义的观察者网更为相近。实际上,观察者网在楼继伟这件事上的态度也是耐人寻味。其微信在昨天的推送中说:“最复杂最‘纠结’最能体现演讲者操心的还是下面这个版本的笔记,比较长,值得一看……抛开坊间争议不谈,三个版本的笔记逐次复杂翔实,能让人感觉到当下中国面临的问题需要解决。面对问题,超越教条,这是有识之士的心愿。

  是呀,就像鼓吹“超越阶级”,让共产党成为“民族复兴党”那样,继续说什么“超越”马克思主义的“教条”吧!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2.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3. 恭喜作协汪主席,与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体授予“三八妇女楷模”!
  4. 陈先义:再批戈尔巴乔夫(深度警世)
  5. 毛主席为什么要搞阶级斗争?
  6. 子午:鄙视胡锡进先生,力挺萧武同志!
  7.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8.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9. 乌有之乡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10. 对一位主流经济学家的规劝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7.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8.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9.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10. 把全国“最牛”老板送去坐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他们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6.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8. 潘家干净吗?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两代谁之过?——略论肮脏文学及其它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