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郝贵生:还毛泽东于清白 ——从《陈云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谣言略考》一文谈起

郝贵生 · 2020-12-29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诞辰127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建议党中央启动必要的措施和程序,充分发动人民群众,在纪念建党100周年和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中,重新给予毛泽东晚年理论与实践以科学的实事求是的评价。

  还毛泽东于清白

  ——从《陈云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谣言略考》一文谈起

  郝贵生

  “还毛泽东于清白”是艾跃进同志2013年一次详细阐发毛泽东“为人民服务”思想的演讲中的一个副标题。笔者非常赞同这一观点。自毛泽东去世后,特别是那个《决议》出来之后,国内内反动势力和阶级敌人掀起了一浪又一浪的反毛非毛的浪潮。任何一个真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面临这种状况义愤填膺,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和场所对这股思潮进行了坚决地斗争。艾跃进同志就是反潮流斗争中的一名先锋战士。但这股思潮太严重了。虽然近几年有所收敛,但其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今年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7周年前夕,《红色文化网》等多家红色网站刊载了黄卫东同志的文章《陈云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谣言略考》(以下简称黄文,见附录)。笔者自然非常感兴趣,认真阅读了原文。造谣陈云同志否定晚年毛泽东一事笔者早就有所耳闻,但对这一谣言的来龙去脉却不甚清楚。阅读该文后,甚为感慨。于是借艾跃进同志这一标题,重提“还毛泽东于清白”的必要性、重要性与紧迫性。

  一、国防大学出版社和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应该公开向全党和全社会讲明为什么要出版子虚乌有的《胡耀邦传》一书

  黄文指出,陈云否定毛泽东晚年的言论(即毛泽东一生的四个阶段)最早出处是美国人杰斯布莱恩著《胡耀邦传》一书。而国内正式出版该书是1989年3月部队最高学府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同年6月,作为中共党史资料研究的党史权威出版社也出版了美国人这本《胡耀邦传》一书。两本书都明确指出,邓小平安排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举行的中央工作会议,请陈云领头讲话。陈云说:“我是共产党员,是实事求是的。大家对于毛主席的功与过,不论说是‘二八开’‘三七开’,还是‘四六开’。都是敷衍的,不符合事实的。我认为毛主席一生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遵义会议到全国解放,也就是到1949年止,毛主席领导是正确的,应予全面肯定。第二阶段是到1957年鸣放运动止,其间如土改、三反五反、思想改造等运动,虽稍有偏差,但成绩大于错误,应予基本肯定。第三阶段从1957年反右开始,经过三面红旗的胡搞乱开,到1965年止,其间毛主席在1961年退居二线,不问大事,经济才有了转机,但在他当政那一段时间,应予基本否定。第四阶段从1966年到他逝世为止,那惨绝人寰的‘文革’悲剧,他是主要责任者,应予全面否定。”

  黄文接着指出,自这两家权威出版社出版的《胡耀邦》之后,国内正式出版社如济南出版社、吉林文史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山东人民出版社以及更多的有关刊物、书籍、文章中几乎全部或大部引自《胡耀邦传》一书所谓否定毛泽东晚年的“陈云的谈话”。

  黄文通过大量有关资料做出结论:“综上所述,陈云评价四个时代毛泽东,包括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的说法,其源头是美国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但它恐怕是美国精英精心炮制的谎言,迷惑了少数国内精英,借此在国内传播。其主要证据包括,第一,美国并不存在这样一本书,也没有杰斯布莱恩这样一位著名的传记作家。第二,众多参会者的回忆表明,在1978年11月10开始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没有发言评价毛泽东,也就不存在该文所说的在该会议上发表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说法。第三,在此前后,陈云多次高度评价毛泽东的功绩,不可能存在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的观念。第四,当时毛泽东的威望非常高,陈云不可能做这样完全否定的评价。”

  笔者没有在出版社工作过,但多年搞文字工作,也知道出版书籍、写论文引用资料必须实事求是,注明其真实的来源。特别是《胡耀邦传》这样一部涉及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重要人物的极其重要著作竟然没有真实来源。尤其是作为我们党重要领导人陈云同志对毛泽东的评价,竟然任何出处都没有。笔者没有看到《胡耀邦传》一书,估计其它内容也一定有较多的杜撰和歪曲的内容。显然国内出版的这部书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中国以否定、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为主要内容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在中国大地的泛滥起了极其严重的推波助澜作用。该书的严重影响今天仍然存在。黄文强烈建议:“有关部门应尽快要求国防大学出版社及其相关人员公布该书出版内幕,包括提供原书。”笔者坚决支持黄文的这一正当要求,尽管这一事件已经过去30余年了,但这一事件是党史、建国史、出版史上一件极不光彩的极其严重的政治事件,绝对不能不了了之。国防大学出版社和中国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5月更名为中共党史出版社,直属于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负责同志应该向全党和全社会详细交代出版该书的有关过程、有关资料、出版原因。如果发现违背国家出版原则或其它问题,出版社上级部门应启动有关机制,追究和处理有关责任人,并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二、《决议》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评价及其严重后果

  上世纪80年代之后,中国和世界掀起的一股反毛非毛浪潮根源是多方面的。但不能否定的事实就是与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有直接关系。这个《决议》对毛泽东的有两点重要评价:第一是认为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及其指导下的“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第二为毛泽东扣上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晚年“他逐渐骄傲起来,逐渐脱离实际和脱离群众,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作风日益严重,日益凌驾于党中央之上,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不断受到削弱以至破坏。”也正是在这个《决议》之后,国内主要媒体杂志、学术刊物、书籍、报刊、教材掀起了一浪高一浪的批判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的高潮。笔者清楚地记得,报刊杂志有一个时髦的提法:“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毛泽东犯错误也是必然,而且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如果按照《决议》对毛泽东的评价,把毛泽东自认为一生第二件大事及其理论依据完全否定,且有如此严重的骄傲自满、脱离实际和脱离群众、主观主义、个人专断作风日益严重、日益凌驾于党中央之上、削弱、破坏使党和国家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等六项罪名,这还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和杰出、伟大的人民领袖吗?他的思想还能够成为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吗?

