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思恩:驳茅于轼“将毛泽东还原成人”的谬论

思恩 · 2011-06-12 · 来源:乌有之乡

 

  最近,面对右派的猖狂进攻,热爱领导自己进行革命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大救星、领袖毛泽东主席的广大人民群众,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终于在沉默中暴发了:上海人民带头发起的举报公诉汉奸卖国贼的全国大签名活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响应,纷纷签名加入公诉汉奸卖国贼的行列。据乌有之乡网站统计,截至2011年6月10日早晨8点,全国签名人数已达30745人。在这次人民大众举报公诉汉奸卖国贼的全国大签名活动中,长期得到帝国主义“福特、CATO Institute、企业基金会(AEI)、遗产基金会、亚当斯密社、开放基金会、国家民主基金会等右翼势力的资助”,(转引自老张:《我为什么说茅于轼不是人》乌有之乡网 2011—6—4)即长期领着帝国主义的金钱,反对中国各族人民的大救星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反对社会主义、主张资产阶级自由化即主张复辟资本主义的茅于轼首当其冲,完全是因为他发表无耻的汉奸卖国贼言论太多!例如,他说:

 

  “中印战争为了几万平方公里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口的一片荒地而战,有什么价值?”“钓鱼岛的争夺更是一个例子。那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中国和日本争夺得很厉害。在我看来,双方都不值得为此伤感情。”“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从人民的角度看汉奸和从国家的角度看很可能是不同的,有时候可能是绝然相反的。卖国求荣的汉奸当然不耻于人类,但是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汪精卫]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用这样的眼光看问题,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较引自顽石:《茅于轼之类的汉奸是全民族的公敌》毛泽东旗帜网 2011—6—5)如此等等。

 

  不仅如此!2011年4月26日,茅于轼在浙江日报集团下属的‘财新网’上发表一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的毒文,此文引起国人的愤怒,点燃了人民大众对他提起公诉的导火索,这是他倒行逆施的必然结果!多行不义的茅于轼,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后果承担责任。用革命导师马克思的话说,在人类社会里,“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选2—137)茅于轼要行使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的权利,就必须承担由此而产生的后果。用中国古人的话说,在人类社会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必报。因此,人民大众义愤填膺,公诉茅于轼,是他作恶多端后的罪有应得,乃是他自作自受!

 

  虽然毛泽东本来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但是党内外的右派们在30年的时间里,总是喋喋不休、乐此不疲地吵吵嚷嚷着要“将毛泽东还原成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呢?!

 

  在人民大众心目中,毛泽东是一个人。人民大众从来没有把毛泽东看作是神。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毛泽东的右派,为了实现资产阶级自由化即实现复辟资本主义,首先强词夺理,假借人民大众对毛泽东的深厚感情,说人民大众把毛泽东当神来供奉,然后借口毛泽东是人不是神,要把毛泽东拉下神坛,还原为人,最后通过给毛泽东罗织什么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等等,把毛泽东拉下了神坛,还原成了人。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不是人民大众而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的右派,为了实现资产阶级自由化即实现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先把毛泽东强行拉上神坛,后利用把毛泽东拉下神坛,还原为人之名,行否定中国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否定毛泽东之实。

 

  人民大众把毛泽东尊敬为大救星、天才领袖和党内外右派们说人民大众把毛泽东当神供奉,这完全是不同性质的两个问题:

 

  人民大众把毛泽东尊敬为大救星、天才领袖,是在中国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夺取国家政权建立无产阶级民主(专政),运用无产阶级民主(专政)的暴力消灭资本主义等旧的私有制的社会制度(旧的私有制的生产关系或旧的私有制的经济关系或旧的私有制的经济基础)和建立新的社会主义制度(新的公有制的生产关系或新的公有制的经济关系或新的公有制的经济基础)的社会革命过程加在毛泽东身上的社会政治性质: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各族人民群众,消灭了存在于中国4000多年的私有制社会,把广大劳动人民从政治上受压迫和经济上受剥削的地位下解放了出来,使他们变成了政治上不受压迫和经济上不受剥削的新社会的主人;人民大众衷心地拥戴毛泽东为大救星、天才领袖。换句话说,在中国广大劳动人民求解放的革命斗争中,人民大众需要革命领袖领导自己革命,毛泽东在革命斗争中做出了其他人做不出来的巨大贡献,广大劳动人民发自内心地拥护毛泽东为自己的革命领袖。因此,尽管毛泽东从来没有说过他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他一贯按照马克思主义原则办事、他是中国劳动人民的儿子,并且当有人给他加上四个伟大(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的名号时,他对友人埃德加·斯诺说,什么四个伟大,“讨嫌”,并表示他只愿当老师(英文中导师也是老师的意思)。