  这个《决议》出来之后,否定和歪曲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从否定毛泽东晚年理论发展到否定毛泽东的历史功绩,抹杀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贡献;否定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把新中国成立后的历史,说成是一系列错误事件的延续,进而否定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否定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二是丑化毛泽东的英雄、领袖形象。竭尽一切造谣、诬蔑之能事,用恶毒的语言诽谤毛泽东是“独裁者”、“暴君”、“专制者”、“希特勒”,是中华文明的最大最凶恶最疯狂最卑鄙最龌龊的亵渎者、破坏者、毁灭者。那个李志绥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辛子陵的《红太阳的陨落》等四本书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著作。三是抹黑毛泽东在中共领导集体中的地位,歪曲挑拨其与党的其他领导人之间的关系。四是否定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和历史地位。特别是根本否定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理论,把毛泽东思想歪曲为不要同一性的所谓“斗争哲学”、制造仇恨的理论、民粹主义哲学、痞子文化、反人性文化;丑化毛泽东思想及其灵魂。五是某些党校、大学教师、媒体人员等知识分子在课堂和各种公共场所经常随意拿毛泽东作为调侃、嘲弄、讥讽、取乐、批判对象。如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2016年7月30日的讲课、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餐桌上对毛主席的调侃等等。六是在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研究中采用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张冠李戴、伪造史料、史论存疑等主观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方法。尤其是把中共党史和建国史上一系列的错误和失误都转嫁到毛泽东身上,如西路军失败、反右斗争扩大化、大跃进中的浮夸共产风的泛滥、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人问题、文革中的武斗乱象等等。七是从否定毛泽东思想发展到否定列宁主义再发展到否定马克思主义和整个社会主义事业。这种错误思潮的泛滥已经给中国共产党的事业,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一是导致我们党近些年来自觉不自觉地脱离毛泽东思想的倾向越来越严重。二是导致党内、军内、整个社会生活中是非、美丑、善恶观念得极其混乱、彻底颠倒。三是导致官场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四是导致历史虚无主义的猖狂泛滥。五是导致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形象在党内和社会生活中形成极端扭曲的认识。在这些人的头脑中,毛泽东功绩无论多么巨大,也是一个犯了严重“错误”的人,以至于改开以来几乎出版的所有词典、辞典关于“毛泽东”的词条中都缀有“错误”的结论。当今世界和中国几乎所有的名人“词条”介绍中都只介绍功绩,而从不提起缺点、错误,而唯独“毛泽东”词条中写上“错误”二字。其实这个所谓“错误”恰恰是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中最杰出、最深刻、最精华、最伟大的内容。六是导致毛泽东时代形成的党内和整个社会生活中积极向上、无私奉献、努力拼搏、团结友爱、艰苦奋斗等精神面貌几乎丧失殆尽。国防大学出版社和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出版造谣陈云同志污蔑、否定毛泽东晚年的言论的《胡耀邦传》一书就是《决议》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必然产物,其出版对整个党内、对整个社会反毛非毛思潮的泛滥无疑起到极其严重的推波助澜作用。

  这个《决议》对毛泽东的错误评价出来之后,几十年来一直受到党内和人民群众中相当多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质疑、批判和否定。但某些握有实权的权力者往往以党的纪律为名,不许质疑,不许讨论,不许否定,更不能批判,只能绝对服从。不仅公开出版的书籍、刊物、文章不许涉及,即使网络上也大多遭到封杀。否则就会被莫须有地扣上“违反党纪”、“妄议中央”等罪名。

  对这个《决议》笔者还有一种看法。我们知道,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没有否定党的六大的政治路线,如文中讲:“1928年6、7月份召开的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的路线,基本是正确的。”(《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958页)它否定的只是“1931年1月党的六届四中全会到1935年1月扩大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遵义会议)这个时期内所犯政治路线、军事路线和组织路线上的‘左’倾错误。”(同上,第955页)。所以一个全会《决议》否定一个代表大会期间某一个中央全会的“错误”显然完全是合乎党章法规的。但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这个《决议》实际是否定党的九大、十大、十一大的政治路线。如果这个“决议”合党章法规,它应该在党的十二大会议上专门通过大会表决,通过这个《决议》。但笔者查遍几乎所有的十二大文件,都没有发现代表大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决议》。由此笔者产生疑问,由中央全会通过的《决议》否定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具有合法性吗?在此,向有关部门提出质询,望能回答笔者的疑问。

  三、正本清源,“还毛泽东于清白”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共产党人刻不容缓的一项极其重要的紧急工作和任务

  明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前不久,中共中央在有关文件中已经提出:“深入总结和学习运用中国共产党一百年的宝贵经验,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党和人民事业不懈奋斗。”笔者非常赞同党中央这一决定。那么全党应该在总结我们党100年的经验教训中,绝对不能回避对毛泽东晚年理论及实践的科学评价。

  列宁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中国共产党之所以100年来取得世人瞩目的伟大成就,就是由于产生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产生了中国共产党、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杰出领袖、民族英雄和世界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毛泽东同志。这是中国共产党用无数革命先烈的鲜血换来的最宝贵的经验和精神财富。但由于种种原因,毛泽东晚年实践及思想被否定、歪曲,导致近几十年中国革命、建设遭到极其严重的挫折和困境。如果我们党还讲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的话,那就必须还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本来面目,还中国革命和建设本来面目。因此笔者提出几点建议:

  第一,认真读马列的书,真正理解和掌握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

  总结中国共产党100年的经验教训实际是一个认识过程。这个认识过程必须有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指导。党内导致对毛泽东晚年与实践作出错误结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当时的主要决策者根本不懂马列,不懂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用他们的资产阶级立场和头脑中的唯心史观、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思维方法评价毛泽东。毛泽东晚年理论与实践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对他们这些人的批判。今天要正确评价毛泽东同志,全党必须认认真真、老老实实读马列的书,尤其读共产党人的圣经《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斗争思想,真正认识毛泽东思想特别是其晚年思想与马恩列思想的“一脉相承”关系,由此才能真正理解和科学评价毛泽东晚年思想的真理性和光辉性。那些还在鼓吹毛泽东晚年“错误”的人其实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笔者正在写这篇文章时,从网上读到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今日(26日)微博上又再次强调毛泽东“晚年错误”论,再次说明胡主编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低到何种程度!

  第二,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终和根本标准”

  改革开放初,官方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想,以所谓“动乱”的文革实践为依据,根本否定毛泽东继续革命的理论和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无疑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但解读这一观点如果站在错误的立场运用错误的方法也会做出错误的结论。把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标准思想解读为完全排斥科学理论指导的“唯一”标准,真理就会变成谬误。同时实践标准中的“实践”概念主体是人民群众,是人民群众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同时这种“实践”是物质的活动,也就必须用客观的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来证明。但是当时的这种“真理标准大讨论”歪曲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且运用受人民群众批判过的某些权力者和世界观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的主观经验和主观感受,以及大量歪曲的客观事实(如“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的荒谬事实)去论证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理论,自然就会做出极其荒谬的结论来。笔者近些年写的许多文章中对此已经做了较为详细的阐发。那么我们今天正确评价毛泽东晚年理论,也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标准思想。一是这个“实践”不是不要理论,而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尤其是阶级斗争理论指导下的实践。二是实践主体是人民群众,是人民群众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是关于“文革”实践及毛泽东去世后40多年的“实践”的客观面目。

  第三,必须给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取得杰出伟大成就给予科学的评价。

  对毛泽东晚年理论与实践的评价必然涉及到毛泽东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成就的评价。应该说,1981年那个《决议》对毛泽东时代中国共产党人取得的杰出成就总体上还是给予肯定的评价的。如“建国三十二年历史的基本估计”部分(7)概括的十大基本成就。篇幅所限,笔者不再引用原文》(详见《决议》),即使谈到文革期间的经济状况也说:“粮食生产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工业交通、基本建设和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了一批重要成就,其中包括一些新铁路和南京长江大桥的建成,一些技术先进的大型企业的投产,氢弹试验和人造卫星发射回收的成功,籼型杂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广,等等。”但同时《决议》把文革十年称之为“动乱”时代。“我国国民经济遭到巨大损失”。这是对毛泽东时代特别是文革的“否定”性观点。《决议》之后,在一些领导人讲话、有关文件、理论研究文章、教材中都把“文革”在“动乱”基础上进一步加重定性为“十年浩劫”。且称“十年内乱导致我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人民温饱都成问题,国家建设百业待兴。”由此造成相当多的人眼里,毛泽东时代就剩一个“穷”字,且把“穷”的根源归结为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这完全是对毛泽东时代的歪曲和污蔑。因此,“还毛泽东于清白”必须给予毛泽东时代以科学的评价。实际中,正是由于坚持了毛主席正确路线,“抓革命,促生产”,毛泽东时代中国的经济、政治、文化取得了极其伟大的成就,整个社会风气、人民的精神面貌、社会主义积极性达到了中华民族从未有过的高度。近些年来,网络上人民群众大量的文章对此已经给予唯物辩证的科学分析和高度赞扬毛泽东时代举世闻名的巨大成就。但还远远不够,还需要全国真正的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继续深揭露和批判“国民经济到了崩溃边缘”的荒谬观点,还毛泽东时代本来面目。

  第四,必须实事求是评价40年的所谓“改革开放”的实践

  官方和主流媒体把毛泽东去世之后的40年的实践概括为“改革开放”时代。其实这种概括是不准确的。一是因为它的前提是说毛泽东是“僵化封闭”时代,所以对照说要“改革开放”。二是歪曲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的“改革”、“开放”含义。大事实证明毛泽东时代不是“僵化封闭”时代。毛泽东确实承认我们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的经济、政治制度有许多弊端,所以他在基本建成社会主义公有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同时,在此基础上也一再进行“改革”不合理的部分,目的是在原有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之。读读毛泽东的《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一书之后,就非常清晰明了了。同时,毛泽东时代初期却有一定程度的“封闭”状态,但那是帝国主义逼的,毛泽东一再努力打破这种状况。毛泽东去世前100多个国家与我们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在1971年联合国大会上第三世界国家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能说明毛泽东时代是“封闭”吗?能没有“开放”吗?同时,毛泽东的“开放”是在自力更生基础和前提下的“开放”,而不是抛弃“自力更生”的“开放”。所以毛泽东时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早已经开始了“改革开放”。而目前官方强调的“改革”实质是讲“改制”,也就是改“社会主义公有经济和政治制度”。所谓“开放”是放弃“自力更生”基础上的“开放”。这就是几十年所谓“改革开放”实践的实质。按照唯物史观原理,即使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阻碍了生产力发展,但不等于生产力绝对不发展。所以中国40年来经济方面也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经济成就的取得不能掩盖整个社会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一是经济发展的一定程度的畸形状态和渗透大量水分的虚假的所谓“GDP”,二是官场及各个领域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三是社会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基尼系数超过联合国警戒线。四是工农主人翁地位完全丧失。五是以“精致利己主义”、人本性自私论为核心的剥削阶级意识形态严重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特别是对青少年的影响。六是消费主义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方式泛滥。这种所谓“改革开放”实践充分证明了毛泽东的论断即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苏联解体和中国官员腐败已经不是危险性了,而是现实性了),存在在党内资产阶级,“走资派还在走”。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途径仍然是继续革命、大民主和斗私批修,把社会主义政权真正掌握在无产阶级革命派手中。