 

  党内外右派们把人民大众对领导自己进行革命的领袖毛泽东在世时的爱戴和拥护、逝世后当作自己最亲的亲人之一来纪念的情怀,说成是人民大众把领导自己进行革命的领袖毛泽东当神来供奉,这完全是党内外右派们凭自己的主观想象从头脑中产生出来的荒谬观念。党内外右派们其所以首先把毛泽东神化,然后提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完全是出于他们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的罪恶目的——实现资产阶级自由化即实现复辟资本主义——的需要。党内外右派们为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需要首先设计制造出爱戴和拥护并怀念毛泽东的人民大众把自己的救星、领袖当神来供奉,从而看不到他的罪过(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神是没有错误的)然后通过把毛泽东从神还原为人(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人是会犯错误的),设计制造出来了毛泽东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的结论。

 

  毫无疑问,既然存在着毛泽东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的问题,那末,就必须纠正毛泽东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的问题。通过纠正毛泽东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的问题,为鼓励发展“存在雇佣劳动关系的经济成份”即资本主义“私营经济”,(十三大报告)设计制造出来了通过发展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社会制度“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十四大报告)但是,实践“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20多年之后,使中国的社会经济关系倒退到了1949年!——据《中国工商时报》2005年12月12日报道:到2005年年末,内资私营资本的产值在GDP比重中约占49.7%,外商资本和港澳台资本的产值在GDP比重中约占15%—16%,两者相加约占65%左右。(见《中国剪报》2005年12月14日)这个比重已经使我国当今特色社会主义的工业经济结构,完全彻底地倒退到了过渡时期的1949年:在1949年,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的产值占34.7%,国家资本主义工业的产值占9.5%(其中公私合营占2.0%,加工定货占7.5%),私营的资本主义工业(资本家自产自销部分)的产值占55.8%。[9.5%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55.8%的私营资本主义工业=65.3 %](见《伟大的十年》32)

 

  换个说法,通过发展雇佣劳动和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的社会制度“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结果,也就是通过破坏社会主义联合劳动和公有制“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结果,使国际公认的衡量贫富差别的基尼系数,在中国急剧拉大。据国家统计局的机关报《中国信息报》披露,中国在1984年基尼系数为0.24,在2004年为0.47,二十年翻了将近一番,贫富差别拉大的速度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2006年2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的文章十分明确地指出:“中国大陆的贫富不均状况已经超越美国(2003年美国的基尼系数为0.408。美国在西方国家贫富悬殊首屈一指。)、日本(同年的基尼系数为0.249)、韩国(为0.318)、及印度(为0.325)。事实上,它已接近1949年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水平。也就是说,就贫富差距而言,中国大陆已经接近‘回到解放前’了。”《纽约时报》的文章还说:“中国至今虽仍自称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需要的社会架构已荡然无存。”(着重号系引者加)

 

  再换个说法,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导下,通过出卖社会主义公有制给私人而鼓励发展“存在雇佣劳动关系的经济成份”即资本主义“私营经济”的结果,使社会财富在私人手里的集中速度达到世界第一!据《2009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以拥有1000万元(约合146万美元、110万欧元)资产为统计门槛——包括现金、股票和债券等金融资产以及拥有的房产价值和企业价值在内,中国每1万人中有6人是千万富豪,千万富豪的总数是82.5万个,其中亿元富豪有5.1万个,10亿富豪有2500个左右,100亿的超级富豪约有100人。据胡润介绍,2009年胡润百富榜上的1000名中国富豪中,继承财富的人数不到1%,也就是说,这些富豪都是近年来迅速崛起的。而在国外,相当一部分富人的财富积累需要较长时期。英国富豪榜上,25%的富豪是继承财富的,这一数字在美国富豪榜中也达35%。(见《瞭望》2009年第7-8期所刊载的《胡润财富报告的中国富豪“图谱”》)

 