  五、必须深入批判以“反毛非毛”为核心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

  近些年来批判历史虚无主义,笔者坚决赞同。但这种批判抓不到核心和实质,只是停留在某些表面现象上。一是没有抓住中国当今历史虚无主义的最主要表现就是反毛非毛。不抓住这一点,就不是真正的批判历史虚无主义。二是只是停留在现象上批判历史虚无主义,认为历史虚无主义只是否定党史、建国史等错误言论,而没有从阶级斗争的实质认识历史虚无主义。笔者在有关文章中曾经指出,毛主席说过,凡是要推翻或巩固政权,总要先造舆论准备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历史虚无主义“虚无历史”,反毛非毛的根本目的是夺取无产阶级政权,为其复辟资本主义推行其反革命的理论和意识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批判反毛非毛为核心内容的历史虚无主义本身就是中国当代一场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同理,正本清源,“还毛泽东于清白”也同样是当今社会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那些竭力维护“毛泽东晚年错误论”其实质是维护中国党内资产阶级和走资派的利益,是维护已经暴富起来的少数暴发户的利益,是维护顽固坚持资产阶级世界观的公知等人的利益,是维护帝国主义的利益。“还毛泽东于清白”,批判反毛非毛思潮根本目的是维护无产阶级和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维护和捍卫世界社会主义事业的斗争。

  笔者去年毛主席诞辰纪念日时发表《对毛主席最好的纪念是“读懂毛泽东”》,在第二部分“如何读懂毛泽东”中讲到要从十个方面入手。笔者认为其中一部分内容也适用于本文“如何还毛泽东于清白”。主要强调正面学习、研究、宣传、捍卫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其中因篇幅所限,笔者不详细展开了,只是把其中几个标题借鉴过来。利用一切媒体、网络、课堂及一切文化宣传艺术形式加大弘扬毛泽东人格魅力、品格、理论、文学、军事、书法等杰出成就及实践的巨大成果。在全党和全国人民中重新掀起毛主席著作和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和研究高潮。每个共产党员和红色网友都要自觉学、学深学透,都要理论联系实际,真正把理论转化为自身的素质和能力。组织党校、大学和各种社会科学研究机构深入细致研究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建议中共中央组织人力物力尽快编辑出版《毛泽东全集》。全党同志、中央和地方各级领导都要在毛主席诞辰和去世纪念日举行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坚决支持和鼓励人民群众自发举行各种不同的学习、集会和纪念活动。人民群众要自觉树立做社会主人的意识,努力辨别社会生活中的是非美丑现象,利用各种途径、手段、方法,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同各种错误思想和行为做坚决地斗争。建议在党章和有关国家法律中规定不准攻击、谩骂、诋毁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同时,“还毛泽东于清白”最根本的措施是要推翻那个《决议》的错误结论。建议党中央启动必要的措施和程序,充分发动人民群众,在纪念建党100周年和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教训中,重新给予毛泽东晚年理论与实践以科学的实事求是的评价。

  “还毛泽东于清白”是一项极其艰巨伟大的工作,阻力也非常之大。但困难无论多么巨大,也必须做,越早越好。望全党真正的共产党员和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清除一切泼在毛泽东身上的污泥浊水,由此才能真正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才能真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在中国和世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2020年12月26日

  附录:

黄卫东:陈云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谣言略考

黄卫东 · 2020-12-21 · 来源:红色文化网  

  陈云评价四个时代毛泽东,包括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的说法,其源头是美国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但它恐怕是美国精英精心炮制的谎言,迷惑了少数国内精英,借此在国内传播。

  作者说明:本文已在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上发表,收录到会议论文集中。笔者在会议上除介绍此文内容外,着重介绍笔者写作此文的原因,是多年来我国某些人一直在推销与国际接轨,实则是建立美国和西方推销的殖民地制度与意识形态。毛泽东思想成为他们推行殖民主义路线的最大障碍,他们不惜通过造谣来反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另一方面,他们将美国鼓吹的意识形态当作真理,要中国老百姓相信,中国的唯一出路是建立西方推销的殖民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在经济方面,就是努力论证美国精英发行的美元欠条就是财富,甚至是唯一财富,推动将我们的财富换成美元欠条,不惜让中国老百姓替美国和西方免费劳动。

  美国建立的本是奴隶制国家,持续88年,后来虽然取消了奴隶制,却又建立了种族隔离制度,实则是种族歧视制,持续整整100年。在美国240余年的短暂历史中,在制度上明确为不平等的奴隶制和种族歧视制,就高达188年,如今美国政府内部仍在继续执行种族歧视制度,如美国警察经常无辜打死黑人。美国黑人人口仅占美国人口总数的11%,但关在监狱的黑人却占48%,就是这种种族歧视政策的体现。

  但在中国的中小学教科书和部分主流媒体,美国却被美化为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社会,美国的奴隶主国父们都成了人类民主制度的推动者,长期洗脑自己的老百姓。香港回归后,一直交给英国培养的洋奴们管理,在香港的主流媒体和教科书中一直教授英国人制定的殖民地文化,抹黑新中国,美化英美殖民者,诸如宣传鸦片战争是英国人帮助中国禁止鸦片。如今香港的年轻人再也不愿当中国人,而是选择当英国没有居住权,地位比奴隶还低下的英国贱民。

  1、陈云晚年否定毛泽东谣言的源头--美国杰斯布莱恩著《胡耀邦传》

  我国少数正式出版物中记载有长期担任我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陈云,在1978年11月10到12月15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对毛泽东的评价,其最早来源是1989年3月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美国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1],具体内容如下:

  邓小平安排在“三中全会”前先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举行一次中央工作会议,请陈云领头讲话。陈云在会上首先攻击凡是派全盘肯定毛泽东路线的理论。他说:

  我是共产党员,是实事求是的。大家对于毛主席的功与过,不论说是“二八开”、“三七开”,还是“四六开”。都是敷衍的,不符合事实的。我认为毛主席一生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遵义会议到全国解放,也就是到1949年止,毛主席领导是正确的,应予全面肯定。第二阶段是到1957年鸣放运动止,其间如土改、三反五反、思想改造等运动,虽稍有偏差,但成绩大于错误,应予基本肯定。第三阶段从1957年反右开始,经过三面红旗的胡搞乱开,到1965年止,其间毛主席在1961年退居二线,不问大事,经济才有了转机,但在他当政那一段时间,应予基本否定。第四阶段从1966年到他逝世为止,那惨绝人寰的“文革”悲剧,他是主要责任者,应予全面否定。

  这段话,是借陈云之口,完全否定了晚年毛泽东及其领导的时代。该书是一本很薄的小册子,不足5万字,没有交待英文原书任何信息,包括英文书名,作者英文名,国外出版社等基本信息。出版社则以编辑的话,加了两百多字的摘要,介绍了书的内容。其后是上千字作者的话,交待本书写作目的,完成过程和时间等相关内容。该书对作者也没有提供任何介绍,译者是潘叔平。

  其后是1989年6月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的《胡耀邦传》[2]:“会议期间,陈云领头讲话,……”。后面全文照抄了该段话。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在1990年5月更名为中共党史出版社,直属于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是十分权威的党史出版机构了。

  另一个重要出版物是1992年济南出版社出版、肖思科著《超级审判》[3]:“在三中全会召开前夕,重要政治局决定召开中央工作会议。邓小平请陈云讲话,这一番讲话为邓小平的思想站稳脚跟,为邓小平在不久的会议上获得一致推崇和为本文的超级审判,有着深远的意义。陈云的讲话始终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后面内容就是照抄前面介绍的美国作家从他说之后对毛泽东评价的内容了。《超级审判》一书是介绍1980年人大成立特别法庭和监察厅,审判林彪和四人帮的历史的。该书有时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等领导人题词作序,因而有相当的影响。

  第三个重要出版物是2000年1月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领袖要事珍闻》下册[4]:“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在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就首先提出对解决文化大革命中遗留的重大问题和毛泽东的功过问题。陈云说:”,其后内容就全文抄录美国作家著作了。

  上述三本很有影响的著作,都没有交待该段讲话出处,而其内容又与美国作家著作完全一样。考虑到美国作家需要从中文翻译到中文,而中文版又需要从英文翻译成中文,要原样保持陈云讲话,是不太可能的,而这三本书出版在后,内容又与其完全相同,应是抄自该中文版美国作家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的内容了。

  第四本重要著作是2004年5月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邓小平印象》[5],按照编者在该书卷首《编者的话》介绍,该书基本上囊括了国外邓小平研究的主要成果。其中第205-210页则摘录了美国作家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中的一段内容,编者增加了题目《邓小平是个实践派》,内容则全部抄录该书,但有部分删节,对陈云评价毛泽东那段话,则全文照抄。编者还增加介绍说,作者杰斯布莱(恩)是美国著名传记作家。2011年再版仍保留了该部分内容。

  在此之前,1991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外国人眼中的中共群星》[6]和 1994年湖南出版社出版的《中外名人看邓小平》[7],相关内容与《邓小平印象》完全相同,只是文章题目分别是《与“凡是派”交锋,廓清理论迷雾》和《第一个洞察到两个凡是的错误》,包括同样介绍作者是美国著名传记作家。由于《外国人眼中的中共群星》出版最早,应是《邓小平印象》和《中外名人看邓小平》抄录该书。

  1993年4月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改革大潮中的调查与思考》[8],作者是山东省委政策研究室李成森,该书是作者文集。作者在序言中介绍,绝大部分文章都在省级以及以上报刊正式发表过。其最后一篇《党风问题纵横谈》,作者暗示发表时间是1988年8月,借一位青年之口,介绍陈云对毛的上述评价,全文与美国作家布莱恩《胡耀邦传》完全相同。但搜遍我国报刊数据库,都找不到此篇文章,相关内容应是抄自美国作家布莱恩《胡耀邦传》。

  2003年12月出版的《伊犁文史资料》第十九辑发表李野文章《伊犁文革亲历记》,见2012年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委员会,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出版《伊犁文史资料》合订本(17-22辑)[9],作者介绍了陈云对毛泽东的评价,内容与美国作家布莱恩《胡耀邦传》完全相同,显然也是抄自该书。

  此外, 1993年10月《瀚海学刊》(后改为《沧州师范学院学报》)发表《陈云评价毛泽东》[10],交待录自吉林日报社主办的1993.2.8出版的《文摘旬刊》,而《文摘旬刊》则介绍录自1992年济南出版社出版肖思科著《超级审判》,内容都与美国作家布莱恩《胡耀邦传》完全相同,显然源头还是来自该书。