  那个因为设计制造出来了通过发展雇佣劳动和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的社会制度“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被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和精英们捧抬为“我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十四大报告)的人,曾经在1985年3月7日无比坚定勇敢地拍胸脯说:“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邓选3—110~111)在过了8年6个月9天之后,即在1993年9月16日,那个戴着“我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桂冠的人,面对社会物质财富在少数人手中的急速积聚这一众所周知的最顽强的严酷事实,逼迫不得不无可奈何地在私下里承认:“我们[总设计师自己]的政策[通过发展雇佣劳动和资本主义私有制(资本)的社会制度“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导致两极分化”的产生而“失败了”的结局,已经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分配的问题大得很。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已然出现。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少部分人获得了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邓小平年谱》1975—1997,着重号系引者加)

 

  尽管党内外右派们通过设计制造出来了通过发展雇佣劳动和资本家私有制(资本)的社会制度“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纠正了毛泽东建立联合劳动和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搞乌托邦、发动文化大革命有罪的问题,早已经把毛泽东拉下了神坛,还原成了人,早已经在2006年就造成了“中国大陆的贫富不均状况已经超越美国……。事实上,它已接近1949年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水平。也就是说,就贫富差距而言,中国大陆已经接近‘回到解放前’了。”然树欲静而风不止,欲壑难填的右派们仍不满足,总要弄点花花点子出来,闹点动静来表现自己是有所作为的精英,以便向主子邀功请赏。

 

  于是,拿了帝国主义的津贴、承认自己在1957年“被准确地打成了资产阶级右派”的茅于轼跳了出来,又打着“将毛泽东还原成人”这面破旧不堪的旗子,一方面,向社会主义和毛泽东以及拥戴毛主席的广大人民群众叫板挑战,另一方面告诉帝国主义主子:我茅于轼拿了你们资本主义的金钱,替你们在中国消除共产主义之灾是有实际行动的,请你们继续给我输血打气吧!

 

  茅于轼在《将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中,有两句画龙点睛的话:毛泽东这个“祸国殃民的总后台[的像]还在天安门城楼上挂着,在大家每天用的钞票上印着。中国的这幕滑稽剧现在还没有真正谢幕”。(转引自烟叶:《胡说十道茅于轼》乌有之乡网 2011—6—3)茅于轼的这两句画龙点睛的话非常明确地道出了他的狼子野心:“将毛泽东还原成人”是假的,将把劳动人民大众从受压迫受剥削的社会奴隶地位解放出来使他们成为社会主人的毛泽东主席诬陷为“祸国殃民”的罪犯才是真的!

 

  承认自己在1957年“被准确地打成了资产阶级右派”的茅于轼所说的那个“国”和“民”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茅于轼所说的“国”,表面上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骨子里指的是独夫民贼人民公敌蒋介石领导的代表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利益和帝国主义利益的中华民国;茅于轼所说的“民”,口头上指的是中国的人民大众,内心里指的是组成地主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等一切靠剥削压迫劳动人民大众为生的社会寄生虫们。由于茅于轼属于这些社会寄生虫们的忠实走狗,所以他对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带领劳动人民大众通过政治革命推翻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统治、通过社会(经济)革命消灭资本主义等旧社会制度始终耿耿于怀,一贯恶语相加,大打出手!卖身求荣充当汉奸的茅于轼,仰仗着有帝国主义的金钱撑腰,一方面,唱着谤文辱骂革命领袖毛泽东是“祸国殃民的总后台”,另一方面,唱着挽歌赞颂自己的前辈汪精卫当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这里难以排除茅于轼借赞颂汉奸汪精卫而为自己歌功颂德的险恶用心!)。

 

  党内外右派使尽浑身解数,通过诽谤诬蔑妖魔化毛泽东抬高自己,图谋通过这个途径践踏社会主义以美化资本主义,把毛泽东由巨人变成侏儒,把自己由侏儒变成巨人,经过多次行动,不仅毫无成效,反而使毛泽东变得更加巨大,自己则变得更加渺小!茅于轼本来想通过《将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达到诽谤诬蔑妖魔化毛泽东抬高自己的目的,结果适得其反,得到的是劳动人民大众举报公诉他是汉奸卖国贼的全国大签名活动!茅于轼的行为构成犯罪已经成为事实:(1)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第2款(“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构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2)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6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前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是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除外”),构成了“侮辱罪和诽谤罪”。在这种情况之下,气急败坏的精英易中天狂吠“谁对茅于轼不敬,我认为他不是人”(转引自老张:《我为什么说茅于轼不是人》乌有之乡网 2011—6—4)已经于事无补,即使党内外右派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利用权力死保茅于轼逃脱被起诉的厄运,但茅于轼遭国人声讨日暮途穷已成定局!

 

  2011-6-4~6、10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闻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7.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10.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