  2、美国并没有出版杰斯布莱恩著《胡耀邦传》

  以上是笔者能找到的陈云评价四个时代毛泽东和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说法的国内出版物,从内容来看,其来源都是1989年3月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美国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国内编辑在该书的编者前言中介绍说,该书在美出版后甚为抢手。然而,笔者却在美国和西方的各种出版物数据库中却找不到该书,例如,Worldcat是美国联机计算机图书馆中心(OCLC)的在线编目联合目录,包括世界范围1万多家图书馆和其他资料的联合编目库,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联机书目数据库。在Worldcat上可以找到2000年以前出版的21本与胡耀邦相关的书,却找不到该书。谷歌图书网收集的图书介绍也很多,却只能找到2本2000年以前出版的与胡耀邦相关的书。在最大的网上书店amazon上,能找到到目前为止出版的35本与胡耀邦相关的书,但都没有该书英文原版。

  杰斯的英文名可为Jess或Jayce;布莱恩的英文名可为Bryan, Blain, Blaine, Brian。笔者以它们的各种可能组合,在上述三大数据库中搜索,竟然找不到一本杰斯布莱恩在2010年以前出版的图书,更不用说传记了。这位杰斯布莱恩真的是美国八十年代著名传记作家吗?

  从书的内容来看,该书也不是一本严肃的学术性历史著作,所谈历史的可信度有多大也是个问题,包括没有交待该说法的来源。笔者猜测,所谓美国杰斯布莱恩著《胡耀邦传》,恐怕是美国精英伪造的英文出版物,却让中国的几位精英信以为真,从而翻译并在中国出版了此书。该书中文版没有交待原文出版社,很大可能性是出示给中国几位精英的“该书”,恐怕还不是正式出版物,后来也没有成为正式出版物,也可能是伪造的出版物样本,实际未正式发行。国内出版翻译的外文书,却不提供原书出版社等基本信息,也是十分罕见的,其可能原因就在于此。另一种可能性是中国的某位精英伪造了这本根本就不存在的美国书籍。在十分强调实事求是的时代,笔者难以相信它会发生。无论怎么说,该书出版距今已近30年了,要搞清真相,需要马上采取行动。笔者强烈建议,有关部门应尽快要求国防大学出版社及其相关人员公布该书出版内幕,包括提供原书。

  3、陈云在1978年前后对晚年毛泽东的评价

  陈云同志会在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发表上述评论吗?据此会结束不到一个月的1979年1月4日,陈云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对晚年毛泽东的评价就与此文完全不同,见人民出版社《陈云文选》第三卷[11],具体内容如下(第242页):

  “我们党从一九二一年成立,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八年了。中国共产党是胜利了的执政党,是毛泽东同志领导我们党取得了伟大胜利。邓小平同志对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概括得很清楚。他说: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毛主席,我们党很可能还在黑暗中苦斗。民主革命胜利以后,恢复经济和社会主义改造,都很成功。但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也有缺点和错误。为什么?因为没有自己的经验,光有别人的经验不行。要求革命领袖没有缺点、错误是不可能的,是空想。这不符合辩证唯物论,也不符合毛泽东同志本人的意见。应该说,解放以后,也有帮倒忙的人。他们是什么人呢?绝大多数是好同志,但有盲目性,缺少经验。大家都没有经验,帮倒忙最重要的原因是不谨慎。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办事应该兢兢业业,但是过去有不少同志不谨慎哪!”

  陈云在讲话中虽然认为毛泽东领导下的新中国有缺点和错误,也暗示毛泽东有缺点和错误,却认为是很正常的,是不少同志都存在的,是因为缺少经验导致的,完全没有彻底否定晚年毛泽东的评价。

  1979年3月6日,陈云在会见来访的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时指出[12]“关于对毛泽东的评价问题,‘文化大革命’不能说毛泽东没有一点责任,但我们对毛泽东的评价不会像赫鲁晓夫对斯大林那样。在这个问题上,要平心静气,要掌握分寸,慎重考虑,不能感情用事。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

  该讲话同样是这种谣言的反证。在此之前的一年,1977年9月28日,在纪念毛泽东逝世一周年之际,陈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坚持实事求是的革命作风》的长篇纪念文章,文章说:

  “在半个多世纪中,毛主席领导党和人民同国内外的阶级敌人斗,同党内“左”右倾机会主义者斗,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胜利。毛主席在我国历史上树立了前所未有的丰功伟绩,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作出了许多新的伟大贡献。今天,我们对于毛主席的最好纪念,就是要高高举起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认真地学习、领会和运用毛主席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继承和发扬他倡导的党的优良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

  显然陈云不是在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而是充分肯定毛泽东在半个多世纪中“在我国历史上树立了前所未有的丰功伟绩,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作出了许多新的伟大贡献”;而是要求继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此时陈云高度肯定新中国时代的毛泽东,不可能在仅仅13个多月后,就来一个完全否定毛泽东的评价。

  另外一个在网上流传的类似谣言是说,陈云曾总结毛泽东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国内学术出版物上并无此说法。2015年5月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从共产国际归来的军事教官 王智涛回忆录》[13]则介绍1980年10月中央召集4000多高级干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审议稿时,在会议简报上看到一位中央领导同志这样评论,但后面紧接着介绍,中央很快传达几位领导人,包括陈云谈话,明确反对这种提法。2013年5月6日,陈云长女陈伟力在北京举办的毛泽东思想座谈会上,明确否定了这种说法,表示从日常交流来看,陈云对毛泽东的评价非常高,曾努力学习毛泽东著作,尤其是哲学著作,这与《陈云文选》中陈云本人文章的介绍是很一致的。陈伟力后又接受青年网访谈,公开这些看法。

  有本连出版社也没有的(自费出版物?)诗作暗示了该说法,来自羊淇著《菱溪诗续稿》(2013,第29页)。内蒙古教育出版社于2012年5月出版的《李逢蕊集》第4卷 文诗选,也用诗作暗示了该说法。另一本连出版社和出版时间也没有的网上图书是朱文运著《在惊涛骇浪的年代》,在第271-275页文章《李锐谈毛泽东》,明确该说法来自李锐,但在本书第298页,总结很多名人对毛泽东的评价时,又将该说法按到陈云头上。这种说法实际来自1959年庐山会议期间被打倒,文革后复出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李锐,李锐在自己发表的文章和书中曾多次谈过。李锐为反毛伪造了很多历史,有这样的评论也不足为奇。这里因主题和篇幅关系,就不再详细讨论了。

  4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发言

  就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的历史来看,也无人回忆陈云有这样的发言。按照参加会议的于光远出版的专著《1978年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14]介绍,一共有四次全体人员参加的大会,其中第一和第三次只有主席华国锋发言,第二次是讨论农业问题,主要由副总理纪登奎作关于两个农业文件的说明,第四次闭幕大会则由五位常委中四位发言,包括主席华国锋,副主席叶剑英和邓小平,副主席汪东兴则是书面发言。常委中只有李先念没有发言。陈云当时是人大副委员长,并不是常委,没有机会在大会上发言,更不可能由邓小平安排,如该书暗示的,在大会上首先发言。于光远在书中还明确提到,由于陈云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还不是常委,没有在大会上讲过话。

  大会参加人员约210余人,分成六个组分组讨论,平均每个组只有35人,由于会议持续36天,平均到每个参会者的发言时间长达一天。按照于光远等多位参会者介绍,每个参会者都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发言,发言稿则登载在简报上,让其他小组参会人员第二天就可以阅读了解。陈云参加的是东北组会议,主要发言有两次:一次是会议第三天在东北组会议上发言,提出六点历史遗留问题,受到广泛响应,使会议议题被突破。很多后来的出版物都高度评价陈云的此次发言。另一次发言则是12月10日在小组会上谈经济问题,发表了五点意见,提出了反对急于求成的思想和进行经济调整的主张,对此后中国经济工作从急躁冒进势头向调整改革方向转变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为随后中共中央出台的进行国民经济调整的一系列政策和措施的基础。

  近年来,对陈云参加此次会议的发言,有大量回忆和评论,主要评论集中在陈云提出六大历史遗留问题,改变了回忆的议题,影响了历史。很多回忆都证实陈云在此次会议上只有两次小组发言,例如,曾担任陈云秘书的朱佳木发表的《陈云与十一届三中全会》[15],收录在1998年出版的《改变中国命运的41天》。就会议的议题来看,陈云不可能发言评价毛泽东,这不在该会议的议题范围,包括后来有些改变的议题。从参会者的思想来看,陈云也不可能公开发言,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那时,毛泽东的声望还无与伦比。于光远在其书[14]中介绍,针对国内外对会议期间一些决策的议论,会议还印发《中央政治局常委指示精神记录要点》登载邓小平讲话说(收录在邓小平文选中),“毛主席的伟大功勋是不可磨灭的。中国历史证明,陈独秀、王明、李立三……都不行,只有毛主席能领导我们走向胜利。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毛主席的伟大,怎么说也不过分,不是拿言语可以形容得出来的。毛主席不是没有缺点错误的,但与他的伟大功勋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我们不能要求伟大领袖、伟大人物、思想家没有缺点错误,那样要求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毛主席讲,马克思、列宁写文章就经常自己修改嘛。不能要求毛主席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这样不是林彪的“天才论”就对了吗?外国人问我(邓副主席),对毛主席的评价,可不可以像对斯大林评价那样三七开?我(邓副主席)肯定地回答,不能这样讲。党中央、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干赫鲁晓夫那样的事”。

  于光远在其出版的专著[14]序言中还介绍,由于毛主席历史上一致反对包产到户,三中全会文件明确规定不许包产到户分田单干,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两三年才逐步纠正。在这样的国内形势下,陈云也不可能对晚年毛泽东做这样一个完全否定的评价,这完全不是一个成熟政治家的行为。

  此会结束后不到一个月,陈云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说,“我认为三中全会和在此以前的中央工作会议,开得很成功,大家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解放思想,畅所欲言,充分恢复和发扬了党内民主和党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认真讨论党内存在的一些问题,增强了团结。会议真正实现了毛泽东同志所提倡的‘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这都表明,此时陈云旗帜鲜明地高举毛泽东思想的大旗,不可能在此前作出对晚年毛泽东做彻底否定的评价。

  在毛泽东时代的最后十年,除69年8月到72年7月主要在地方蹲点外,陈云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央和国务院工作,参与国家经济方面管理,也多次参加了这十年的高层会议,有多次机会和毛泽东交流。但陈云从未在此期间阐述过这样的观点。西安交通大学陈永江副教授在科学网上发表评论说,“陈云同志参加共产党,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什么眼看着“惨绝人寰”,却袖手旁观?”

  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以及那个时代,也是完全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由邓小平和陈云主持写作,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我国国民经济虽然遭到巨大损失,仍然取得了进展。粮食生产保持了比较稳定的增长。工业交通、基本建设和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了一批重要成就,其中包括一些新铁路和南京长江大桥的建成,一些技术先进的大型企业的投产,氢弹试验和人造卫星发射回收的成功,籼型杂交水稻的育成和推广,等等”。事实上,我国在文革期间建立了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和以生产队为基础的养老,国家提供基本保障的社会福利制度,使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大幅度提高,到文革结束时,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人均预期寿命已经从文革前落后世界人均,到超过世界人均12岁,是新中国人均预期增长最快的时期。

  5、总结和建议

  综上所述,陈云评价四个时代毛泽东,包括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的说法,其源头是美国杰斯布莱恩所著《胡耀邦传》。但它恐怕是美国精英精心炮制的谎言,迷惑了少数国内精英,借此在国内传播。其主要证据包括,第一,美国并不存在这样一本书,也没有杰斯布莱恩这样一位著名的传记作家。第二,众多参会者的回忆表明,在1978年11月10开始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陈云没有发言评价毛泽东,也就不存在该文所说的在该会议上发表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及其时代说法。第三,在此前后,陈云多次高度评价毛泽东的功绩,不可能存在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的观念。第四,当时毛泽东的威望非常高,陈云不可能做这样完全否定的评价。

  人类社会存在各种人,少数人因个人利益受到损害而反毛,是众所周知的,这无损于毛泽东的形象。但是,陈云是我党和国家重要领导人,自1930年代初以来,就是党的高级领导人,1932年以来,到陈云完全退休的六十多年里,曾多次长期担任政治局常委,是参与党和国家决策时间最长的领导人之一。美国精英借陈云之口造谣完全否定晚年毛泽东,从而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的一段历史,是在抹黑新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是不折不扣的历史虚无主义。我们必须杜绝那些用造谣中伤的手法搞历史虚无主义,有关部门应尽快清理媒体和网络上这类历史虚无主义的谣言。

  由于美国精英借陈云的地位和影响造谣,使得这种谣言也确实迷惑了少数中国精英,写入了多本著作和文章中,从而得以在国内流传,包括在网络上一直传播,如凯迪网[16]和凤凰网[17]。这种谣言蛊惑人心,严重侵蚀共产党执政的基础,危害极大。然而,到目前为止,一直都缺少有力的反驳,阻止这种谣言的传播。笔者强烈建议,考虑到时间已过去30多年,有关部门应尽快要求国防出版社及其相关人员提供该书出版内幕,包括提供英文版原书,澄清事实真相,防止谣言继续传播。

  参考文献

  1.     杰斯布.莱恩, 胡耀邦传. 1989: 国防大学出版社. p. 36-37.

  2.     田国良,孙大勋主编, 胡耀邦传. 1989: 北京: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p. 117-118.

  3.     肖思科著;王诚,刘崇刚编辑, 超级审判-审理林彪反革命集团亲历记 下. 1992: 济南:济南出版社. p. 19-20.

  4.     郑毅,李冬梅,李梦主编, 共和国要事珍闻 下. 2000: 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p. 2084.

  5.     丁晓平,方健康编选校注, 邓小平印象. 2004: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p. 205-210.

  6.     武原,曹爽编, 外国人眼中的中共群星. 1991: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p. 211.

  7.     伍国用,袁南生编著, 中外名人看邓小平. 1994: 长沙:湖南出版社. p. 176-180.

  8.     李成森编著, 改革大潮中的调查与思考. 1993: 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9.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编, 伊犁文史资料 合订本(17-22辑). 2012. p. 356.

  10.   陈云评价毛泽东. 渤海学刊, 1993(03): p. 102.

  11.   陈云, 在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讲话, in 陈云文选. 1995, 人民出版社.

  12.   朱佳木, 陈云年谱. 2000: 中央文献出版社. p. 237-238.

  13.   王智涛著, 从共产国际归来的军事教官 王智涛回忆录. 2015: 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 p. 501-533.

  14.   于光远著, 1978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台前幕后 第2版. 2008: 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

  15.   朱佳木, 陈云与十一届三中全会, in 改变中国命运的41天 中央工作会议、十一届三中全会亲历记, 于光远等著, Editor. 1998, 深圳:海天出版社. p. 358.

  16.   陈云评文革 http://m.kdnet.net/share-9565006.html?sform=club. 2013 2013.10.15 10:08 [cited 2019.11.20.

  17.   陈云:“文革”悲剧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主要责任者_历史频道_凤凰网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3_05/17/25415720_0.shtml. 2013 2013年05月17日 10:09 [cited 2019.11.20.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华西村,不该被曲解
  2. 饿了么骑手掀起罢工潮,工人阶级的权益谁来保障?
  3. 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延迟退休
  4. 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谈知青上山下乡
  5. 五评胡锡进:要什么样的“中国崛起”?
  6. 必须充分意识到:国民党在关键时刻从未与大陆相向而行!
  7. 我们不做新闻,我们是外媒的搬运工;别问真假,速转就是了!
  8. ​王成是逃兵?网红@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来审审吧!
  9. 被贱卖的稀土
  10. 刘子厚:回忆毛主席在河北的几个片断
  1.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让有些人胆寒!
  3.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4.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
  5.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6. 历史只记录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却没记录功臣对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难时期的人为错误和责任人
  8. 老田|主流党史写作的困境何在:从《周传》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说起
  9.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
  10. 天津肖老师歧视学生,家长却集体签名要留住老师,事情真相如何呢
  1. 历史文献:毛主席谈我国还可能要走一段资本主义复辟的道路
  2. 张文茂:为什么会在理论上出现这么多的混乱?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们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叹,30年启蒙都白做了
  7. 闹剧不断——“茅台贫困户”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独的王小妮复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张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国粮食人均超过三百公斤说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净吗?
  1. 罗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团长告别!
  2. 张志坤:展望中美关系“重回正轨”的那一天
  3. 是谁隐瞒毛泽东的“最高指示”
  4. 学习党史,要正确评价改革开放时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讷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岁
  6. 【愤怒】“央证公开课”公开侮辱毛主席,他们是什么鬼?